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滿攔江:極簡主義,極蠢蠱惑

2019-02-25 08:55:54

01:

人民日報,在推薦極簡主義生活方式,倡導一種桃花源式的生活觀念。包括了:欲望極簡、精神極簡、物質極簡、信息極簡、表達極簡、工作極簡、生活極簡……等不需要太多解釋,極簡頭腦也能夠看懂的極簡觀念。

這篇文章出來,在我的朋友圈裡引起激烈爭論。許多人淚流滿面,感覺到這次人民日報終於回到了人民的懷抱,表達了人民的願望和心聲。

極簡,不要那么多,不要那么煩,清清晰晰,簡單省心,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方式呀。

極簡打動人心,是因為大家真的太累了。

有些人是掙錢累,錢不好掙呀,不管你掙多少錢,市場都會創造出更大的消費誘惑,甚至連情懷都要給你開個高價,實在是讓人苦不堪言。

有些人是思考累,這世界太複雜了,信息爆炸,垃圾成堆,你每天要在海量的信息里砂里淘金,淘來淘去,還不能保證你淘到了價值性信息,很可能淪為了別人炒作的腳墊。

有些人是工作累,工作上少不了人事糾紛,人心隔肚皮呀。能不能簡單點,別把現實弄那么複雜?

累,所以想極簡。而這極簡的呼聲,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

其實,這一次人民日報,不過是姍姍來遲,拾五年前崔永元之牙慧而已。五年前,崔永元還在主持央視的《實話實說》這個節目時,就曾推出了極簡主義代言人丁大偉,感動了當時的中國。

丁大偉事件,在感動中國之後,就被極簡遺忘了。所以這次人民日報再推極簡,整篇文章全都是抽象名詞羅列,沒有人物例型——僅僅是因為,中國雖大,人口雖多,但除了丁大偉等有限的幾個人,余者尚不具極簡能力!

02

丁大偉,一個滿懷理想主義的美國青年,在中國有產官員紛紛沖向美國時,丁大偉逆潮而上,背個挎包晃悠悠的來到中國。

丁大偉到了甘肅,應聘當上了一所國小的校長,當地給了他每月1200元的工資。但當丁大偉聽說當地老師工資沒有超過1000元的時候,他立即提出抗議,要求削減自己的工資,讓自己的收入回落到與當地教師持平的水平上。

最後,丁大偉的工資削減到每月950元人民幣。

於是崔永元問丁大偉:這些錢,夠花嗎?

丁大偉回答:當然夠,我每月的錢,除了買些飯票,就用來買些郵票。給家裡打打電話,三、四百元就夠了。

嘩,當時中國人全都被感動了。簡單物慾,不事繁華,這是多么高尚的品德啊……要是每個人……不,要是別人都象他這樣,這世界該有多美好?別人快點極簡吧,自己就免了……就算自己極簡了,可找個女友,她不樂意極簡,自己豈不慘了?

然後節目編導,讓丁大偉秀一下他所有的財產。這些財產一隻挎包就能裝下,包括了一頂帽子、相冊、家人合影、一雙運動鞋,兩件換洗衣服、飯盆、牙刷牙缸……就這些。

許多中國人,都被丁大偉感動哭了。

說極簡,還能有誰比丁大偉更極簡?

那么,我們是不是……嗯,也可以象丁大偉同學這樣,嗯,極簡、極簡、再極簡呢?

……好像不大可能。

你看,前兩天肇東8000教師上街散步,全市停學,就是因為當地政府把教師們的工資收入,弄得太極簡了,月薪跟丁大偉同志齊平。所以當地教師們憤怒發飆了。

為什麼中國的教師們,覺悟就這么低,不肯象丁大偉同學這樣極簡呢?

很簡單!丁大偉是在玩,而中國人,玩不起!

你、需、要、生、存!

03

丁大偉能夠享受極簡生活快樂,那是因為美國已經理順了整個社會,有著完善的社會保障與養老體系,他不必擔心老無所依,更不需要埋在你這片春光里,玩夠了他回家,仍然可以享受養老及醫療保險——他沒有後顧之憂,美國是他強大的後盾!因此他擁有足夠的極簡資格。

肇東教師們,卻玩不起這個極簡遊戲。他們要養家,養老人,孩子的教育還需要為產業化的中國教育支付大筆的錢——他們面對著一個極不極簡的政府和尚待建立的社會保障及養老體系,所有的這一切,都需要他們花大價錢來購買!他們自己可以極簡,也必須極簡,但龐大的官僚體系向他們的索取,絕對不極簡!

高昂的房價放在這裡,你能極簡嗎?

更高昂的醫療費用放在這裡,你能極簡嗎?

政府龐大的開銷放在這裡,錢都是來自你的腰包,你能極簡嗎?

老無所依的巨大恐懼擺在這裡,你能極簡嗎?

極簡,不是缺衣少食的奴隸生活,是一種比之於財富享受更高的精神自由。與丁大偉同學感動中國同一時間,曾有媒體報導,馬雲入山問道,道長讓他坐在一間靜室里,每天不停的寫“我”這個字,馬雲寫了一段時間,發現我這個字越寫越小,於是馬雲破關而出,遂成美國最大IPO……馬雲這件事,堪稱極簡主義的最極簡解讀——如果在門外等待你的,不是巨大的財富成功而是堆如小山的賬單,你最好別提極簡二字!

極簡點說,極簡生活,是人在獲得人身與經濟雙重的自由、又通過努力獲得相應的利益回報之後的一杯咖啡。沒有前者,所謂極簡不過是痴人說夢,沒有財富的成功,所謂極簡就不過是對絕望生活的無奈屈順!

04

在由人民日報推出的極簡主義諸要素中,欲望極簡,排在第一位。

欲望這個東西,在中國歷史上名聲極壞,被所有宗教鄙視。但同時中國又是個欲望大國,古帝王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有錢人三妻四妾大紅燈籠高掛,到了當今,官員們還享受著與多名女性發生並保持性關係的福利,官員家裡碼錢論億計算。明明是欲望泛濫,明明是人慾橫流,為什麼大家還罵欲望呢?

早在清康熙年間,有俄羅斯使臣來訪,請開邊貿,被康熙斷然拒絕。

當時康熙說了這么一番話:如果開邊貿,老百姓就不再安生於農耕,就會一窩蜂跑去做生意。而做生意是需要算計的,算計獲利,就會欲望陡增,就不再安份守已,就會為滿足欲望,而不擇手段。進一步發展下去,就會覬覦帝王的欲望享受,而犯上作亂。到那時候,大清帝國就沒幾天活頭了。

所以,為保證帝王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的美好欲望享受,就必須,極簡老百姓們的欲望。

所以,清帝國自打立國以來,始終倡導極簡主義。當然是老百姓極簡,從開國皇帝到晚清慈禧太后的壽宴,那是絕對不極簡的。

沒有百姓的極簡,哪有帝王的恣意尋歡?

一群窮奢極欲的人,號招別人極簡,不過是出自於一種極簡的心態——你極簡了,放棄對物質財富的追求,那我就容易多了。

不過是個社會競爭手段而已,不過如此。

但這個手段,卻真的很有效。對於尚未實現經濟自由的打拚族而言,再也沒有比極簡主義,更有效降低智商的了。

05

為什麼說,極簡主義,會降低公眾的智商呢?

先來看個老段子。

有個記者,在黃土高坡遇到位放牛娃,就問他:孩子,你為什麼要放羊?

娃娃答:賺錢。

記者問:賺錢乾什麼?

娃娃答:娶媳婦。

記者問:娶媳婦乾什麼?

娃娃答:生娃。

記者問:生娃乾什麼?

娃娃:放羊……

放羊……記者掉進了孩子的低質量生活循環圈,放羊——賺錢——結婚——生娃——放羊……這個循環太極簡了,玩不下去了。

縱然你把人民日報拉過來,日報也不敢說,希望大家過這個放羊娃的極簡生活。

但這日子確是極簡,極簡到了捨棄人生所有的一切,剩下來的只有簡單的生物繁衍與生存本能——但這低質量的苦難生存,絕非什麼極簡,而是我們許多人所面臨的人生課題。

說到欲望極簡,再也沒有比太監,在欲望方面極簡得更為徹底的人。他們連子孫根都割除了,絕對不會對女性產生瘋狂的欲求。可永遠也不會有人羨慕太監的極簡,為什麼呢?

不擁有的,只是短缺,不叫極簡。

被閹割的,只是剝奪,不是極簡。

極簡的前提是擁有。

06

有錢人說極簡,多半是炫耀。

有權人說極簡,多半是陷阱。

欲望這個東西,無論遭受到多少羞辱,但有個事實無法改變——欲望,是人類奮鬥的第一源泉。

黃土高坡的放牛娃,將自己的人生,牢牢的鎖定在放羊、娶妻、生娃、放羊的低質量生態循環之中,那只是因為,在這個孩子的世界裡,除了艱難生存,一切多餘的欲望全都被閹割了。

這個孩子,一度曾是多數中國人的縮影。

改革開放之前的中國人,幾乎都和這個放羊娃一樣,經歷了無數次慘烈的政治大洗腦,除了對當權者的忠誠,就是最低層次的生存掙扎。那時候的中國人,不謂不極簡。不僅極簡,而且對生活在日薄西山的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苦難人民,充滿了同情。當時年輕人最嘹亮的口號是: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民,把紅旗插遍全球。

不僅極簡,還有理想和追求。

但當國門打開,大家才醒過神來,原來大家過的日子,不叫極簡,只是苟活。所謂宏大的理想,不過是信息閉塞時代,無知妄語而已。

但當中國人開始向有尊嚴的、而非苟活的人生階段行進時,首先遭遇的,是大腦智慧的被極簡——鎖國洗腦,許多人已經徹底傻掉了!

改革開放初,北京前門的大柵欄,允許店鋪和貿易攤點的出現。這讓大柵欄的居民頓時陷入惶惶不安之中。此前,大家雖然生活在中國的心臟地帶,但由於不允許出現個體商業經濟,大柵欄地界的居民,跟一萬年前的古原始人沒區別,出門往來,無非不過是左鄰右舍,見不到一張生人面孔。日子過得堪稱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可攤販點的出現,附近開始出現陌生人的面孔,而且越來越多。敞門睡覺的安全感不復存在,原來的老住戶們,頓感極大的不適應。

於是就出現了一次換房高潮。大柵欄的居民,到處尋找那些不三不四,想把自己家搬到這怪地方來的人。但不三不四的人雖有,可是去大柵欄那種到處都是生面孔的怪地方,北京居民的抗拒心理極嚴重。

結果,大柵欄的居民要想換戶遷走,同等面積是沒人願意換的,當時的行情,大柵欄的兩套宅子、甚至三套宅子,才有可能換到遠處的一個小屋子。即便如此,遷到大柵欄人還認為自己吃虧了。用北京人的話來說:大柵欄這就不是人呆的地兒!

眨眼工夫十年過去了,用大柵欄三套房換遠處一套房的居民,半夜醒來,突然嚎淘大哭,拿腦殼哐哐哐的撞牆。大柵欄啊,那是什麼地方?那是尺土寸金的黃金寶地,在那擁有一塊地皮,不需要費腦動心,每年單只是出租,就能讓你過上極簡的生活,你居然拿大柵欄的三套宅子,換了偏遠地帶的一幢小屋子,這這這這是多么愚蠢的行為啊!

之所以愚蠢,只是因為自己的腦子,太極簡了!

07

極簡的腦子,不過是極簡欲望的產物。

早年大柵欄的居民,會幹出拿三套宅子,換偏遠地帶一幢小屋子的事情。現在你再拿幢偏遠小屋子,去大柵欄走一圈,看看有沒有人願意拿三倍的面積和你換?

為什麼現在沒人願意跟你換了呢?

因為現在的人,腦子已經不再極簡了!

早年的大柵欄居民,剛剛從極端時代走出來。那時候他們整個人都是平面的,沒什麼物慾追求,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實現這種物慾追求,更不懂得商業流通所帶來的財富,就是讓這種追求實現的手段——他們欲望極簡,因而腦子極簡,才會在多年後說起這事來,唯有狠抽自己嘴巴。

而現在的人,經過了市場經濟的殘酷洗禮,欲望固然不極簡,但腦子也絕對不極簡——正因為大家腦子都不極簡,所以大家才會活得特別累。

如果別人仍然象當年大柵欄的居民一樣,願意拿三倍面積的黃金寶地,換自己不值錢的小蝸居,這該有多好呀。當這種願意越來越強烈時,你就會聽到同樣強烈的極簡主義的呼聲。

極簡你的欲望,只為了極簡你的腦子——文學作品中,經常會有欲望超極簡,但腦子絕頂聰明的角色。但這是屬於偶然性的異類,其數量之稀缺,比摸到五個億的彩票大獎機率還低。於大多數而言,哪怕你大腦里稍微的轉一下極簡的念頭,你很快會發現,首先極簡的不是你的欲望,而是你的智力!

08

必須承認,現代人所面臨的痛苦,是智力的水準,遠達不到滿足欲望需求的境地。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徜能夠通過極簡你的欲望,縮短欲望與能力的距離,減少你無能為力的痛苦,極簡主義也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但實際上,極簡主義是無法減縮人的欲望的,因為欲望是人性中的一個固定常數。如子曾經曰過,食色,性也。生存與繁衍,美食與美色,這兩個東西如果不是遭受到暴力強制,任何方法都不會起到效果。

沒有人天生欲望淡漠,差別只在於質與量上。有些人能力比較強,就能夠獲得高質量的欲望滿足。有些人能力比較差,欲望的質量滿足感上不來,所以就追求欲望的數量。比如說,性能力比較強的人,對性伴侶同樣要求於性能力,其它方面馬馬虎虎。而性能力弱的人,那可就挑剔了,不僅要數量,還要烏七八糟離奇古怪的種種條件。這種差別,就是因為能力強的人,很容易獲得滿足感,就沒必要挑剔了。而能力弱的人,滿足欲望的成本太高,因而越難滿足。

一個人只要能力強,不管他哪方面強,都很容易步入極簡主義。而能力弱的人,極簡主義無助於削弱欲望,相反只能弱化能力。這種人如果也跟著風玩極簡主義,無異於鑽冰取火緣木求魚,越玩越痛苦——因為這個遊戲,玩的就是你!

極簡主義,是頂級昂貴的奢侈品。獲得經濟自由的有錢人,可以玩玩極簡主義。獲得特權的有權人,也可以玩玩極簡主義。但如果你不屬於這兩類,最好別跟著瞎摻合。

公眾最稀缺的,是一個公正的環境、與個人能力的增長。唯有這兩個條件獲得滿足,極簡才會成為可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