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這事兒顯人品

2019-03-23 22:52:35

文/老貓

中國人吃飯最講究,但只是注意精烹細煮,仍是外在。從吃飯煮飯看人品,才絕對是核心。觥籌交錯之間,就瞧出一個人可不可信,親不親近。要不怎么總有人喜歡在飯桌上說事兒呢?這才是飲食文化的核心。

從吃喝上看人品,更多的還是看細節,看人在吃喝各個環節上的表現。《南村輟耕錄》里記載,南宋有個官員想在杭州找個小妾,找來找去沒可心的。後來有人給他帶來一個叫奚奴的姑娘,人漂亮,問會幹什麼,回答是會溫酒。周圍的人都笑,這個官員倒是沒笑,就請她溫酒試試。頭一次溫的酒太燙,第二次溫的有點涼,第三次溫的酒合適了。從此以後,溫酒從來都沒失手過。這個官員終身都帶著奚奴,處處適意,死後把家產也給了她。為什麼呢?因為“一事精緻,便能動人,亦其專心致志而然”。

吃飯的時候,最容易表現出的差人品,就是吝嗇了。有些人還吝嗇得過分。元朝有一哥們兒,叫木八刺,西域人,身材極其魁梧。就這么一個壯漢,卻是個小氣鬼。他和老婆在家吃肉,老婆剛用小金叉子叉起塊肉來,還沒入嘴呢,有人敲門,來客人了。於是,放下肉,夫妻一個去開門,一個去沏茶。等客人走了,回來一瞧,嘿,連肉帶金叉子都不見了。屋裡沒別人,就一丫鬟在忙。於是,木八剌認定是這丫鬟偷肉連帶偷餐具,來了個嚴刑拷打。木八刺多大個兒啊,估計下手也重,小丫鬟不禁打,竟然被打死了。

萬惡的元朝,死個丫鬟不當一回事,一命抵一叉子,木八刺平衡了,事兒也算過去了。沒想到一年多以後,他家大掃除,在屋子頂上清理瓦片,“吧嗒”一聲,掉地上一東西。什麼啊,金叉子,上面還叉了一塊乾枯的肉骨頭。木八刺一看傻眼了,這肯定是貓叼著肉上了房,吃完後連叉子帶骨頭都不要了。

可憐,白冤屈了小丫鬟一條性命。

吃飯的時候擺譜,也是一毛病。《茶香室叢鈔》里,就轉述過徐禎卿講的一個段子。有年徐州太守去拜訪陳摶老祖,正聊著天兒呢,來了一道人,藍袍葛巾邋裡邋遢的,大大咧咧往榻上一坐。太守瞧見就不樂意了,我這兒尋仙問道多“高大上”啊,你一叫花子起什麼哄。陳摶老祖倒是不介意,只是問道士:“你袖子裡,那是啥玩意兒?”道士摸出三顆大棗,白色的給了陳摶,紅色的自己吃了,青色的送給太守。太守更氣了,憑啥你吃紅的我吃青的啊?不吃,一轉手,把棗給了身邊的隨從:“你吃了吧。”

棗吃完了,道士告辭。太守問陳摶老祖:“這誰啊?”

“喔,他叫呂洞賓。”太守臉都青了,想再把棗要回來,那小隨從早給咽下去了。這隨從叫什麼啊?當時名字叫張邋遢,書上寫文點,寫成張刺達。因為吃了棗,也沾了仙氣,後來改名叫張三豐,成了大師。

這只是個傳說,不過真的諷刺了那些在飯局上見人下菜碟兒的主。耽誤多大事兒啊,連成仙的機會都錯過了。

自己發達的時候不知收斂,揮霍無度,倒了也會被倒追,讓人品倒逼得吃不上飯。《揮塵後錄》里就講過,曾經權傾一時的蔡京,在北宋末年倒台了。幾個小妾被金兵索去不說,自己也被流放。路過潭州的時候,到了飯點兒,想去飯店買點吃的。可老闆們一聽說是蔡京,居然眾口一辭誰都不賣,可憐蔡京,為這事寫下一首詞:“八十衰年初謝,三千里外無家。孤行骨肉各天涯,遙望神京泣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昔謾繁華,到此番,成夢話。”

有人說,蔡京的這首詞都趕上陳後主的了,歷史真是驚人地相似啊!可不是嘛,歷史總會愚蠢地、眼睜睜地重演,但有些當局者,他就是看不出來。就算看出來了,也顧不上,眼裡還是大吃大喝使勁造,滿足欲望要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