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才女一清照

2019-06-07 18:54:13

月滿西樓憑闌久 千古才女一清照

在上中學的時候,我特別喜歡李清照的詞。記得筆記本上有十幾首她的詞,閒暇背誦時,猶如溪邊小徑散步,聞泉水潺潺,野花堤岸,芳香迎面。今年寒假裡,找到一本《李清照詞全集》,讀得昏天黑地,融入其中,樂不思食……

李清照所有的文學作品,詩,詞,和文,全部的作品加起來也就不過七八十篇,但就是憑著這區區的七八十篇作品,她居然能夠和李白、杜甫、陸游等男性的大作家在中國的文學史上平起平坐,甚至成為太陽系當中一道亮麗而獨特的風景。1987年,國際天文學會命名了水星上面的15座環形山,用15個世界名人的名字來命名它們,李清照就是其中一座環形山的名字。我想,這大概應該是在外太空惟一一個用中國古代女性的名字命的天體了。這體現了李清照在世界文壇的地位和價值。

歡快的少女——“綠肥紅瘦”

她出生在一個書香之家,父親李格非以文章名世,深受蘇軾的器重,母親王氏也知書能文,李清照從小濡染於這樣的家庭氛圍中,加之其資質超凡,“性偶強記”,少時即有才名,欣賞她的《如夢令》:

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

沈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

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

驚起一灘鷗鷺。

這是一篇追述往事之作,寫的是少女時代的一次郊遊。調子活潑輕快,語言明淨,畫面優美,你都能想到眼前那種非常絢爛的景象,燦爛的晚霞,靜靜的湖面,綠色的荷葉,白色的荷花,還有醇香的美酒,還有她們歡快的笑聲……她們是一群人在玩兒,玩兒得很高興,高興在哪兒?就是大家比賽誰劃得快,箭一樣地栽到藕花的深處,然後“驚起一灘鷗鷺”,撲啦啦的,一群的水鳥從一望無際的田田的荷葉當中飛起來。

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濃睡醒來,宿醉未消,就擔心地詢問經過一宵風雨,窗前的海棠花怎樣了?“綠肥紅瘦”,無限淒婉,卻又妙在含蓄,短幅中藏無數曲折,用語簡煉,又很形象化。

新婦的柔情——“人比黃花瘦”

清照十八歲時,與趙明誠結婚。趙明誠是吏部侍郎趙挺之之子,對金石圖書頗有研究,學識淵博。這一對情侶真可謂品學匹配,志同道合。結婚以後,夫婦二人填詞吟詩,時相唱和,賞玩書畫,研究金石,生活充滿詩情畫意,十分美滿。他們為“盡天下古文奇字之志”,明誠竟辭官不做,夫婦“屏居鄉里”十多年。清照常常雪天“頂笠披蓑,循城遠覽以尋詩”;明誠常為蒐集金石名畫四處奔走。每得佳句或真跡,常擺宴祝賀,舉杯暢飲。在他們的生活中常有這樣的情景:二人飯後來到書房,沏上茶,清照指著一大堆書對明誠說:“我說出一典故,看誰先猜出在哪本書、哪卷、哪頁、哪行上,猜對了,先喝茶。”二人常一邊猜一邊嬉戲,笑得前仰後合,茶傾滿身,結果誰也喝不成。

婚後二年,趙明誠奉旨出仕,夫妻暫離,李清照甜蜜寧靜的心弦於是彈奏出一首首略帶苦澀和憂怨的望夫詞。

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此詞抒寫伉儷深情,傾吐相思之苦,相思之情太深,太苦,無法消除,也無法掩飾,“才下眉頭”,指眉尖緊皺,流露出一種相思痛苦之情,這情剛剛抑壓了下來,“卻上心頭”,即又轉移到了心頭,依然傷懷。夫妻感情真摯深篤,寫來坦率大方,讓人為之折服。

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這詞我們大家都太熟悉了,這重陽節的時候,愁雲慘澹,沒個好心情,為什麼沒有好心情?因為我的那個他,不在家,很簡單;所以:“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該詞抒寫與丈夫分別索居的孤苦之愁,道出一般女性壓抑在內心深處不敢輕易道出的情感,曲盡人意的剖白,清新淡雅的格調見出作者深於言情的特點。暗示相思之苦,憂愁之深,為千古名句。

淒涼的寡婦——“滿衣清淚”

建炎三年(1129),趙明誠任湖州知州,六月十三日,正是盛夏時節,趙明誠離開池陽。七月末,李清照得到明誠臥病不起的訊息,當天她就乘船東下,日夜兼程,火速趕到建康,與丈夫見了最後一面。靖康之難發生後民族的悲劇、時代的劇變,使她捲入了苦難的漩渦。從此,李清照開始承受國破、家亡、夫死的劇痛,她的詞風頓時變得悽苦。其心境與詞境也隨之發生變化,由輕盈的嘆息變為深重的憂傷。

清平樂

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

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

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

詞人漂泊天涯,遠離故土,年華飛逝,兩鬢斑白。“難看梅花”,則是指國家的遭難,而且頗有經受不住之勢。在這種情況下,她哪裡還有賞梅的閒情逸緻呢!身世之苦、國家之難揉合在一起,一首小詞,把個人身世與梅花緊緊聯繫在一起,在梅花上寄託了遭際與情思。構思甚巧而寄託甚深。

當李清照耳聞目睹南宋小朝廷只求偏安、不思抗敵的現實,憂國傷時,悲憤交加,寫下了擲地有聲的鏗鏘詩——《夏日絕句》,為後人所稱道。

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

不肯過江東。

寫詩歌頌項羽寧肯一死以謝江東父老的英雄豪氣,譴責趙構苟且偷安的可恥行為。詩中讚美項羽兵敗後無顏見江東父老而自刎於烏江的壯烈行為,嘲諷斥責南宋統治集團倉皇南渡,偏安一隅,苟且偷生,不思恢復的懦弱無能。全詩語言明白,詩意爽朗,感情沉痛悲憤。

李清照出身於宦門,但不慕權貴,敢於大膽發表政見。她早年不避風險,上詩救父;對公爹趙挺之升為宰相,不以為賀反而寫詩嘲諷:“炙手可熱心可寒。”早在青年時代,她就以唐玄宗荒淫誤國、招致安史之亂的歷史教訓,勸宋徽宗:“夏為殷鑑當深戒,簡策汗青今俱在。”

孤苦的老嫗——“淒悽慘慘”

人到晚年喜歡回憶,李清照也不例外。在她的回憶當中,不斷閃現的是她和趙明誠在年輕時候的美好歲月。可是現在只有她孤身一人獨守空房了。“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充分地表達了李清照在孤獨生活中沉重的哀愁。

武陵春

風住塵香花已盡,

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

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

載不動許多愁。

晚年的李清照,越是孤獨寂寞,越是思念丈夫趙明誠。懷著對於過去生活的深深追惜。“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同樣是用誇張的比喻形容“愁”,但她自鑄新辭,而且用得非常自然妥帖,不著痕跡,將抽象的感情化為具體的形象,饒有新意。

再欣賞她寫的《聲聲慢》。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淒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

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這首詞,我們在讀它的時候,覺得非常地順暢,全部都是尋常話語,說的都是大白話,每一句都很尋常,但又好像不尋常,每一個字用得都非常地明白,但是好像又經過了千錘百鍊,這就是李清照在藝術上的一個很高的成就。通過描寫殘秋所見、所聞、所感,抒發自己孤寂落寞、悲涼愁苦的心緒。

宋高宗紹興二十五年,即公元1155年,李清照在臨安去世。李清照一生沒有子女,去世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國事已難問,家事怕人提,守著一個孤清的院落,只有秋風旋著黃葉在門前徘徊……

大河百代,眾浪齊奔,淘盡萬古英雄漢

詞苑千載,群芳竟秀,盛開一枝女兒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