別自私地獨占你的生活,請帶他們去一次旅行

2019-02-22 15:31:40

每年的外出和回來,都要歷經迎和送。見慣了多少次的迎都是父親趕來接我,幫我提東西,母親則更多地是在廚房裡張羅著我回到家的第一頓宴席!而每次的離開則更是充滿著無以言說的滋味。父親依然是行李在手,母親卻不願相送或是因事缺席。

今年的初七,沒有預兆我因受邀去參加朋友的婚禮而提前要離家;母親卻從初二開始就已外出幹活了!往常,母親再忙,我要離開的時候總是在的,可是今年我卻要在她不知情之下離開!心裡總感覺不舒服!

臨行的時候,少了母親的嘮叨和張羅,離別變得更加揪心。父親的張望,哥哥的急速搶位。令我不禁想到這一去該是過年才回來了吧!坐上離開家的車,我聽到父親趕過來詢問:“坐到位置了嗎?坐在哪個位置?”不敢把頭伸向外面,低著頭,忍住哽咽:“坐到了,在前排,”幸好父親走了,不然……

坐在車上,我想起了母親,想起了龍應台《目送》里那段話:“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慢慢地,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來;這一刻,我多想按下那個電話號碼,可是,我不敢,我怕……

其實,從子女的角度來考慮,年少外出求學的我們是叛逆的小傢伙,總希望逃離父母的懷抱,走的越遠越好,留下的背影是漸行漸遠的距離;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當我們在外出拼事業的時候,嘗盡了人世冷暖,忽然發現,在離別的時候竟也會不捨!竟也會有難以控制的簌簌眼淚,和想要靠近的心!

每當看到父母親被車拋在十幾里外的身影時,我是多么的希望他們是和我一起坐著車去的,一起去美麗的人間天堂:杭州,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在我的印象中,父母似乎從來沒出過遠門,他們從我記事起就守著家裡的幾畝田地,日夜勞作。家鄉經濟景氣了就種一點香菇過活,外面對他們來說似乎太陌生。曾經問過母親:“鄰居一家都去外面闖蕩了,賺了不少錢,你們為什麼不想去?”母親的回答是:“如果我們都去外面了,你們寒暑假都不會回家了,即使是回來了,看著家裡空無一人的時候,該多么的淒清和冷落啊!我們在家就是讓你們任何時候都有個著落!”

想想自己曾教過的一個補習班的學生,大多都是留守孩,爺爺奶奶帶著,很多學生要么性格孤僻,要么迷戀遊戲,要么拉幫結派打架,都是一個個叛逆而又令人心疼的孩子。他們缺少了父母的關愛和教育,人生開始變的畸形,令人堪憂!

是該慶幸的吧!我有一對善解人意和體貼的父母,他們為了我和哥哥,頂住外面的誘惑,一直守在家裡等待著每個放假的時候——我們的歸來。他們見證了我們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他們陪伴著我們走過青春的叛逆和憂傷,為我們的青春撐起了一片溫暖晴朗的天空,讓我們得以快樂成長!

然而,他們用汗水、辛勞和堅守為我們築起了通向外面世界的道路,令我們獲得了在外讀大學的機會,獲得了一份在外的舒心工作;卻在無形中又造了一道牆,隔著家鄉和外面世界,隔著我們和他們的牆,這該是他們的悲哀還是我們的過錯?

就這樣,他們的視角永遠定格在家鄉,他們的思想還停留在他們年輕的時代,他們的世界還是柴米油鹽的世界!尤其是母親,從來不懂得享受和時尚,髮型還是十年前的馬尾辮,而大姨小姨她們不知燙染了多少回,衣服也還是好多年前的衣服。雖然我們為她買的新衣服足以掛滿一個衣櫥,但她卻終究不捨得!有時候,實在很難將她和21世紀掛上鉤!

一次的家庭飯局,我對母親說:“等我賺錢了,有時間了,就帶你去旅遊!”母親一個勁的揮著手:“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會坐車,外面有什麼好看的,不就和家裡一樣嗎?不去,不去!”儘管這樣,在我和哥哥共同描繪的美好藍圖下,母親還是笑了。不是為自己可以去外面而笑,而是對將來我們能有出息心生嚮往!

現在的我終於長大了,也找到了一份舒心的工作,卻依舊沒能帶他們去一次旅行,我們能留給他們的還是一個不敢回頭的身影和漸行漸遠的客車的聲音。這些年來,他們的世界一成不變:還是那條道路、那個拐彎,那畝田地里兩個單薄的佝僂著身軀的身影。我們的世界絢麗多彩:玩著微博,看著演唱會,吃著啤酒和炸雞,遊玩著世界的各個角落。

我們總是有各種理由拖延當初說好的一起旅行,我們甚至吝於與他們分享,讓他們繼續的走在我們的世界之外,走在21世紀的邊緣,而他們也將真正地失去和我們的聯繫!所以,正如最近的一條博文說的:“請別自私地,獨占你的生活。”若愛,就關注他們,靠近他們,帶他們去一次旅行或者等等。(文/瀟雨聽夢)

文章著作權屬於文章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原文連結:yispace.net/12365.html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