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活著就變成了渣男——王嘟嘟渣男訪談記

2019-02-24 23:04:30
1

王嘟嘟鋤完地回到家,放下手中的玄鐵鋤頭,看到豬哩哩在客廳看卡通片,就問它功課做完了嗎。豬哩哩說沒有,王嘟嘟說罰你中午不許吃飯。

豬哩哩急眼了,午飯可是豬肉燉粉條啊,這個沒吃上損失就大了。

王嘟嘟很驚訝:“你怎么做豬肉燉粉條?你連同類都吃啊。”

豬哩哩翻了個白眼:“跟你說多少次了,我不是豬!你看過哪只豬像我這么可愛的?”

豬哩哩生氣的時候,頭頂上的風火令圖案跟著豬哩哩的眉頭一起動起來,仿佛熊熊燃燒的烈火。

王嘟嘟笑了:“可愛有什麼稀奇的,豬小時候都很可愛呀。”

“那你見過會飛的豬嗎?”豬哩哩一使勁,摺疊在後背的一對小翅膀伸了出來。

王嘟嘟說:“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較勁,看你煮了那么多豬肉燉粉條,咱們就一起吃吧。”

王嘟嘟心裡想,不就是來自外太空的豬嘛,有什麼好流弊的。

豬哩哩先下手為強,王嘟嘟不甘落後,很快把一大盆豬肉燉粉條吃得一乾二淨。

豬哩哩摸著圓滾滾的肚子說:“我想到了一篇文章,要不要念給你聽。”

王嘟嘟說:“就你那水平還是別念了,剛吃飽,別讓我又吐出來。”

豬哩哩裝作沒聽見,不由分說就念起來:“深藍的天空中掛著一輪金黃的圓月,下面是海邊的沙地,都擠滿了俊男靚女。其間有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少女,項帶金鍊,手捏一枚鋼針,向一個渣男盡力地刺去。那渣男卻將身一扭,反從她的胯下逃走了。”

王嘟嘟皺眉:“什麼鬼?”

豬哩哩說:“我改編的,難道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王嘟嘟說:“我替魯迅先生謝謝你了。”

豬哩哩說:“我今天飛去城裡溜了一圈,聽見城裡人都在聊渣男,什麼是渣男啊,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就是男人中的渣渣唄。”王嘟嘟說。

“是豬油渣那種渣嗎?”豬哩哩舔了舔嘴唇。

“不是,是煤灰渣那種渣。”王嘟嘟回答。

“真沒勁,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渣渣?發神經吧。”豬哩哩嘟噥道。

“我想到一個主意,不如我們去採訪一個渣男,看看他是怎么變渣的,你覺得怎樣?”王嘟嘟問。

豬哩哩不可思議地張大眼睛瞪著王嘟嘟:“今天怎么這么閒,地里的草鋤完了嗎?”

王嘟嘟說:“早鋤完了。你要是覺得沒問題,我們就趕緊行動。”

2

王嘟嘟和豬哩哩在城鄉結合部的大路邊擺了個攤,上面支了個廣告牌,寫著:尋訪渣男,每人次100元。

豬哩哩跳到桌面上吆喝起來:“渣男嘞,找渣男嘞,一個渣男一百塊嘞!”

很快就有一群人前來圍觀。

一個面容乾淨、穿著整齊的斯文男人小心翼翼地坐到桌子前。

“我就是渣男,採訪我吧。”斯文男面帶微笑,稍顯拘謹地說。

王嘟嘟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不行”。

斯文男一愣:“為啥不行?”

王嘟嘟說:“渣男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渣男,你這種不打自招的,只是沖那100元來的吧。”

斯文男很不服氣:“我確實想得到那100元錢,可我真的是渣男啊。”

王嘟嘟說:“既然你能認識到自己是渣男,那你就不是渣男了。”

斯文男快哭了:“我就是渣男,就是!”

王嘟嘟說:“趕緊滾!”

斯文男敗下陣來,憤然離去。

周圍的人立刻大叫起來:“我是渣男,我是真正的渣男!”

王嘟嘟搖搖頭,讓豬哩哩把他們全轟走了。

3

豬哩哩說:“找不到,怎么辦?”

王嘟嘟說:“是我們找人的方式不對。”

王嘟嘟重新貼了個公告:“舉辦抓渣男遊戲,抓一個渣男獎100元!”

這一招很有效,很快就有個女孩揪著一男人過來了。女孩自我介紹叫翠兒,她抓著的男人叫張鐵蛋,是他男朋友。

王嘟嘟:“看來你男朋友是渣男咯!”

翠兒:“豈止是渣男,簡直是渣男中的戰鬥機。”

張鐵蛋拚命地掙扎:“說啥呢,你說誰是渣男?我要是渣男我全家不得好死!”

翠兒揪著張鐵蛋的耳朵:“你死就行了,別帶上我。”

張鐵蛋委屈地說:“沒帶上你呀。”

翠兒揪得更緊了:“敢不帶上我?”

張鐵蛋:“帶帶帶,快放手,疼死我了。”

王嘟嘟:“看來真是個極品。這樣吧,你把詳細情況給我們說說,完事了我把100元給你。”

豬哩哩拿出一張100元的鈔票在翠兒眼前晃了晃。

翠兒:“我們不缺錢,你這一百元我看不上,我就是心裡憋屈想發泄一下。”

王嘟嘟:“那好,你開始發泄……喔不,開始講吧。”

豬哩哩把錢收起來,心想太好了,晚上可以吃一頓紅燒肉了。

翠兒:“張鐵蛋家裡有礦,那時候,我看中了他的錢,他看中了我的顏,但是村里人都瞅著呢,我就沒敢和他在一起。後來張鐵蛋說好男兒志在四方,要出去闖蕩,就把家裡的礦賣了去城裡闖蕩。這傢伙有本事,沒多久就辦了個江北皮革廠,賺了很多錢,我一看機會來了,也跟到城裡,和他好上啦。”

張鐵蛋:“那時候你要什麼我給你買什麼,看我對你多好!”

翠兒:“你閉嘴,總共才好了六個月零三天,第六個月零四天你就劈腿了。”

王嘟嘟:“劈誰的腿?”

翠兒:“那個劉秘書呀,就是個狐狸精,說話嗲聲嗲氣的,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別提有多風騷了。”

張鐵蛋:“是她主動勾引我的,和我沒關係呀!唉~紅顏禍水啊。”

張鐵蛋搖搖頭,滿臉委屈。

翠兒:“那我讓你換秘書你咋不換,還不是你捨不得?”

王嘟嘟:“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一味把責任推給女人,不夠爺們啊。”

張鐵蛋:“當然了,我也有錯,可俗話說日久生情,兩個人天天接觸,簡直就是培養感情的溫床啊。再說一整天見不到翠兒,我心裡也堵得慌,總得找人疏通一下嘛。”

“你還有理了是不?”翠兒伸手打張鐵蛋,張鐵蛋趕緊護住頭。

張鐵蛋:“我只是一時衝動,下次我再也不會了,回去我就把她給辭了。”

翠兒:“哼,每次都這么說,鬼才信你。”

張鐵蛋:“你這么想,我也沒辦法。”

翠兒:“你……”

張鐵蛋輕輕按下翠兒高舉的手,輕輕地將她擁在懷裡:“乖,我和劉秘書只是玩玩而已,我愛的一直是你呀。”

王嘟嘟和豬哩哩看著張鐵蛋,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

翠兒:“你真的只愛我一個?”

張鐵蛋:“當然是真的了,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兒了,正好他倆可以做個見證。”張鐵蛋指了指王嘟嘟和豬哩哩。

王嘟嘟和豬哩哩趕緊轉頭看其他地方。

王嘟嘟:“這事我不摻和。”

豬哩哩:“我也不摻和。”

翠兒:“得了吧張鐵蛋,如果你和劉秘書只是玩玩,那林小祺呢?”

張鐵蛋:“你怎么知道……不是,林小祺誰啊,我不認識!”

翠兒:“還裝呢,你手機裡面那個每天深夜十二點準時給你發信息的10086,別告訴我是移動客服喔。”

張鐵蛋:“她只是我朋友,你別想多了。”

翠兒:“我告訴你,你們的曖昧簡訊,我可是拍了照的,要不要我拿出來對證一下?”

張鐵蛋:“你偷看我信息?”

翠兒:“偷看你信息怎么了?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張鐵蛋:“我和其他女孩曖昧是我不對,可你隨便看我手機更不對!”

翠兒:“別跟我扯這些,說說你和林小祺的故事吧。”

張鐵蛋:“沒什麼好說的,林小祺跟你們不一樣,人家還在讀研,沒怎么沾染社會風氣,清純。”

王嘟嘟:“張鐵蛋,明知道人家小姑娘單純還要辣手摧花,過分了吧。”

張鐵蛋:“沒摧殘,我們還處於戀愛的初級階段,也就牽牽手什麼的。”

翠兒:“那趁早分了吧,好好一個大學生,別讓你給毀了。”

翠兒拿出張鐵蛋的手機,撥出一串數字,對張鐵蛋說:“你打還是我打?”

張鐵蛋:“現在啊?”

翠兒嗯哼一聲,沖張鐵蛋撇撇嘴:“那我來打吧,10086接通了喔。”

張鐵蛋:“別別別,還是我來吧。”

張鐵蛋搶過手機:“喂,小祺呀,是我,鐵蛋,跟你說個事啊……你是一個好女孩兒,但我們不能在一起……我不是不要你了,我是怕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我媽也不同意我們在一起……她說我吊兒郎當的配不上你,怕耽誤你……”

電話里傳來一陣哭聲,張鐵蛋快速摁下掛機鍵,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張鐵蛋笑臉迎向翠兒:“親愛的翠兒,滿意了吧!”

翠兒:“不!滿!意!”

張鐵蛋一愣:“又怎么了?”

翠兒:“你什麼時候和我結婚?”

張鐵蛋吃了一驚:“你瘋了,你知道這不可能的!”

王嘟嘟和豬哩哩對張鐵蛋的話感到迷惑不解,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翠兒:“之前說得好好的,現在又反悔了是吧!”

王嘟嘟:“對啊,為什麼不能結婚,難道你要拋棄翠兒?”

張鐵蛋漲紅了臉:“我要是和翠兒結婚,就得先和我老婆離婚,那我的財產就得分出去一半,現在的公司肯定要黃,再說孩子歸誰還不知道呢!”

豬哩哩:“什麼,你有老婆孩子?”

張鐵蛋:“我都三十好幾的人了,有老婆孩子不很正常嘛。”

翠兒:“哼,張鐵蛋,我就知道你從來沒把我放在眼裡,你眼裡只有錢!”

王嘟嘟問翠兒:“你知道張鐵蛋結婚了嗎?”

翠兒:“廢話,他要是沒結婚我也犯不著跟他跑城裡來啊。”

張鐵蛋:“翠兒,我們就這樣維持現狀多好,我可以一直供你吃供你穿,幹嘛非得結婚啊?”

翠兒拿出手機:“不結婚哪來安全感。張鐵蛋,既然你不服管,我就把你的事告訴你老婆,告訴你父母!”

張鐵蛋撲過去搶翠兒的手機:“千萬別,翠兒你冷靜一下,這樣對你沒好處。”

“我不管我不管!”翠兒使勁拽著手機不放手。

翠兒和張鐵蛋兩人僵持不下,扭打在一起。

王嘟嘟和豬哩哩對視了一眼。

“怎么辦?要不要……”豬哩哩想去勸架。

王嘟嘟無奈地搖搖頭:“收攤吧,咱不摻和。”

王嘟嘟和豬哩哩扛起家什往家裡走去。

豬哩哩:“今天省下了100元,我們去買紅燒肉吧……”

王嘟嘟:“你這個吃貨!”

豬哩哩:“嘻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