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裡?[圖]

2019-03-06 09:16:58

孩子的命運

掌握在誰的手裡?

文/蘭海

七年了,將近二十次的營地活動。長的有18天,短的4天,孩子們從一開始的北京孩子,到現在全國各地甚至美國加拿大日本英國回來的孩子,粗粗算下來也有上千個孩子了,我們和這些孩子們一起走南闖北,北京、貴陽西安、深圳杭州;張家口秭歸的農村;德國奧地利法國義大利,有機會計算下,我們一共走了多少公里。

我自己也從一個策劃、總指揮,帶隊督導,慢慢的過渡到顧問,然後就是現在的專職攝像,無論是過往的統領全局,還是現在只做一個幕後的支持,從孩子們身上學到的、悟到,實在是太多太多,如果一定要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人生”。

“療傷”是營地活動的一個很厲害的作用,如果你對生命有懷疑,如果你對自己的未來質疑,如果你對自己是否能改變沒有信心,那么你就和孩子們在一起渡過一次營地。因為,幾天過後,你對生命會是確定的,你對自己未來是充滿希望的,你會堅信自己是能夠改變的,只要你有明確的目標,有一個能夠給你足夠刺激和支持,再加上自己的堅持,你就能夠改變的。因為你已經見證了孩子們的改變,因為他們向我們展示了人的可塑性和無窮的潛力。

相對於“療傷”的學習,那就是一種“無奈”了。科學上基本規律的掌握和這幾年的經歷積累,讓我有一種本能,一種聯想和推斷的本能。從一個孩子的性格、行為特點推斷他的家庭背景,聯想他所身處的環境,很多時候看見一個孩子的表情,我們就在想他的爸爸媽媽採用何種方式和他相處。很多時候無奈的情緒幾乎讓我感到一種莫大的沮喪,真的。因為,在這幾天經歷了“適應-調整”之後他們又要回到原來的環境,他們回去將會如何?我不知道,只能竭盡所能讓他的父母了解到真實的孩子,哪怕會犯他怒,哪怕會有誤解,但是我們需要對一個生命負責,這是我能做的。

“無奈”之後就是“感嘆”。孩子們沒有辦法選擇自己降落在哪個家庭,他們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爸爸媽媽,是的,沒有辦法。幼小的他們,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命運,也沒有辦法消除負面的影響,而當他們長大成人,擁有力量的時候,剩下的也許只有遺憾與後悔了。我們別無他法。接觸到的成年人,正確的教育方法,優質的成長環境,和父母的經濟收入無關,和工作無關,和社會地位無關,甚至與學歷文化背景無關,只和一件事情,就是做人的態度、價值觀的取向有非常大的關係。

這次一個孩子給我說了這樣一句話:“他在家裡自由慣了,他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他的父母還做了一個教育公司,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教育他的。”如果不是我就是當時的聽眾,我很難想像這是一個12歲的孩子的總結。是的,孩子們也能看到很多。

就這一點來說足以證明,一個人無論自己的事業做得有多大,發展有多好,但絕不代表他就能是一個好的爸爸或者媽媽,他就能真正的“育”孩子,“教”孩子。

一些孩子對待別人的不寬容、斤斤計較;一些孩子身上那種因為缺乏安全感而過度保護自己的狀態,一些孩子身上展現的只屬於成年人的狀態,在這幾天都有減少,但是回去之後呢?

他們的父母肯定盡心盡力的努力去做最好的爸爸媽媽,很多的“如何做父母”的培訓肯定要參加不少,但是他們能提高的是什麼?是對孩子的說話方式?溝通技巧?處理問題的方法?但是這些能改變他們作為“個體”的本質嗎?能讓他們脫離自己的不寬容與苛求嗎?能讓他們擺脫自己的不安全感嗎?

所有的培訓讓他們學會的是如何做爸爸媽媽,但是,可能,他們需要學習的是如何做一個更好的人,然後才是做一個更好的父母。

可惜,我們成年人已經回不去了,這就仿佛一個輪迴,也許我們可以問問自己的爸爸媽媽,在我們成長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而讓我們這樣了?

有人告訴我,當了父母之後讓他們重新擁有了一種勇氣。那么,我是如此的期待這樣的勇氣,讓父母們可以先把技術暫緩,而是考慮下自己,自己的人生。也許,孩子的來臨給我們帶來的更大的機會是讓我們重新來一次人生。

某一刻,看著眼前的孩子們,我似乎抽離出這個空間,仿佛很遠的觀望著他們以及他們身後的一個個家庭,一個個故事。和同事們一起討論最多的就是“悟”到的就是自己以後要怎么做人,要怎么為人父為人母。希望,能夠更多的人能夠和我們有一樣的機會,去每年擁有這樣的機會去學習,去感悟人生。

晚上,一個人在西餐廳犒勞辛苦了一周曬得黑黑的自己,撥打了那個熟悉的號碼:“爸爸媽媽,有機會再給我講講你們的成長故事,我想要謝謝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給了我一個這么好的爸爸媽媽!”

www.四方文章網.com/myfiles.aspx

(2011/05/20雨霖轉載/編輯/收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