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凱 : 權臣為何難善終

2019-03-12 01:44:07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商鞅和李斯,這兩個人,有很多相似之處。

他們都為秦國的富強立下汗馬功勞,都受到君王無比的信任和寵愛。都在新君即位後以謀反罪被清算,一個被車裂,一個被腰斬,慘不忍睹啊!

他們倆都屬於權臣,是臣子中的翹楚,君王一人之下,百臣萬民之上。有言聽計從之君王寵愛,有一呼百應之屬下奔走,手握權柄,決斷大政。

權臣基本上是能臣,非有大略雄才,難為權臣,他們一般都是能改變歷史走向的風雲人物。排一排整個春秋戰國期間的權臣,周朝的周公,齊國的管仲,燕國的子之,楚國的吳起、黃歇,秦國的應侯范睢、商鞅、李斯、呂不韋,都是權傾一時的人物。周公在西周初立、天下未安之時,輔佐年幼的成王,代攝行政,功莫大焉。管仲治齊國,很短時間就使齊國稱霸天下,國強民富,讓他的君王出盡了風頭。吳起一握楚國權柄,迅即使楚國南平百越;北並陳蔡,卻三晉;西伐秦。應侯范睢提出了遠交近攻戰略。至於商鞅、李斯,更是對秦國有難賞之功。

權臣基本上是寵臣,非有君王無比的信任,難為權臣。君王之所以信任和寵愛,有的是因為他們有常人難及之大才,有的是因為他們特殊的血緣或機緣。管仲、吳起、商鞅、李斯大才難敵,黃歇與君王有患難之交,范睢以疏間親點出了君王孤立危堂的心事,由此成為君王最信任之人。

這些權臣里,周公、管仲正常壽終於自己所輔佐的君王之前,備極哀榮。范睢提前退休成為人生大贏家。吳起、黃歇、商鞅、李斯、呂不韋,皆死於繼位的新君或新權臣之手。再推斷一下:周公、管仲、范睢,如果堅守崗位到新君即位,基本上也死無葬身之地。不信?想想管仲,連齊桓公最後都是活活餓死的,管仲能好得了?

再往後面想想,明朝的張居正,僥倖早死了,就這都沒能安生。清朝的和珅如果死在乾隆前面,必是備極哀榮的,可惜身體太好,活到了嘉慶手中,就成了百世的貪官代名詞。

(電視劇《大明首輔張居正》劇照)

為什麼會這樣呢?想來,一是權臣掌握的資源太多,新君繼位,權力格局必然要大調整,你還老霸著,行嗎?二是權臣與故君王糾葛太深,知道的事情和關節太多,終究是個隱患。不可不除。

《史記·商君列傳》里有一段對話,精彩至極,大意是說商君出任秦相十年,很多皇親國戚都怨恨他。於是趙良去見商君。商鞅說:“當初,秦國的習俗和戎狄一樣,父子不分開,男女老少同居一室。如今我改變了秦國的教化,使他們男女有別,分居而住,大造宮廷城闕,把秦國建設的像魯國、魏國一樣。您看我治理秦國,與五羖大夫比,誰更有才幹?”趙良說:“五羖大夫是楚國偏僻的鄉下人。聽說秦穆公賢明,就想去當面拜見,要去卻沒有路費,就把自己賣給秦國人,穿著粗布短衣給人家餵牛。整整過了一年,秦穆公知道了這件事,把他從牛嘴下面提拔起來,凌駕於萬人之上,秦國人沒有誰不滿意。他出任秦相六七年,向東討伐過鄭國,三次擁立晉國的國君,一次出兵救楚。在境內施行德化。巴國前來納貢;施德政於諸侯,四方少數民族前來朝見。由余聽到這種情形,前來敲門投奔。五羖大夫出任秦相,勞累不坐車,酷暑炎熱不打傘,走遍國中,不用隨從的車輛,不帶武裝防衛,他的功名載於史冊,藏於府庫,他的德行施教於後代。五羖大夫死時,秦國不論男女都痛哭流涕,連小孩子也不唱歌謠,正在舂米的人也因悲哀而不發出相應的呼聲。這就是五羖大夫的德行啊。如今您得以見秦王,靠的是秦王寵臣景監推薦介紹,這就說不上什麼名聲了。身為秦國國相不為百姓造福而大規模地建設宮闕,這就說不上為國家建立功業了。懲治太子的師傅,用嚴刑酷法殘害百姓,這是積累怨恨、聚積禍患啊。教化百姓比命令百姓更深入人心,百姓模仿上邊的行為比命令百姓更為迅速。如今您卻違情背理地建立權威變更法度,這不是對百姓施行教化啊。您又在商於封地南面稱君,天天用新法來逼迫秦國的貴族子弟。《詩經》上說:‘相鼠還懂得禮貌,人反而沒有禮儀,人既然失去了禮儀,為什麼不快快地死呢。’照這句詩看來,實在是不能恭維您了。公子虔閉門不出已經八年了,您又殺死祝歡而用墨刑懲處公孫賈。《詩經》上說:‘得到人心的振興,失掉人心的滅亡。’這幾件事,都不是得人心的呀。您一出門,後邊跟著數以十計的車輛,車上都是頂盔貫甲的衛士,身強力壯的人做貼身警衛,持矛操戟的人緊靠您的車子奔隨。這些防衛缺少一樣,您必定不敢出門。《尚書》上說:‘憑靠施德的昌盛,憑靠武力的滅亡。’您的處境就好像早晨的露水,很快就會消亡一樣危險,您還打算要延年益壽嗎?那為什麼不把商於十五邑封地交還秦國,到偏僻荒遠的地方澆園自耕,勸秦王重用那些隱居山林的賢才,贍養老人,撫育孤兒,使父兄相互敬重,依功序爵,尊崇有德之士,這樣才可以稍保平安。您還要貪圖商於的富有,以獨攬秦國的政教為榮寵,聚集百姓的怨恨,秦王一旦捨棄賓客而不能當朝,秦國所要拘捕您的人難道能少嗎?您喪身的日子就像抬起腳來那樣迅速地到來。”

從對話看,商鞅是誠心誠意求教,誠心誠意想聽意見,趙良的話也真是鞭辟入裡振聾發聵,但商君為什麼沒有聽從趙良的勸告、以致幾個月後就被車裂了呢?

權臣都是聰明絕頂之人,急流勇退的道理,難道不懂?可以想見,權臣們未必沒有向自己的君王提出過退休的請求,因為其不可替代性太強,一定是被君王一口回絕:你奈何欲棄朕而去?怕將來?嗨!多慮,將來的新君是朕的兒子,朕讓他像朕一樣待你,他敢不聽?再說,整個國家的大事小事,離了你,還有誰能玩兒的轉?安啦!

也可能有權臣早打主意想和未來新君早勾兌,但老王哪一個是白給的?咋?我還沒死,你們這些老鼠就想跳船啦?得!還是安心跟著老王這么把強國事業進行到底吧.......於是,商鞅就這樣被車裂了,和珅就這么被賜死了。

也大約,交出權力比獲取權力更難。好比一個人入深山費千難萬險得到一塊寶玉,整日賞玩愛不釋手,有一天有人勸他把玉送人,以免招災惹禍,那份難捨,可以想見。

再多說兩句:作為一個陝西人,對秦軍當年一出函谷天下心驚的威風常感自豪,所以對把秦國引上強盛之路的商鞅常懷敬意,但現在突然想:商鞅開創的富強秦國的偉大事業,秦國的權貴不滿,秦國的人民不滿,那這個事業,究竟讓誰滿意了呢?難道只是秦孝公?可孝公發願之初,不也是為國為民嗎?

由此再想:商鞅開創的事業,使秦國一路強盛到秦始皇一統天下,但二世初始便土崩瓦解,秦人被坑被殺被辱,此前數代戰勝六國所得各種利益榮耀,一朝加倍奉還,不過是做了一場強國夢,只為沛縣那個天天喝酒泡妞的劉亭長做了嫁衣裳。商鞅是害了秦國?還是幫了秦國?但是如果秦不滅六國,不亡於劉項,會不會此前就被趙國或楚國或齊國滅了呢?唉!夫子說:神鬼之事,吾亦難明,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