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陪孩子做作業會成為一個社會問題

2019-02-13 17:24:40

作業

Homework

/王強-OH(微信公眾號:王的學習筆記得到深度學習平台)

我家附近有一個遠近聞名的燒豆腐店,店面很小生意很好。老闆把一張摺疊桌擺在門口街邊,供“堂食”的人坐著吃。

有一類“堂食”的人是這樣:

他們是40來歲的油膩大叔。不像其他帶走的人那么焦急,他們付了錢後在桌子面前坐下,打開白酒倒上,抿一口寡酒,似乎從這一刻,他就暫時進入了自己的世界。

豆腐上來後打開遊戲直播,看得出來他們很專注又放鬆,臉上的肉隨著遊戲微微跳動,看到妙處還發出拖拉機般的笑聲。通過酒精和燒豆腐進入到了心流狀態,沉浸在食物和精神的雙重滿足之下。

酒喝完就是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刻。最後一口悶下,酒杯突然沉重許多,重重放在桌上嘆口氣,慢慢地走回去。

曾經我以為這些男人用這種方式放鬆是因為和老婆關係不好,或者是生活壓力太大,直到有一天一個朋友叫我出來陪他喝酒。

見面,他一言不發,喝了口寡酒,臉都擰出包子褶了。

我無不擔心地問:“被綠了?”

他嘆了口氣:“綠個屁。兒子太笨了,怎么也教不會。看著他一臉懵逼的樣子好氣啊,但是看他害怕卻不知道該寫什麼的樣子又可憐。”

我說:“是不是教的方法不得當?”

他說:“能想的辦法都想了,老師也教不會他。其他小孩會了,他們班就幾個不會,他是最老火的一個。老師讓我多教,別拖後腿,說得好像我想拖似的……”

邊喝酒他邊向我吐槽現在課業多難、孩子家長壓力多大。他說的具體是什麼我記不清了,不過當時我腦子裡總有一種聲音:把一個男人逼得像個怨婦一樣發牢騷,這種壓力不能說不大。

這是輔導孩子作業的男人的日常。

輔導孩子作業的女人抓狂那就更普遍了:

不過也有佛系的和正能量的:

可見輔導孩子做作業這種殺傷性武器,對男女效果都差不多。

為什麼陪孩子做作業會越來越變成一個社會問題?

我在《科學為什麼有效》中說:科學之所以能有效,是因為做到了“邏輯三洽”——自洽、他洽和續洽。

其中續洽的要求最高,就是要不斷地融通新出現的信息,能夠對新的發現進行合乎邏輯的解釋。

科學發展和技術進步,信息增加是加速的。信息增加得極快以至於被稱為“信息爆炸”。

科學這座大廈為了融通所有這些信息,總體上不得不越建越大,而其中的結構越分越細。

知識越來越多,需要學的太多了。甚至現在已經到了“終身學習”的時代。

因此有一個趨勢不可避免:孩子受教育的強度和時長會隨著科技發展不斷拉大。

由於正常上學讀到博士畢業28歲了,已經逼近人體衰老的轉折點,繼續上學將會造成巨大的人力資源浪費,所以博士是目前最高學歷(博士後不是學位,而是一段科研工作經歷)。

時間上有上限難以突破,只能從強度上下手,所以現在孩子學的內容肯定比其父母那個年代豐富且艱難。

也就是說:科技發展是導致輔導作業變成社會問題的重要原因。

不要以為學的東西越多越深就越好,我們來看一下要學的東西太多會導致什麼問題:

撕裂

科學基於精密邏輯。人類確實有調動精密邏輯的潛質,但是不是隨便誰都可以調動,這種潛質在人類群體中分布很不均勻,有的人真不適合抽象思維學習。

但是科學越發展就越抽象且艱深,不學還不行。整個社會結構底層是由科學技術來鋪墊,也就是科學成為這個社會的基礎設施,這能不學嗎?

大多數喜歡蹦躂、不適合調用精密邏輯的孩子在這個過程中將會被身心撕裂,當然他們父母也十分痛苦。

有的人天生個子矮手腳不協調,父母肯定不會逼著他去打籃球,但是為什麼有的人天生不善於邏輯,卻逼著去學科學?那么學非精密邏輯的東西行不行呢?越來越不行了,因為——

排斥

科學作為人類社會的基礎設施,將導致整個社會的結構、運作方式、變化、發展方向…將會越來越科學。也就是以後的人將會越來越沒得選,不得不一切都基於科學、依賴科學。

看到有些老年人因為無法學習新技術被排斥在社會邊緣,很多人還報以嘲諷的態度,我就感覺悲哀。這些嘲諷的人自己老了之後很可能會比現在這些老人更慘。

現在科學碾壓其他思想到了什麼程度?不少文科論文都引入科學研究的範式,用數字和邏輯進行證明;個人興趣和偏好將會抽象成數字和算法…

劉潤的一篇文章《未來的設計:未來,不懂科技就不懂設計》說明了未來科技對設計師的影響,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拉斐爾…他們只能在古代設計。現在畫家不會PS/AI/CD/CAD,會越來越難混。

最搞笑的是,甚至有些宗教都不得不往科學方向去靠,去貼科學的“大腿”,可見科學已經把其他“非科學”的思想排斥到何等程度。那如擁抱科學會不會痛苦少一點?不會。因為——

反人性

早戀在20世紀末以前是不存在的。早戀的“早”是相對於什麼?當然是相對於教育。

本該在青春期自我奔放的孩子被困在教室里灌輸各種枯燥的知識,就像被關在牛圈裡被打了激素強行產奶的奶牛,想來十分悲哀。

更悲哀的是,“早戀”這種自然選擇出的結果、人類社會幾千年都不是問題的事,到“文明時代”竟然被當成問題來解決,還從道德的角度進行打壓,實在是反人性。

之前還有大學生結婚而被學校開除的事,後來學校這一行為違法,不得不取消。

這還只是科學反人性的一個例子。

調動精密邏輯這件事本身就是反人性的——人從幾百萬年前的南方古猿一路進化而來都是用感官和情緒去處理外界信息,而科學卻在短短几百年內要求將感官和情緒禁止,完全調用精密邏輯去處理信息。

“科技,以人為本”這種口號之所以產生,就是因為純粹科技離人性太遠了,必須刻意把它拉回來一點。

窄化

我一個大學同學在學完本科課程後不過癮,一路發奮在中科院讀完博士。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本專業問題請教她,她聽完問題之後簡潔明了地回了三個字:不知道。

我說你不是博士嗎?這個本科問題你怎么就不知道了?她說正是因為是博士,所以長期以來只研究自己領域一點點東西,這樣才會有突破。與這個領域關係不大的部分,雖然同屬一個學科也不會理會,時間長了可能還不如本科水平。

所以“博士”這個稱謂不準確,應該叫“窄士”。她說的這個現象就是科學發展必由歷程,分工越來越細,個人能力越來越專精,就必然導致協作規模越來越大,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整個協作體系就會崩塌,協作的風險性和成本越來越高。

迷信

科學本來是最反迷信的。

科學的基本精神就是懷疑,但是隨著新的科學思想越來越抽象,越來越不依賴感官,一般人理解起來就越來越難,甚至根本不想理解;但是科學又十分有效,這就導致了“我雖然不理解,但是人家那么牛逼肯定是對的吧”這種感覺產生。

懷疑由兩部分構成:有能力懷疑和想要去懷疑。

科學的發展超越了絕大多數人的懷疑能力,只有極少數天才和資深科學家才有能力懷疑,大多數人面對科學除了信以外沒有什麼辦法。

我見過很多人把科學家當神來膜拜,無條件地相信這不就是迷信嗎?

如果科學家做點什麼壞事,一般民眾將毫無辦法,甚至法律也毫無辦法,因為新科技是人類認知邊界,法律無法預測科技會發展成什麼樣進行事先約束。

也許以後有一天,幼稚園就已經在教微積分,電動力學和複變函數將會作為小升初必考內容,中學就要學完黎曼幾何和廣義相對論;聯考總是那么激烈,必須完成一個領域的獨創性研究才可以向大學投檔…

到那個時候,當3年級的孩子放學回來問你:

冪硬化材料的無限體內部橢圓裂紋的全塑性J積分解如何用能量法給出?

想想就覺得好痛苦啊……

-End-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