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好課”五境界

2019-02-11 10:27:01

作者:魏偉

教師之於課堂,猶如演員之於舞台、蒼鷹之於藍天、將軍之於沙場。那么,怎樣的課算是“好課”呢?

一、好課實惠

教育對象的發展是教育的價值所在。發展說到底就是變化,但這種變化應是積極進步的變化。因而,上你的課之前與上你的課之後,學生是不是有了變化,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也就成了你的課是否稱得上“好課”的重要尺度。好課就是應當讓學生得到實惠的課,是能促進學生髮展的“有效教學”,學生在這樣的課堂上怡情廣識,受益非淺。如果教師上課,學生一無所獲,一點實惠也沒有,學生還能再聽你的課嗎?教師上課很少有人聽或沒有人聽,這能算是好課嗎?所以,好課的標準應該是:不是學生盼下課而是怕下課,即使下了課也有“詞已盡意無窮”的感覺。

有效的課堂教學引發的學生變化可能是多方面的:知識的變化,表現在知識的量的累積;能力的變化,表現在能力水平的提升(思維的敏捷、深刻、縝密);情感的變化,表現在課堂教學過程中獲得了良好的積極的情感體驗(受到賞識的愉悅、戰勝困難的快慰、收到成功的欣喜等),從而產生更進一步學習的強烈要求;心向的變化,表現在面對新的學習任務時興趣更加濃厚,克服困難的意志更堅定,投身學習的態度更積極、更主動。正所謂:善歌者使人繼其聲,善教者使人繼其志。

二、好課高效

課堂教學效率的高低,不僅反映在課堂教學中學生受益的多少,也反映在課堂教學中學生受益面的大小。一堂課對授課班級的大學生來說,是否有意義,對多少學生有意義,對這些學生有多少意義,是評價高等院校課堂教學效率高低的基本依據。學生的知識背景不同,原有的學科基礎、智力水平有差異,學生的強勢、弱勢、智慧有側重,如何使一堂課對所有學生來說都是有意義的,這是高等院校中每個教師必須殫精竭慮去思考、探索和解決的重要課題。

課堂教學中,教學目標的預設、教學方法的選擇、教學流程的設計等等,都應立足於“實惠”,都要著眼於“高效”。“好課”一定是因院校制宜,因班級制宜,因學生制宜。所有的教學活動都能夠圍繞學生各自已有的經驗和未來發展的不同需求而展開,教師鼓勵和引導學生共同參與,著力激發學生求知探索的熱情,以確保課堂上沒有學生是“局外人”,沒有學生被“邊緣化”。如果課堂教學能夠讓所有的鳥都歌唱,讓所有的花都綻放,這樣的課堂教學就是高效的。

三、好課鮮活

一堂課,相對於一個教學活動的單位來說,肯定有其教學內容和教學目標的規定性。教師課堂教學的基本任務就是通過自己的教學活動,使其課前預設的不同程度的教學目標一一達成。然而,課堂價值和魅力遠不止於此,因為一堂課不應也無法完全是預設內容的再現。課堂上有教師和學生的真實的、情感的、能力的投入,有師生、生生的互動過程,有思維的碰撞,有心靈的溝通,有智慧的啟迪;就在這相互碰撞、相互衝突、相互砥礪的過程中必然會有新的問題顯露、新的知識矛盾產生、新的解決問題的方法發現。正是這新的教學資源的不斷產生,才使得課堂教學能夠充滿生機,洋溢著活力。

“好課”是師生互動、心靈對話的舞台,也是教師引領學生探奇覽勝的精彩旅程。這樣的課堂上,摒棄了呆板與僵化,凸顯出開放性與挑戰性;教學在保持相對確定的同時,卻有著更多的變數,有時是教師的有意延伸拓展,有時是無意的“節外生枝”。在這樣的課堂上,學生自然會既有計畫內的收穫,又有計畫外的得益;課堂教學既有“有心栽花”的繁花似錦,又有“無心插柳”的岸柳成行。這正是發揮教師主導和學生主體作用的表現。因此,課堂教學必須做到學生有問教師必答,答而必詳。這才是課堂教學的真正目的。

四、好課本色

研究課堂教學,通常人們總是把目光更多地投向“教什麼”、“怎么教”這兩個層面上,關注的是教材的剪裁、教學內容的安排、教學策略和方法的選擇。其實,解決好“為什麼教”的問題遠比上述兩個問題更為重要。

不為生計而教,不為功利而教,不為應付檢查而教,不為表演做秀而教,也不為完成任務而教。儘管事有例外,情有特殊,但教師的主觀意識上,也就是課堂教學的觀念應該如此。那么到底“為什麼教”?這就是為學生的前途而教,為國家發展而教,為改革開放培養人才而教,為學生一生幸福而教,為無數家庭的希望不致破滅而教。當然,也是在為教師自己的生命之樹常綠、生命之花燦爛而教,更是為國家的事業前途而教,這就是好課本色。離開了此目的,就不是好課。

好課拒絕花拳秀腿,無須標新立異;不要刻意求新,不要一味求和,首先要在求真、求實上見功夫,一切從學生的實際(身心特長、認識水平;發展需求等)出發;精心組織和開展有效的教學活動(講授、提問、討論、質疑、小組合作、個別點撥等),確保學生在知識累積、能力提升和素質提高等方面都有實實在在的收穫。

真正的好課無須張貼改革的標籤,也不必追趕創新的時髦。有人聽課或無人聽課,提前通知聽課或推門聽課,你該怎樣上就怎樣上,不要搞形式主義。

五、好課唯真

一堂課留有些“缺憾”,幾多“瑕疵”,不是上課教師追求的結果,而是事物的必然。

課堂上,幾十個有朝氣的生命在思想的原野上馳騁,在精神的蒼穹和知識的殿堂里遨遊,這對於教師的駕御能力、應變能力,都是一種挑戰。應對這樣的疏漏、欠缺在所難免,而教師也正是在這應對挑戰、不斷反思與修正缺失之中才有了自己的理論知識、專業知識的成長與教學智慧的生成。曾見有的“公開課”、“示範課”,教師在課前精心打磨煞費苦心,領導臨場指揮,小組合力攻關,再加上數輪試講,幾番修改,才換來教師在課堂上的揮灑自如,知識呈現如剝繭抽絲,問題討論應者如雲,解決難點勢如破竹,落實重點心領神會。課堂結構之嚴謹、課堂節奏控制之恰當、教學用時分配之合理,讓聽課人實在無可挑剔,這樣的課在“精彩”與“完美”的背後是矯飾、貧乏、蒼白和了無生氣,是對創新的扼殺,是對鮮活的窒息,根本不配推崇為“好課”。

上出“好課”實屬不易,讓自己上的課都能——哪怕是絕大多數的課能夠稱得上“好課”,更為難得。而正是在這樣一個不懈追求的過程中,才有了我們的專業成長,也才能夠真正享受到課堂教學作為一個創造過程的全部歡樂和智慧體驗。如果教師的課,學生都能聽得進、學得懂、記得住、用得上,這絕對就是好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