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所大學上了《焦點訪談》!他們做的事真是太感人了!

2018-10-12 08:56:17

他們才是最值得年輕人崇拜的偶像!

作者 | 北洋君

來源 | 北洋之家(ID:bypm2016)

你有多久沒被感動過了?

近日,央視《焦點訪談》的一期節目

讓人看得淚流滿面!

她,叫侯朝茹,

保定學院歷史系畢業生。

18年前,這個穿著白色背心

甚至連鏡頭都不敢面對的靦腆女孩兒,

即將和他14位同學一起,

登上西行的列車,穿越“死亡之海”!

他們不是去探險,

更不是去旅遊,

而是帶著自己的戶口,

決心一生紮根到祖國最偏遠的縣城!

18年後,這個靦腆的女孩,

早已成為講台上鏗鏘有力的老師!

18年來,保定學院,

這所在全國並不算知名的大學,

有百餘名跟侯朝茹一樣的年輕人,

帶著青春的夢想,

從家鄉河北來到

幾千里之外的新疆且末縣,

站在了三尺講台上。

他們不是實習,也不是短暫的支教,

而是永遠地留下來,

一站就是十幾年。

當我們面對孩子

“長大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的疑問時,

他們的故事,

是最好的答案!

NO.1

只有荒涼的沙漠,

沒有荒涼的人生!

新疆且末縣,

這個北部深入

塔克拉瑪乾沙漠的小城,

是中國面積第二大的縣,

卻僅僅有6萬人口!

在中國廣闊的領土上,

且末,就是地圖上一個小小紅點!

一心想當老師的侯朝茹,

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

她和她的同學們,

一生的命運會因為這個小城

發生改變!

那是2000年的春天,

且末縣因為嚴重缺少中學教師,

專門來到內地招聘教師。

他們去了很多大學招聘,

卻沒有給孩子們招來老師!

當他們來到保定學院時,

也只是為了碰碰運氣。

沒想到的是,

保定學院竟有

100餘名優秀學生報名。

本來計畫招聘七八名教師,

最後竟把名額增加到了15名。

河北的高校一批就有15名畢業生

志願到且末任教,

這在且末教育史上前所未有。

最終,這15名品學兼優的畢業生,

鄭重簽訂了赴新疆就業協定書。

之前,這15個孩子都從未去過新疆,

更沒有聽說過且末……

2000年8月5日,

在保定火車站的站台上,

此起彼伏的道別聲里,

才明白考驗只是剛剛開始。

他們從河北保定出發,

要途經5個省區,

歷經5000多公里的行程。

那一天,一向都很堅強的侯朝茹,

強忍著淚水,

不讓自己哭出來!

因為她也不知道,

這一走,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侯朝茹的爹娘來為女兒送行,

她笑著寬慰父母,

你們放心,我去那裡是工作。

當老師還有寒暑假,

假期的時候,

我會回來看你們!

列車整整走了兩天一夜,

從第一次看到沙漠的激動,

到一路走去全是沙漠的淒涼,

他們的心也從開始的豪情萬丈

變得焦慮起來。

從烏魯木齊到且末,

他們又整整坐了6個多小時的汽車。

沙漠沒有任何綠色,

沒有任何生機,

當所有人的心情都快陷入絕望時,

他們看到了一塊牌子:

征戰“死亡”之海,

只有荒涼的沙漠,

沒有荒涼的人生!

最終,經過五天四夜的輾轉奔波,

大家終於走完了5000公里的漫漫征程,

到達了位於新疆南部的

天邊小城——且末。

侯朝茹記得很清楚,

那是2000年8月12日上午,

15名畢業生們正式到且末縣二中報到。

那天,迎接他們的人太多了,

學校的領導來了,

縣教育局的領導來了,

縣政府的領導也來了,

他們早已在校門前列隊等候,

夾道歡迎這些遠道而來的青年們。

眼前的大紅橫幅上寫著

“熱烈歡迎河北大學生到且末任教”,

而他們的腳下則是濕漉漉的路面。

且末是個嚴重缺水的地方,

為了他們的到來,

且末縣二中的師生們提前

把近百米的土路全灑上了水。

▲支教畢業生到達且末縣後的第一張合影

▲支教畢業生在學校宿舍前的合影

看到眼前的一幕,

所有人都忘記了旅途的勞頓。

黃土墊路、淨水潑街”,

大家心裡明白,

這是迎賓的最高禮遇!

也是從那一刻起,

這百米路也成了這些年輕人

決心用一生要走的路——

紮根且末,奉獻青春!

NO.2

她是孩子們最尊敬的老師

18年前,當侯朝茹和其他14名同學

即將踏上奔赴西部的列車時,

面對送行的親人、老師和同學們,

她是唯一沒有落淚的女生。

她說:“分別不是為了流淚,

那一刻我心裡想的都是遠方。”

沒想到,心中的“遠方”

很快給侯朝茹來了個下馬威。

惡劣的環境讓她的身體

開始出現問題,嘴唇乾裂、

咽喉疼痛、流鼻血……

剛到且末幾天,

天突然間毫無徵兆地昏暗下來,

正在上課的朝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瞬間呆住了。

沙暴漫天而來,

室內能見度不到2米,

到處是嗆人的土味。

離家萬里,環境惡劣,

侯朝茹坦誠,

其實每個人都曾想到過離開,

但她和同學們沒有人真的捨得離開!

2003年,一位初三班主任走了,

沒有告訴學生們。

一個學生含著淚問朝茹:

“老師,是不是有一天您也會走?”

那一刻,她沒有任何猶豫,

想都沒想就回答:

“不!老師不走,老師會一直教你們!”

在這18年間,

從保定學院走出的支教畢業生,

沒有一個人離開……

▲侯朝茹耐心地指導學生

18年來,

侯朝茹是學生們最喜歡的老師。

因為她,最像媽媽!

努爾曼古麗是個內向的

維吾爾族小姑娘,

高三那年,她的父親因病去世。

當天夜裡,侯朝茹趕到她家,

她握住努爾曼古麗的手,

對她說:“家裡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

你幫助媽媽做了很多,

非常不容易,老師心疼你!”

▲侯朝茹是學生們最信任的老師

侯朝茹鼓勵她做生活的強者,

這些話在這個小姑娘的心裡

產生了巨大的動力,

那一年,她以優異的成績

考入了中央民族大學。

▲侯朝茹的丈夫、同學、同事,龐勝利

侯朝茹的丈夫龐勝利

也是第一批前往且末的十五人之一,

這些年,夫妻倆把情與心都獻給了且末,

對自己的父母親人,

侯朝茹卻充滿愧疚。

自從2005年做了母親之後,

她才慢慢理解了

當年母親為什麼堅決不同意她的選擇。

2014年,侯朝茹和李桂枝

作為西部支教畢業生代表,

在保定學院進行了一次報告會。

河北金融學院的一名學生

得知訊息後主動與學校聯繫,

原來她來自新疆,

是侯朝茹的學生,

去年剛剛考到保定來讀大學。

她說,她對侯老師的感情無以言表,

侯老師是她最尊敬的老師。

報告會上,侯朝茹做完報告後,

這名學生手捧鮮花走上台向她獻花,

感謝師恩。

那一刻,事先並不知情的侯朝茹

和她的學生相擁而泣,

台下掌聲雷動。

NO.3

周正國,三年才回一次家,

跟姑娘第一次見面就領證結婚

侯朝茹答應父母,

路途再遠,寒暑假一定回家!

可她的同學周正國

到了且末三年後,

才終於回了一次家!

周正國的家在阜平農村,

家庭條件不好,

高二那年,母親生病去世,

他和哥哥、父親相依為命。

上大學那年,

家裡連2000多元的學費都拿不出來。

▲周正國在給學生們開班會

且末離家遙遠,

周正國和同學們一樣,

來了就打算把根紮下,

在學校的支持和擔保之下,

周正國和幾位同事

從縣信用社貸了款買房。

當時他的工資才681元,

扣完貸款就所剩無幾了。

沒錢的日子裡,

還吃過好多天的白水煮掛麵。

冬天來臨,為了省煤,

火爐能不燒就不燒,

宿舍里陰冷難耐,

晚上就到辦公室里看書備課。

周正國和少數民族學生們一起過端午節包粽子

來到且末的第三年,

周正國惦記家中的父親,

準備回一趟老家。

從且末到阜平,

路費要花上他將近一個月的工資,

為了這次回家,

他提前半年就開始攢錢。

來新疆18年了,

回去的次數一隻手就能數得過來。

提到日漸老去的父親,

周正國的聲音哽咽了,

“這么多年,虧欠最多就是他……”

這是周正國2016年探親時,與父親拍下的合影

最為傳奇的是,

周正國不僅自己紮根新疆,

還“拐”了個保定姑娘一起建設新疆。

2007年,他回家探親,

親戚為他介紹了在老家一所

中學教書的女孩劉慶霞

當時他馬上要回學校,

沒有時間見面,

就要了慶霞的手機號碼。

劉慶霞和她的學生

回到新疆之後,

周正國主動發過去一條簡訊,

慶霞很快回了簡訊。

就這樣,在工作之外,

周正國的心裡好像

忽然之間有了小小的牽掛,

兩個年輕人通過手機遠程談起戀愛。

劉慶霞給學生開班會

臨近暑假的時候,

慶霞來電話鄭重地說,

如果你暑假回來,我就嫁給你。

非常簡短平靜的一句話,

卻分明是另一種方式的以身相許。

這讓周正國的心激動得

如同巨浪滔天的大海,

很快便利用休假探了一次家,

這才第一次見到了

與他在電話里定了終身的人。

劉慶霞和學校老師

見面後的兩天,

兩個年輕人完成了生命中

最重要的幾件事:

兩家老人見面,領結婚證,

並決定慶霞辭去在老家的工作,

跟正國一起去新疆!

短短一周時間,

兩個從未謀面的年輕人

走進了婚姻殿堂,

並肩攜手支援新疆!

到了新疆,

慶霞被安排到遙遠的塔城教書。

且末與塔城相距近千公里,

他們不得不再次相隔兩地。

一年後,兒子出生了,

因為距離太遠,教學任務重,

慶霞懷孕期間甚至生產的時候,

周正國也沒趕到她身邊。

孩子四五個月的時候,

慶霞就帶著孩子

回到了塔城工作崗位上,

周正國再次見到兒子的時候,

他已經9個月大了。

父子倆見面少,

兒子對爸爸的印象就是鼻子上的眼鏡。

慶霞說,孩子很想爸爸,

剛學會說話時,

在路上見到戴眼鏡的男人就追著喊爸爸。

3年後,慶霞終於調到了且末,

一家人終於在且末幸福團圓。

周正國和劉慶霞的兒子(綠衣)已經8歲了

在新疆生活十多年,

周正國已經成為“老且末人”了,

他說,每次回保定老家,

都會有一種複雜的情感縈繞心頭。

“回不去的故鄉”,

說的大概就是這樣一種感受吧。

NO.4

我和弟弟當同事

父母也成了且末人

把新疆視作自己第二故鄉的趙艷菊

2002年4月,

且末縣又來保定學院招聘教師了,

早就嚮往著新疆的趙艷菊

沒有跟父母商量就報了名!

沒想到父親二話沒說表示支持。

來到且末之後雖然生活艱苦,

但熱愛教學事業的她

很快就克服了各種困難,

成為了教學骨幹!

在新疆且末支教的保定學院畢業生們在一起歡度新年(從裡到外依次為李桂枝、趙艷菊、井慧芳)

最讓趙艷菊驕傲的,

是她的弟弟!

2005年,

同是保定學院畢業的弟弟趙國寶

也報名來到了新疆,

來到了且末,姐弟倆成了同事!

畢業前,弟弟已經在保定應聘成功,

但趙艷菊的一個電話:

“小寶,我們這邊缺老師,你來不來?”

還是讓他下定了來新疆的決心。

趙艷菊的弟弟、同事趙國寶

趙艷菊說:我的心裡很矛盾,

我在新疆,我的大弟弟在廣西,

如果小弟弟再來新疆,父母怎么辦?

他們身邊就一個孩子也沒有了!

可是,讓姐弟倆感動的是,

2009年5月,

他們的父母也背著行囊

踏上了來新疆的火車。

他們的行李並不多,

因為老家那幾間大瓦房已經更名改姓,

母親攢了一輩子的盆盆罐罐也都丟下了,

相信他們在離開故鄉的那一刻

是捨不得的,

但他們沒猶豫,

相互攙扶著來到了且末。

趙艷菊、趙國寶姐弟倆都已在且末成家立業,一家人在且末的合影讓人動容

趙艷菊姐弟倆在車站

接到父母的時候,

面對著兩位老人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年春節,趙艷菊的大弟弟

也從廣西趕到且末,

他們一家人在新疆團圓了!

“你們要好好工作,

一定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父親幾句樸實的話

深深震撼了姐弟倆的心。

趙艷菊說,她真想對著全世界大喊:

我們的父母就是這么偉大!

只有荒涼的沙漠,

沒有荒涼的人生!

在20多歲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他們從保定學院走來,

告別家鄉親人,

走進西部,紮根西部。

李桂枝是中文系的

省級優秀畢業生,

還沒畢業就有保定市的

好幾家重點中學想與她簽約,

但她還是選擇了且末。

被稱為“大漠俠侶”的

王偉江、王建超

兩人相約攜手逐夢南疆。

她說:“那裡可能更需要我!”

歷史系畢業生楊廣興

聽說新疆招聘教師,

他第一時間趕過去,

當場就簽了協定。

劉艷紅,2004年到且末支教,

後來和楊廣興結為夫妻。

蘇普,出發前幾天母親突然離世。

深明大義的父親一句

“好男兒志在四方”,

讓他流著淚踏上了西去的列車。

中文系畢業生辛忠起

到且末兩三年後,

由於對乾旱氣候的不適應,

他被診斷出毛髮紅糠疹,

但他從未退縮。

她叫荀軼娜

來到且末三個月後,

正在講課的時候,

她的嗓子突然就發不出聲音,

說不出話,

學生們都看著她,

教師里安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見……

那天,她對著孩子們哭了,

但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從此,她戴著耳機、掛著擴音器上課!

而荀軼娜的丈夫朱英豪

2000年畢業奔赴且末的時候,

荀軼娜才剛步入保定學院的大門。

是且末這座小城,

將兩顆文藝氣質的心連到了一起。

這些可愛的面孔,

在美麗的新疆,

經過歲月的磨礪,

如同胡楊樹、梭梭草一樣,

深深地紮根在那片土地之上。

2014年,侯朝茹、李桂枝和同學們,

轉眼已經在新疆且末待了14年了,

他們商量著,

給習總書記寫一封信,

匯報他們在新疆的學習和生活。

寫這封信,就是想把他們的選擇,

他們的堅守,

他們十幾年來紮根西部的信念表達出來,

他們從未奢望過

會收到總書記的回信!

在2014年五四青年節前,

習近平總書記給河北保定學院

西部支教畢業生群體代表回信

多年來,一批批有理想、

有擔當的青年,

像你們一樣在西部地區辛勤耕耘、

默默奉獻,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民族團結進步作出了貢獻。

他更充滿深情地說:你們回響國家號召,懷著執著的理想,奔赴條件艱苦的西部和邊疆地區,紮根基層教書育人,十幾年如一日,寫下了充滿激情和奮鬥的人生歷程。你們的堅守、你們的事跡,令人感動。

18年了,他們用腳步丈量大地的胸襟;

18年了,他們在祖國最遠的遠方

奉獻最美好的光陰;

18年了,因為堅持著最初的夢想,

他們的青春,擁有不一樣的綻放;

18年了,他們更為孩子,

為祖國的明天,

插上了希望的翅膀!

他們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精神,

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

他們的選擇,他們的堅守,他們的奉獻,

更化作一種感召,

一種催人奮進的力量!

他們才是最值得年輕人崇拜的偶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