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靈魂,論世間百態,賞風雨人生

2019-03-01 11:28:12

寫給靈魂,論世間百態,賞風雨人生!

彼岸
人與人之間,心即彼岸,心也即天涯。所以天涯、彼岸其實沒有距離但又是最遠的距離。
有些時候,我們迷失不是因為沒有光亮,而是忘了心的存在。
人生的際遇就像酒,把走過的往事當作一場宿醉。
有時我們最熟悉的是陌生際遇那種感覺,有時我們最陌生的卻是那個自以為熟悉的背影。
心沒有棲息的地方就讓心一直流浪又何防,如果心沒有了流浪的地方那才是很悲哀的。

相 遇
很多時候,生命不容我們多想,不容我們太貪心,比如相遇。
但它又經常會給兩個人相遇的緣分,雖然情深緣淺一般都是最後的註腳。
也許我們應該這么想,不管怎樣至少我們在紅塵中相遇了,至少感知到了一個跟自己靈魂很相近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這樣想來心裡也許就會多些安慰吧。
經常會記起『似水年華』里的那句對白:“原來你也在這裡”,一句相遇時看似很不經意的話,實際上它背後沉澱了太多沉重和感傷。

心 牆
給心靈築牆和給自己一個有四壁的房子作用是一樣的,前者為的是給自己的靈魂一個棲所,後者是為自己的肉身一個棲所。
心牆上需要門窗,房子也需要門窗,門窗的大小直接決定了你看到外面的風景有多少。
我們因為害怕心靈受到傷害所以心門緊閉,結果再也感知不到其他心靈的溫暖而迷失自我;我們害怕財物的丟失所以在緊閉門窗之外再加個防盜門,結果房子最終隔絕了鄰里的來往後又成了自己囚禁自己的籠牢。
當一個生命有過很多的經歷和情感後,他就會變得不再害怕失去和受傷,因為仿佛已經沒有什麼是不能再失去的了,也沒有什麼傷痛是他不能承受的了。這個時候,心就懶得再去設防。
奇怪的是當心靈不再設防後,別人反而很難再傷害到自己了,也許心不再有任何設防的時候其實就是一種最好的設防。

靈 魂
人越隨性的時候,你的生命越會按照你內心深處潛意識的觸覺去選擇自己的生命內容,表現出來就是兩個極端的感性世界,對於你喜歡的東西你會飛蛾撲火,對於你不喜歡的,你會冷漠的仿佛與你沒有任何關係。
我們很多時候都覺得是外界的因素驅使著我們的身體做著我們內心深處潛意識裡並不願意去做的事情,但實際上如果我們的意識可以無視使我們有被迫之感的那些外在因素,被迫也就無從談起,只是大多數時候我們做不到無視。
大部份的時候我們眼中的世界是自我意識置身於自己軀殼裡感受到的,所以每個人感受到的生活的真實都很不一樣。只有很少很少的人,他的靈魂也就是另一個自己,能跳出自己的身體之外來感受這個世界原本的真實,這也就是所謂的肉體與靈魂分離後的靈魂出竅。
現在的我,更多的是由我生命的悲歡喜好去選擇我的路,而之前更多的是社會兩邊的牆推著自己前行。 於人前,我活在別人眼裡的現實世界中,面對自己時,我活在跟任何人都無關的自己的真實世界裡。
我知道我在無限關閉一些門,同時又在無限打開另一些門。

飛蛾撲火
一個純粹用心去感受生命滋味的人,是不會允許自己的生活波瀾不驚的,更不會允許自己的情感寡淡如水。飛蛾撲火是他們對愛最直白最極端的詮釋。
但飛蛾撲火需要的不僅僅是飛蛾的勇氣,而是與那盞甘心燃儘自己的愛戀來指引飛蛾在黑暗中前行的燭火的那場相遇。
這是兩個生命最極端的相遇方式,飛蛾一生只為了尋找那盞黑夜中為自己點亮的燭火,而燭火燃盡一生只為了等待與飛蛾相遇那一刻盡情燃燒釋放的美麗。
因此這樣一種飛蛾撲火的愛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幸體驗到的,純粹的毫無保留的為對方燃燒盡心底的每一分愛戀,在這個自私功利浮躁的年代基本與海市蜃樓毫無二致。如果一生能有一次這樣情不自禁的相遇,就算結局化為灰燼,此生也是無憾了。

看 破
我們經常會覺得人生仿佛有太多牽絆和不捨.
其實當你走進生命的死胡同或者心如死灰的時候,有多少只手伸向你把你拉出那片沼澤?你實際上只有多少親情或是朋友?這個時候,那些你原本以為很重要的人,你會明白與那些匆匆而過的過客其實也並沒有多少區別。
生命越是沉重的時候你越能分得清楚周圍的是非曲折,越浮華的時候你越分辨不清周圍的善惡美醜。
所謂失敗,並非被打倒,而是倒地不起。 要小心你的思想,因為它不久就成為你的行動;要小心你的行動,因為它不久就成為你的習慣;要小心你的習慣,因為它不久就成為你的品格。

藤 蔓
在生命蕭瑟的季節,你心裡的溫暖或許就來源於一兩片根植於你心靈深處的枝葉。其他的你會發覺都只是暫時隨風攀靠在你的枝頭的藤蔓而已。
當這棵樹沒有了陽光,周圍的藤蔓無法再伸展它們的天空時,這些藤蔓又會毫不猶豫的攀上其他有陽光的枝頭。
而它們離去的背影會讓你感覺陌生得仿佛之前與你從來就沒有過任何關係。

偶 遇
不經意的偶遇,不由自主的駐足,恍惚間心已為某些熟悉的東西所吸引,時間仿佛就在這瞬間的一刻停止了。
然而隨之而來的是深藏於心的記憶被什麼牽引著層層剝開:來來去去的前塵往事,熙熙攘攘的過往雲煙。
生命真的風過無痕嗎?此時,黑夜正轉黎明,無風,心底卻已涌過無數波瀾。

寂 寞
茶心莫寞,我心失音。一顆茶心,遍地失語。
我不懂茶道,亦不通音律,但我明白茶音失語的那種寂寞,所謂曲高合者寡,何處有知音?
想起了金庸大師筆下我最愛的笑傲江湖的那首曲子:
英雄肝膽兩相照,江湖兒女日見少
心還在,人去了,夢已成昨,紅塵未老
問世間,誰不寂寞,回首一片風雨飄搖

結 語:
智者曾經說過:人有天使的一面,也有魔鬼的一面。天使的一面,也就是樂善好施;魔鬼的一面,也就是私心雜念。天使也好,魔鬼也罷,都是一個具有七情六慾的人的正常心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關鍵是能否及時清理私心雜念,洗滌心靈的污垢,清除魔鬼的一面。否則,當魔鬼的一面統領全局時,人的心靈家園就會迷失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之中,淹沒在靈與肉、淚與笑的搏擊之中,再也找不回自己的靈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