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打動人的歸來

2019-02-14 16:46:11

在霍斯頓小城的伊斯貝爾街,有個叫“黛娜”的洗衣店。店主人亨利太太是位72歲的老人,她的丈夫亨利先生剛剛撒手西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人守著一屋子的寂寞。

生意早已停歇,但“黛娜”洗衣店的招牌還一直高高懸掛著。洗衣店位於寸土寸金的地段,老人卻一直不肯把店鋪出售或租賃出去。一場大病初癒之後,亨利太太似乎認識到自己來日不多,終於貼出了委託拍賣行拍賣房產的廣告。讓人不解的是:同房產捆綁在一起拍賣的還有一塊普通的懷表,老人卻把它的底價定得比房價還要高許多。廣告上還特別聲明:誰能說對這塊懷表的來歷,將無償贈送房子的產權。

這則具有誘惑力的廣告,吸引了許多想撞大運的人。拍賣預展大廳人滿為患,電話也一直響個不停,但沒有一個人能說對這塊懷表的來歷。亨利太太守在電話邊,神色凝重,她多么希望在辭世前了卻自己最後的心愿。

原來,那塊懷表對於她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五十多年前,亨利太太剛和亨利先生結婚不久,就用自己的名字“黛娜”為名開了一家洗衣店,生意一直很好。一天傍晚,她正想關門回家的時候,進來一位年輕人。就在幾天前,在洗衣店門口她曾和這位年輕人打過照面。那天年輕人經過店外看到她後十分吃驚,彷彿是有什麼隱情。當時天正下著小雨,亨利太太於是主動請他進店避雨,並得知這個年輕人叫羅伯特,是個失業青年。看他一副貧困潦倒的樣子,臨走時亨利太太給了他10塊錢,還把自己的傘拿給他遮雨。這天羅伯特是特地來還傘的,還留下一件衣服,說請她洗一下,三天后來取。羅伯特走後,她習慣性地檢查衣服,看看顧客有沒有粗心大意遺忘在口袋裡的東西。她的手突然碰到了一個金屬物品,拿出來一看是只懷表,再一摸兜里還有一封信。她好奇地打開表殼,一下子愣住了,吃驚地張大了嘴:表殼內夾著一張漂亮的女孩照片,那個笑靨如花的女孩分明就是年輕時的自己啊!她失聲喊了一聲:“史密斯!”眼淚便“刷”地流了下來。

史密斯是亨利太太的初戀情人,1950年她和史密斯訂了婚,那懷表就是他們的定情物。不久後,韓戰爆發,史密斯作為英國皇家陸軍的一名上尉連長被派往朝鮮參戰。儘管她每天不停地為史密斯祈禱,但不幸的訊息還是傳來了,史密斯所在的連全部陣亡。但她怎么也不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因為史密斯答應過她一定會活著回來娶她的。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她苦捱到1953年戰爭結束,可是從遣返的戰俘中始終沒有看到史密斯的影子。大病一場後,她聽從了家人的安排,匆匆嫁給了亨利,在一條小街上開了間洗衣店安身立命。

她從沒想過,上帝會如此地眷顧她,讓她又看到了她和史密斯當年的定情之物。片刻的驚訝之後,她又疑竇叢生:那羅伯特又是誰?他怎么會有這塊懷表?是有意送還,還是冥冥之中的巧合?帶著疑惑,她忙不迭地打開那封信。然而她失望極了,那封信與懷表毫無關聯,是一個叫韋博的人向羅伯特求助的信。信上說,韋博得了重病,急需一筆錢救命,希望羅伯特能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寄去1000英鎊……

亨利太太小心地把懷表收藏好,只等羅伯特來取衣服時問個明白。可是3天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羅伯特像霧氣一樣從她眼前蒸發掉了。

她想起那個重病中急需救助的韋博,心裡不安起來。羅伯特一去不返,她作為這件事的知情人,覺得如果對一個患有重病的人求助坐視不管是一種罪過。於是她按照信上的地址給韋博寄去1000英鎊,這是她婚前的全部財產。同時還寄去一封信,說明事情原委,並告訴韋博如果看到羅伯特務必請他到洗衣店來取走他的東西。

可是,不管是寄出的錢還是信都杳無音信。但是她還是不放棄,輾轉千里去鄉下尋找韋博,可聽到的訊息卻讓她大為驚訝。村里人說,韋博是個孤兒,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誰也不知道他的行蹤,而且也沒聽說他得了重病……她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甚至懷疑自己中了別人的圈套。幸好,那懷表還在,給了她一絲希望和莫大的慰藉。

幾年過去了,解謎的人依舊沒有出現。忽然有一天,她收到一張2000英鎊的匯款單,從此,她每年都會不定期地收到這樣的匯款。匯款人和地址都在不停地變換,讓你無處查尋下落。那些匯款成了亨利太太最大的心病,她不知該如何處置,她只有守著這個洗衣店,幻想著有一天那個叫羅伯特的人從天而降,來為她解開一切疑團。就這樣幾十年過去了,眼看自己的身體日趨衰落,她終於決定通過這一奇特的拍賣方式,讓幕後的“隱身人”現身,讓那些錢和懷表有個最後的著落。

預展快要結束時,來了一位老先生。他仔細看了那塊懷表之後,竟老淚縱橫,死活要見拍賣這塊懷表的委託人,還說這塊懷表原本就是他的。

亨利太太連忙讓人把老先生請過來。在見亨利太太的那一刻,老先生脫口而出:“黛娜?你真是懷表照片上的黛娜?”亨利太太也驚呆了,“黛娜”這個名字多少年都沒有人知道了,兩個人幾乎同時問:“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會有這塊懷表?”

老者哽咽地說自己叫布萊恩,為了尋找這塊懷表,他花了大半生的時間和積蓄,奔波於各地的拍賣行和收藏館,沒想到讓他苦苦追尋的這塊懷表竟然早已物歸原主。老者稍稍平靜後,緩緩道來:當年,他作為“聯合國軍”到了朝鮮戰場,在一次戰役中成了俘虜。在戰俘營中他遇到負了重傷又患了肺炎的史密斯,史密斯知道自己來日不多,便把那懷表交給他,委託他回國後交給一個叫黛娜的姑娘,還讓他告訴黛娜說自己對不起她,不能與她共度一生。

聽到這裡,亨利太太已泣不成聲,這么多年了,她終於知道了史密斯確切的信息。她拭了下眼淚,又問:“後來呢?”

“後來,有一天晚上來了兩個中國軍醫,把史密斯抬走,說要隔離治療。史密斯眼含熱淚向我揮手告別,再三拜託我一定要找到黛娜。從那以後我也沒再見到史密斯。回國後,我拿著表去找那個叫黛娜的姑娘,可是怎么也沒有想到,在火車上那塊懷表竟然失竊了。我當時懵了,那可是故人的重託啊!從此我開始尋找這塊表,一找就是幾十年,這些年那塊懷表成了我的一塊心病,直到今天看到這塊懷表又看到你,我的這顆心才安下來。”

亨利太太忽然想起那些匯款,忙問:“那些錢都是你寄來的?”

“錢?”布萊恩搖搖頭:“這些年,我輾轉各地找尋這塊懷表,根本沒有什麼積蓄啊!我還想問你,你是怎么得到這塊表的?”

亨利太太正想告訴布萊恩有關這塊懷表的奇遇,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電話里是個年輕人的聲音,那人說:“有個人叫羅伯特,您一定還記得吧?”一聽“羅伯特”這個名字,亨利太太緊張得心都快要跳出來。她忙不迭地說:“記得,當然記得!他還好嗎?”那人又說:“他是我的父親,已經去世了。臨終前他囑咐我,要我記得報答您,說您曾經救過他。”

“你一定是搞錯了,我救了你父親?沒有啊!”亨利太太一臉迷茫。

“沒錯,就是您,太太。”年輕人又說:“我父親年輕時叫韋博,做了許多壞事。父親告訴我,有一天,他在洗衣店遇到了您,父親愣住了,因為您和懷表殼裡那張照片上的姑娘一模一樣。那懷表是他偷來準備賣掉的東西。那個雨天,您讓父親到店裡避雨,還給了父親10塊錢,最後還送給父親一把傘。父親說,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尊重和溫暖,他決定把表送給您。但那時父親貧困潦倒,便在衣袋裡留下一封'求助信',沒想到您真的好心給那個'韋博'寄去了1000英鎊。父親收到錢後非常感動,發誓要改過自新,從那以後,父親就改名叫羅伯特,一直等攢下了2000英鎊,給您寄了過去。只是父親走得太突然,當時我立誓日後有一天發達了一定體面地站在您面前替父親懺悔。今天,看到您登在報上的拍賣廣告,我知道您想找的人一定是我父親。在這裡請您接受我遲來的道歉,再次感謝您當年對我父親的幫助。”

聽到這裡,亨利太太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困擾她幾十年的疑團終於有了答案。只是她沒有想到當年自己小小的善舉,竟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並能讓他用一生的時間來感恩報答。

亨利太太趕緊對電話里的人說:“你們寄來的錢,我一分都沒動,有十多萬吶,無論如何請你過來一趟。”

電話那邊傳來驚訝的聲音:“太太,不會吧,我們生活一直很窘迫,絕對不會有那么多錢的,更不用說寄給您,您一定是搞錯了。”說著放下了電話。

亨利太太太興奮了,只要有了這個電話,不怕查不到那人的地址。

第二天拍賣如期進行,大廳里聚滿了人,人們都想知道這座房子和懷表的秘密與歸宿。當拍賣師飽含激情地講述了這塊懷表不尋常的經歷時,大廳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人們被深深地感動了。當拍賣師正要宣布這個房子將按照承諾無償地送給布萊恩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拍賣行突然接到法院的電話,說有位老者來電話反映拍賣的懷表所有權有爭議,要求暫緩拍賣。法院的人還說,那老者正在趕往拍賣行的路上。

大廳里一片譁然,亨利太太和布萊恩更是驚訝得面面相覷:那老者是誰?怎么會與這塊懷表有牽連?

時間漫長得像過了半個世紀,神秘的老者終於出現了,坐在輪椅上被推進了大廳。亨利太太看得口瞪目呆,她知道,那懷表真正的主人來了。她喊了聲“史密斯”就暈了過去。布萊恩喊叫著衝過去:“我的天啊!史密斯,你還活著!”

來人正是史密斯,一個“死”去了五十多年的人。

原來,在戰俘營的那個夜晚,史密斯被轉到了遠離戰場的一所臨時醫院。來自中國的醫生給他注射了僅有的10支青黴素,才把他從死神手裡奪回來。雖然保住了命,但戰爭卻讓他永遠失去了雙腿。

死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不知出現過多少次,但是一定要見到自己愛人的強烈信念支撐著他頑強地活了下來。回國時,在戰俘名單上他用了假名,他的上司特意幫他隱姓埋名,把他安排在療養院裡享受國家的津貼。他知道他只有“死”去,他心愛的黛娜才能幸福地活著。他一直獨身,卻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黛娜,所有關於黛娜的訊息都是通過他的上司了解到的,他的積蓄也是定期通過上司寄給黛娜。當得知亨利去世的訊息,又看到黛娜的拍賣廣告他再也坐不住了,匆匆趕來,哪怕見最後一面就立即死去,也不枉此生。

亨利太太感覺像在做夢一般,只是這個夢太長太離奇,一覺醒來,夢中的人全都變了模樣。那十幾萬英鎊的匯款,竟是最愛的人傳遞過來的牽掛,自己保管了五十多年卻茫然不知。

亨利太太淚流滿面。她決定把房產無償地贈送給布萊恩,不是誰都會用大半生的時間和積蓄去實踐一個承諾的。她還想把一部分錢送給羅伯特的後人,畢竟他把懷表送還給了她,並且終於回到了它真正的主人史密斯的手中。而黛娜自己將守在史密斯身邊,直到走到人生的盡頭……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