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詩人元稹和他的女人們

2019-03-11 04:32:45

唐代詩人元稹和他的女人們

元稹是唐代最負盛名的大詩人“李杜元白”(李白、杜甫、元稹、白居易)之一,他在中國文學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在唐代,他的詩名僅次於李杜白三人,在唐代詩人中,坐的是第四把交椅。但他有兩點是其他三個詩人無法相比的:一,官做得大,做到了宰相;二,擁有的女人多,而且有的還是著名的才女。
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洛陽人。生於唐大曆14年,卒於大和5年,終年53歲。著有《元氏長慶集》60卷,補遺6卷,存詩830多首。他15歲就考中了進士,28歲就考中了狀元。
元稹是個大才子,也是個無情的花花公子,專門乾始亂終棄的缺德事。在他不算長的53年歲月中,擁有的美女不計其數,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著名女詩人薛濤和劉采春。所以他在節度使任上暴卒時,有人還說是被雷劈死的。其實,他是因為服食了過多的丹藥,中毒身亡的。
他擁有的女人有三類:

一,淑女,如他的髮妻韋叢、繼室裴氏;

二,才女,如薛濤、劉采春;

三,美女,那就多得沒法舉例了。
元稹在他24歲那年,娶了20歲的韋叢為妻。韋叢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出身名門,是京兆尹(首都長安市市長)韋夏卿的小女兒。婚後,二人感情非常好,生活得很甜蜜。可惜七年後,韋叢就去世了。這令元稹非常傷心,寫了很多詩來懷念她。他一生共寫了30多首懷念妻子的詩,可以說,是寫“念妻詩”最多的詩人。從他後來跟無數女人的關係中可以看出,他這一生,真正愛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的髮妻韋叢。
他懷念妻子最出名的就是這一首流傳千古的詩:

離思五首之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翻譯成現在的白話就是:經歷過大海的波瀾壯闊,就不會再被別處的水所吸引。陶醉過巫山雲雨的夢幻,別處的風景就不能稱之為雲雨。雖常在花叢里穿行,我卻沒有心思欣賞鮮艷的花朵。一般是因為自己已經修道,一半是因為心裡只有你!
何其感人,何其深情!此詩被後世的無數人無數遍的引用過。
也許,後來元稹的無數場戀愛都在中途放棄,留下很多個傷情的女人,都可以從這首詩中找到解釋。因為,他一生只愛一個女人--韋叢,其他的,都是一時的感情衝動罷了。 可能妻子去世後,他為了儘快從悲痛中解脫出來吧,在韋叢去世後僅僅兩個月,他就納妾了。為這事,很多人都罵他薄情寡義。說他寫妻子的那些詩都是虛情假意,不是真感情。不過,“詩言志”,起碼在寫詩的那一時刻,感情應該還是真的。後來陸陸續續還寫了30多首,就算不是“一往情深”,起碼也應該是“終身難忘”吧。
想必大家都知道元代戲劇家王實甫的《西廂記》,其實,劇中講的故事,就是元稹自己。
他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喜歡把自己的艷遇,在喝酒的時候,向朋友們胡吹海侃。而這些朋友,基本上都是些文人,他們就把他的****艷史寫下來,流傳至今了。有次,他和寫“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詩人李紳在一起喝酒,就把他和崔鶯鶯的初戀故事講給李紳聽,李紳聽完後大為感動,就即席寫了《鶯鶯詩》。寫完後,他覺得“詩意甚略,願微之詳述之。”於是,元稹就自己親自寫了傳奇小說《鶯鶯傳》一文(這篇小說後來還被魯迅收進了他編的《唐宋傳奇集》中)。小說前半部分是他和鶯鶯的真實寫照,後半部分就有虛構的成分了。
到元代,戲劇家王實甫根據元稹的小說《鶯鶯傳》,改編成了劇本。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西廂記》了。
後來,崔鶯鶯另嫁他人。元稹還去找過她,被她狠狠地痛罵了一頓,教訓他要好好地珍愛自己的妻子。
韋叢去世後,元大才子在感情上就開始放縱起來,可以說,走到哪,就愛到哪了。
公元810年,元稹因公到成都出差,事情辦完後,在浣溪邊閒逛。正好遇到來賞花的薛濤,互相通報名字後,都非常仰慕對方,二人一見如故,一拍即合,趣味相投,相見恨晚。立馬就雙宿雙飛,如膠似漆,難捨難離了。當時,元稹31歲,薛濤已經42歲了。一般認為,這就是薛大美人的最後一場戀愛了。
由於他迷戀上了薛濤,公事辦完後,也忘記了回長安去交差了,一耽擱就將近一年。吏部尚書知道此事後,非常生氣,派了兩個人到成都來,提著他的領子,把他押回了長安訓斥了一通。
在和薛濤分別的日子裡,他和薛濤不斷有思念詩及書信往來。他是這樣描述薛濤的:

寄贈薛濤

錦江滑膩峨眉秀,幻出文君與薛濤。

言語巧偷鸚鵡舌,文章分得鳳凰毛。

紛紛詞客皆停筆,個個公侯欲夢刀。

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

把個薛濤誇得美滋滋,喜悠悠的,還以為找到了終身的伴侶。
不久,他走了皇宮裡一個宦官的門路,得了一個美差,任越州刺史(地方軍政長官,相當於現在的地級市長或州長兼軍分區司令員)。他寫信給薛濤說,等我安頓好後,就派人把你接過來。
可是薛濤左等不見來接,右等不見來接,望眼欲穿,憂心如焚,在煎熬中度日。在百無聊懶中,薛濤就只好去造紙來打發時光了(還因此歪打正著,成了發明家!)。她卻哪裡知道,元稹在當地已經另有新歡了。
這新歡就是著名的女詩人兼歌手劉采春。這劉采春也是個美人,當時25歲,比起薛濤的徐娘半老,對元稹當然更有吸引力了。當時正跟隨丈夫周季崇的“文藝團體”到越州來“走穴”演出。她不僅是個詩人,還是個歌手,名聲也很大,起碼在當時,跟現代的鄧麗君名氣差不多。
多情才子元稹看了她的一次演出後,就迷戀上她了。劉采春對元稹這個大才子也是仰慕已久,於是二人又是一拍即合,拋開她的丈夫不管不顧,二人就這樣勾搭上了(強搶人家老婆,看來也不是個好官!)。
她的丈夫一看勢頭不對,刺史大人,有權有勢,實在得罪不起呀,弄不好小命不保了,就只好忍痛割愛,把劉采春留給了元稹,自己單獨帶著演出團離開了越州。 於是元稹乾脆就把劉采春納為妾,兩人終於名正言順地粘在了一起。把個薛濤早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兩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七年後,元稹升了官,又把劉采春扔下不管,另有新歡納了妾。她知道後,心灰意冷地離開了越州。
數年後,元稹又遇見了她,竟然採取暴力手段把她“逼jian”了。她在羞憤之餘,只好投河自盡了。
不過,這一段事,當時就有人持懷疑態度。既然二人做過七年的夫妻,就算他真的做了這事,她也不至於到“羞憤自盡”的地步吧?何況,真相究竟如何,也沒人能搞個水落石出的。不管怎么說,劉采春都是在再次見到元稹之後自殺的,倒是真的。
這樣說來,唐代就至少有三個大才女是因為愛情,而義無反顧地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一個是魚玄機,被官府斬殺;一個是劉采春,投水自盡;一個是步非煙,被丈夫打死。 唐代的四大女詩人中(魚玄機、李冶、薛濤、劉采春,但一般認為,劉的文學成就不如前三人),有兩個都和元稹相愛過,並一起生活過,可見元稹的魅力之大了。從古到今,能有此艷遇的,怕也只有他和西漢的辭賦家司馬相如了。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唐代的另兩位女詩人李冶和魚玄機如果和元稹年齡相仿的話,也許我們還可以再聽到兩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了。因為,魚、李二人,也是對才子非常迷戀的多情才女。只可惜,李冶死時,元稹才五歲,元稹死後13年,魚玄機才出生,這樣的故事,就不可能發生了。
著名歷史學家陳寅恪先生在他的《元白詩簽證稿》一書中認為:元稹在仕宦和情感上,都沒有節操可言。在政治上隨風轉舵,在感情上,見異思遷。其實,在封建社會的官場上,沒有靈敏的政治嗅覺,是不可能在仕途中步步升遷的。說到見異思遷,怕也不好責怪他。他是誰呀?是元大才子!元大才子都從一而終的話,那還是元稹嗎?
是不是可以這樣說:元稹可以喜歡100個、1000個女人,但真正愛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韋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