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魚 - (14) 生吃菜心

2019-03-12 03:01:09

生吃菜心
現在跟我們的第二代第三代講起當年在大嶺生吃菜心的故事,他們一定會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們,一定會感到困惑;但是如果有誰在嶺友間提一個問題:“哪位吃過生菜心?”嶺友們一定不會感到奇怪,而且有不少嶺友會舉起手表示:“我吃過!”那甜甜的、淡淡的、略帶清香味有點象生蘿蔔的味道,或許在許多嶺友心中還久久不能忘懷!

那是1972年,又一個冬天要到來了,經過近兩年的時間,嶺上的生活條件比初到時已改善了一些,尤其是撈魚剛從連隊調到築路三處機關,更感覺到了條件的改善。未上凍前,已經每天有了新鮮蔬菜,只要你捨得化一伙食費,每天也都可以有點肉腥沾嘴。處機關後勤還搞了一個大菜窖,只要能及時從外面搞到新鮮暖菜,真正入冬時就可以和凍土豆、凍白菜、海帶條之類難吃乏味佐菜說再見了。一天夜裡,後勤部門一下子搞來了幾大車大白菜,為了防止白菜凍壞,處機關領導立即發動全體機關和後勤工作人員,連夜把一大草包、一大草包的大白萊卸進菜窖。雖然外面天已比較冷,但是幾大車白菜卸完後,大家就都已滿頭大汗。人也乏了,口也幹了。大家都在暖窖裡面休息,這時不知哪位嘀咕了一聲:“大家都放著眼前這解渴的玩易兒不吃,還楞著幹嗎?”這話就象一聲號令,不少人就在這菜窖中抽出了一顆顆大白菜,把外面的菜葉邦子都一層層地叭啦下來,光剩下裡面的白菜心子塞進嘴巴就“嘎吱、嘎吱”嚼了起來,正當撈魚吶悶這菜心怎么就這么生著吃啦的時候,不知誰也把一顆扒了皮的菜心挮給了撈魚,在大家“嘎吱”聲的感染下,也由於口乾得有點難受了,撈魚也不由自主地將這菜心塞進了嘴裡,也加入了“嘎吱、嘎吱”的隊伍。終於也嘗到了那甜甜的、淡淡的、涼涼的略帶清香味有點象生蘿蔔的生菜心的味道!

返城回到蕭山後,撈魚也曾想重溫一下當初嶺上生吃菜心的味道,但用蕭山的茭萊(就是東北俗稱的大白菜),扒出來的生菜心用嘴嚼幾下,始終有一股生腥味,而且是澀澀的,再也嘗不到嶺上吃生菜心時那難忘的嗞味了!
下面就是東北的大白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