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藝花蹊】 詞牌:杜韋娘

2019-03-03 20:03:47

一、詞牌故事

詞牌《杜韋娘》原為唐教坊曲名。據唐末孟棨《本事詩》載:劉禹錫罷和州,為主客郎中、集賢學士。李司空罷鎮在京,慕劉名,嘗邀至第中,厚設飲饌。酒酣,命妙妓歌以送之。劉於席上賦詩《贈李司空妓》曰:

高髻雲鬟宮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

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江南刺史腸。

因劉禹錫詩有“春風一曲杜韋娘”句,宋人借舊曲名和劉禹錫的詩句,另翻慢詞,逐漸演變成詞調。這也是成語“司空見慣”的來源。

劉禹錫(772年—842年),字夢得,河南洛陽人,稱為漢中山靖王后裔。其父劉緒曾在江南為官,劉禹錫並在那裡度過了青少年時期。他很小就開始學習儒家經典和吟詩作賦,曾得當時著名詩僧皎然、靈澈的薰陶指點。十九歲前後,劉禹錫遊學洛陽、長安,在士林中獲得很高聲譽。貞元九年(793年),劉禹錫與柳宗元同榜進士及第,同年登博學鴻詞科。兩年後再登吏部取士科,後來當到了監察御史,跟韓愈、柳宗元結為好友。

安史亂後,宦官專權、藩鎮割據、朋黨之爭激烈,朝政極為腐敗。以王伾、王叔文為首,劉禹錫、柳宗元為核心的核心的革新黨派,在唐順宗的支持下,開展了永貞革新。罷宮市雕坊、鶻坊、鷂坊、鷹坊、狗坊等五坊使,取消節度使進奉,打擊浙西觀察使李錡、京兆尹李實等貪官,從宦官手中奪回禁軍兵權,抑制藩鎮勢力。但是革新觸犯了既得利益集團,不久宦官俱文珍等人發動政變,幽禁唐順宗,擁立太子李純,王伾、王叔文、劉禹錫、柳宗元等人被貶為司馬,史稱為“二王八司馬”事件。

劉禹錫被貶到朗州,沒有自甘沉淪。他創作了大量寓言詩,表達了對當朝權貴的極大不滿;寫了許多賦來表達自己的雄心。由於接觸當地民間歌謠,從中吸取了營養,他創作了《采菱行》等仿民歌體詩歌,最著名的是《秋詞》: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十年後,劉禹錫與柳宗元等人被朝廷“以恩召還”,回到長安。春天,他去京郊玄都觀賞桃花,寫下了《玄都觀桃花》: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

這首詩對那些爬上高位的政治暴發戶,表示了極大的鄙視。因為詩語譏忿,觸怒了新貴,劉禹錫又被貶為連州刺史。後來被任命為夔州刺史,劉禹錫汲取巴蜀民歌竹枝詞含蓄宛轉、樸素優美的特色,創作了很多歌詠男女愛情和三峽的風情新詞,清新自然,健康活潑,充滿生活情趣,流傳甚廣,如《竹枝詞二首·其一》: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踏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唐穆宗長慶四年(824年)夏,劉禹錫由夔州刺史調任和州(今安徽和縣)。他和白居易在揚州相逢,白居易在筵席上寫了一首詩相贈,於是劉禹錫和一首《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這首詩詩情起伏跌宕,沉鬱中見豪放,表現出劉禹錫堅韌不拔的意志。有一天,劉禹錫與元稹、韋楚客相邀到白居易家聚會。詩人們談古論今,各有感慨,大家商定以“懷古”的題材,各賦詩一首。劉禹錫斟滿一盅酒,慢飲凝思冥想,然後一揮而就《西塞山懷古》:

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

千尋鐵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

今逢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白居易讀後極為讚賞,說:“我們四人探驪龍,夢得先獲珠,所剩一鱗半爪,我等撿了又有何用。”其餘三人沒再賦詩。這首詩為後世的文學評論家所激賞,認為是含蘊無窮的唐詩傑作。

寶曆二年(826年)劉禹錫奉調回洛陽,途徑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他看到這個六朝故都、江東繁華之地,只剩下野草叢生,荒涼殘照。劉禹錫有感於這個廢棄了的故都,《金陵五題》,其第二首《烏衣巷》曾博得白居易的“掉頭苦吟,嘆賞良久”: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劉禹錫回到洛陽,看到那些打擊革新運動的“新貴”們的煊赫聲勢已不復存在,而讓位於另外一些人,正如玄都觀“蕩然無復一樹,惟兔葵、燕麥動搖於春風耳”。於是他又寫了《再游玄都觀》,顯示了他的傲骨: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這首詩把那些當權的小人氣得半死,因此劉禹錫再次被貶,經多次調動,劉禹錫被派往蘇州擔任刺史。當時蘇州發生水災,飢鴻遍野。他上任以後開倉賑饑,免賦減役,很快使人民過上了安居樂業的生活。蘇州人民愛戴他,就把曾在蘇州擔任過刺史的韋應物、白居易和他合稱為“三傑”,建立了三賢堂。

劉禹錫晚年到洛陽任秘書監分司東都的閒職,生活閒適,與居易、裴度、韋莊等交遊賦詩,留下了大量對吟唱和佳作。劉禹錫詩文俱佳,有“詩豪”之稱。

二、詞牌格律

杜韋娘正格雙調一百九字,前段九句四仄韻,後段十句五仄韻。

杜安世《杜韋娘·暮春天氣》

暮春天氣,

中平平仄,

鶯兒燕子忙如織。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間嫩葉、枝亞青梅小,

仄仄仄、平仄平平仄,

乍遍水、新萍圓碧。

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初牡丹謝了,

中中中仄仄,

鞦韆搭起,

平平仄仄,

垂楊暗鎖深深陌。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暖風輕,

仄平平,

盡日閒把、榆錢亂擲。

仄仄平仄、平平仄仄(韻)

恨寂寂。

中仄仄(韻)

芳容衰減,

平平平仄,

頓攲玳枕困無力。

仄平仄仄仄平仄(韻)

為少年、狂盪恩情薄,

仄仄中、平仄平平仄,

尚未有、歸來訊息。

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想當初鳳侶鴛儔,

仄平平仄仄平平,

喚作平生,

仄仄平平,

更不輕離拆。

仄仄平平仄(韻)

倚朱扉,

仄平平,

淚眼滴損、紅綃數尺。

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三、詞牌聲情

●杜安世《杜韋娘·暮春天氣》

暮春天氣,鶯兒燕子忙如織。間嫩葉、枝亞青梅小,乍遍水、新萍圓碧。初牡丹謝了,鞦韆搭起,垂楊暗鎖深深陌。暖風輕,盡日閒把、榆錢亂擲。恨寂寂。芳容衰減,頓攲玳枕困無力。為少年、狂盪恩情薄,尚未有、歸來訊息。想當初鳳侶鴛儔,喚作平生,更不輕離拆。倚朱扉,淚眼滴損、紅綃數尺。

●無名氏《杜韋娘·華堂深院》

華堂深院,霜籠月采生寒暈。度翠幄、風觸梅香噴。漸歲晚、春光將近。惹離恨萬種,多情易感,歡難聚少愁成陣。擁紅爐,鳳枕慵敧,銀燈挑盡。當此際,爭忍前期後約,度歲無憑準。對好景、空積相思恨。但自覺、懨懨方寸。擬蠻箋象管,丹青好手,寫出寄與伊教信。盡千工萬巧,唯有心期難問。

●吳湖帆《杜韋娘·春風吹面》

春風吹面,新鱗宿雨紅成暈。恁金猊、閒撥沈煙噴。悵鏡里、佳期難近。想簫鳳韻婉,帷鴛夢好,挼花慣舍迷香陣。枉教人、倦眼常青,離愁不盡。懷綺思容忍。盟心舊約,屢悔渾無準。試檢點、當日多情恨。縱轉斷、迴腸縈寸。佇行雲冉冉,歸鴻渺渺,怎得便許傳芳信。盡劉郎去遠,還向天台重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