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普通女孩的奮鬥史

2019-02-19 01:27:59

本文配圖電影《墊底辣妹》,2016年霓虹國非常有口碑的一部勵志電影,情節簡單,卻一樣可以把人惹哭到稀里嘩啦。

今天部門有個小姑娘來找我,支支吾吾說要辭職。

一般有人辭職,我都會問一下緣由。小姑娘怯生生地說,在公司太累了,每個月都要加班,家裡也不想讓她這么辛苦。我知道她家境不差,又是獨生女,能理解,立馬就批准了她的辭職申請。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一下想到我剛工作時,也同她一般大,只不過沒她幸運,可以對工作挑肥揀瘦,可以因為不想加班就任性地辭職。

我畢業那年,大學生特別多,就業很難,我一直到八月底才找到心儀的工作,在一家外企銷售動物實驗儀器。很多人沒聽說過這個行業,算冷門行業,因為公司給的待遇不錯,公司品牌又是行業第一,所以毫不猶豫簽了約。

公司總部在義大利,我進公司那年,是義大利總公司在中國成立分公司的第5年。很多體系還不是很成熟,管理也不規範,公司在上海也就幾十個人,主要負責國內的銷售和售後。

老闆是個年輕的富二代,四十歲,未婚,北京人,十幾歲就出國讀書,畢業後進了義大利總公司做銷售,然後被分配到中國市場,高大帥氣,一個笑容能迷死一大堆小姑娘那種,很像現在韓劇里那種成熟帥氣的大叔。

我到公司報到第一天,老闆指著我的著裝說,你的穿著和公司氣質不搭。公司位於上海寸土寸金的陸家嘴,5A級寫字樓,從公司玻璃窗望出去,能看見黃浦江和東方明珠。

再看看公司同事,穿的得體又優雅,我低頭審視自己,穿著唯一一件的白襯衫,搭配的是我從淘寶上淘回來的條紋西褲,沒有高跟鞋,穿著一雙運動鞋,背著洗的發白的雙肩包。老闆說完那句話,我一直咬緊嘴唇,指甲嵌到肉里,心裡的自尊心一點點倒塌。

當天下班後,我找家裡借了點錢,去商場買了兩套打折正裝,一雙皮鞋。那兩套衣服我一直穿,很怕夏天過去太快,我沒有多餘的錢添置秋天的正裝,一直在心裡默默祈禱夏天再晚一點走。

上海這個地方,除了呼吸不要錢,什麼都要錢。而我作為銷售,很多時候要自己貼錢,報銷又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通常領到工資都不敢花,因為出差要買車票、訂酒店,還要交房租。

我清楚地記得有一次被公司安排去參加一個會展,會展在當地一家五星級酒店,公司同事說已替我訂好酒店,半夜到達酒店,辦理入住時,酒店前台說公司沒有付住宿費,讓我交住宿費。具體多少金額現在已忘了,只記得當時銀行卡里的錢根本不夠,並且那個月信用卡也已沒有可刷額度。

當時不知該怎么辦,相比慌張無措,更多的是尷尬,前台小姐溫柔地說:“對不起,女士,沒有交房費我們不能讓您入住。”我走到酒店外面,給朋友打電話借錢,才算交了對於我而言的天價房費。

回到酒店,我完全沒心情觀賞五星級酒店的高端設備,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入住如此豪華的酒店。我農村出身,像所有來大城市打拚的女孩一樣,只想努力在這座水泥森林城市紮根,我們有著別人看似體面的工作,每個月卻捉襟見肘地活著,租住在幾平米的小房間,看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一直擺放在商場裡,即便等到打折也不一定敢買。

想到我農村的父母,他們沒住過一次酒店,沒吃過一次西餐,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學,我卻連給他們買件像樣的禮物都買不起。我難受地趴在床上大哭起來。

有時我很羨慕公司銷售部門的一個小女孩。

她是公司銷售內勤,國中畢業就去英國讀書,每天化著精緻的妝容坐在辦公室,名牌包包換著背。我去過她租的房子,一個人住一室一廳,離公司步行不到十分鐘,養著一隻名種貓,我心裡暗想,她的貓比我活的幸福多了。

當然,這些我都沒有講出來。人就是這樣,永遠不會向比你過得好的人吐露你悲慘的生活,我的自尊心,虛榮心告訴我,必須這樣。好多次,她們在討論香水、口紅、去國外度假,我都假裝忙著回復客戶郵件不參與聊天。

公司每個月都會有聚餐,老闆喜歡日料,所以幾乎每個月我們都要去吃一次日料。

第一次聚餐時,那頓飯我吃的小心又難受,為了不讓別人看出來我是第一次吃日料,都要看看別人怎么吃,然後自己才敢吃,那些食物我完全叫不出名字,又迫切想知道是什麼,心裡又想著我一定要帶父母來體驗一次正宗的日料。

他們可以不喜歡,但是我得讓他們知道有這些東西存在,知道日料是什麼樣。

幾年後我這個小小的心愿實現了,在我終於有能力在上海租一套像樣點的房子時,從老家把父母接過來,我一直緊拽著他們的手,生怕擁擠的人流將我們衝散。

我驕傲地告訴他們,我在上海最貴的地段上班,從公司可以看見黃埔江、東方明珠,我將他們領到出租屋,我把房子收拾得乾淨整潔,眼神篤定的告訴他們將來我也會在上海買房,把他們都接過來。

我帶父母去逛商場,他們什麼也不肯買,一個勁嫌貴,不顧反對,我給爸爸買了一塊比較好的手錶,曾聽同事說過,男人都需要一塊好手錶,這句話一直記在心裡。

爸爸至今仍戴著那塊手錶,後來我有一定經濟能力之後,想給他換一塊更好的手錶,他始終不同意。我給媽媽買了一件羊毛衫,媽媽穿著羊毛衫站在店裡問我好看嗎,那一刻我的眼眶濕了。她後來每次走親戚時都穿著,得意地告訴別人這是她女兒在上海給她買的,她急切想向別人證明她女兒的能力。

我帶他們去公司常去的那家高檔日料店吃飯,告訴他們進門要脫鞋,點了很多吃的,告訴他們這是三文魚,這是秋刀魚,海膽怎么吃,大蝦怎么吃,我和爸爸慢慢喝著清酒,看著媽媽吃了芥末苦皺眉頭的樣子,那頓飯是我人生中吃得最開心的一頓飯,我終於憑自己的能力帶著他們吃了正宗的日料。

我當時負責華中地區,是一個全新市場,幾乎沒有用戶群。我從陌生拜訪開始,一步一步接觸客戶,建立自己的客戶群體。

我周一出去,周五回公司,每天早上很早起床,背著重重的雙肩包,穿梭於城市各個地方。我們的客戶群體主要是醫院,高校,當地研究所的動物房,進進出出各種規模的動物房。

沒有從事過這個行業的人可能不知道動物房是什麼樣,動物房裡面養著各種老鼠,兔子,狗,猴,當然這些都是分開飼養的,但是味道很難聞,濃烈的氨氣味道,熏得人眼淚直流。

我特別敬佩那些從事動物行業的科研工作者,中國的動物行業還不是很發達,無法保證動物最基本的福利,他們在艱苦的環境下從事著最危險的工作,我們所有的藥物,食品,抗體的研發都離不開他們。

我每天很晚才回到酒店,然後還要處理公司內部郵件,客戶郵件,總結一天的工作,睡覺前還要自學英語。那些年,我沒有在晚上12點前睡過覺。

公司所有檔案、資料都是從義大利用英文發過來,沒有翻譯成中文,包括和義大利人交流,也用英文。最開始進公司時,我一直不敢開口,害怕自己帶著濃濃口音的英語鬧笑話,其實義大利人英文也講得很爛,以至每次有人嘲笑日本人英語差時,我都會笑著說,不要忘了,還有一個國家人英文和日本人講的一樣爛——義大利。

銷售工作遠沒我想像的這么簡單,有時並不是你有多認真、多努力,客戶就能認同你,但是你的真誠一定能打動客戶。我漸漸明白,所謂成長,不是要圓滑到偽善,而是要秉持一團真氣,學會隨緣。

我也遇到過很難打交道的客戶。在跟進湖北一個項目時,至今仍無法想像那些日子是如何過來的。

客戶是留美博士,走路腳下生風,他生氣時用“怒髮衝冠”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我每次見他雙腿都忍不住發抖。我一次次被客戶拒之門外,公司當時給的壓力很大,老闆每次電話過來就是“項目談不成你就別回來了”。

好幾次,都是從客戶辦公室出來,跑進衛生間捂著嘴哭泣,擦乾了眼淚又去客戶辦公室。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的那么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像的那么糟糕,我覺得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候我可能脆弱的一句話就能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幾年後,我終於靠自己的努力在上海買了房,搬進新房的那一刻,我才覺得自己真正融入這座城市,窗外華燈初上,霓虹閃爍,來往的行人步履匆匆,有些神采飛揚,有些一臉疲憊,他們當中,有無數個我。

● 電台配樂: 汪峰《北京北京》 ●

妍妍的嘮叨:

歡迎全新香蜜作者Lazy cat。

這篇文章很長,超越了公號文2500字的黃金線;這篇文還犯了一個公號文的大忌,通篇都只有“我”。可是,就這樣一篇犯了兩大忌的文章,卻把我感動的稀里嘩啦。因為太真實,充滿了細節,所有的隱忍和不屈都埋在波瀾不驚的文字下面,讓人想哭卻哭不出來。

當整個社會都在充斥成功學時,我想展示出這個小小的切片給你看,成功並沒有那樣簡單,但是,足夠堅持和努力的人,總會更容易對自己有所交代。

前段時間有媒體來採訪公號,我強調說,我們這個小小公號,最寶貴的財富有兩個,一是我們的香蜜作者,二是我們活躍的社群。因為都有最真實的力量。

感謝所有的香蜜們。

Lazy cat,女,愛看書,愛旅遊,愛發獃,喜歡寫東西但又不以寫東西為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