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天機:風水師的絕密手稿【續77】

2019-02-19 16:46:57

【續77】“無論佛教還是道教,其實雙方也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不提倡濫用神通。”巫老闆顯然都佛道兩家了解至深,“尤其,佛教有嚴格的規定,不允許輕易濫用神通。”

“咦,為什麼要這樣?展示神通不是更能夠信眾、擴大影響嗎?”

段雲濤提出的問題,一而再、再而三的證明,這哥們就是一個文化人,也可以說就是一枚書呆子。

人世間的事就是這么弔詭,正是他的這股子一塵不染的呆勁,成就了現在的段雲濤。設若換成鳳姐、雷政富,亦或是冠希老師,能成么?

巫老闆笑了笑,似乎早就預料到眼前這一男一女有此一問。她的語速始終不快,所有的答案疑似信手拈來:

“其實道理很簡單,無論佛還是道,都已經意識到,神通不能違背因果,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只能夠預先得到訊息或從遠距離得到訊息,而做暫時的迴避和阻擋。尤其,神通也是自然現象之一,他不能跟自然的規律相違背。所以,好顯神通的人,除了顯異惑眾之外,其實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對於混亂的社會無益,對於旁徨的人心無助,反而沉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脫離正常的生活越遠。若用神通,雖能感化眾生於一時,不能攝化眾生於長久。因此,佛在世的時代,佛不許弟子濫用神通,阿羅漢的弟子們,也並不是都有神通。”

“是不是說,神通能夠預先知曉事物的前後發展軌跡,但,不能利用神通去改變固有的發展方向,這也就暗合了佛家的清靜、道家的無為?”古雅總是能畫龍點睛的提出總結性的問題。

“對,你理解的不錯!基本是這個意思。”巫老闆非常肯定,“正是因為佛要求很嚴,所以,他的其中一位弟子,因為濫用神通,他的色身時至今日還活在世上,不能證入涅槃!”

“啊,有這事?!那要幾千歲了……”段雲濤嘴巴張開,兩眼燈籠,嚇人的畫面。

“至今還活在世上的,就是俗稱‘長眉羅漢’的頻頭羅頗羅墮尊者。頻頭羅頗羅墮尊者是阿彌陀經中佛陀的十六位大弟子之一,為證果的阿羅漢。他既為大阿羅漢,為什麼色身還活在世上,不能證入無餘依涅槃呢?原來他在世時,有一次對信徒大顯神通,贏得信徒們的喝采,尊者一時興起,對信徒們說:

‘你們覺得升上天空很神奇嗎?現在我就變化給你們瞧瞧,讓你們開開眼界。’說完縱身一躍,飛騰至空中,變著花樣施展出種種的神通,信徒們看得目瞪口呆,發出不絕的讚嘆聲。

佛陀知道了這件事,對於尊者這種譁眾取寵的行徑,非常地不高興,派人把尊者叫來,訓誡他說:

‘我的佛法是要用道德來感化他人,用慈悲來救護眾生,而不是使用神通來眩惑大眾、迷亂百姓。今天你非法地使用了神通,藉以贏取信徒的尊敬,為了懲戒你,罰你在世上多受一些煎熬,等到將來積聚更多的功德,懺除了罪業,再讓你涅槃。’由於尊者當時運用神通不當,至今仍然活在世上精進修行,不得入涅槃。

佛說的很清楚,神通不是了生死的究竟之法,是不辯而明的,唯有道德才是邁向佛道的穩當、平實之門徑。神通不但不能增進道德、脫離煩惱,不慎使用,有時反而成為進趨解脫之道的障礙。”

“如此說來,那在漢明帝面前,與道家鬥法的迦葉摩騰、竺法蘭二位法師施展了神通,那他們兩位豈不……”段雲濤又開始替古人擔憂了。

巫老闆頻頻點頭,並沒有等段雲濤把話說完。

“神通雖然不是究竟的解脫至道,但是有時卻是弘法度眾時的方便法門。佛只是要求不要濫用,但也沒有杜絕使用,在當時的大背景下,二位法師為了弘揚佛法,這是不得已的適度之舉。說到這裡,是有必要回答那個問題了,在那場鬥法中,道教緣何如此土鱉了……”

“老闆,快點說吧,我都等不及了!”古雅儘管滿臉堆笑,還是難掩心中的忿忿不平。

“可以肯定的是,當時參加鬥法的道士,肯定不是代表了本土道家的最高水平!”巫老闆的語氣很肯定,“之所以敢這樣說,根本原因有兩點。”

“先討論一下第一點原因吧。”巫老闆環視了一眼兩個人,緩緩的說。

“古雅,你還記得秦始皇焚書坑儒是哪一年吧?”巫老闆突然發問。

“當然知道,發生在公元前213年。所謂的‘焚書坑儒’實際上是兩個獨立的事件。”

“你還記得如何引起的嗎?”巫老闆步步逼問。

“記得很清楚。公元前213年,博士齊人淳于越反對當時實行的郡縣制,要求根據古制,分封子弟。當時的丞相李斯加以駁斥,並主張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學誹謗朝政。秦始皇採納李斯的建議,下令焚燒《秦記》以外的列國史記,對不屬於博士館的私藏《詩》、《書》等也限期交出燒毀;有敢談論《詩》、《書》的處死,以古非今的滅族;禁止私學,想學法令的人要以官吏為師。此即為歷史上著名的‘焚書’……”

“何謂坑儒?”

“到了第二年,有兩個術士,分別叫做侯生和盧生,暗地裡誹謗秦始皇,並亡命而去。《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始皇聞亡,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悉召文學方術士甚眾,欲以興太平,方士欲練以求奇藥。去不報,徐市等費以巨萬計,終不得藥,徒奸利相告日聞。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以重吾不德也。諸生在鹹陽者,吾使人廉問,或為訞言以亂黔首……於是派御史立案查問那些讀書人,這些人紛紛互相提醒傳告串通,政府嚴格追查逮住四百六十多人,統統在鹹陽被活埋,並廣而告之,以便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坑儒’!”

“古雅,後面這段文字非常值得推敲!”巫老闆非常認真的說,“顯然,按照司馬遷的《史記》記載,侯生和盧生明明就是兩個術士,當然他們懂得道家的方術,下文說的更清楚,秦始皇渴望長生不老,這兩個夥計花掉很多的錢財,最終一事無成不說,還私下的敗壞皇帝的名聲,終於引來殺身之禍……”

古雅兩眼一亮,恍然大悟的樣子:“老闆,你的意思是說,秦始皇‘坑’的不是儒,而是道!”

“實際情況的確如此,令秦始皇憤然的候、盧、韓、徐等諸生皆是方士。被逮著的諸生及其‘傳相告引’而供出的犯禁者至少其中或有些是儒生,但確確實實司馬遷時代,並沒有‘坑儒’一說。《史記?儒林列傳》明言: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六藝從此缺焉……”

顯然,巫老闆的結論並非空穴來風,她的結論都有史料出處:

“還原當時的情況來看,一些方士以所謂仙藥誘惑皇帝並造謠誹謗,按說此罪的確當殺。但是,顯而易見的影響是,這起由二流水平的方士引發的坑殺四百六十多人的歷史事件,讓當時主流的道教也不得不受株連,被迫轉入地下……”

“在那樣的年代,膽敢和皇帝為敵,豈不是拿著雞蛋碰石頭?!”段雲濤聽到這裡,不住的搖頭惋惜。

“這還不算完,中國有句俗話,叫做‘屋漏偏遭連陰雨’,本來,這個事件僅僅過去10年,秦朝滅亡,西漢建立。見證了秦朝暴政的劉邦父子實行寬鬆的仁政,在政治上主張無為而治,經濟上實行輕徭薄賦。在思想上,風水輪流轉,主張清靜無為的道家黃老學說終於受到重視,道教可該揚眉吐氣了。但好景不長,一個影響中國兩千多年的重大事件還是毫無徵兆的發生了……”

“老闆,你是說‘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吧?”古雅試探的問,看樣子她的確拿不準。

“對,不錯,漢武帝即位後,為了從政治上和經濟上進一步強化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度,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成為統治集團的迫切需要。主張清靜無為的道家黃老思想已不能滿足上述政治需要,更與漢武帝的好大喜功相牴觸;而儒家的春秋大一統思想,仁義思想和君臣倫理觀念顯然與武帝時所面臨的形勢和任務相適應。於是,在思想領域,儒家終於取代了道家的統治地位。”

古雅聽到巫老闆的肯定,她接著話茬說:“公元前140年,也即建元元年,董仲舒在舉賢良對策中提出建議:凡是不在六藝之科、孔子之術的各家學說,都要從博士官學中排除出去。漢武帝特別賞識董仲舒的這種大一統思想;並於元光元年,也就是公元前134年,漢武帝將不治儒家《五經》的太常博士一律罷黜,徹底排斥墨家、道家、法家、陰陽家、雜家、名家、縱橫家、兵家、小說家等百家之言於官學之外,提拔布衣出身的儒生公孫弘為丞相,優禮延攬儒生數百人,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巫老闆聽古雅說完,一聲嘆息後,幽幽的說:“正是這次的獨尊儒術,從此以後的中國的歷朝官吏主要出自儒生,儒家思想得到大發展,成為此後二千年間統治人民的正統思想……這個事件發生後正好150年,漢明帝當政,即發生了那次佛道鬥法,道家的高明人士都識時務的退出江湖,淪為隱士,出來應戰的道士顯然不可能代表中國道家的最高水平!”

“歷史脈絡非常清晰,這第一個原因的確很有說服力;巫老闆,您不是說還有第二個原因嗎?”

沒想到段雲濤還是個急性子,他的好奇心顯然很重。

“段公子,你真的想知道?”巫老闆竟然沒有來由的反問。

段雲濤像雞啄米一樣的可勁的點頭。

“真的?”巫老闆竟又追問了一句。

這一問,讓段雲濤真的滿頭霧水了。不過,這和尚還是一個勁的點頭。

巫老闆凝視著段雲濤,一字一字的說:“這第二個原因和你段公子有絕大的關係!”

“和他?”古雅的櫻桃小嘴微張,但只是吐出兩個字。

“我?!”段雲濤的嘴卻是洞口打開。

“對!”巫老闆望著兩人驚訝的樣子,噗地一聲笑了:“這事和你腰間的葫蘆有關,你可以去問給你葫蘆的師父……”

“老闆,您就別賣關子了,先給我們說說吧,要不就給悶死了!”古雅急的一個勁的跺腳。

巫老闆看著兩張期待的、如同哈巴狗般的臉,開始道出其中的秘密:

“當年,帝俊部族被黃帝後人打敗後,部族逐漸解體與離散,一部分人被就地招安,逐漸被融入華夏大家庭,很多人逐漸的遷移到西、北、西南等偏遠的地區。他們只能在遠離中原的邊遠地帶默默地生活著,且保持他們氏族的種種信仰,代代傳誦著祖先們的業績。正因如此,幾千年來,在帝俊後裔氏族當中,一些傳承了帝俊神通的優秀人傑,為了使帝俊的神通功能不至於失傳,他們採取口傳心授的方式,讓這門絕學代代相傳,這些高人隱秘人間,散落在神州各地……”

“那,這些人不顯山不露水的,人在江湖,怎么才能識別他們?”古雅想的比較深遠。

“這些高人的確不易識別,如果很容易,那就不叫隱秘人間了。”巫老闆的答案很乾脆:“從功法體系上講,他們屬於中國的道家體系,並且毫無爭議的代表道家的最高水平,但有別於道教,是一個獨成一體的流派,叫做‘仙學’,江湖上鮮有人聽說過。”

“喔,反正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古雅對望了一眼段雲濤。

段雲濤作為回應,更是使勁的搖頭。

“仙學異人除了遵守道家的一般清規戒律外,還要牢記仙學派的祖訓。其實他們的祖訓很簡單,只有四句話。”說到這裡,巫老闆明顯放慢了語速,然後一字一句說:

芸芸眾生有似無,

遁入江湖甘蟄伏,

朗朗乾坤浩氣在,

匡扶正義絕仕途。

“那就是說,仙學異人都是不當官的?”段雲濤問。

巫老闆稍一停頓,盯著段雲濤問:“段公子,那個傳給你葫蘆的人,肯定不會是官員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