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得意馬失蹄,暗度陳倉扛刀鋒,職場上的雷你踩過多少?

2018-09-18 23:35:45

文/姜小喵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劉慈欣《三體》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

世上本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職場上更是如此。

你若沒有孫悟空的斗天換日的本領,怎容得下你的暴脾氣?

你若沒有沙和尚的任勞任怨,世故順從的脾性,怎能讓你分享團隊的榮耀?

說到底,職場上的浮華都是塑膠花情誼。

我們看了那么多的宮斗劇,除了看熱鬧,聽八卦,難道不能從裡面窺探到為人處事,安身立命的道理嗎?

從甄嬛到如懿,熱鬧時清醒,冷遇時堅忍,風平浪靜時多結善緣,驚濤駭浪時致命一擊,打不死的,才能笑著看到結局。

01 不好意思,養你,就是為了擋刀

小喵曾經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了將近兩年。公司因為投資無度,資金鍊斷裂破產清算。

當時我負責政府外聯事務。婉芳(化名)是公司的出納。因為經常出差應酬,報銷次數多了,很自然便跟婉芳熟絡了。

有同事對我說,你要小心婉芳,她是老闆的眼線。

我笑笑不語。小喵從來只關注工作,不參與八卦;再者婉芳對我態度尚可,不像是那種仗勢欺人之人,我有財務問題,她也很樂意解惑。

公司是在香港上市公司設在內地的生產製造中心。老闆祖籍梅州,每月在工廠工作一周;老闆的爸媽常駐,一個掛著行政總監,一個掛著審計總監;公司後勤部門的崗位上基本上都是老闆老家的鄉里鄉親。

婉芳的爺爺和老闆的爺爺是堂兄弟,一家5人都深得老闆一家人的信任。

哥哥原來是老闆的專職司機,連電腦都不會操作,然後莫名其妙就被提拔當了投資管理部門經理。對接銀行的投融資業務。

我幫婉芳哥哥撰寫過貸款檔案,結尾有一欄“公司負責人”,婉芳哥哥直接簽上自己的大名。當時我還問他,這樣合適嗎?他有些小得意地說,當然可以,老闆給我了授權。

堂弟中專畢業後也加入公司當財務專員。這個專員有點特別,崗位不歸屬財務部,直接對接老闆。

公司一直有向員工募集資金的行為。按照放貸金額大小和周期的長短,分為8%-15%不等。高利率刺激了公司大部分員工參與,特別是那些鄉里鄉親,據說有人不單將小孩的婚房賣掉,而且借遍周邊的親戚朋友……很瘋狂,但泡沫越大,破裂的危機越近。

小喵看過那些借貸的白條,倒是白紙黑字清楚地寫著投了多少錢,投資周期多長,利率是多少;但也就是一張單薄的紙,沒有公章,沒有法人章,只有一個經手人的簽字,那個就是婉芳的堂弟。

再然後,公司毫無徵兆地破產了,小喵因為工作的原因,多少提前聽了些風聞,但也沒想到風暴來得如此之快。在正式宣告破產之前兩三周時間,老闆一家人早就搬空了公司的核心資產躲回了香港不再出現。

婉芳一家在這場危機中遭遇了沒頂之災。

跟銀行出面談抵押、簽署關聯文書的是哥哥;堂弟是私募資金白條上的經手人,後來發現所有私募的錢在公司破產的當年再沒有進過公司的賬戶,而是通過堂弟處理直接進的老闆私人賬戶;婉芳是出納,平日供應商結賬找的是她……

每天,公司的大小會議室坐滿了銀行、供應商、社會上的債權人、還有憤怒的員工們……

公司群龍無首,事態越鬧越大,當地政府只得接手清盤工作。

在確認遣散費後,小喵早早離開了公司。之後就接到婉芳的電話,她說,公司一出事哥哥和堂弟都被抓了起來。她想拜託我幫忙找找公安局的人,能否先見見兩位親人。

我知道婉芳有點急病亂投醫。

我建議她當務之急是找一位有經驗的律師,證明哥哥和堂弟只是接受老闆的指令行事,其他事情一概不知情。而且要全力配合調查工作,用良好的表現看能否爭取寬大處理。

最後一次通話,哥哥和堂弟還是因為從犯的身份一審被判刑了,婉芳說她不服,要抗訴。

02 不好意思,只能讓你笑半程

有位朋友劉英(化名),在一家小型製造企業服務了好多年,從PMC主管一直乾到了老闆的左膀右臂。

用她自己的話說,除了銷售和財務,其他部門的負責人都是直接向她匯報工作,她可算是大權在握,一人之下眾人之上。

一家企業,市場是外動力,研發是內動力,財務是血液,其餘的輔助部門即便全讓你大權在握,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嗎?

更何況是一家300人還不到的小企業?一家規模企業的生產部門也比這人多啊。

小喵也隱晦地向她提議過,趁著現在老闆對你滿意放心,設法參與到核心管理中,或者爭取外訓機會,建立自己的社會關係,不然你的職業瓶頸很難打破。

劉英唯唯諾諾,多少覺得小喵有些己人憂天。

沒過多久,老闆以專注開發市場為由,重新聘了一位總經理。

新來的總經理是老闆的朋友,之前一直在大企業當總監。

新老總很會做人,處處尊重劉英,凡事都會先徵求她的意見。開個會,總經理做完總結,也會問一句,劉總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劉英的自我感覺好極了。

同時新老總豐富的職場經驗也讓劉英倍感新鮮,共事過程中也教會了她不少管理方法。

劉英一時間恨不得將自己的幾斤幾兩都掏出來給別人看清楚。

每次我提醒她應該有要危機意識的時候,她就很淡定地說,不會的,我在這家公司服務了6年,很多事情我都一清二楚,老闆和新老總離不開我的。

這份蜜月期沒持續多久,半年後,新老總開始對劉英動手,先是採購,然後飯堂,行政,最後是生產,一寸一寸,一刀一刀。兩人的矛盾激發。

剛開始,老闆還參與兩人的調停,後來乾脆長期出差,避而不見。

某天上班,劉英剛在大門處打完卡,人事部就直接通知她辦理辭職手續。

劉英震驚之餘電話聯繫老闆,關機;她想上辦公室找總經理,保全攔著不讓。辦公室也不讓回了,保全直接將她帶到了會議室。

她哭鬧了大半天,不肯簽任何檔案。反覆說,我要找老闆要個說法。

當天小喵在政府開會,電話一直靜音。待看到來電顯示回復她電話時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

我說,別鬧了,要是覺得補償滿意就簽了吧;如果不滿意,去申請勞動仲裁吧。

風頭正盛的時候,你忘乎所以,不給自己預留退路;現在人家直接釜底抽薪,還要什麼說法這不很明顯嗎,對公司而言,你已經沒有剩餘價值了。

資本市場最實際了,給了你多少,也可以全部拿回甚至讓你回吐。職場上的那些外在的,浮華的,風一吹就散了

小喵還是那句話,不卑不亢,要時刻清醒的心態。你是誰,不在於你擁有了多少,在於你能創造什麼。

看最新一期的《如懿傳》,富察皇后病逝後,多子但平庸的純貴妃被視為最大的繼後人選,結果如何?海蘭設局算計,引起乾隆的猜忌,喪儀上直接斷了純貴妃繼後以及兒子繼承太子之位的念想。

為什麼?

樹大招風,且根須太淺,一吹即倒。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



​03

不好意思,讓也不是真的讓


​有幾天,車拿去做保養,於是坐了同事的順風車。

路程不長不短,但足夠說上幾回八卦。

他說,你跟陳玲(化名)的關係挺好啊。

同事口中的陳玲,是文控中心的一位主管。此人耿直剛烈,對錯觀很強烈,有點小心眼,說話不分輕重,也是公司的老員工,多少有點倚老賣老。得罪了不少人。但是此人工作認真負責,積極主動,安排的工作完成質量高,連大老闆也知道有她這一號人物。

陳芳不是我的直線下屬,但因為小喵階段性要整理企業發展報告提交給董事會,她手上有比較全面的經營數據,所以我跟她的往來相對頻密。

有時候有些涉及生產方面的專案工作,安排她去做跟蹤匯總比用部門的人更合適。

再來主管級以上的女性本來就不多,有時候私下的對話不免多了些。

為了工作便利,公司開了一個工作群,主管以上人員都被納了進去。曾經因為觀點和立場的不同,她在裡面DISS過我好幾次。但小喵不是一個喜歡擺官威和做無謂爭執的人,也不喜歡打口水戰,因為這些外在所謂臉面對事情進展毫無意義,所以有時候為了工作的順暢,偶然我也會讓讓她。讓讓又如何?職場上的適度退讓不是慫。

小喵包容她,全因為工作,全因為她的過分尚且在我容忍的合理範圍內。

原來,在外人的眼裡,我跟她的關係就是好啊。

其實,我跟她毫無私交可言。

性格合不來,知識格局也不一樣。

做朋友最大的差距是什麼?我跟你說蘇格拉底的時候,你以為提拉米蘇出了一個新品種。

當然,這番話自然是不能說與同事聽,有些事情越清晰越傷人。

原則重要嗎?堅持重要嗎?

都重要,但是在大局面前,顯然不是最重要。

04 結語

是不是很戲劇化?很具有衝突性?

小喵的職場經歷可以說是十分精彩。

感謝一路上的刀光劍影,讓我知道世事的艱難,人情的涼薄。毫不避諱地說,小喵在職場一直都帶著些許的悲觀色彩。但這是絕對負面的情緒。

像華為,就是一個悲觀主義者的勝利。

任正非先生自創立華為伊始,便一直喊著“狼來了”,也曾在內部談論過“華為離破產還有多遠?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正是這種居安思危,目標明確的魄力,帶領華為成為業內首屈一指的標桿企業。

對照之下的中興通訊,雖然也號稱是通訊設備的第一梯隊企業,是深證的權重股,但是自從出了被老美制裁、天價處罰的醜聞後,形象真的是一落千丈。

本來是企業的發展問題,卻只能上升到國家層面干預。正如一個小孩犯了錯,老師出面談判,順帶還連累了一班的同學。

低調務實一點沒什麼不好,如若你對閱讀的資料有整理分析的習慣,便會發現其實很多牛人,越往上走越發會小心翼翼。

因為人的認知與這個世界的對接,就像是一個圓圈。

剛開始的圓圈很小,與世界的接觸面亦小。你所了解的事情自然也不多。

隨著你的知識越來越豐富,圓圈越來越大,與世界的接觸越廣泛,你會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的事情你是不了解的。

所以,人始終要保持一顆謙卑敬畏的心。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劉慈欣《三體》

與君共勉!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