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無法建立親密關係?丨關於“虛假自我”的研究

2019-03-06 13:29:02

文:達芙妮 | 壹心理專欄作者

來源:工業時代的月亮

◇◇◇

01

生活中有一定比例的人在親密關係的建立上存在障礙——表現為總是不能與心儀的人建立親密關係。

他們或許單身或許周邊存在著一個伴侶,但是他們內心知道,這個伴侶並非是他心中所愛。

正是因為不是他們心中所愛,所以他們才能跟他安然相處。

但是這種相處又伴隨著巨大的失落,這種既痛苦又委屈的情形是他們掙扎過多次換來的結果,因為他們無法跟自己心儀的人相處,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一個次一級的伴侶。

除此之外,這種人還容易陷入多角戀的感情糾纏模式里,給自己和周圍的人帶來很多困擾。

有很多人的親密關係似乎每次都需要在多角戀中進行,這其實也是在逃避真正的親密關係。

他們藉助表面的假親密或者表面的、複雜的糾纏來掩蓋真實的問題——就是他們在親密關係的建立能力上存在障礙。

那么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呢?這種人遭遇了什麼?他們為什麼會這樣?

答案是,他們內部有兩個自我,一個是真實的虛弱的自我,另一個是強硬的虛假的自我。

可以說後一個自我是為了保護前一個自我而衍生出來的保護性自我,它像一個面具一樣被帶在當事人身上,是他們在與環境互動中採取的保護性策略。

只不過這種保護性策略用的太久,他們早已意識不到這種替換,即久而久之,他們內心對於自我的認識可能會有兩個聲音。

在通常情況下,外界激活的都是他第二個自我的聲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還有另一個自我。

或者有時,自己也漸漸遺忘,自己還有另外一面。

但是在一些壓力較大的突發情況下,那個被掩蓋了的自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冒出來,可以認為是這個人現了原形。

比如一些特殊機構的招聘面試中,會採用壓力面試,一些平時看上去很自信的人就會頂不住壓力,陷入崩潰的局面,表現出跟平時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有些人外表看上去特彆強勢,特彆強硬,但是你如果去問他,他一定會告訴你,他渴望的是一個能看穿他表面的強硬偽裝而看到他內心虛弱的人。

但是因為他的這種強硬裝扮的如此之好,很多時候他吸引來的都是一些被他的強硬、強勢的特質迷戀的異性。

這些異性對他的迷戀,一方面滿足了他優越的自尊心,但是又讓他們感到深深的害怕,因為他們的潛意識總是在提醒他們,他們的真實內心根本不是這樣的。

於是你會看到,與這種人戀愛你總是需要跟他隔著500米的距離,你觸摸不到他,似乎他需要的只是你的迷戀,而不是真正的與你建立親密關係。

同理還有一種人似乎特別的活潑伶俐,十分的逗比,特別會討人喜歡,風度翩翩,總是在充當大眾情人的角色,永遠是人群的焦點。

但是他找的另一半卻非常平凡,似乎跟他嚴重不匹配,一個如此耀眼,一個如此黯淡,你會很難理解這種現象。

同理還有一種人特別清高,特別驕傲,特別不食人間煙火,絕世而獨立,似乎永遠不屑於與人發生關係。

其實不是的,他們需要的也是別人有距離的愛他們,或者說是隔著500米的迷戀。

以上這幾類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沒法近距離的坦露真實的自我。

02

這種沒法近距離的坦露真實的自我,跟一個我們常用的詞語有關,叫缺乏安全感

當一個人劇烈的撞擊我們的內心,讓我們感到和他有一種特別的共鳴(俗稱的有感覺)時,這種感覺除了帶來幸福,還會帶來安全感的動搖。

愛情的發生總有某種失控的成分,因為大腦失去理性,這種感覺會讓我們想要在那個人面前袒露自我,表達自我,希望和他建立深度連結,希望他會懂得我們內心的喜怒哀樂,並和我們同喜同悲,會接納我們的脆弱和依賴。

但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在面對愛情時,除了有常人遭遇的欣喜外,會容易爆發恐懼。

這種恐懼會讓他啟用自己的防禦機制,即第二個假我來保護自己。

這樣就讓他在向外傳達信息時,會傳達出非常矛盾甚至相反的信息,比如明明是渴望想靠近一個人,卻表現出了非要推開他的模式,或者一會渴望,一會推開,出現變幻不定的模式,還有的人是同時發出渴望和推開共用的模式。

這樣的信息傳遞會讓他的戀愛承受者非常的迷惑和甚至痛苦,因為解讀不了他到底要傳達什麼信息,為什麼似乎被他愛上了但是卻又總是被他傷害。

這種嚴重缺乏安全感的人可能存在著嚴重的早年心理創傷,這種創傷如此早,很多時候已經根植於潛意識,可以說它們是一種被壓抑著的遺忘了的痛苦。

在這種早年的創傷中,一個人可能從來都沒有被媽媽愛過,被媽媽接納過,從未與媽媽建立過真正的情感連結,也沒被理解過,他們對愛懷有游移,懷疑和各種不確定,因為以往沒有任何成功的經驗可以借鑑。

他們在潛意識裡會認為自己是不值得愛的,不值得享有好生活的,非常差的,即便現在他們通過一個偽裝的第二自我掩蓋了這些,甚至遺忘了這些。

但是當他們遭遇愛情,遇到另一個人試圖走進他們的生命的時候,這些被壓抑的遺忘的情感就會突然地被激活。

因為愛情之所以誘人,是因為它可以讓我們重返子宮,重返那種在母親懷裡的安謐和一體化,建立起深深地依戀。

但是因為這種人的母子關係質量如此之差,早年的依戀感覺充滿創傷,所以這時候,與一般人不一樣,愛情喚起的就並不僅僅是甜蜜,而是一種甜蜜里夾雜著恐懼、憤怒和懷疑的強烈感覺。

正是這種感覺成為建立親密關係的殺手。

正是為了緩解這種巨大的恐懼,一些人會糾纏在複雜的三角戀愛關係里,因為複雜的三角關係正是當年他們那種對母親又愛又恨複雜情感的再度重現。

一些人會反覆的檢驗對方是不是真愛自己,設定一個個的問題來考驗對方,直到把對方考驗的忍無可忍,轉身離開,再次驗證他們內心那種不值得愛,不相信愛的早年假設。

還有一些人只能遠遠地注視著愛情和親密,無法走進一步,他們也是內心從未獲得過愛,並且認為自己有資格獲得愛的踐行者。

最後一種就是會不間斷的傷害自己所愛的人,明明愛他卻又要傷害他,因為有感覺所以要傷害他,是因為他們在早年的親子關係里積攢著大量的對母親的憤怒,現在的這個人激發了他們早年的那些潛意識裡壓抑的憤怒的感情,這些憤怒就不自覺的爆發了出來。

03

如果你的愛人讓你感到困惑,或許他就是一個具有不安全依戀模式的人,克服這種不安全依戀的最大招數就是提供安全感。

在他爆發出各種傷害你、不可理喻的事情的時候,依然選擇愛他,就是對他最大的修復,也是他在感情里最大的渴望,即無論如何,不離棄他,無論如何,都愛他,接受他,永不拋棄他。

一旦獲得這種肯定,不安全依戀模式的人才能正常下來享受親密關係,慢慢向你敞開自我。

但這並不容易,因為作為愛上沒有安全感的人的另一方,本身也不見得就具有特別成熟的人格和洞察力,往往是在與缺乏安全感的人的互動模式中,被他傷的體無完膚後,只能黯然結束這種戀情。

況且內里的沒有安全感,外在會偽裝成多種表現形式,比如花心,週遊在好幾個異性之間,習慣性劈腿等等。

這些行為本身就會傷害戀愛的忠誠,且容易讓人開啟道德評判的模式,除非你是強大的拯救者型天使,退出和結束真的是再正常不過的選擇。

但是如果你真的愛上了某個人,而對方又表現出了上述不安全依戀的模式後,不妨使用學到的心理學知識來幫助自己的愛情。

如果你能意識到他之所以出現這樣的行為僅僅是因為在早年的親子關係里他有大量的未被處理的創傷,大量的未被處理的情緒比如憤怒,真實的他的自我是那樣的脆弱無力,以至於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而你在意識到這些之後,能兜住他的這些破壞性行為,他的攻擊和憤怒,那么你會收穫比常人更好更堅固的親密關係。

怎么說呢?

連他媽都沒有給他滿足過的情感,你給他滿足了,他這一生中都沒有獲得過的心理營養,你給他提供了,那么他就永遠都無法離開你了,你會永遠進入他內心深處,成為他的一部分,成為他生命里永遠重要的人。

這種聯結建立的難度超越了一般的愛情,但一旦建立可能就是無堅不摧的。

當然在這裡面要識破哪些是他真正的表達的需求,哪些是偽裝的需求至關重要。這需要一個人既要有很深的洞察力,又要有深深地共情能力,而如果你對一個人的認識具備了這兩點,你就深深地懂的了他。

這世界上,沒有理解化解不了的心理問題。

甚至有心理大師說,之所以有人有心理問題,是因為他們缺少一個理解他們的人,他們從來沒遇到過一個理解他們的人。

04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足夠的幸運,可以遇到那個解開你生命困境的人,我們等來等去,可能最終需要的是自己解開自己的困境。

比如你想要愛情,又不敢愛,或者無法與親密的人相處,這時就要覺察一下自己的戀愛模式了。

比如你明明想要愛情,為什麼每次當愛情出現的時候,你又退回去了,你需要覺察,導致你退回去的原因是什麼?你在擔心什麼?你的內心在發出什麼樣的聲音?

為什麼你每次進入感情時,總是會陷入多角關係,你內心真正喜歡的是誰?為什麼你無法放棄另一個?你要保持這種複雜的感情模式,背後是在恐懼什麼?

或者為什麼你只能在500米之外喜歡一個人,而無法享受和別人近距離的親密,你只能享受別人迷戀你,卻無法打開心扉?

讓真實的你跌落人間,你總是展示給別人包裝過的自己,偶像樣的自己,但是你知道,這樣很孤獨,這真的是你要的嗎?

如果不是,是什麼阻礙了你去發出渴望,去做一個煙火氣的你,平凡的你?你為什麼如此害怕暴露真實的你?

不論什麼人,親密關係都是一塊可以檢驗我們自我的鏡子,好的親密關係會修通我們以前整合的不夠好的自我,讓我們破除虛假的自我,而勇於擁抱真實的自我。

這種真實的自我就是我們內在的生命力,當一個人換髮出他內在的生命力的時候,他會由衷的感到幸福健康。

但是當一個人的自我遲遲得不到滋養,或者被壓抑歪曲的時候,他的生命力會漸漸萎縮,這個人一定會活的僵化,板結,疼痛,不夠張揚。

這是因為他們的真實自我和虛假的自我並不一致,他們更多的是使用自己的虛假自我來適應世界,但是在潛意識裡,他們的真實自我是不舒服的,歪曲的,壓抑的,這種適應有著巨大的能量消耗,內耗嚴重,時間久了,一個人會真的非常累。

虛假的自我會帶來虛假的親密關係,那些不敢愛的人,是因為他們放不下自己的防禦機制也就是那個假我。

在他們碰觸戀愛時,會同時啟用真我和假我一起談戀愛。

這表現為一個人熱衷於感情遊戲,這說明他背後的感情需求濃度很高,但是他又極度的恐懼被人傷害,同時並不相信會有人真愛他,所以他同時會啟用假我的防禦機制參與到他的感情模式里,這樣表現出來的就是他熱衷於感情,但是他總是在玩遊戲,沒法真誠的投入任何一段感情。

但是這樣實在解決不了他背後的問題,所以他十幾年如一日的執著於幹這個事,他收穫了一段玩弄異性的經驗,唯獨沒有真正的愛。

他看上去沾沾自喜,但是沒法掩飾他其實是想獲得真正的愛這樣一種強烈的深度需求,只是他自己都意識不到自己這一需求,他以為自己沒有需求。

恰恰相反,如果一個人沒有高濃度的感情需求,就不會一直熱衷於玩感情遊戲,與他表面的玩世不恭相反,他渴望的正是那種嚴肅的真實的真正的愛情,他渴望有人向他證明這種東西存在。

他不明白他可能是個真正痴情的人,所以聖徒和浪子很多情況下都是一種人,就看他處在一種怎樣的環境裡,和積累了怎樣的環境經驗。

所以理解自己的真實需求是認識自我的第一步,也是建立親密關係的良好準備。

由於偽裝的太久,有些人已經分不明白哪些是真實的自己哪些是偽裝久了的自己,比如哪些強勢的自己,強硬的自己,強大的自己真的是真實的自己嗎?

那些驕傲的自己、清高的自己,看上去對什麼都不屑的自己真的是自己的真實意圖,還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自尊而衍生出的一些偽裝策略。

如果一個人意識不到自己的偽裝,他就不能夠面對真實的自我,一個沒有真實自我的人,當愛情敲門的時候,他就會異常虛弱,然後不敢走進,不敢接受。

因為本質上他們的自我還是之前那個偽裝前的樣子,低價值,認為自己不值得愛,他們就會在潛意識中不自覺的推開這個愛情,而無法用強大的力量去擁有它。

05

而如果你在當前的感情模式里,總是虐待自己的伴侶,或許是因為你在重複早年和父母的相處模式,你是在表達對父母的憤怒,一種複雜的又愛又恨的感覺。

或者你總是考驗別人,你應該意識到之所以考驗別人,是因為你潛意識裡不相信有愛情,不相信自己值得愛,別人經不住考驗並不是別人的問題或者世界有沒有愛情的問題,而是因為你內心的問題。

你內心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假設,會有去考驗驗證愛情這種需求,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埋藏在這個問題下面的可能是未被處理的很深的創傷。

所有你經歷的外界都是你內心的反映,所有你現在遭受的對待都是你想要的別人對待你的方式。

你沒有找到愛情,當愛情來了你總是把握不住,不是你把握不住,而是你潛意識裡就認為自己不值得愛,不相信會被愛,你會在潛意識裡把它推走,繼續忠誠於你早年經歷的感情模式。

你不敢做真正的自我,那個自我曾經被如此的否定,所以你拋棄了它,壓抑了它,試圖忘掉它,但是它就像你的影子一樣,緊緊的跟在你後面。

人是不能拋棄自己的影子的,因為影子是你真實的靈魂。

只不過你的影子在早年曾經被貼上很多不好的標籤,它被定義為虛弱,醜陋,不夠好,讓你身受創傷,所以你決定扔掉它,而穿上一個假影子,以此保護自己。

現在你知道,這都是一場誤會,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不好的東西,你委屈了你的影子,現在應該好好地抱抱它,把它釋放出來,儘管它代表著脆弱、無助、不夠好,但是你願意接納它為你人格的一部分。

要知道所有的人都有影子,所有的人都有脆弱的一面,正是因為人有影子,才需要被人愛。

是的,這個影子正是你不敢示人的一部分自我,如果你不接納自己,你就無法讓別人接納你,你這部分就永遠得不到安慰,你也不允許別人走進你的內心,而這正是親密關係的障礙。

生命越真實,你就會越有力量,即便暫時沒有人理解你,自己理解自己,能安慰自己的影子,就是對愛情最好的準備。

即便愛情暫時不在,但當它來敲門時,強大的你一定做好了準備,可以擁抱住自己的幸福。

- The End -

作者簡介:達芙妮,心理學碩士,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中國青年報特約心理評論專家,作家,豆瓣專欄《與人相處那些事》作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