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雄劉備:江山不是哭出來的

2019-03-03 17:16:52

古人云:“男兒有淚不輕彈”,然而身為蜀漢開國皇帝的劉備,無論是在傳統舞台上還是在現代影視里都出奇的能哭,是位不折不扣的“哭星”。從桃園結義拉開哭的序幕,接下來便是初遇趙雲時,依依惜別哭;土城相會(劉關張失散重聚)時,悲喜交加哭;送別徐庶時,萬念俱灰哭;三顧茅廬時,苦苦哀求哭;髀肉復生(大腿長贅肉)時,傷心難過哭;攜民渡江時,捶胸頓足哭;趙雲救回阿斗時,摔著孩子哭;魯肅討還荊州時,裝腔作勢哭;東吳招親時,向吳國太(小說中人物,孫權父親之妾,母親之妹)哭;欲回荊州時,向孫夫人(孫權之妹,民間文學稱孫尚香)哭;初會劉璋時,敘兄弟之情哭;曹丕篡漢時,憶獻帝之恩哭;龐統、法正去世時,如失魂魄哭;關羽、張飛遇害時,如斷手足哭……直到臨終託孤時,仍然沒完沒了哭。簡言之,劉備的一生幾乎是在眼淚中度過的。因此民間廣為流傳著“劉備的江山是‘哭’出來的”說法,歇後語“劉備的江山——哭出來的”也由此誕生。難道名震寰宇的梟雄劉備果真是靠眼淚打江山的嗎?當然不是。歷史上的劉備實際是個不愛哭、不會哭、德才兼備的一代雄主。

一、劉備不愛哭

世人多認為劉備愛哭,實際是受了民間文學,特別是《三國演義》的誤導。《三國演義》無疑是褒劉貶曹的。羅貫中之所以“安排”劉備“哭”了那么多次(據不完全統計,劉備在《三國演義》中至少哭了三十一次),是因為他力求要把劉備塑造成一位真誠厚道、重情重義的仁君聖主。但事與願違,由於他筆下的劉備太過愛哭,所以給人一種“偽君子”的感覺。正如魯迅所說,《三國演義》“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這一點,恐怕是羅貫中沒有想到的。實際上,據《三國志》和裴注所引各部史書記載,劉備恰恰是三雄主(奸雄曹操,梟雄劉備,英雄孫權)中哭得最少的一位,孫權和曹操都比劉備愛哭多了。

首先看曹操多么愛哭。《演義》中的曹操是個樂觀豪放之人,即使在赤壁覆師後還能爽朗地大笑三次(結果先後笑來了趙雲、張飛、關羽三支人馬,差點送了性命),而史書中的曹操似乎更偏愛於哭。比如:建平三年(192年),鮑信戰死,曹操“祭而哭焉”;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東征陶謙,對家人說:“我若不還,往依孟卓(張邈字孟卓)”,後見張邈,“垂泣相對”; 建安二年(197年),“聞(典)韋死,為流涕,募間取其喪,親自臨哭之”;同年,“臨淯水,祠亡將士,歔欷流涕”;建安三年(198年),惜別畢諶,“為之流涕”;同年,陳宮被俘請死,“太祖(曹操)泣而送之”;袁渙去世時,“太祖為之流涕”;建安九年(204年),“臨祀(袁)紹墓,哭之流涕”;同年,任峻卒,“太祖流涕者久之”;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赤壁慘敗後追念郭嘉:“哀哉奉孝(郭嘉字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同年,愛子曹沖病夭,“言則流涕”;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在《讓縣自明本志令》中稱:每讀樂毅、蒙恬之書,“未嘗不愴然流涕”;建安十九年(214年),荀攸卒,“太祖言則流涕”;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龐德被關羽俘殺,“太祖聞而悲之,為之流涕”;建安二十五年(220年),臨終將姬妾杜夫人所生一子一女託付於四子(曹丕、曹植、曹彪、曹彰)云:“以累汝”。“因泣下”……。至此,曹操至少已經哭了十五次,還有多次“哀甚(郭嘉卒)”、“哀傷(王俊卒)”、 “愴然(文聘泣降)”、“愍惜(韓浩卒)”等可能哭的事件尚未計算在內。可見,一代奸雄曹操是個何等多愁善感的愛哭之人。

其次看孫權多么愛哭。《演義》中的孫權是“三雄主”中哭的最少的一位,但事實恰恰相反,歷史上的孫權甚至比曹操還愛哭。比如:建安五年(200年),孫策卒,“權哭未及息”……;建安十五年(210年),周瑜卒,“權流涕”;表彰周泰時,“權把其(周泰)臂,因流涕交連”;建安十六年(211年),張紘卒,“權省書流涕”;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呂蒙卒,“權哀痛甚,為之降損”;黃武元年(222年),為蒙蔽魏使浩周,談話間“流涕沾襟”;黃武二年(223年),馮熙不願降魏而引刀自刺,“權聞之,垂涕曰:‘此與蘇武何異?’”;黃武七年(228年),過呂范墓,“呼曰:‘子衡(呂範字子衡)!’言及流涕”;嘉禾元年(232年),次子孫慮卒,“權悲泣”;同年,因公孫淵稱藩問題同張昭爭執後,“與昭對泣”;嘉禾六年(237年),凌統卒,孫權“哀不能自止,數日減膳,言及流涕”; 赤烏四年(241年),長子孫登臨終上疏,孫權“言則隕涕”;延熙十年(247年),送別蜀使宗預,“涕泣而別”; 太元元年(251年)陸抗病癒回軍營,“權涕泣與別”;赤烏十二年(249年),朱然卒,“權素服舉哀,為之感慟。”……至此,孫權已經哭了不下十五次。若再將“悼惜(太史慈卒)”、“悲感(讀張紘奏表)”、“舉哀(周瑜、魯肅、蔣欽、呂范、朱然卒)”、 “哀之(陳武卒)”、 “慘戚(呂蒙病)”、 “痛惜(甘寧卒)”、“愍惜(芮玄卒)”、“痛惜感悼(闞澤卒)”等可能哭的事件計算在內,則很有希望突破三十次。誰更愛哭,一目了然。

最後看劉備是否愛哭。《演義》中的劉備,當屬中國歷史上最能哭的皇帝。清代史學家章學誠認為《三國演義》是“七分實事,三分虛構”。但在劉備“哭”江山這一故事情節上,恐怕反過來說比較恰當。翻遍《三國志》和裴注,劉備不但很少有哭的記載,反而有“喜怒不形於色”的評語。試想,一個喜怒哀樂一般不外露的深沉人物,怎么可能是個整天哭哭啼啼的娘娘腔?劉備雖然也哭過,但在整個《三國志》和裴注所引各部史書中只記載了六次。即:劉備任豫州刺史時,田豫因母老辭官,“備涕泣與別”;投奔劉表時,見大腿上長了贅肉,“慨然流涕”;建安十三年(208年),過辭劉表墓,“涕泣而去”; 建安十九年(214年),龐統卒,“先主(劉備)痛惜,言則流涕”;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法正卒,“先主為之流涕者累日”;同年,賜死劉封(因拒絕援救關羽),“先主為之流涕。”……至於民間流傳甚廣的哭關羽、哭張飛、哭託孤等故事情節,純屬後人推測想像,並不見於正史,甚至連“哀傷”之類的字詞都不曾記載。

以上是對三雄主“哭”的統計,即使稍有疏漏,但劉備遠遠不如曹操、孫權愛哭則是肯定的。對於一個如此不愛哭的人,怎么可以說他的江山是“哭”出來的呢?

二、劉備不會哭

既然有人認為“哭”有助於奪取江山,那么“哭”就要講究藝術。只有深諳“哭道”的人才能像野鷹撲食一樣瞅準最佳時機,準確擊中人性弱點,才能達到籠絡人心,為己所用之目的。在“哭”這門藝術上,曹操、孫權顯然又比劉備技高一籌。

首先看曹操哭的藝術。應該承認,曹操也是個至情至性之人,他的哭大部分都是真情的流露。比如哭其父曹嵩遇害;哭其子曹沖早夭都是人之常情。但有些哭似乎就不是那么單純,比如哭典韋而不哭曹昂就非常令人費解。宛城之戰,護衛典韋和長子曹昂、侄兒曹安民(一說是曹安、曹民兩個侄兒)同時遇難。典韋是因為掩護曹操逃跑而死於亂刀之下的,但曹操的最大救星還是其子曹昂。據《三國志》注引《魏書》和《世語》記載:曹操在倉惶逃竄中右臂中箭,馬臉馬腿也都被流矢射中。危急中曹昂“進馬於公(曹操),公故免,而昂遇害。”可見,曹昂是因為將自己的馬讓給了曹操才遇害的,曹操的性命實際是兒子的命換來的。典韋因護主而死固然其勇可嘉,其情可憫(實際這也是護衛的份內之責),但無論從親情還是從功勞來講,曹昂之死都是曹操心中的至痛。但據《三國志·典韋傳》記載:典韋死後,曹操不僅“親自臨哭之”,而且車駕每過襄邑(典韋葬地),“常祠以中牢(即少牢,以羊豕為牲。禮制規定,天子之祀用太牢,諸侯之祀用少牢)”。而對曹昂不但沒有這么大的送喪和祭祀排場,甚至連“哭”的記載都沒有。曹操如此重將士而輕子侄,如何不令人死心踏地?再如赤壁之戰,曹操20萬大軍付之一炬,但曹操沒有批評文臣不智、武將不勇。而是一面“哀哉!痛哉!惜哉!”地哭憶郭嘉,一面念叨:“(若)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這顯然是暗指自己的智囊團不如郭嘉高明和盡責。關於曹操哭典韋和哭郭嘉,毛宗崗認為“前之哭勝似賞,後之哭勝似打。不謂奸雄眼淚,既可以做錢帛用,又可以做挺杖用”。可謂一語中的。

其次看孫權哭的藝術。孫權不但哭的次數挺多,而且哭的藝術甚高。毫無疑問,每逢屬下受傷或去世,身為人主,如果能哭上幾聲,流幾滴淚,多少都能收到一點籠絡人心的效果。但會哭者能夠掌握好技巧和分寸,強化這種效果;不會哭者,往往因為方式欠妥、技術欠佳等原因,不但收效甚微,反而給人一種作秀的感覺。雖然孫權幾乎每逢將領生病或去世都要抹眼淚。但每次都那么自然,那么感人。比如哭周泰。據《三國志·周泰傳》及注引《江表傳》記載:周泰因出身寒門而官拜平虜將軍,引起徐盛等眾將的不服。於是孫權在酒宴上令周泰解衣。孫權指著周泰渾身數十處創傷,一一問從何來,周泰憶往昔戰鬥以答。然後孫權扶其臂而哭道:“卿為孤兄弟戰如熊虎,不惜軀命,被創數十,膚如刻畫,孤亦何心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委卿以兵馬之重乎!”不僅收到了“(徐)盛等乃伏(服)”的奇效,而且無疑使周泰更加甘效死命。另外,孫權還會用眼淚迷惑敵人。比如黃武元年(222年),因為孫權已經稱臣於魏,所以魏文帝曹丕派浩周來到吳國征質子(就是要求孫權的兒子到魏國當人質)。孫權當然不願意送質子以受制於人。於是浩周對孫權說:陛下(曹丕)本不相信你會送兒子到魏國當人質,但我以全家百口人的性命為你做了擔保。結果孫權佯裝感激涕零地說:既然你以全家為我擔保,我還能說什麼呢?(意思是我一定送質子)接著就哭濕了衣襟。從而使浩周信以為真。但後來孫權以各種藉口左推右拖,最終魏國也沒得到質子。可見孫權的眼淚已經成為一種攻心利器,對內能夠凝聚力量,激發鬥志;對外能夠瞞天過海,克敵制勝。

相比之下,劉備的哭就談不上什麼藝術了。由於劉備很少哭,特別是他從沒想到利用眼淚做為奪取江山的輔助工具,所以他的“哭”對於“江山”來說基本沒有幫助。即使哭龐統和哭法正多少能夠撫慰一下將士之心,但這也絕對不是為了收買人心而惺惺作態。因為龐統不僅是和諸葛亮齊名(並稱“伏龍鳳雛”)的一代奇才,而且龐統之死是因為劉備不聽龐統之計造成的。從某種意義上說,龐統是死在劉備的手上。可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劉備如何不哭?至於法正,不僅精於“奇畫策算”,而且和劉備關係至密。據《三國志·法正傳》裴註記載:在和曹操的一次戰鬥中,“先主大怒不肯退,無敢諫者。”當時“矢下如雨”,法正索性上去擋在劉備之前,劉備大喊法正避箭,法正說:“明公親當矢石,況小人乎?”劉備只好隨法正一起撤退。如此不惜性命護主的良臣,劉備如何不哭?即使說這兩次哭客觀上有利於籠絡人心,但在效果上明顯遠遜於曹操和孫權之哭。如果以此就認定劉備的江山是“哭”出來的話,試問天下哪位開國君主沒哭過?天下還有不是“哭”出來的江山嗎?

三、劉備江山不靠“哭”

既然劉備不愛哭,也不會哭,當然也就不可能“哭”出什麼江山來。如果眼淚真能換得江山,普天之下豈非儘是哭泣之人?因此,哭出來的江山既不符合理論邏輯,也不尊重歷史真相。既然劉備取得江山不是靠“哭”,那么他靠的是什麼呢?

一靠“仁”。這是匯聚民心的法寶。孟子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又云:“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就是說,得民心的辦法就是人民想要的,則給予,人民厭惡的,不強加而已。即“仁”是獲得民心的唯一法寶。劉備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仁君,“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是他不變的經世原則,這與曹操“寧我負人,毋人負我”的人生信條截然相反。據《三國志》注引《魏書》記載:“是時人民饑饉……備外禦寇難,內豐財施,士之下者,必與同席而坐,同簋而食”。正因為劉備如此“仁覆積德”,“是以四方歸心焉”。以至於劉平派刺客行刺劉備,“客不忍刺,語之(說出實情)而去”;兵敗逃亡時,荊州十餘萬百姓冒死跟隨。既然劉備如此深得民心,“其終濟大業,不亦宜乎”?

二靠“義”。這是薈集人才的關鍵。《戰國策》云:“士為知己者死”。劉備麾下,人才薈萃。諸葛亮、龐統、法正都是精於奇正智術的頂級謀臣,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雲都是長於征戰殺伐的超級良將。這些傳奇式的人物為何心神無二地薈集到劉備麾下?難道僅僅因為劉備是“漢景帝子中山靖王勝之後”?但這樣久遠難考的“帝室之胄”何止數百!實際上,劉備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魔力,他之所以能夠“總攬英雄”,能夠像磁石聚鐵屑般地將這些塔尖上的人才緊緊吸附在自己的周圍,靠的是一“義”而已。劉備待關、張“寢則同床,恩若兄弟(正史中沒有桃園結義之說)”自不必說,待趙雲也是“同床眠臥”,情同手足。劉備的寬仁信義,遠播江漢,“士之下者,必與同席而坐,同簋而食,無所簡擇。”“同床眠臥”、“同席而坐,同簋而食”看似平凡,做起來太難。曹操做不到,因而使張松投向劉備;孫權做不到,因而使鳳雛飛向西蜀。因為劉備能做到,所以關羽才會謝卻曹操的隆恩厚賜,千里單騎投舊主;諸葛亮才會謝卻孫權、張昭的說降,為劉氏江山鞠躬盡瘁、死而不已……。正因為“劉備威而有恩,勇而有義,寬宏而有大略。”所以“眾士慕仰,若水之歸海”。如此上下一心、群英薈萃的戰鬥集團,打下一片江山,豈非勢之必然?

三靠“才”。這是奪得江山的根本。論行軍用兵,劉備或許不如曹操和孫權。但“為將之道,在能用兵;為君之道,在能用用兵之將。”劉備之才,不在奇謀將略和衝鋒陷陣,而在有識人之明和用人之道。而這恰恰是領袖人物必備的、最重要的一種能力。在識人方面,曹操臨終託孤於司馬懿,結果自己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落入司馬氏之手;孫權託孤於諸葛恪,結果導致諸葛恪專權亂政,釀成極其慘烈的宮廷流血事件。而劉備託孤於諸葛亮,結果使得諸葛亮不僅自己累死軍營,而且其子諸葛瞻、其孫諸葛尚都為保衛劉氏江山而血灑疆場。識人之明,高下立見。至於用人方面,儘管曹操、孫權手下兵多將廣,二人(特別曹操)也都熱衷於親征。但每次親自的結果並不理想,曹操在赤壁之戰、滎陽之戰、濮陽之戰、宛城之戰等多次戰鬥差點喪命。孫權也在合肥之戰中幾乎死於張遼之手。而劉備自從“三顧茅廬”請得“伏龍”出山後,他就少自將,多調度。諸葛亮、關羽等“將兵之才”都死心踏地地為其效命。他雖穩坐釣魚台,卻能攻守自如地周鏇於群雄之間。用人之道,優劣立判。

四靠“志”。這是奪得江山的保障。《後漢書》云:“有志者事竟成”。此語表明,明確的志向和堅韌不拔的意志是獲取成功的重要因素。據《三國志·先主傳》記載:“先主少時,與宗中諸小兒於樹下戲,言:‘吾必當乘此羽葆蓋車(天子所乘之車,比擬皇位)。’”意思是說他要用桑樹做自己的“羽葆蓋車”。姑且不論這是否屬於小兒妄語。但成年後的劉備確實為這一志向而奮鬥了一生。然而,打江山、做皇帝顯然不象樹下嬉戲那樣輕鬆,特別對於劉備這樣一個“織席販履”的窮漢來說,通向皇位的征途無疑更加坎坷。若無超乎常人的堅強意志,自然無法承受無休無盡的磨難和挫折。據《三國志》和裴注引《傅子》記載:劉備自從出道以來,“每戰則敗,奔亡不暇,”先後依附於公孫瓚、陶謙、呂布、曹操、袁紹、劉表。但他雖屢遭挫折卻屢仆屢起,雖顛沛流離卻從不言棄。最終在赤壁戰後借得荊州,奪得益州,建立了蜀國。至此,白手起家的劉備,憑著無與倫比的才德和百折不摧的意志,終於“打”出了自己的江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