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午不食是否合理正確?

2019-07-17 06:11:06
感謝邀請。這是個很好的題目,我多說幾句。
“過午不食”,實際上是佛家戒律,這個“午”,是指正午,大概是中午11點到下午1點這段時間,過了這段時間,就不能吃東西了。
後來網上開始流傳“過午不食”減肥保健。過午不食,晚飯不吃,對健康有好處嗎?當然沒好處。
網上有人講,古代人就不吃晚飯,實際上這是胡說。翻翻古書,很容易找到古代人一日三餐飲食習慣的證據。
上古時期老百姓普遍是兩餐制,一天兩頓飯。第一餐叫“朝食”,大概是上午9點吃;第二餐叫“
脯食”,大概是下午4點吃。《孟子》里講“饔飧而治”,饔就是朝食,飧就是脯食。這么吃,主要是當時生產能力低下,糧食有限,不得不這么吃。
研究古代食制,很多學者認為秦漢以前,老白姓都是一天吃兩頓,實際上也未必。比如《莊子·內篇》說,“適莽蒼者, 三餐而返, 腹猶果然”,戰國時《日書》里也有記載,傍晚和夜間,還有一頓叫“暮食”。看起來那時候已經有一天三頓的吃法。但有學者說,可能在當時,有錢人已經開始一日三餐,老百姓還是吃兩頓,或許有道理。
但《戰國策·齊策四》又有“士三食不得饜,而君鵝鶩有餘食”的講法,意思是讀書人一天三頓都吃不飽,你這裡鴨鵝吃不了,看起來那時老百姓也流行一日三餐了。
不管當時老百姓怎么吃,但據《周禮》講,王肯定是一日三餐,早上吃“朝食”,之後吃“燕食”,燕食就指午飯和晚飯。所以,上古時候,特權階級,無疑是一天三頓。老百姓可能吃不起,一天兩頓就湊合了。所以,第一,兩餐制,就算有,也不是為了養生,確實是沒飯轍。第二,如果古人認為兩餐制有助於養生,特權階級肯定第一個上,何必吃三餐禍害自己的身子。
古代特權階層吃的好,不但有三餐,還有四餐制。比如漢朝帝王就是法定四餐制。班固《白虎通》還解釋了原因,說,“王者之所以日四食何?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時之功也。”這是把四餐跟四方、四時相對,其實就是給帝王多吃找藉口。
學者估計,魏晉以後,一日三餐就比較普及了。到了隋唐,基本上甭管有錢沒錢,大家至少都是一天三頓。那時候,也就有了“中餐”、“午餐”這類辭彙,比如賈島《送貞空二上人》詩云:“林下中餐後,天涯欲去時”,就管午飯叫“中餐”。白居易《詠閒》云:“朝眠因客起,午飯伴僧齋”,就叫午飯了。
但滿人的習慣是兩餐制,所以清朝皇宮的食制,都是一天兩頓,連皇上也不例外。不過老百姓該怎么吃還怎么吃,不跟皇宮裡一個講究。而且,實際上皇族也不是真的一天兩頓,正餐之外還有加餐,大概也是一天四頓。
所以說,網上所謂古人都是一天兩頓的說法,很滑稽。古人也是人,肚子餓了也難受,有條件誰受那個窮罪。
說回營養去,從現代醫學的角度講,不吃晚飯也沒好處。
首先,一餐混合膳食消化吸收的過程,大概是4-6小時,剛好適合一日三餐。而且,人體內消化酶的分泌,也有早、午、晚的節律性。
另外,不吃晚餐,中午之後就不吃東西了,從大概12點到轉天上午8點,整整20個小時不進食,這才真叫吃飽了撐的。
兩餐之間間隔時間太長,從保健的角度講,主要有以下幾種壞處:對免疫功能的,對大腦的,和對心臟的不利影響。
兩餐之間間隔時間太長,不利於穩定血糖。低血糖會導致應激激素濃度升高,比如糖皮質醇,這種激素會增加機體蛋白質分解,造成肌肉丟失。糖皮質醇是強烈的免疫抑制劑,長期糖皮質醇水平過高,對維持正常免疫功能非常不利。
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也是一類升血糖的應激激素,這東西濃度升高也不好,除了一些不適感之外,主要容易誘發心率不齊。還有可能增加人體氧化應激壓力,簡單說就是造成自由基增多。
中樞神經的食物主要是葡萄糖,低血糖還會造成大腦能量供應不足,降低腦力勞動者工作效率。長期低血糖,不讓中樞神經細胞吃飽,可能會造成一定程度的中樞神經損傷,這類損傷多是不可逆的。
葡萄糖是很多免疫細胞的能量來源,比如淋巴細胞、巨噬細胞,低血糖本身就有可能造成免疫細胞活性降低。
谷氨醯胺也是免疫細胞的食物,長時間不進食,循環谷氨醯胺濃度降低,也會影響免疫功能的維持。
葡萄糖還是心肌的能源,低血糖也會對心臟正常功能產生影響。
所以,該吃不吃,絕對不好。過午不食,不是養生,是毀身體。
當然,用這種方式減肥,確實效果好。但這種減肥法,不是什麼高科技,傻子也能想出來。乾脆連早飯都不吃,一天一頓,瘦的更快。問題是,這種靠挨餓減肥的方法,是以損害身體健康為代價的,本該一票否決。
另外我看網上有所謂“首席營養學家”講,晚上人體不消耗熱量,幹嘛吃東西。這種錯誤太低級了,夜間人體怎么會不消耗熱量,晚上人體也要維持體溫和免疫功能,大腦活動照樣活躍。退一萬步講,晚上睡覺了,人難道可以不用心跳不用喘氣?
有人說,減少熱量攝入,有助於保持健康。這話可能是對的。因為到目前為止,唯一確定能延長生物壽命的方法,就是大幅度減少其熱量攝入。這類實驗在20世紀30年代就有,在不會導致營養不良的情況下,把老鼠的食物熱量降低到平時的1/3,老鼠能多活4年,比正常壽命延長了50%。最近在針對猴子的實驗中也獲得了類似的效果。
有些人也在踐行這種方法,保證基本營養的情況下少吃東西。至於效果如何,目前還沒有系統的研究結論。但即便這種方法有效,減少熱量攝入,不代表不吃晚飯。這是兩個概念。
想靠少吃保健,可以每餐都減少熱量攝入,一天三頓,該吃還是要吃。范志紅等營養學家也批評過“過午不食”的飲食方式,認為並不具備宣傳中的好處,反而弊端頗多。
范志紅總體上她是不提倡這種飲食方式的,她說的九點睡五點起,本身是一種特殊的作息方式,即便如此,她也同時強調下午還是要加個餐。這其實已經不是過午不食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