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聯盟 -- - 父親節,陪同父親一起喝杯感情酒吧! - Qzone

2019-03-17 02:40:17

父親節,陪同父親一起喝杯感情酒吧!

那是我小時侯,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 ,親|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忘不了一聲長嘆半壺老酒……父親節到了,卻有多少人會想起父親呢?

我和大哥與父親都是有隔膜的,父親也知道這些,為此我們幾年回家一次,他也極少的與我們說話。父親的性格是好強的,卻又有些軟弱,平時在家很兇,一點小事就會大吼大叫,卻常聽母親講,他們剛結婚的那幾年,受了不少欺負。

父親當過兵,在第二炮兵部隊,他每次回憶時,都會提到為某個團長當過警衛員,後來他退伍了,部隊第二次召喚時,奶奶死活不讓他去,說是要去打仗,當時的確是要打仗,但去的人半路又回來了。父親很是後悔,因為去的人回來後就安排了工作,唯獨他在家裡種地。父親在講這些故事的時候,總會指責家裡的決定,影響了他後來的前程。

在我的記憶里,來找父親辦事的人很多,因為父親有爆破證,能開到炸藥,村里修路,個人開山,都要來找他。父親也為人寫申請,字寫得不怎么好,可看到離開的人的臉上,都帶著滿意的笑容。然而,這些都是沒有收入的,每次這些人來找父親,家裡往往要貼上一頓飯。

那是上幼稚園的時,唯一的一點記憶。放學後,我經常家下面的那條路,卻沒有回家,徑直的去了同伴家裡,玩得正高興的時候,父親在叫我。我離開了同伴家,沿著山路奔跑著,看到父親站在半山腰。他讓我坐在肩頭,扛著我回家,大概十幾分鐘的路程——回到家裡,母親笑著說:“讓你拿棒子去接他,你去把他背回來了!”

父親是嚴厲的,他上過國中,算有點文化。國小四年級前,父親都會監督我們做作業,檢查我們的作業本,有時候我們會被抽上一頓竹條。大哥被打得最慘,這也是他怨恨父親到現在的原因,因為他太貪玩,每次去放牛,總會有鄰居投訴他破壞田梗之類的事。有時候,父親發現香菸少了幾根,就會找來竹條,讓我們老實交待。父親最後一次打我,是在99年的初冬,我和大哥因為一點事爭執,便開始動起手來,開始時我們在屋子裡,我拿著斧頭,他拿著柴刀,我怕傷著人,就把他誘惑到院子裡,並放下了武器,要較量一場。大哥下了石梯,我衝上前就把他摁到了地上,他爬起來,拿著椅子就追我。我在院子裡跑到半圈的時候,看見父親飛快的跑了來,拿著棍子朝大哥的腿就打了下去,他拿的是梧桐樹,非常脆,一下就打斷了,剩下一節在手裡,又朝我揮了來,這一下沒打斷,卻讓我痛了好久。

這一路走來,父親老了,我已到了三十歲,除了給他增添更多的憂愁,似乎沒有帶來什麼。去年父親在外面工地上幹活,我在電話里告訴他,修路時千萬要注意車輛,在外要注意身體。這是我第一次用關懷的語氣和他講話,他仍然和以前一樣,不多說。

對於男人來說,不稀罕什麼禮物,能夠在生活里占點位置的,恐怕就是酒了。逢年過節喝杯酒,來了親戚朋友喝杯酒,酒是個好東西,喝多了就有話說,喝多了可以表達憂愁,酒逢知己千杯少。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喝酒的父親是很多的,如果有時間,大家還是陪陪老人,喝一杯感情酒吧,哪怕什麼也不說。

今年的父親節,背井離鄉,我卻沒辦法和父親喝酒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