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晚,未央歌

2019-03-23 20:09:12

塵世晚,未央歌

文/淺吟*詩君 編輯/今生、為你獨舞

煙雨下滿整個天空,在安靜的環境裡,戴上耳機,傾聽寂寞的聲音,從此世界與我無關。曾經那些不經意的過往,在漫漫無盡的時光里長成記憶。雙眸淺看,幾世繁華褪色成一紙墨色,歲月索顏,在風居住的街道,我懷抱相思,在雨中等待前世,等待今世,等待晴天,亦或是等待你。
——題記

(一)

年華盡頭,淺淡風月。可惜流年把人拋,韶華易逝,容顏老。而今,誰的寂寞,散作一紙的如花文字,卻又被深藍的淚水浸濕。

相思渡口,誰把桃花渡?誰為誰飛舞?淺笑如蘭,紅塵里可有一如花的女子,如畫上的容顏,淺淡峨眉,目含秋水,哀怨至極。如我所等待的女子,那般的安之若素,那般的明媚如初。

踱步雲水間,回眸千百度,誰的身影如蓮花的沉浮,又如桃花的妖媚?我的目光穿越前世,前世,雲海如煙,滿樹的梨花似雪,恰似小荷風月。無聲中,我雙腿盤坐,環抱瑤琴,彈破風花雪月,你卻不在。

美人如斯,在天涯的另一端,你是否在水湄雲心的湖畔,踩著櫻花如蝶落的花瓣,朱唇貝齒,一步一回首,淺笑嬌羞,頻頻回眸。探破紅塵,有女子如花,萬千落雁風華。又是誰在指尖數落流沙,想挽留一段時光?

該來的總會來,該離去的總會離去。一觸即碎的一生一世,絢爛如琉璃,隨著年華的老去而碎在彼此心裡。寂靜時光中,可有你的輕言慢語,如飛絮,擾亂我心。

黯淡的風景,淺笑的回憶,心修得琉璃,透明如月光雪。猶記那年,滿枝的繁花似錦,你的笑靨凍結一段時光,你的眼神如蔚藍色的深海。我等在空城,你於燈火闌珊處款款走來,明了前世,明了相思。

我想說,前世,你的笑是歲月的妖嬈,可惜此生,再難見到。

(二)

紅塵萬丈,誰許誰塵埃落定?浮華落盡,誰在天涯海角將思念放入漂流瓶,任她漂泊。鏡花和水月,或是你和我,又或是寂寞和寂寞。

思念,在悠悠歲月里悄悄沉澱;執著,在遙遙守望中風化成石。前世,任寂寞開成花,卻只想傾聽你的聲音,守候著夢中千腸百回的愛情,甘之如飴的念想。憑欄遠眺,悠然若身,揮袖如風,秋水茵茵,一簾幽夢,編織亘古不變的鐘情。

你可知,雲的心中裝滿了雨,便會如淵如海。那一刻,將積澱在心中的無限情感,盡情渲泄,飄落進大地,一季的流年想成了三季的朝暮。滿天的相思雨,卷落桃花的雅芳,在朦朦雨簾中,隔簾聽雨,醉了天,醉了地,醉了我,不知可否也醉了你?

夜色如皋,是誰,入我相思?是誰緊鎖了守望的秀眉?當你從我身邊走過的那一刻,已然是一副沉寂千年的畫卷,筆墨未乾,一妝一顏甚是淺淡,卻是如此的動人心弦。於是,心便在如歌的歲月中飄泊成詩,守候成夢,靜待成蓮語。

百花爭艷,過客匆匆。我只取你一朵容顏,不在過問萬千芳華。繁華別過,幽香入夢。情海蒼茫,風吹雲動,此岸無聲,亦無風。煙雨纏綿,花行攜月,誰為誰一世繾綣?

相思渺然無痕,一劍秋水阻隔紅塵,誰在青鳥停住的年華驀然回眸?千百度的時光里,你終是隨時光淡去,我將自己埋葬,獨自在深黑的世界等你三世,不想,你一去,竟是後會無期。

而今,我把思念,寫成素語,你可知,但願你知。

(三)

安年茹素,記憶里,無邊絲雨細如離愁,凌亂了許久的思緒。極力掩飾著內心的慌亂,淡忘前世的那一段歲月的荒蕪。飄泊的心,無聲尋覓著渴望已久的溫馨。

山自空濛,皎月當空;夜自無眠,瘦了西風;心自無語,獨對清冷;夢自無影,醒時心痛;此情與你,值此一生。

紅塵搖渡相思,如花美眷的你在彼岸盛開。於是,我將思念牽掛在風箏的的頂端,放飛在你的天空;我將思念刻在緋紅的花瓣上,輕輕地散落在你必經的路口;我將思念畫在三生石上,陪伴月色與你千年;我將思念盛裝在一葉蘭舟上,蕩漾過你旖旎的心海。

倚窗相望,凝眸處划過似水流年,抬眼正是暮雨西懸。夜,清淡如幽蘭,迷離似煙海,低頭處碎了一地的憂傷,如隨風飛舞的落花,落寞、惆悵,只是為你。

煙雨中,花漸次地綻放,層層的心事被打開。我把相思藏在蕊里,在雲的背後,偷偷地想你,在雨的簾幕中,悄悄地等你。

守望雨巷中那油紙傘下的身影,守望千年前相遇又相離的你。如你來到我面前,我必定會為你撐傘,陪你走一段很安靜的路,默無聲息的陪你走到老去,直到老死。

儘管風月無常,世事難料。在漫漫時光中,我也願意為你寫下千年的相思。千年過去,你的容顏可老?在前世的漫天花雨中,我已認定你是我的唯一,懂你,如懂我。

(四)

也許,今世,想你,我無能為力。

想你,是不經意的一瞬間,讓淡淡憂傷跨過矜持惆悵的邊緣,透過每個罅隙的空間,在心頭暗暗滋長蔓延,最後成為心頭不曾放下的惦念,成為時光里的永遠。

想你,當記憶輕啟,把思念擱淺,目光延伸遠方,看飄渺如同虛無的夜色,幻化成寂寞的影子,寂寥而冗長,而在無盡的夜色里我孤單且惆悵,依舊把自己迷失在有你的街巷。

想你,眉心緊緊一皺,用思念剪斷了這段時光,陷入了一種絕世的悲涼,看記憶把時間穿亂,在紅塵中獨自彷徨,含著淚對往事回首,對我悸動的心悽然一笑,從此把你守望,把你想成一種傷。

想你,看手指在鍵盤上翻上翻下,敲打著如雨泛濫的思念,讓牽掛織成細絲,拴住記憶里的曾今。讓寂寞化為迭次起伏而寂寥的音符在空氣中飄蕩,讓無言的文字化為纏繞的思念在指尖停留,讓思念漸漸變成習慣。

想你的時候,總是了勾起過去的點滴,因為有你存在,我的記憶才會美麗。你讓我有了無端的牽絆,有了朝朝暮暮的想念,如果我的生命中不曾出現你,我將迷失方向。

寂寞的風吹亂了塵世里你的三千青絲,你在那年的河邊垂洗柔發,聞著你髮髻間若有若無的清香,思念俱來。若遇淺香,何必只道是尋常。一場煙雨過後,你將遠離,而我也永遠找不到彼岸花盛開的彼岸。

經年之後,你會在誰的夢裡,出現千萬次?我的夢裡,你可曾來過?若你來過,請你深記,我想你,不只是一朝一暮,更是一生一世。

(五)
捻起素筆,思緒如滄瀾,潑墨丹青般,寫成一行行深藍深藍卻又讓人如此心疼的文字。窗外,冷雨下了一季,卻未放晴。

清冷的夜裡,若讓寂寞停止清唱,誰會陪我在記憶深處留下淡淡的花影?是否我的惆悵,會隨著夜的靜止而寧靜。若讓回憶停止漫延,只留下淺淺的溫暖,是否我的思念,會隨著記憶的終止而停歇?

是不是,每一個繁華的背後,都會隱藏著無數的哀傷與心痛?一如閣樓里你哀怨的眼眸,一如慕靜瀾香的年華般,回憶起來,卻是無數的懷念和寂寞。淺笑的背後,有多少苦澀的淚水咽在喉嚨里。你我故事章節里,又是誰把誰的溫柔定格春暖花開的燦爛,成為心底那一道永不泯滅的痕跡。

不明白,不知道在這記憶的邊緣徘徊了多久,總以為,你的笑容已被時間模糊,可泛黃的宣紙上,那一道道褪色的筆墨,卻有你留下的孤獨痕跡。曾今千萬次呢喃著呼喚了無數遍的名字,在這樣清冷的夜間,我卻再也想不起來。

耳熟能詳的歌曲,陪伴著淺淺的鏇律,縈縈於耳邊。無可奈何,在寂寞中又想起你,冷雨滴在我的眼裡,卻痛在我的心裡。是誰說抬頭仰望的時候不會流淚,我明明不想流淚的,卻被雨滴成了淚。

是否,那未能抹去的記憶,如花開花謝般輪迴,陪伴著我一生都在重複重複?在心裡綻開一朵嬌弱的花朵,時時會落,於是成為一道憂傷的風景,在這安靜的青春里時不時隱隱作痛。

因為寂寞,所以想唱歌。若不是因為寂寞,我何必唱著悲傷悠揚的曲調,何必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往,那么你呢,你會不會也和我一樣,望著窗外無盡的夜色和無盡的雨,黯然神傷?

誰能永遠夜夜笙歌,從不願讓自己寂寞?我將自己鎖在塵封的角落,任悲傷逆流成河,那雪白的宣紙,抖落你的容顏,我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深怕我一鬆手,你就會碎掉。

今生,守在紅塵。只是為了等你,等你從千山萬水中緩緩走來,幻化成千嬌百媚的容顏,你可知,為了你,我忍受千百年的寂寞,只為與你相遇。

你是否明白,滿城煙雨中,還有個願意為你撐傘,陪你直到老死的痴情男子?白衣如雪,只為你的一次回眸而等待了千年。

你可知,你不知。卿可知,卻不知。

一曲未央歌在心底寂寞的縈繞著,你的容顏在心底如蓮花的開落。在冷雨落的未央,便是負了相思。今生,也合該斷腸。

塵世已晚,未央輕歌。在塵世最寂寞的夜晚,我為你唱起歌:
雨夜涼,念情長。

夜未央,和斷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