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用一輩子在證明,『只要碰對了媒體,愚人節每天都過』……

2019-02-26 17:38:08
張國榮用一輩子在證明,『只要碰對了媒體,愚人節每天都過』……

小小琪

來源:微信公眾號再深一點 2016-04-01 11:57點擊:575次

大家……早上好。知道你們可能已經被愚人節玩得滿臉思密達,所以我們就來說一個更悲傷的故事……

13年前的4月1日,某人也以一個愚人的形象,終結了自己的一生。他是誰,你或許知道。

他就是“哥哥”——張國榮。年年都紀念哥哥,今年有什麼特別呢?因為2016年是他誕辰60周年。

在哥哥死後,全香港譁然:一代巨星,突然離世,一時間都難以接受。期間哭得尤為賣力的,就是香港的媒體。

哥哥去世當天,他們如是報導死訊:

香港第一大報《東方日報》及其子報《太陽報》用了整整10版報導:張國榮跳樓死。

香港第二大報《蘋果日報》從頭版到第十二版,都“毫不吝嗇”地獻給了張國榮。文章中有這么一段話,“在銀幕上,他八面玲瓏;在舞台上,他顛倒眾生。可是在現實中的他,卻是如此脆弱,他在遺書中以沮喪和悒鬱來形容自己死前的感受,大概他在紅塵里已經做完了他的美夢了。”

《成報》頭版標題:張國榮遁入異度空間

香港電台:通宵9個小時播放張國榮的歌曲,為哥哥而泣

無線電視在晚間新聞結束後,罕見地播放了張國榮演唱的歌曲《儂本多情》,重溫“…情愛,就好像一串夢,夢醒後一切亦空…”的歌詞,就好像是為這位情路坎坷的天王巨星度身定做的一樣。

甚至在張國榮去世很多年以後,香港媒體都會準時準點送上一整版的緬懷文章:哥哥,想你…

看上去,港媒都很有心,很有愛,很感人,是不是?濃濃的人情味,道不盡的扼腕嘆息,差一點就把小小琪弄哭了。

然而,世界總是如此弔詭。

張國榮死後倍享尊榮,生前卻遭到港媒無窮無盡的嘲諷、挖苦,甚至是抹黑。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但事實就是,張國榮的死,跟香港媒體脫不了關係。

他用自己的一生詮釋了這樣一個命題:只要碰到了這樣的媒體,愚人節每天都過。

首當其衝的,就是勁歌金曲獎主持人蔡楓華。1987年,勁歌金曲季選,張國榮得獎,然而主持人蔡楓華卻刻薄地評論:

一時的光輝並不代表永恆。

然而,張國榮忍了,一句“總比沒有好吧”的回應看上去灑脫異常,但此事在他心中埋下了一個種子:難道真是我自己做得還不夠好么?

那么,就讓自己更加努力吧~也許這樣,就能消除公眾對我的非議和指責。

可惜,他生在了香港。

儘管張國榮在蔡楓華事件後更加賣命地工作,一年開40多場演唱會如同家常便飯,可當時的港媒卻並不喜歡一個勤懇賣力的藝人的形象。

他們要的是競爭、是衝突、是對立!

於是,當時歌壇的另一位明星就被塑造成了張國榮當時的死敵——他就是譚詠麟。

80年代後期,兩位秋毫無犯的藝人,就以譚張爭霸的面目,被命運推向了前台。

其實譚詠麟跟張國榮私交還不錯,兩人也時常出去打打羽毛球,但無奈經過媒體的鋪陳渲染,各家的冬粉卻拉開了一場血雨腥風的鬥爭。

而受傷的,卻總是張國榮。

他被人堵在演唱會後廳,六個小時走不出去

他被人送冥衣冥樓

他的愛車被人刮花

他上台被人喝倒彩

譚詠麟密友陳百祥也親口承認,他曾經借媒體抨擊過張國榮

然而,張國榮還是忍了。

一再的退讓,導致的結果卻令人啼笑皆非:為平息爭端,譚詠麟宣布不再接受任何頒獎,而張國榮卻以退出歌壇的方式,為媒體口中的這場譚張爭霸畫下了一個句號。

你們這么黑張國榮,那他走了還不行么?

答案還就是,不行……轉型之後的張國榮投向了電影行業,拍出過不少諸如《胭脂扣》、《縱橫四海》、《霸王別姬》、《金枝玉葉》、《東邪西毒》、《春光乍泄》這樣的經典之作。

但命運總愛和他開玩笑。他在金像獎和金馬獎上就提名影帝十三次,只有一次獲獎,還偏偏是自己沒有出席那次。

至於《霸王別姬》,雖然他的表演舉世驚嘆,但由於影片複雜的製作背景,兩岸三地的電影節都不給他參賽的資格。

廣為讚譽的《胭脂扣》十二少在金像獎中以一票之差敗給《七小福》的洪金寶,他沒說過什麼。坎城電影節上的程蝶衣再次以一票之差惜敗,他一笑了之,從來不提。

唯一表示過不滿的是第三十四屆金馬獎,那次是《春光乍泄》的何寶榮獲得提名,掂量對手的實力,他覺得自己該差不多了。

但是,輸不要緊,他一身禮服出席而落敗的尷尬也不要緊,讓人難以接受的是,他的得票居然是0。

金馬獎評審團給出的理由是:張國榮在《春光乍泄》裡面是本色出演

那你們當初提名他,是有貓病么?

令張國榮飽受非議的,還有他的性取向。他和唐鶴德二十多年的深情廝守,換成異性戀早就成了愛情模範,但是他們,所遭受的一切,一言難盡。

1995年開始,香港某家著名的水果報紙創刊,從此,香港媒體的狗仔化進程一發不可收拾。張國榮恰巧在這個時候覆出演唱,記者便開始針對他的私生活而窮追不捨。

張國榮和唐鶴德一起出現,必上媒體頭條

張國榮和唐鶴德沒有一起出現,媒體就把兩人的助手和司機,分別報導成新歡……

張國榮費盡心血開了一場演唱會,媒體卻只報導:張國榮為唐鶴德獻歌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

拜託,哥哥自己都說了:

這是給人刻意的渲染。最主要那是唱給我媽咪聽,因為她那時候已經癌症晚期,我知道她是最後一次聽我的演唱會。我是證據確鑿的,那張大碟仍有的賣,不信可以去聽!我覺得已經去到岳飛時代,總給人安上莫須有的罪名!

此事鬧到最後,張國榮還是忍了:“叫我怎么回應得過來?我只有不回應!”

對張國榮的嘲諷,在2000年達到了頂峰。

2000年7月31日的香港紅磡體育館,張國榮的世界巡演——熱·情演唱會正式拉開序幕。這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也是香港最熱情的一晚。然而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輝煌的背後已經暗藏殺機。

很快,一切將成為定局。

那一年,熱·情演唱會的門票都已被預訂了90%,16萬張上海八萬人體育場的門票更是被席捲而光。

那一年,張國榮幾乎囊括了所有華語樂壇的重量級獎項。

那一年,張國榮更是轉型電影編導,並擔任個人演唱會藝術總監,一手操辦演唱會的任何一個美術細節。

他甚至邀請了時尚界的老頑童,麥當娜的御用服裝設計師讓·保羅·高緹耶(JeanPaulGaultier)給自己專門打造了《天使與魔鬼》系列的服裝,只為給觀眾呈現出一個美輪美奐,充滿前衛時尚的舞台。

一切看似那么完美,跟他精心打造的長髮造型一樣靈動飄逸。

但香港演唱會結束後第二天,媒體的報導卻字字誅心:

扮女人,著舊衫,長發似貞子,走光貞子就是女鬼的意思。)

黔驢技窮靠外在吸引眼球不男不女

自摸”“妖風”“鬼影

……

大陸和馬來西亞巡迴演唱會的主辦單位信以為真,要求他在服裝和造型上做出一系列的更改。

心高氣傲的讓·保羅·高緹耶經此一役,覺得“香港人不知所謂”,宣布以後不再為香港藝人設計服裝。

忍無可忍的張國榮,這一回是真的憤怒了,他隨即在之後的演唱會上發泄道:

你們覺得我這個造型怎么樣啊?千萬不要說我是靚女,我最討厭別人叫我靚女,會翻臉的!最近有朋友打電話給我,他說,不敢肯定我這個形象是好還是不好。我反問他:你是不是想看我穿禮服打領帶?如果是,你就不要來看我的演唱會啦!我叫他檢討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經老了!

對於不公正的媒體,他終於毫不留情:

這是我的人生!你們憑什麼抹黑我的人生!

唱歌拿獎被黑,唱得好被人咒死,拍電影被人當猴甩,特么開個前衛時尚的演唱會都被說成是變態……

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早就向這個操蛋的世界投翔了……

終於,在2003年4月1日,張國榮從東方文華酒店二十四樓健身中心墜下,那天的香港下著小雨。

也許那一天,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父親只有在過年時才回家住幾天,還每天都喝得爛醉;親哥哥竟能在溺水時搶過他身上的救生圈給自己套上,任由他咕嘟咕嘟沉下去;早早就離家赴英留學……

渴望家庭幸福,卻總是收穫冷眼和嘲笑。

渴望被人認同,卻總是收穫譏諷與抹黑。

這不就是每一個普通人苦苦掙扎的寫照么?我們努力為生活打拚,為夢想奮鬥,卻遭受了無數白眼,被人揶揄為眼前的苟且。

我們曾經特立獨行,以為自己播下了龍種,卻最終被磨平了稜角,收穫了跳蚤。

正如張國榮遺書的那句話:

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會這樣?

可能,這也許是我們沒做壞事的結果,因為有人已經做盡了壞事。

最後用一首歌來結尾。小小琪雖然不是張國榮的冬粉,但我承認,我是這首歌的腦殘粉。

由張國榮創作的《我》。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裡

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泡沫再堅強,媒體輕輕一黑就破。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號“再深一點”

責任編輯:破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