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開始死心的3個跡象

2018-09-07 17:51:34

婚姻幸福法則中這樣說,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會有200次離婚的念頭。

每次吵架,爭到你死我活。

“離婚”,對方向你扔出一個炸彈。

“離就離”,你反手扔出一對王炸。

結局一般是,女人說離婚,往往是說說而已,男人說離婚,常常是真的不回頭。

相愛總是猝不及防,離別多是蓄謀已久。

其實,任何一個人的離開,都並非突然做的決定,人心是慢慢變冷的,故事是緩緩寫到結尾的,而愛,是因為失望太多,才變成不愛的。

愛情的消磨,從來都是一個漸進過程。

男人不愛你時,總有一些跡象在暗示你,如果他出現了下面這3種徵兆,千萬要小心,號角已經吹響,千萬別再自欺欺人。

錙銖必較,難以容忍

因為愛,所以包容。

愛情會把人的忍耐度無限放大,可一地雞毛的生活會將愛情的魔力耗光。

一位姑娘留言說,老公不知怎么了,從前的時候總誇我素顏最好看,現在一出門,看到別的女孩,只會說,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就不能稍微捯飭下自己嗎?可我一直都這樣啊。

是啊,你一直這樣,可人心卻變了。

愛你的時候,牙縫裡韭菜葉子都能誇你天真軟萌;

不愛的時候,他對你沒有了濾鏡,再撒嬌是矯情,聲音大點是潑婦,勤儉節約叫小氣沒情調。

只是因為不愛了,一切都是藉口,和你的表現無關。

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起初,煙鸝在振保眼中,是聖潔的,白的像紙,單純如孩童,有著小小萌芽的乳,親切又可愛。

然而,結婚後,振保對煙鸝越來越不滿意,單純成了愚蠢,柔順成了乏味,本分成了上不得台面,經常當眾數落她,在家裡的下人面前都搞得顏面盡失。

女人啊,好的時候是床前明月光,不好的時候就成為衣裳上的一粒飯粘子。

另一位民國傳奇女子張幼儀,出身名門,本人知書達理,出嫁前受盡萬般寵愛,她一生最大的悲劇是嫁給了徐志摩。

只因這是一場家庭包辦的婚姻,徐志摩作為新新人物,連帶著對張幼儀都是反感至極。

論長相,雖然張幼儀沒有陸小曼美艷,沒有林徽因靈動,但她也自有大家閨秀的風骨和貞靜。

但是男人不愛你,連看你一眼都懶得抬頭。

張幼儀也是讀過書的,在徐志摩眼裡還是土包子,縱然婚後張幼儀賢惠持家,寬容大度,在追求浪漫的徐志摩看來,仍不值一提。

當她懷孕了,得到不是憐惜和照顧,而是他冷酷地要求立刻打胎。

她問:“有人因為打胎死掉。”

他答:“還有人因為火車肇事死掉,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

亦舒師太曾說:“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他的女人,她哭鬧是錯,靜默是錯,活著呼吸是錯,連死了都是錯。”

婚姻里,總是無法忍耐女人,這是一個男人開始死心的第一個跡象。

沉默不語,玩冷暴力

沉默,是深沉的爆發。

一段無可救藥的婚姻中,總是摻雜著冷暴力的影子,而冷暴力的背後,預示著夫妻三觀不合,溝通不暢等交流問題。

演員王志文在《藝術人生》中曾說自己想找一個能隨時隨地說話的人。

主持人朱軍不以為然:“這還不容易嘛?”

王志文說:

其實不容易。

隨時隨地是很難的,比如說半夜你突然想到什麼,想要跟她說,她可能會說,都幾點了,太困了,有什麼不能明天再說嗎?你就突然覺得索然無味。

能找到一個隨時隨地你想跟她說、能跟她說的人,太難了。

婚姻是兩個人靈魂的共鳴。

人是獨立存在的個體,但卻需要找到與我們共鳴的另外一個個體,那是可以稱之為靈魂伴侶的人,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感受到生命存在的意義。

沒有溝通的婚姻,是可悲的。

魯迅先生與妻子朱安就有一段如此可悲的婚姻。

魯迅與朱安都是封建婚姻制度的犧牲品,魯迅曾稱朱安其實是一件母親送的“禮物”。

年與友人內山完造談起朱安時也曾幽默地說:“她是我母親的太太,不是我的太太。”

無話可說,無禮可行,朱安頂著原配夫人頭銜,卻沒有享受過一天的夫妻之實。

原本,魯迅與朱安之間就是一場沒有愛情的婚姻,對魯迅先生來說,自己的婚姻無可救藥,冷言冷語相對,彼此視而不見,也算是拯救自己最好的方式了。

婚姻中的苦千千萬萬,有人是對婚姻本身失望,有人又是對枕邊人失望。

婚姻中最傷人的,莫過於面對你的質問,沒有一句辯解,明知是個誤會,卻不解釋;任由你大吵大鬧,只丟下一句:“隨你怎么想,你要這樣我也沒辦法。”

辦公室同事琳姐,性格活潑,為人直爽,同事們都夸琳姐情商高,會說話,更羨慕她有一個做律師的老公,話不多,待人有禮,據說兩人從不吵架。

有次和男友吵架後,向琳姐訴苦:“真羨慕你們倆,從不吵架,活得就像結婚照一樣和諧。”

琳姐卻苦笑著說,“我倒真羨慕你,還能吵架,我和他連架都吵不起來。”

琳姐結婚三年,起初老公對她百依百順,體貼又風趣,隨著老公事業越做越好,卻越來越沉默。

琳姐試圖用哭鬧,引起老公的注意,但每次挑起事端後,全是她自己在演戲。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你對我有什麼不滿意,你說出來啊?”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無論她說什麼,老公的沉默似乎都自帶了反彈效果。

實在鬧得不成樣子,他也只有一句:“你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

最後,琳姐終於離婚了。

她說,婚姻中,讓人心死的不是吵架,而是沉默。

並不是每段愛情結束時,都是犯罪現場,你死我活,爭吵不休。

很多愛情,死得時候,都是悄無聲息。

婚姻里,沉默不語,也不屑去爭辯,這是一個男人開始死心的第二個跡象。

由愛生恨,分道揚鑣

愛過方知情深,恨過才知情重。

當心被傷透,愛化作無形,恨便要登場了。

想起來前幾天,王寶強的前妻馬蓉接受新浪娛樂採訪,視頻中馬蓉聲淚俱下,控訴王寶強數條“罪狀”,用家暴照片,王寶強與他人的轉賬記錄,力證自己不僅沒有出軌,還是這場風波最大的受害者。

一紙不實的離婚聲明,導致自己被天下人唾罵,讓孩子在陰影中長大。

孰是孰非暫且不論,可王寶強不惜讓“家醜”外揚,影響孩子們以後的成長,也要將馬蓉的行為公布於眾,這其中頗有些同歸於盡的意味。

如果不是受傷到極致,怎會選擇如此極端的方式處理夫妻情感問題。

王寶強有錯嗎?

有。

也許是因為愛得深恨得深,也有可能是因為“老實人真被逼急了”。

有人說,寶強贏了人心,卻輸了風度。

我卻說,寶強敢於破釜沉舟,贏了自己就足夠了。

同學阿雅離婚了,據說老公寧肯淨身出戶,也不願再過下去。

同學聚會時,了解內情的宿舍老大說,都鬧到對方單位去了,哪個男人受得了。

前不久,為購買學區房,阿雅和老公辦了假離婚,最後房子買了,家沒了。

原來,自從辦了假離婚,阿雅立刻柯南附體,每天盯著老公,時不時的翻手機通話記錄、聊天記錄。

每月工資全數上交,零花錢只給一百塊,生怕他藏私房錢,花給別的女人。

有一次,老公半夜接到單位電話,趕去加班,一夜未歸。

阿雅一大早打車去了老公單位,當她看到老公和部門女同事,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吃早點時,頓時變了臉。

一記耳光送給老公,一碗熱粥潑在了女同事頭上,當著同事的面大罵老公是“騙子”,直指女同事是小三,讓老公面子裡子丟盡了。

最後,阿雅的老公一隻行李箱,離家出走。

阿雅威脅,兩套房子,一套也休想分走,孩子也別想再見,臨走老公笑著說:“離開你,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懷疑是毒藥,讓你面目可憎,讓男人只想逃之夭夭。

婚姻里,總是被自己的女人懷疑和鬧心,這是一個男人開始死心的第三個跡象。

有人對失去的愛會恨得咬牙切齒,有人對失去的愛又顯得那么雲淡風輕,其實不管是像王寶強一般,有仇報仇有怨報怨,還是像潘粵明之於董潔,謝霆鋒之於張柏芝之類頗有風度的“君子斷交不出惡言”。

都能證明夫妻一場,數年情分,最終還是泯滅在一次次心累與失望中。

婚姻是場永不落幕的舞台劇,有人假面前行,有人含笑流淚,誰付出了,誰受傷了,誰又痛苦無奈了,不到最後,誰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不論男女,都請記得且行且珍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