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要吃進多少委屈才會將心撐大?

2019-02-21 15:56:47

文/姜小喵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

無論生活還是職場,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對於委屈,小喵用“吃進去”,而非“忍”。

忍,心頭一把刀;忍得多了,終究是傷己。正如一間雜物房,有什麼無用之物你總想著先放進去吧,等裝不下的時候再作處理。那時候滿滿的一屋子負擔,既影響心情亦消耗激情。

所以對於委屈,小喵一律用吃進去。

既是吃進去,那便要經過消化吸收這一過程。——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歸根究底,真正傷人的不是事件的表象,不是別人的譏諷嘲弄、冷言冷語,而是內心無端衍生出來的失落、自卑、憤懣等止不住的胡思亂想。

打擊/委屈,說到底也不過是別人表達不同立場的一種方式而已。

那緣何要將心撐大?

心胸大了,自然可包容的事情就多了,正所謂大肚能容天下之不能容也;當你真正放下偏執、計較、自戀、苛責,用寬容的同理心去看待每一件事情,用理性成熟的態度去拆解每一個難題,你便會發現,現在的挫敗,低落都不算什麼,這些不好的經歷也許恰恰串聯了未來成功的可能性。

工作第二年,在籌備尾牙活動時發生意外,腳踝嚴重扭傷,醫生開出了休養的病假單。那時的我,敏感自尊,一心想要表現卻又不得法門;跟上司的關係處得不太好,上司對我的表現亦甚少表揚。我焦躁,自尊,委屈,像是一株努力挺拔的蘆葦卻無奈空著一桿心。

我並不想將自己的軟弱落入上司的眼中,我想用努力得到重視,於是咬著牙硬是扛了下來。

期間,上司並沒有因為我受傷而讓同事分擔我的工作;甚至因為我的行動不便越發挑剔;委屈總也有兜不住的時候,於是偷偷躲進洗手間哭。

上司從旁人口中得知後,反而皺眉對我說,你若是真的無法繼續工作,可以跟我說,不要故作姿態讓別人覺得我冷漠無情。

這位嚴苛而心思縝密的上司說,進入社會,你不是個人,是組織裡面要求承擔責任的個體。企業不是家庭,沒有義務去發現理解你的每一寸委屈與小心思;社會很現實,在你不能證明你的價值之前,不會有過多的關注;你的崗位視為你對組織的承諾,答應了就要無條件兌現,沒有萬一如果但是。

所有牛人都應該為解決實際問題來,不是為了頭銜而來。

工作第五年,小喵因為想做職業轉型,於是放棄了之前的職場累積,選擇到一家規模企業當總經理秘書。

之前我從未實踐過同類型的崗位,即便再用心,短時間業務上也會有疏漏,加上總經理的脾氣火爆,剛開始的那幾個月小喵是天天挨罵。

毫不誇張的,是真的天天挨罵。

倒水的時候不小心灑落一滴在桌面上,罵;

郵件的分類不合他心意,罵;

總經理不懂輸入法,回郵件的時候我需坐在諾大的辦公桌對面,他說一句,我敲一句。總經理是香港人,小喵首先要將廣東話轉化成國語,再組織成文理通順的句子,本來就有一個轉換和思考的過程,有些生產上或者是較為技術性的言語我一時間領會不過來,敲出來的文字不合他心意,罵;

且總經理的控制欲很強,在語意上也不允許自由發揮,要嚴格按照他的思路走,但是這種心有靈犀的默契豈是能一蹴而就的,有時候我等著他的語句,慢了,罵;有時候我搶在前頭多寫了一句,他不滿意,罵;一邊承壓,一邊還要留心他的語意,難免會打錯字,罵;

打電話召集相關部門負責人開會,總會有個別領導因為工作暫時無法分身遲到,罵;

無論我因為何種原因離開辦公室超過20分鐘,他找不到人,罵;

手機響三聲沒接,罵……

總之是各種吹毛求疵的變著花樣的罵。

總經理辦公室對開是大辦公室,一堵落地玻璃牆,只要我挨罵,外面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大家都在開玩笑,賭我能堅持幾個月。我的阿Q精神一上來,問,我能給自己下注嗎?

那段時間,心裡壓力很大,情緒也被打壓得很是低迷;從前總是被誇贊,被豎為標桿,如今卻體會了從天堂跌落泥潭的感受;挨罵多了,小喵一度懷疑自己的工作能力。

有時候忍不住向朋友訴苦,這些吃瓜民眾卻搞錯重點地問我,既是天天挨罵,為何總經理不炒掉我換人?

那是因為罵人是他慣用的且得心應手的管理方式;前幾任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事件的核心不是因為小喵的工作能力。

那時候只是很單純地想著,既然是自己選擇的路,不如再堅持一會,看看承壓能力究竟能到幾分。何況,這過程中,我還是能在偷摸著學到不少東西。

一、通過處理郵件,旁聽會議,整理歸檔索引檔案等,我對企業管理的整個流程走向有了個囫圇的概念。思考問題的解決點不再局限在單一部門。

二、有一個嚴苛急躁的上司,我在處事手法上更趨嚴謹,也越發學會了察言觀色。

三、天天挨罵,起碼讓我臉皮都起了繭子,不再用一顆玻璃心去在意別人的言語,專注做好自己的分內事才是正道。

四、 正因為我被言語的暴戾折磨過,更能體驗“開口罵人”是一種極其低效的管理手法。既要用人,更應該多發掘長處;木桶的短板原理也不是百分百真理,不能豎著放,還能斜著放,不是嗎?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屬原創者

工作第九年,我陪同大小董事長參加商務會談。會談的一方是當地高新產業園管委會與招商局領導。

當時公司計畫在高新產業園拿地,以此作為產業升級的一個基地。

想要在高新產業園拿地,需要有技術創新的項目為先導;在之前,我已經根據公司的發展規劃草擬了一份可行性報告和項目契約,在通過董事會審議後發給了高新區管委會。

因在談拿地意向時,我從未出面,故而第一次見面時,看著捧著一堆資料和筆記本電腦的我,招商局長自覺我只是一位隨行秘書。

管委會的領導對項目契約不甚滿意,附加了幾條較為苛刻的條陳,董事長第一反應就是問我的看法。

小喵剛要張嘴表達,招商局的領導當下就來了一句,她不懂,她懂什麼。

項目的可行性報告是我寫的,契約是我起草的,企業的對外投資項目大多會經過我手,你們提出異議之時,我已經在筆記本上記錄下要我方意見,我尚未發言,怎知我不懂?

但這是商務場合,和氣生財;何況從事外聯工作多年,一路走來,這種被忽視或者是被看低一眼的感覺可以說是如吃飯一般家常了;別人若要輕視你,肯定會有千百種理由,若要都要一一認真計較,那真是本末倒置了。蚌因為沙粒的不舒服可以煉化成珍珠,我們為何不可將那些刺心的言辭再發酵成壯大心胸與格局的養分?

我轉手將筆記本交給了副董事長讓他先發言。這裡面有個很重要的會談原則,任何場合,大老闆都應該放在最後發言。一來要為老闆爭取思考的時間,再來老闆代表一錘定音,再無迴旋的餘地。

用地契約簽好了,項目可行性報告備案了,管委會的領導組織了好幾位局長到公司調研。

我主導了整個接待任務;甚至在雙方交流上,我提出的科技創新發展規劃得到了時任科技局局長的贊同,其甚至提出可在適合的情況下再為我們爭取多一塊地。一時皆大歡喜,其樂融融。

在接待午宴的時候,招商局長主動與我碰杯,說,以後多聯繫啊。

是啊,那些曾經的輕視最終都會煙消雲散在你的實力中。

看《如懿傳》,對裡面的一句話印象深刻:有什麼本事呢,不要讓旁人一下都看穿,旁人不知道的,有一天也許就是你的傍身之計了。

所以,不要著急去反擊,越是隱忍後發,出擊時的力量越大。

待小喵在職場上顯山露水後,有些合作方或者是行業的專家,總會半開玩笑地問我,你老闆究竟許了多少薪水給你,讓你如此任勞任怨,恪盡職守?

一般這個時候,小喵都會客套地謙虛一番。

其實,我的努力,誰也不為,只為自己。

公司許給我的職位,薪水,甚至是我坐在這個位置上獲得的一些社會關係,說到底都是依附在公司這個組織機構上的,並不完完全全屬於我。

一個人真正的資本應該是他的心胸與格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