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人屢屢淫人妻女,只需一物,便可逼其現形

2019-02-13 18:12:39

文/刺蝟/原創/原發《魚羊史記》

01

三國魏人邯鄲淳,字子叔,編撰了我國古代史上最早的笑話集,曰《笑林》。其中多為俳諧雜說,即茶餘飯後的扯淡閒話。

比如,《楚人隱形》。

說,從前,有個楚國人,家境困頓,生計拮据。一日,讀《淮南子》,看到這樣一句話:

“螳螂伺蟬自障葉,可以隱形。”

意思是,螳螂捕蟬,為了不被發現,便用一片樹葉來遮擋自己,隱藏行跡。這位楚國老兄可謂腦洞清奇,頃刻眼亮:

如果我得到這片樹葉,不也就能隱身了嗎?

我真聰明,居然想到了如此牛B的點子!於是,楚國老兄屁顛屁顛跑到大樹下,揚脖抬頭,瞪大眼珠,尋找起那片具有隱身功能的樹葉來。

別說,也不知瞅了多久,還真讓他給瞄上了——

一隻螳螂,正用樹葉擋著身體,慢慢前行,去抓知了。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神奇之葉嗎?!楚國老兄激動難耐,上手便搶。

糟糕,樂極生悲,忙中出亂,那樹葉飄悠悠,飄悠悠落了地,跟其它落葉混雜一起,辨不出找不著了。

這可難不倒咱這位腦洞大開的楚國老兄。稍作尋思,他取來掃帚,嘩嘩嘩,將所有落葉全掃進簸箕帶回了家。逗比一幕,就此上演:

——以葉自障,問其妻曰:“汝見我不?”妻曰:“見。”

——楚國老兄又舉一片,“汝見我不?”妻曰:“見。”

——楚國老兄一舉再舉,戰鬥力夠強的,“汝見我不?”老婆終於煩了,曰:“你賤啊?有完沒完?看不見了!”

02

楚國老兄聽妻言罷,心頭狂喜,當即舉著葉子跑去菜市場,樂顛顛拿人家貨物。攤販見狀,嗷嚎一嗓子,城管呼啦圍來,將其逮進了縣衙。

這則雜說,結局還不錯。“自說本末,官大笑,放而不治”:問明情況,官老爺哈哈大笑,給放了。估計心裡一準兒在說:

老兄,你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吧?今年楚國傻B排行榜的頭名,非你莫屬!

不過,話說回來,如那片樹葉確具隱身功能,神奇無比,楚國老兄卻用它去菜市場偷拿白菜土豆,仨瓜倆棗,也的確夠傻的。

也難怪,邯鄲淳于開篇便說:“楚人居貧”,果真是貧窮會限制人的想像力。

那么,假若是你擁有了隱身術,會去乾點啥?去銀行?去天上人間?去女澡堂子?在給出答案前,咱還是先穿越回古代瞧瞧那些隱身高人,都做過啥勾當。

說及史上隱身術,首推霧隱,“五里霧”與“三里霧”。

東漢時期,有個高人姓張,名楷,字公超。《後漢書·張楷傳》中稱,“楷性好道術,能作五里霧”。以霧隱身,來去縹緲自如,曰霧隱術。如果天下大霧,這招筆者也會。但那個時代,當謂新鮮,以致每天來拜訪張楷的人絡繹不絕。目睹這番熱鬧場景,有人就在他家周遭開起了飯店、旅店,休閒會館,自是賺了個盆滿缽滿。

其後,張楷又搬往華山峪隱居。沒幾日,大批求道者便紛至沓來。很快,華山峪也成了繁華市集,且改名為公超谷。

厲害嗎?可筆者總覺得,張楷多少難脫以身作廣告、推廣旅遊之嫌。恰如幾年前,山東陽穀、臨清和安徽黃山市,爭著搶著攀西門慶潘金蓮的親戚:俺們是老鄉,正經的,並斥重資打造金瓶梅文化旅遊區。名人效應嘛。

也許正應了民間那句老話:人怕出名豬怕壯,“五里霧”張楷名氣一大,刺兒頭來了——

03

來找張楷麻煩的刺兒頭,是扶風郡人裴優(?-150年)。這老裴也有些道術神通,能做“三里霧”。可“三里霧”比及張楷的“五里霧”,差著二里呢,沒人家牛,便想拜師學藝。哪料,張楷不鳥他,“避不肯見”。

為啥不見?不教?史書沒表。筆者猜度,估計有兩種可能:

一,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彼此不熟,我焉能讓你搶我的飯碗;

二,張楷的“五里霧”隱身術,鬧不好是故弄玄虛,忽悠人的。

為啥這么說?原因很簡單:張楷避而不見,惹得老裴急了眼,生了氣,“遂行霧作賊”,連偷帶搶,並嫁禍於張楷。官府大怒,抓人,“楷坐系廷尉詔獄,積二年”——

被收監下了大牢,判了兩年刑。

喂,你不是會“五里霧”嗎,使個霧隱術,逃啊。事實是,也不知張楷咋想的,竟乖乖坐滿兩年冤獄。至於裴優,更慘,漢桓帝和平元年二月,“扶風妖賊裴優自稱皇帝,伏誅”:

假邪門歪道,稱王稱帝,直接被官府捉了,把腦袋給咔嚓了。至死,三里霧也沒派上用場。

接下來,再說個牛人韓秀才的故事。

這個故事,錄於明代學者錢希言所著《獪園》,篇為《韓秀才》。說,韓秀才,名韓青,洛陽縣人氏。幼好道,不修邊幅,是個邋遢哥。經年修習,“漸能分身隱形”。邋遢哥的老爹,在縣府上班,任倉庫管理員。筆者猜斷,十有八九,是個不在編的臨時工。

因為,突然有一天,庫銀不翼而飛。縣令二話不說,直接就抓了邋遢哥的老爹。

臨時工嘛,關鍵時候就是用來頂缸,當替罪羊的。緊接著,邋遢哥的老娘也被抓了。公堂之上,正要大刑伺候,忽見光影一閃,令人心驚膽戰的咄咄怪事發生了——

04

啪,縣令大人剛拍下驚堂木,身側,冷不丁就多出個大活人來。

是邋遢哥韓青。公堂上下,誰也沒瞅清,他是咋冒出來的。這可把縣令嚇夠嗆:“你、你想幹啥?”

“玩個戲法,你瞧好嘍。”邋遢哥憑空一畫,堂上便多出一盆清水來。頃刻,縣衙內“已成大河,波濤洶湧”,三班衙役亦看得傻了眼,懵了B。

趁此機會,邋遢哥搭手捏起片樹葉,往水上一扔。歘,樹葉秒變小船,隨風漸長。不等縣令緩過神,就見邋遢哥扯起爹娘,跨步上船,“俄而漸滅”。

一葉扁舟,破浪而行,哥越獄走了。

邋遢哥所用隱身術,當謂“水遁”。至於去了哪兒,後事如何,再無從得知。

比這“水遁”更多了幾分神異色彩的,堪屬清代山陰(今浙江紹興)人俞蛟在《夢廠雜著》中所記述的曾驚動鄉野的“隱身人系列姦淫案”。

時間:乾隆年間;地點,廣東興寧。

彼時,地方上有一富戶羅某,兒媳姓王,生得模樣標緻,絕對算百里挑一的美人胚子。一日深夜,迷迷糊糊之中,王氏感覺有人摸上了床。強睜眼,卻不見人,猶似深陷夢魘不能拒,被做成了那事。

次日,王氏猶猶豫豫,和家人說及此事,同時發現“堂中有盆覆地”。掀起一瞧,我勒個去,竟是一坨屎!而飯堂里的食盒,也被人翻開,吃了個精光。

諸等蹊蹺湊在一塊,加上早便耳聞的隱身賊屢屢作惡、淫人妻女之詭事,羅某意識到了不對勁:

十有八九,兒媳中招,被賊糟蹋了!

一時間,人心惶惶,夜不敢寐。而《夢廠雜著》的作者俞蛟恰於興寧任典史,正暗中調查涉及隱身人的樁樁懸案,只是始終毫無頭緒。但,沒多久,就聽說羅家不堪隱身人日夜騷擾,跑上龍虎山去求張天師除妖。張天師給了三道符籙,並授以迫其現形、定身之法。還別說,“數日後雲怪已絕,寧謐如初矣”。

俞蛟頗為訝異,便向當地士紳耆老打探內情。知情人稱:既然求來了張天師的符籙,那該死的隱身人定會被逮住。

“既已抓住,為何不報官?” 俞蛟問。

“為何要報官?”知情人笑而反問,接著道明了箇中玄機:

假如報官,如何驗證隱身邪術?無據不能立案,只能放人,任由作惡者逍遙法外。與其縱惡,倒不如潑他一身糞便污物,以防遁走;再來個上砍腦瓜子,下閹命根子,毀屍滅跡一了百了,豈不解恨快哉?

俞蛟聽出了一身冷汗。

05

行文至此,再回到前述假設:如果你擁有了隱身術,會去乾點啥?

且看本文所言幾位隱身人的際遇:楚國老兄一葉障目,傳為笑談;“五里霧”張楷因遭誣陷,白蹲了兩年大獄;“三里霧”裴優裝神弄鬼鬧妖,被砍了腦袋;出沒於廣東的隱身淫賊,被受害人家潑糞定住身形,施用私刑折磨致死。倒是邋遢哥韓青,水遁而去再不見蹤跡,下場勉強還算不壞。

由此,筆者思忖,別說隱身術本屬誕誑迷幻之術,信不得真,就算你真的會霧隱,水遁,土遁等等,當請多行善舉。若隱去形骸,妄為偷盜、姦淫或其他不齒行徑,一準兒會遭報應,甚至反噬。

莫道神鬼無覺,人在做,天在看。切記,偈子曰: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