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值:女兒遠嫁父親跳樓:孩子,我受不了你“不聽話”

2019-03-05 05:36:28

龍應台在《目送》中有一段話: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可是總有許多父母,無法接受這種“送別”。

河南鄭州一位六旬老人,因為女兒交了外地的男朋友,可能會離開自己遠嫁他鄉,跳樓身亡。

這位父親的確是“深愛”女兒、不惜付出生命。

但極端的方式,也許會讓女兒後半生都要活在無盡的愧疚和自責中。

重慶沙坪壩一位母親酒後去到江邊想要輕生。

原因是女兒成績好,可能考上北大,但是母女平時交流少,女兒不願意跟她溝通報考的事情。

有人評論:“看不懂這些到底是親人間的大愛無聲,還是仇敵間的魚死網破?”

這些“自我犧牲”的愛和付出,真的是“為了孩子好嗎”?

1

“我生你養你

你必須聽我的”

生活中常常聽到這些話:

“媽現在活著就是為了你,不然還有什麼意思?”

“要不是為了你,我早跟你爸離婚了。”

“你是咱家唯一的指望,我和你爸就靠你了……”

這些父母們,把孩子視作自己人生的全部價值所在。

要孩子平安健康,要孩子活在自己的庇護之下,事無巨細地規劃好了孩子的人生,並且期望得到孩子們的絕對服從。

他們不像是在養育一個獨立的人,而像是在製作一個“聽話、優秀”的“機器”。

最新一季的《奇葩大會》上,心理諮詢師武志紅講了一個故事:

一個女孩,和男友戀愛半年多,沒告訴媽媽,因此媽媽極力反對他們在一起。

她無法接受女兒的戀情未經自己“審核”,軟硬兼施,最終讓女兒和男友分手。

但自此以後,女兒也再沒回過家。

她離開了母親,為自己爭取到了獨立。

武志紅卻覺得她獨立得很慘烈,他說“聽話”這個詞是存在很大問題的。

“一生下來,父母就幫孩子決定了長大後做些什麼,卻從沒問過孩子,他想要做什麼。”

很多時候,父母在完全沒意識到的情況下,親手把家變成了一個“傷人”的地方,讓孩子只想逃避。

很多父母常常用“父母在,不遠遊”,來把孩子“綁在身邊”。

但忽視了後半句:“遊必有方”。

“一個人在有了明確目標時,可以外出打拚,但一定要告知父母自己的去向,不要讓他們擔心。”

真正的孝道和愛,從來不要求任何人犧牲自己,成全別人,哪怕是父母子女。

“我很愛你,但我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這不是自私,而是更純粹且有尊嚴的愛。

紀伯倫有一首詩:

“你的兒女,其實不是你的兒女。

他們是生命對於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

他們藉助你來到這個世界,卻並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旁,卻並不屬於你。”

再親密的兩個人,終究還是“兩個人”。

2

這世上只有父母的愛

是為了離別

黃磊在《小別離》的發布會上提到:

“人生就是一次一次的別離和團聚,世界上所有的愛都是為了團聚,唯有父母的愛是為了讓孩子遠行。

這世界上最普通的東西就是:父母的愛,兒女的情。

父母應該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想,而不要去做自私的父母。

愛過了頭,就是自私的愛。那種愛比恨還要傷害。”

台灣電視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有一集,講述了一位單親媽媽,把人生希望都寄托在兒子身上。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到了一隻可以控制孩子人生的遙控器。

於是每一次兒子做的事情不合她心意,她就按下遙控器,讓時間倒流,讓兒子“修正錯誤”。

衣食起居、考試成績,甚至戀愛,稍有不滿就全部重來。

兒子忍無可忍選擇自殺,卻發現母親只要把時間倒回前一天,他就連“死都不能死”。

這樣扭曲的母子關係,的確是“比仇恨還要可怕。”

究其根本,是父母完全沒有意識到,孩子不是一個可以任由自己支配的“物品”,自己不是他們的“支配者”,只是在他們還無法獨立對抗世界時,陪他們走一段路。

父母子女之間,分離和放手才是永遠的主題:

出生那一刻,孩子離開母體;上學後,是每天暫時的分離;上大學,是更長久的離別;

再後來,工作、組建自己的家庭、擁有自己的孩子……徹底離開爸爸媽媽,離開家。

無論多么不捨,多么難以忍受,這些分離都無法抗拒,誰都不想養出一個“巨嬰”,離別是人生的必修課。

因為父母無法陪伴孩子一生,也只有這樣,孩子才會成長為一個獨立的人。

並且,分離不代表不愛,“母愛最高級的形式之一就是給予孩子自由。”

《無問西東》里,出身名門的沈光耀,成績優異,能力出眾。

原本,他可以憑藉家族庇佑,一生衣食無憂;但為了自己內心的追求,他奔赴西南聯大。

母親只是在聽聞他想參軍的時候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們想你能夠享受到人生的樂趣,比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比如同你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結婚生子。

注意不是給我增添子孫,而是你自己,能夠享受為人父母的樂趣。

你一生所要追求的功名利祿,沒什麼是你的祖上沒經歷過的,那些只不過是人生的幻光。

我怕你還沒想好怎么過這一生,命就沒了啊。”

沈光耀最後仍然選擇了棄筆從戎,為理想獻出生命。

母親面對和自己意見相左的孩子,沒有暴力地反對、阻止,一哭二鬧三上吊,而只是盡全力去挽留、規勸。

或許只是為了那一句“想要你能享受到人生的樂趣”。

3

做父母

可以自私一點

有時,看著一些父母為孩子“操碎了心”,總忍不住感嘆一句“可憐天下父母心”。

可是很多時候,這些愛會變成孩子的負擔,也會讓父母失去自我。

《我家那小子》里的朱雨辰媽媽,自言:“我是用整個生命去對待我兒子的。”

她的愛讓人“震驚”:每天早上四點起床,為兒子燉梨汁,一堅持就是十年;

兒子出門拍戲,無論到哪兒都跟著,用小電磁爐給他做飯;

插手兒子每段戀愛,對未來兒媳的要求是“賢妻良母”……

她的全部時間都圍著“兒子”打轉,好像這是她人生唯一的意義。

可悲的是,她努力扮演好“母親”的角色,卻讓絕大多數人都難以理解。

朱雨辰在節目中表現出來的孤獨、渴望陪伴,都是她做不到的事情。

不懂得放手,最後造成了兩個人的“悲劇”。

電影《塔利》,講述了一位擁有三個孩子的母親的日常瑣碎。

女主角年輕時候美麗、智慧而充滿自信。

成為母親之後,每日給嬰兒餵奶,送孩子上學,操心著家庭的一切,生活似乎慢慢褪去了光彩。

她堅持一定要母乳餵養,堅持一定要自己照顧孩子絕對不請保姆……力求讓自己要成為合格、完美的母親。

而等待她的,卻是日漸走形的身材,一點點流失的自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的惶惑無人可訴,但生活依舊步步緊逼。

連她自己都覺得“我年輕時候學的知識在生完三個孩子後都白費了。”

這種糟糕的狀態一直持續著,直到夜間保姆塔利的到來:她可以完美的處理家務,照顧孩子,她告訴女主結了婚的女人也可以去酒吧狂歡……

而事實上,“塔利”並不存在,她只是女主自己幻想出來的一個存在。

她太渴望擁有一些屬於自己的時間了。

這個社會,“父母”兩個字太重了。

重到人們常常忘記了,在父母身份以外,他們還有屬於自己的生活。

黑龍江的一對老夫妻,花光積蓄買了兩套破舊小樓,並把破屋改造成“豪宅”,每月2萬元的退休金也都用來享受生活。

他們明確表示,不會把積蓄留給兒女。

一位網友的母親對孩子說:

“你要知道,我雖然生了你。但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賺的錢是我的,用它養你是我樂意,不代表那就是你的。

事實上你一無所有,你想要什麼,你也得憑你自己本事去賺。

你的快樂我給不了你,我也不指望你能給我什麼。”

《請回答1988》里,東龍媽媽有一段獨白:

我的人生,一直被人叫東龍媽媽、大龍媽媽,我不高興這樣,我的名字叫趙秀香。

比起劇中其他三位“全職主婦”母親,這位“趙女士”對孩子的照顧確實不多。

因為她有自己工作,她不能無時無刻的陪在孩子身邊。

但她的孩子卻驕傲地告訴小夥伴們:“我的媽媽和你們的不一樣,她有自己的工作。”

父母的愛是無私的,但在是父母的同時,卻不應當僅僅是父母。

適度的“自私”,既是對孩子放手,也是對自我的成全。

孩子如箭,父母如弓。

弓用盡力氣的繃緊,拉開,最終也只是為了箭能夠飛的更遠。

可是箭的勇往直前,不僅需要弓的拉力,還需要離弦那一刻的放手。

愛是奉獻,是付出,也是分離和成全。

給文章點個讚,學會接受分離是一種成長,對孩子是,對父母亦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