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嫵媚 詩詞的章法(話詩詞之三)

2019-03-08 14:30:56

章法講的是詩詞結構的問題,古人對此做了不少研究,可以參閱有關資料。這裡談的是我的一點看法。

評他人的詩詞不太合適,所以只評我自己的詩詞。

起承轉合

詩講究起承轉合,這主要是對古詩律詩,它們都是八句,可以分為四聯,依次為首聯,頷聯,頸聯和尾聯,它們分別對應起承轉合。

舉一首律詩:“七律·和嚴遂成三垂岡詩”。

人生回顧似盤陀,奈此風雲變幻何。

北望醉心新世界,西瞻憧憬舊山河。

繁華場上英豪在,寂寞巢中思念多。

夢裡神州山與水,臥聽人唱往年歌。

嚴遂成是清初詩人,三垂岡詩敘五代李克用父子事,毛主席曾手書此詩。首聯說人生是曲折的,風雲變幻影響人的一生,是起。頷聯說人們對不同社會制度看法的變化,是承。頸聯是說當前社會現狀,是轉。尾聯說現在年紀老了,不能再游神州山水,只能聽聽老歌,是合。

再舉一首古詩:“五古·牡丹亭”。

斷井頹垣地,奼紫嫣紅春。

多情直至死,摯愛終於生。

區區兒女意,能動天地心。

九州傳一夢,湯氏牡丹亭。

湯顯祖元曲“牡丹亭”上有一句: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這句是惜春的意思。故事比較長,可以這樣寫,而詩比較短,得直接進入主題。我把它顛倒過來作為開頭,成為歌頌春天的意思:即使是斷井頹垣,奼紫嫣紅也能開遍。歌頌春天就是歌頌愛情,這是起。頷聯兩句是主題:多情直至死,摯愛終於生,這是承。頸聯兩句則是把老天爺請出來支持愛情,壯壯聲勢,這是轉。最後以讚頌湯顯祖為合

上面這兩首詩中,承和轉是分得很清楚的。但也有些時候分不太清楚。

詞也有起承轉合,不過一般不叫起承轉合,而稱為開頭,過片,結尾等。起就是開頭,承就是上闋除去開頭的部分,過片就是從上闋過渡到下闋,合就是結尾。

過片,結尾,開頭與領字

1. 過片

過片即從上闋到下闋的過渡。古人提出了上景下情,上昔下今(或上今下昔),上起下續,上問下答,上幻下真等幾類。這些過渡基本上我都用過。如“水調歌頭·寒夜著書”是上闋談四化,下闋談著書;“念奴嬌·西湖岳廟懷古”是上闋寫景,下闋懷古;“沁園春·讀報”是上闋談國際,下闋談國內;“永遇樂·百年回顧”是上闋談建黨之前,下闋談建黨之後;“鷓鴣天·海濱自助餐”是上闋寫就餐,下闋發感慨。其中上起下續一類,上下闋之間界限不太明顯,例如“漫談山水詩詞”提到的“漢宮春·海南三日”,上下闋各介紹了三個景點。這是從來如此。

除了古人提的這些過片,我還用過一些特殊的過片,似乎還沒人提起過,值得向大家介紹。一種是上婉約下豪放的過片,如“念奴嬌·獨度中秋”。

花開花落,又悄悄到了,中秋時節。

寂寂高樓誰伴我,一夜西風獵獵。

窗外燈光,螢屏歌舞,難慰人離別。

大洋彼岸,親人思念切切。

四顧紛亂環球,天災屢屢,人禍頻頻發。

試問果能留住否?綠水青山明月。

恐怖街頭,饑荒鄉里,鬼火時明滅。

嫦娥遮面,飛過山嶺千疊。

此詞上闋是思念親人,自然是婉約的。到下闋轉為懷天下,看起來有點突然,其實不然。中國文人有心懷天下的傳統,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思想的最高境界。古人都能這樣,難道我們還不如古人。由此詞從婉約變為豪放。從天災人禍,地球命運說到百姓生命,最後一句,說嫦娥不忍心看地球了,要遮住臉飛過,危機感層層加高。

另一種是上闋從現在想到過去,下闋反過來從過去回到現在,這和古人說的上昔下今不同,是動態的,如 “八聲甘州·歲月如梭”。

看春風萬里過長空,天地一時新。

想江南芳草,中州麥浪,雲貴山林。

回憶鄉間就學,一路碧茵茵。

觀夕陽西下,旭日東升。

年長走南闖北,總熙熙攘攘,碌碌營營。

縱花紅柳綠,亦過眼煙雲。

到如今老兮兮眼耳不靈,歲月不留情。

憑窗一片山清水秀月兒明。

這首詞是初春寫的,由春風起興。上闋是從現在想到童年。先回想過去到過的地方,再回想童年在鄉間就學的情況。因為學校離家較遠,回家看見夕陽西下,上學看見旭日東升。下闋則反過來從童年想到現在。走南闖北,熙熙攘攘,碌碌營營,都已成過眼煙雲。現在已經眼耳不靈,幸好還有山清水秀月兒明。

2. 結尾

一般講過片時作者都必定提到辛棄疾的“破陣子(醉里挑燈看劍)”,整篇談的都是回憶過去戎馬生涯的壯詞,只最後一句“可憐白髮生”一聲長談,詞意陡轉。認為是出色佳作。其實這是一個長調結尾的問題。我也有類似作品。如:

“滿庭芳·野遊”是回憶學生時代一次野遊情況,結尾是“多年後,酸甜苦辣,品百味人生”回到當前現實;

“西江月·中秋”是談中秋的歡樂,結尾是“莫唱四海清涼歌,那邊驕陽似火”,提醒人們世界上還有人此時正在受罪;

“沁園春·樓蘭” 是談樓蘭古今的情況,結尾是“沉吟久,對繁華世界,心事茫茫”,有朋友問心事是什麼?他提出兩種解釋:一是鼓吹環保,二是象紅樓夢那樣繁華總有了結,“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其實這兩種解釋都是可以的。

這些和那首辛詞是相近的。不過辛詞結尾是5個字,我多一點,是12個字左右。

在某些情況下,結尾可以提出問題,或者有所強調。如:

“八聲甘州·初訪美國”的結尾“君知否,三十年後,世界誰強?”到底誰強?隨你去想;

“永遇樂·維吉尼亞海濱漫步”的結尾“憑誰問:山姆老弟,尚無恙不?”也隨你去想;

“念奴嬌·西湖岳廟懷古”的結尾 “江山如畫,男兒心應如鐵”強調我們的責任;

“滿江紅·挽救地球”的結尾“到頭來一紙祭地球,無人讀”強調環境保護的迫切性;

“三疊憶秦娥 ·聽吐魯番的葡萄熟了”的結尾是表達感謝之情:“多謝光南,多謝牧村”。

3. 開頭

說過結尾就該說開頭。對於豪放的詞開頭氣勢就應該大一些,定下詞的情調,這點大家都知道。但我認為對於其它的詞,開頭也應當把情調定下來,氣勢也不妨大一些。例如“歸朝歡·山間老屋”開頭是“三月春風來老屋,老屋周遭芳草綠”,就把春和綠的情調定下來了。又如“念奴嬌·西湖岳廟懷古”,這首詞上闋婉約,下闋豪放。開頭是“花開花落,俏西湖,閱盡風霜雨雪”,是婉約之中含有豪放,也定下了整篇詞的情調。

4. 領字

詞還有一個領字問題也很重要。領字是詞特有的,詩里沒有。詞譜上都標明那些字是領字。我的“沁園春·樓蘭”中下闋有一段“剩涸河枯草,寒風冷月;黃沙頹壁,野雪殘陽”,剩就是領字。它領四個四字句。常用作領字的字不多,“剩”字用得就比較少,不過這裡也只有它比較確切。它強調大地上什麼都沒有了,就只剩下這些。古人對領字作了不少研究,有人還收集了常用作領字的字,如看、望、惜、寄、想、恰、且、甚等。

絕句和小令的章法

絕句可以不討論起承轉合,因為它們太短,只有通盤考慮,用簡短的幾句話把意境表達出來。例如“五絕·冷暖人生”。

河山一片雪,小園幾枝花。

寒風動天地,明月照人家。

這首絕句就是給你看四幅畫。兩幅是很冷的景象,兩幅是微暖的景象,沒說別的話。不過它的意境也還明顯:雖然暖很微弱,但是寒冷壓不倒它,冬天總要被春天所代替。我們在困難的時候要看到光明的前途,要提高我們的勇氣。

面對四幅畫,劃分起承轉合就沒什麼意思了。

有些絕句可以劃分為上下兩片。兩片之間可以按詞的過片來處理,如上景下情,上昔下今(或上今下昔),上起下續,上問下答,上幻下真等。例如“七絕三首·後生應學先輩勇”的第一首。

革命艱險憶若何?當年流血斷頭多。

後生應學先輩勇,旌旗百萬戰閻羅。

這三首詩為1976年初周恩來總理逝世後作,步陳毅元帥“梅嶺三章”韻。這首詩過片是上昔下今。

小令有幾種情況。一種可以按詞處理,考慮開頭結尾和過片,如“訴衷情·寄妻”。

當年關外訴衷言,風雪月光寒。

家庭事業兒女,發展總艱難。

談貢獻,不素餐,亦心安。

太平年月,依傍天壇,執手香山。

過片屬於上昔下今。開頭說關外風雪,接著“家庭事業兒女,發展總艱難”一語道盡多少父母的艱辛,下闋轉到現在,結尾“依傍天壇,執手香山”說出了老年夫妻的深情。素餐是白吃飯,不勞而食。

另一種情況是只能說過片的,如:“玉樓春·月夜”。

石榴小院丁香路,月照江南楊柳樹。

呢喃燕子競雙飛,千里相隨歸舊處。

夜空似水無雲霧,溪水潺潺流不住。

銀河暗轉兩星明,陣陣清風凝曉露。

兩星指牛郎織女。這裡上闋說睡眠之前,過片到半夜醒來。

也有類似於“五絕·冷暖人生”的,不必劃分什麼開頭,過片,結尾,通盤考慮就是了。

詞牌與詞譜

在科技工作中,我不喜歡固守一個專業,可能在寫詩詞時也不喜歡固守一種格式。詞的格式很多,可能正合我意。我用過的詞牌約三十多種。其中有些詞牌是很少用的,如“上西平”,“歸朝歡”,我也試了一下,當然這是對著古人的詞來寫的。

有些朋友想寫詞,但認為詞譜難記。建議他們先寫小令,象浣溪沙,西江月等,詞譜簡短容易記,以後再寫長調。這時必須背幾首有名的詞,然後就照樣寫。

在詞牌上我也弄了點小花樣。我曾寫過一首詞“蝶戀花·小說漫話”,介紹了四種小說。後來想再增加兩種,就在末尾增加了一闋,變成“三疊蝶戀花”。以後如法炮製,又弄了幾種三疊的詞。例如“三疊卜運算元·觀瀑”。這是看了北美Niagara 瀑布而寫的,帶點希臘神話的味道,中外結合,也是一種創新。

慕汝大名來,聽汝悲聲去。

原是蒼龍落九天,囚禁英雄處。

囚此萬千年,十載移一步。

咆哮翻騰皆不成,淚雨飛為霧。

再過萬千年,人獸皆塵土。

垂老蒼龍出雪間,痛哭回元古。

這首詞里上闋寫過去;中闋寫現在,下闋寫將來。寫成雙調就不太好辦。

對 仗

律詩中一般都有兩副對仗,用在頷聯和頸聯,當然也可以再多些。古詩,絕句和詞中也可以有對仗。說到對仗我確實相當偏愛,所有古詩和律詩中差不多都有對仗。以讀史四首為例。“英雄走馬王一隅,資本登場鎮四方”指出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的差別;“花天酒地夸盛世,劍影刀光效虎狼”指出封建社會統治者對人民的殘酷;“自由民主新思想,巧取豪奪舊主張”指出列強號稱自由民主,實際巧取豪奪的勾當;“姐妹兄弟存小異,東西南北求大同”說明改革開放的要點。這些對仗都為詩生色。

我寫的“鵲橋仙·賭仙對話”是一首很特別的詞。

零錢可賭,傾囊能賭。小賭不如大賭。

他人盡喪氣垂頭,唯有你眉飛色舞。

高官可賭,富豪能賭。明賭不如暗賭。

他人盡魂斷藍橋,唯有你青雲獨步。

全詞是一個大對聯,上闋是上聯,下闋是下聯,這種做法至少我沒見過,可能算是一個創新。

除此之外這篇詞還有好些特點。就內容言,它上闋說了明賭,下闋說暗賭,牽涉面很廣,涉及賭場,官場和商場。就形式言,大對仗中還有小對仗,詞中用了四個成語,都是相對的,而且都很貼切。

我在美國探親時到過一個叫Twinsburg的小鎮,意思是孿生鎮。每年八月初這裡舉辦孿生日(Twins day)。世界各處都有人參加。我就寫了一首詞:“西江月·孿生日”,上下闋前兩句都用了對仗。

金髮並肩莫辨,白頭攜手難分。

環球各地諸孿生,歡聚俄州小鎮。

事事一心一德,年年雙打雙贏。

同歌共舞頌太平,火樹銀花助興。

下闋的對仗不料被詩友看中了,他說這是世界上最吉利的結婚對聯,他要送給他兒子。他說:不管小兩口家境怎樣,只要他們事事一心一德,年年雙打雙贏,那就夠幸福了,我們也不用操心了。

既如此,在本文結束時,我就敬祝讀者一家,和你們子女一家,事事一心一德,年年雙打雙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