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芳華》背後,那場慘烈的中越戰爭……

2018-09-09 05:07:19

今天是2017年12月22日

這是饅頭說第214篇文章

最近,電影《芳華》熱映

“饅頭說”後台,有一類留言忽然多了起來:

電影裡那場戰爭是怎么回事?怎么從來不知道?

說實話,我有點意外

40年不到,那場戰爭已經有那么多人不知道了

所以,就有了今天這篇文章

這場戰爭,僅僅以一篇的文字,肯定是無法說全的

如果能讓大家引起一點興趣,自己去查閱一下這場戰爭

可能就算不白寫吧

【今日主打】

1978年12月

中國決定發起“對越自衛反擊戰”

1

要說這場戰爭,必須要說說戰爭發生前的背景——讀懂了背景,其實就讀懂了這場戰爭。

1978年,不僅僅只是中國有位姓鄧的老人將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用“暗流涌動”來形容當時的國際形勢,並不過分。

先說說越南。

在此之前,越南一直是中國的“同志加兄弟”。因為無論是越南抗法還是抗美,背後都有中國作為堅強的後盾。

從1950年胡志明開始向中國求援開始,直到1978年,說中國對越南“掏心掏肺”是絕不誇張的。

數據統計顯示,中國在28年的時間裡,援助越南糧食500萬噸、石油200萬噸、汽車3.5萬輛、船隻600多艘;在軍事武器方面,援助越南槍枝213.8萬支(挺),炮7萬餘門,槍彈12.4億發,炮彈1807萬發,艦艇176艘,中型和水陸坦克552輛,裝甲輸送車320艘,飛機170餘架,炸藥1.824萬噸,有線電機6.5萬部,無線電機3.5萬部,軍服1117萬套……

加上其他各種成套項目、資源、基建、人力(包括派軍隊直接入越抗美)等等,中國總共援助越南的金額達到了200億美元,如果按照當時的價格兌換成黃金,現在價值5萬多億元人民幣——考慮到中國當時自身的經濟情況,可謂是砸鍋賣鐵了。

中越“蜜月期”時,越南官兵在廣西中越邊境的友誼關下合影留念

但是,中國和越南“同志加兄弟”一般的情誼,卻隨著“越南戰爭”的結束,慢慢走到了破裂的邊緣。

現在回過頭看,當初的中越交惡,固然有越南“忘恩負義”的原因,但中國也並非沒有值得檢討的地方。

首先,越南一直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國家,對於歷史上成為中國的附屬一直比較敏感,在接受中國援助的同時,對中國勢力進入越南有很強的戒心,甚至有反感。在這樣的背景下,雖然北京再三強調“要尊重越南同志的想法”,但在整個援助過程中,不少中國同志還是表現出一種“家長式”的作風,讓越南方面的負面情緒不斷醞釀發酵。

其次,在共同對待蘇聯的問題上,中國當時表現得有些“一廂情願”。因為中蘇交惡,中國就反覆要求越南和自己肩並肩站在一個戰壕里,旗幟鮮明地反對“蘇修”。在有些公開宴請場合,有些中國同志甚至直接拉住越南的官員:“共同反對蘇修,我們就幹了這一杯!”

這就讓越南感到非常尷尬——在整個越戰中,中國對越南援助固然很大,但蘇聯對越南的援助也不小。尤其是在各種軍事裝備和重武器方面,蘇聯是越南能和美國人打下去的重要支撐。

第三,雖然無需檢討,但卻是最不能忽視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國與美國關係的“破冰”乃至建交。

中美破冰和建交,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但是,在當時的社會主義陣營中還是掀起了很大的波瀾。尤其是對於和美國苦戰20年,失去數百萬人性命的越南而言,雖然中國方面通過各種秘密渠道再三解釋,但越南當時還是有一種“被出賣”的感覺。

在這樣的背景下,越南原本就親蘇的領導人黎筍做出了自己的抉擇——全面向蘇聯靠攏。

按照當時中蘇兩國的國力對比,越南選擇交一個“富朋友”而放棄一個“窮朋友”,也是無可厚非。但是,越南之後在蘇聯的慫恿下,不僅在輿論上開始攻擊中國,並且在邊境上不斷挑起爭端。

黎筍,統治越南(包括北越時期)長達17年。

這在中國人眼裡看起來就很不地道了:君子絕交,不出惡言——你不僅有惡言,還有“惡行”。

這就惹怒了那位姓鄧的中國老人,鄧小平。

2

鄧小平其實早就想敲打一下越南了。

但1979年的中國,形勢並不樂觀:雖然1978年確定了“改革開放”的總方針,但十年文革給中國帶來的創痛實在過於巨大,用“百廢待興”來形容當時的中國,並不過分。

而文革對中國的軍隊系統也造成了極大的破壞。與1950年代“韓戰”和1960年代的“對印自衛反擊戰”時相比,經歷了文革各種“運動”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鬥力其實已經大大下降:部隊取消了軍銜制,指揮官的軍事思想理念已經落後,部隊的單兵素質已經大不如前……

但是,越南的行為卻越來越得寸進尺。

對內,越南在1975年統一後,開始出現明顯的“排華”勢頭。在越南的“排華”浪潮中,華裔政府官員被解職、華人學校被關閉,華人的商店被迫停業,華人學校被關閉。在越南所謂的戰略要地,華人都要接受“忠誠測試”,不通過的直接驅逐。在越南南部,大約3萬家華人商店被迫關閉。在越南政府的縱容下,在越南屬於富裕階層的華人被敲詐勒索,強行繳稅,然後一批一批地被驅逐出境。

很多越南華人被迫背井離鄉

對外,經歷了越戰後的越南又在1975年獨立完成了統一(也因此更輕視當初勸告“時機未到”的中國),信心爆棚,自稱為“世界第三軍事強國”。在蘇聯的支持下,黎筍著手推行“印度支那聯邦”計畫,試圖在整箇中南半島建立越南主導的秩序,憑藉越戰的經驗和當時中蘇支援的武器和軍事力量,越南開始震懾甚至出兵鄰國。

越南在中南半島算是一個大國,但在亞洲只能算一個小國,但它卻有當初日本的野心——取代中國,成為亞洲的老大。為此,越南撕毀了1958年越南政府承認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屬於中國的聲明,侵占我國南沙群島96%以上的島嶼。

毫無疑問,在蘇聯“南下”道路被中國堵死的情況下,越南成了蘇聯在東南亞的“跳板”,如果越南一旦形成氣候,和蘇聯“南北夾擊”中國的格局就很難撼動了。

這是中國決不允許出現的情況。

而就在這個時候,越南又做出了一件最危險的事:武力入侵高棉。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出動25萬人民軍,大舉入侵高棉,並在1979年1月攻克高棉首都金邊。高棉一直是中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友(這裡還牽涉到一個“紅色高棉”的問題,此篇文章不展開),越南的這一行為無疑是等於在挑戰中國的底線。

被越軍俘獲的高棉士兵

新加坡總統李光耀在1978年11月曾在新加坡接待了鄧小平的來訪,兩人曾就“越南如果入侵高棉怎么辦”這個問題進行過討論,李光耀回憶鄧小平當時的表現:

“他一臉嚴肅地說,越南如果侵犯高棉,中國必會懲罰越南。中國勢必要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3

1979年的年初,發生了兩件大事。

一件事,是1月1日,中國和美國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

另一件事,是1月29日,鄧小平閃電般地訪問美國。

如果當時蘇聯和越南的領導人足夠聰明和理智,其實可以從這兩件事中嗅到一絲特別的味道。

鄧小平訪美,當然有一系列的重要事情要和美國談,但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向時任美國總統的卡特透露“中國準備教訓一下越南”的信息。

鄧小平當初鏇風一般的訪美,讓外界猜測紛紛

美國在越戰中吃了很大的虧,當時不太相信中國能在這個像牛皮糖一般有韌性的國家手裡討到便宜。但中國需要的,只是美國的一個承諾:不要插手這件事——如果可以,屆時讓蘇聯也不要插手這件事。

其他的事情,中國自己來解決。

因為出兵高棉,是越南當時自己主動給中國送上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越南出兵高棉這一場戰爭,從戰術上講可以說是成功的,但從戰略上講簡直糟糕透頂。從兵力上講,他們舉全國精銳之兵侵入他國,完全就不顧及中國的存在。從時間上講,中南半島一般在3~4月會進入雨季,不適合大規模兵團作戰,他們完全可以等到2月的時候進攻高棉,但他們選擇在前一年的12月進攻,這等於給中國留下了3個月極佳的出兵機會。

就好比一頭狼眼裡只有一隻兔子,奮不顧身地撲向了自己的獵物,卻把自己的後背完全開放給了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獅子。

又好比在牌桌上,鄧小平忽然意外地瞄到了對手的底牌,面對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鄧小平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老牌手,只能做出一個選擇——拍上所有籌碼,一定要讓對手輸個傾家蕩產。

1978年12月8日,鄧小平任命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上將為東線廣西邊防部隊總指揮;1979年1月1日,再調1967年曾率友好代表團進入越南北方考察的武漢軍區司令員楊得志擔任西線雲南邊防部隊總指揮。

許世友

楊得志

東、西線兩大兵團全部組成完畢。

到了1979年2月中旬,從廣西到雲南的中越邊境上,已經集結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批參戰部隊共7個軍22個師36萬人,配有參戰民兵、民工70餘萬人,坦克、自行火炮、裝甲車800餘輛,各種火炮9000餘門,各種車輛3萬餘輛。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來自中越邊境的報告》

在這個時候,哪怕越南和蘇聯覺察到一絲不詳,也來不及了——當天凌晨,集結在廣西和雲南1000多公裡邊境線上的20多萬中國人民解放軍,向越南6個省11個縣發動了全面進攻。

鄧小平在之前接受日本媒體採訪越南問題時,說過一句話:

“中國人是說話算話的。”

4

在鄧小平訪美期間,越南的北方防線就已經開始實施一級戒備。

但在2月17日,真的面對突然潮水一般撲來的中國軍隊時,越南人還是懵了。

在東線,中國軍隊分14路殺入越南境內,但當時越南判斷中國最多打一場類似“中印邊境戰爭”的小仗,可能只有兩個師參戰,所以一度發出“將入境敵人打退並殺入敵境”的荒唐指令。

但面對中國軍隊的強大火力,越南人漸漸慌亂起來。在此之前,越南人比當年印度人的底氣還足,久經沙場的他們做出的判斷是:“一個越南士兵能打30箇中國士兵”。但真的打起來,他們才意識到:敢自稱“世界第三軍事強國”,可能是梁靜茹給他們的勇氣。

中國軍隊攻入越南境內的路線圖

第一波和中國軍隊“剛正面”的,是越南的四個主力師。

在東線,越南的“高北師”346師和“金星師”第三師,都是戰功卓著的王牌主力部隊,但在中國軍隊的優勢兵力圍攻下,雖然確實做出了頑強抵抗,但基本上都被全殲,346師師長黃扁山戰場失蹤。

在西線,越南的345師一潰千里,除師長帶小部分部隊逃走外,全師崩盤。鎮守越西北重鎮沙巴的越軍316A師,是越南最早成立的六大主力步兵師之一,但在中國149師的拚死攻擊下,也幾乎被打殘,只能撤出陣地。

越南當時其實是準備了一批二線部隊隨時增援的,但看到中國軍隊潮水一般的攻勢,二線部隊愣是不敢派上去,眼睜睜地看著一線部隊被一一圍殲——他們也熟悉中國軍隊,最熟悉的就是中國人的“圍點打援”。

打到1979年3月4日,在東線,中國軍隊突入越南境內縱深50至100公里,相繼攻占高平、諒山2個省會城市,以及河廣、茶靈、廣和、河安、通農、石安、重慶、長定、脫浪、高祿、祿平等11座縣城和同登鎮。總計殲敵40671人;

3月4日,中國軍隊攻克諒山省委大樓

在西線,中國軍隊突入越南境內縱深30至80公里,攻占了黃連山省省會老街市和重鎮柑塘市,以及孟康、沙巴、壩灑、封土和保勝5座縣城,前出到郭參、鋪樓、外波河、黃連山埡口、封土地區。總計殲敵16481人。

事實上,在拿下了重鎮諒山之後,紅河平原已經一馬平川地暴露在中國軍隊眼前,越南的首都河內已經無險可守。為此,河內的越南政府已經做好了搬遷準備,同時,黎筍發布了“全國總動員”,集結一切可以集結的軍隊,誓死保衛首都,準備拚死與中國一戰。

而就在此時,中國又做了一個似乎已經成為習慣的舉動——

1979年3月5日,攻入越南境內的中國軍隊,單方面主動撤軍。

5

中國為什麼要撤軍?

這是必須要寫的一段。因為中國當年的撤軍,固然有政治輿論和國際形勢方面的考慮,但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這場戰爭在狠狠敲打了越南的同時,也給了我們自己深刻的教訓。

換句話說,我們的解放軍當年在這場戰爭中,絕非如天兵天將一般戰無不勝。

首先在裝備上。

因為受到蘇聯援助,越軍士兵當時普遍裝備的是AK衝鋒鎗,而中國軍隊不少士兵還在使用56式半自動步槍。空軍方面,蘇聯援助的米格21和米格23殲擊機已是越軍制式裝備,而同時期中國還在使用殲6,即米格19。所以在對越戰場上,中國基本上沒有出動空軍,因為當時的中國空軍還沒有全天候作戰的能力。此外,受文革影響,當時中國軍隊的裝備質量明顯不高,很多坦克一打就壞,而很多炮彈乾脆就是打不響。

被越軍摧毀的解放軍坦克

其次在軍事素養上。

雖然越南說的“一個越南士兵抵得上30箇中國士兵”完全是吹牛,但當時飽經戰火洗禮的越南士兵,剛剛進入和平時期,戰鬥素養確實很高。

而反觀中國軍隊,已經近20年沒有參加過大規模戰役,再加上文革十年重運動而輕訓練,實事求是地說,中國士兵的戰鬥素養完全不能和韓戰或對印邊境戰爭時期相比。

還有一點關鍵的是,1965年中國軍隊開始取消“軍銜制”,由於在軍隊的軍服上沒有軍銜識別符號,指揮官都是從本單位挑選出來的,士兵只能靠臉來辨認自己的指揮官。一旦作戰中指揮官陣亡,作戰單位也隨之解體,士兵不承認新來的陌生人是他們的軍事行政長官,由此產生的混亂狀態。這一點在對越戰爭中教訓深刻。

倒在水源旁的中國士兵……

第三在軍事戰術上。

中國軍隊的高級參謀人員面臨年齡老化的問題,他們雖然戰功卓著,但對打一場現代戰爭還是準備不足。在越南戰爭戰場上,中國軍隊仍然依賴隊形密集的步兵,用“人海戰術”衝擊敵人的陣地,以精神上的勇敢作為第一要素,結果付出了巨大代價。

試圖保護受傷的戰友,兩人均犧牲

此外,在長期的援越過程中,越南軍隊吸收了很多中國軍隊的長處,包括靈活的游擊戰術,“敵進我退,敵駐我擾”,頻繁攻擊敵人的運輸線(這點在《芳華》中就有所體現,當時劉峰連隊驚慌失措的狀態,其實也是一種客觀反映),這些戰術令攻入越南境內的中國軍隊非常頭疼,曾有人總結:“中國軍隊其實是在和自己的影子作戰”。

試圖喚醒犧牲的戰友,但一切都已是徒勞……

在這樣的背景下,儘管越南軍隊傷亡慘重,但中國軍隊一樣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尤其是在戰爭初期,越軍的頑強抵抗,造成了中國軍隊的重大傷——頭兩天中國軍隊的傷亡人數就達到了4000,震驚中央軍委。

按照戰後官方公布的數字,越南方面報軍隊傷亡6萬人左右,平民傷亡5萬人(其實其中有很多都是越南的民兵組織,這些半武裝的平民在戰爭後期給中國軍隊造成很大的麻煩),而中國自報的部隊傷亡人數也達到了3萬(其中陣亡1萬不到)。

這也是一張著名照片:我軍一名偵察兵被越軍俘獲,在被槍殺前的瞬間

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鄧小平必須要考慮1979年3月初的越南戰場形態:

在河內的周邊,越南最精銳的304師、308師、312師已經完成集結,築成了一道新的防線,而侵入高棉的越南主力部隊也基本回援到位。

而中國如果集結主力硬上,應該也能攻克河內,但經過綜合考量,這樣做的戰略價值已經不大。考慮到這一戰解放軍也暴露出的種種問題,鄧小平還是下達了撤軍令。

至於黎筍立刻宣布是“越南軍民經過不屈的鬥爭,趕走了侵略者,獲得了戰爭的勝利”——全世界都看得明白,就隨便他們怎么說了。

6

還是要說說這場戰爭造成的後果。

付出最慘痛代價的,無疑就是越南——這種代價,遠不止戰場上的損失那么簡單。

在抗法和抗美戰爭期間,出於安全考慮,當時越南的北方政權,從胡志明到黎筍,一直都把全國戰略物資儲備基地大部分都建設在中越邊境。即使在1978年中越分裂和敵對已經徹底公開化後,也沒來得及轉運多少物資——這導致中越一開戰,這批基地都落在了中國人的手裡。

此外,中國軍隊的撤軍,絕不是簡單地撤退。因為掌握著戰場的絕對主動權,中國軍隊是“邊撤邊收”和“邊撤邊毀”。“收”,就是把當國中國援助越南的可以拿走的物資全部拿走,從工廠設備到農業機器,最後連鐵軌都扒走了。“毀”,就是帶不走的東西,統統爆破,那些公路,鐵路,礦山設施,全被毀滅性破壞。

越南軍隊尾隨著中國軍隊,追不敢追,打不敢打,最後“收復失地”,留給他們的只是一片荒廢的土地。

越南的噩夢還遠沒有結束。

中國軍隊雖然撤走了,但在中越邊境的戰鬥卻沒有停止。由於越南再一次在中越邊境的羅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陰山等地挑起事端,中越在之後的11年時間裡不斷爆發小規模邊境衝突(其中其實也不乏中國軍隊主動占領爭議地區的案例)。

中國方面乾脆就把中越邊境當成了一個“練兵場”,在各個軍區先後抽調了10個集團軍上中越邊境“輪戰”,一方面鍛鍊隊伍,一方面實驗武器。而從政治意義上來說,也是對越南保持壓力,將它拖入戰爭的漩渦不能自拔,同時震懾蘇聯。

這也是一張著名的照片。這張照片攝於1984年4月28日,是我軍在老山主攻陣地被拍下的。照片中的旗手叫何天華,他當時已經犧牲,但依舊死死握住手中的紅旗,用冰冷之軀支撐著戰旗不倒。身旁的戰友在繼續衝鋒。

這十一年的輪戰搞得越南苦不堪言。越南與中國不同,中國可以一邊在邊境投入少部分力量練兵,把主要精力投入國內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但越南要舉全國之力防禦中國再一次的“突然入侵”——鄧小平一直宣稱要給越南“第二次教訓”,迫使越南常年在北部邊境維持一支近百萬人的大軍。

大量的軍費開支將越南國內財政預算拖得步履維艱,經濟發展明顯遲滯。隨著蘇聯國力的迅速衰退,來自蘇聯的援助也開始杯水車薪。

時間進入上世紀90年代後,以中國和“四小龍”為代表,亞洲的不少國家經濟開始騰飛,但越南卻始終止步不前。1990年2月13日,越南以一個排的兵力突襲我老山前線陣地被擊退後,就再也沒有主動發起過戰鬥——他們實在打不動了。

1991年11月,越共zong書記(三字連一起為敏感詞)杜梅和部長會議主席武文杰正式訪華,兩國領導人發表聯合公報,宣布中越關係實現正常化。

兜兜轉轉,越南最終只能選擇回到起點。

7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越戰爭的最大輸家未必是越南,而是蘇聯。

蘇聯一手扶植了越南,卻也給自己和小弟都挖了一個大坑。面對中國軍隊大舉攻入自己的盟友境內,蘇聯除了抗議之外,無法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舉動。

不是蘇聯不想救越南,而是中國實在太剽悍:一方面,鄧小平命令中蘇邊境的中國軍隊進入高度戒備,時刻警戒;另一方面,中國可以隨意出動全國1/10的兵力教訓越南,但蘇聯卻做不到可以隨意出兵教訓中國——事實上,蘇聯拿出全國1/2的兵力去進攻中國都沒有把握,而且完全得不償失。

蘇聯“畏縮”的直接後果,就是導致自己在社會主義陣營中的威信全失。因為“小弟”們都會想:噢!原來說好的要罩著我們的話,全是假的啊!

首先“叛逃”的就是埃及。就在中國從越南全面撤軍之後10天,埃及總統薩達特就宣布和以色列全面和解,開始接受美國的經濟援助,徹底脫離了蘇聯(當然也脫離了阿拉伯世界)。

埃及強人薩達特,後來在國內的閱兵儀式上被槍殺於主席台

然後效仿的就是阿富汗。1979年9月,阿富汗政府內親美的阿明推翻了親蘇掌權的塔拉基。蘇聯隨即悍然出動10萬大軍入侵阿富汗——這被不少人認為是對於“中越戰爭”中丟失臉面的一種補償。但由此,蘇聯也開始陷入了阿富汗戰爭的泥潭。

除了阿富汗,越南在之後的十年也不斷地在消耗蘇聯的財力。

由於越南北部的基礎設施被中國軍隊撤退時摧毀殆盡,不得不需要大量的蘇聯援助。在高峰時期,蘇聯對越南的援助折算金額高達每天200萬美元——從某種意義上說,在中越戰爭後的十年時間裡,中國一直通過和越南“輪戰”,在給蘇聯“放血”。

大量的財政負擔造成了蘇聯國力的迅速衰退,在西亞,在非洲,尤其在東歐,蘇聯陣營中的國家開始越來越動盪,直到最後東歐巨變,蘇聯解體。

曾有一種觀點:蘇聯解體的原因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話,1979年的中越戰爭可以成為一個伏筆。

8

最後再來說說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一共有過四次戰爭,分別是韓戰,對印自衛反擊戰,中蘇珍寶島衝突,以及對越自衛反擊戰。這四場戰爭中,前三場可以說都是被迫還擊,唯有對越自衛反擊戰,雖然有一個“自衛反擊”的名頭,卻是中國軍隊第一次一上來主動越過兩國公認邊境線,攻入對方國境(對印度一開始還只是在爭議地區打)。

黎筍與鄧小平

這一場戰爭雖然是以中國的勝利而告終,但也讓中國軍隊得到了慘痛的教訓。在這場戰爭後,中國軍隊開始了包括恢復“軍銜制”在內的從上而下的大整頓,軍隊開始正式邁向現代化——到了上世紀80年代中期之後,越南軍隊已經完全在中國軍隊面前討不到任何便宜了。

當然,這場戰爭在當時中國的國內政治較量中還有一些特殊的意義,這裡就不展開了。

總而言之,1979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如果從戰爭本身來講,未必會在世界戰爭史上留下一席之地。

但是,它對迄今為止的世界格局影響,可能比當初人們認為的要大得多。

【饅頭說】

我是上周去電影院看的《芳華》。

在看的過程中,我後面一排的一對中年夫婦,一直在“咯咯咯”笑個不停——大概是因為他們覺得是馮小剛導演的電影,所以應該配合地笑一下吧。

但是,電影進入後半段後,他們一直還在笑,我就有點搞不明白了。尤其是劉峰、何小萍去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烈士陵園,何小萍說帶了果丹皮給那個當年被燒傷的16歲小戰士,說“他說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果丹皮”——後面的兩位嗤笑出聲。

我實在搞不明白,笑點究竟在哪裡。

這場中國對越南發起的自衛反擊戰,可以說是一場完勝,但我們在背後也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尤其是,那些在戰爭中付出自己生命的中國軍人。

上世紀的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其實我們都可以想一想,那是什麼樣的時代——那是開始改革開放的時代,那是恢復聯考的時代,那是可以憑藉勤勞致富的時代,那是可以按勞分配的時代,那是可以改變一代人命運的時代。

而那些芳華正茂,正是大有可為的子弟兵們,把自己最美好的年華,乃至生命,奉獻在了邊疆,奉獻給了國家。

等到他們退伍——儘管他們可能比已經魂歸沙場的戰友幸運——中國第一次可以改變階層和命運的時機已經過去了。

他們可能只能重溫一遍《高山下的花環》,或者吟唱一首《血染的風采》。

《芳華》中劉峰後來的遭遇,很殘酷,但也折射了一部分的現實。

對越自衛反擊戰,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至今的最後一次戰爭。

但願將永遠是最後一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