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所有任性的資格,都是留給那些展現出決心的人的

2019-03-01 03:35:27

2014-06-26 12:16

1、

09年我來到大洋彼岸,懷揣著自己所謂的夢想,正式開始我一個人的生活。

因為那時候還小,一家人都送我去機場,出發前我看到奶奶在默默流眼淚,我就說哎呀不過就是在外面念書,又不是不回來,別擔心哈。我媽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我聊天,我爸一直瞅著時間,說應該進海關了。

我奶奶和我媽都沒有送我到海關口,只有我爸陪我到了海關口,拍拍我肩膀讓我注意安全。我說您就放心吧,妥妥的。然後頭也不回地進了海關。

不是說我有多堅定,而是我怕一回頭看到熟悉的面孔,我就會捨不得。

小時候坐過一次飛機,但因為太小所以只依稀記得這件事情,那次是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坐飛機。本以為坐飛機是一件特別爽的事情,結果十個小時多的飛行把我累得半死。

下飛機的時候我想,尼瑪這條路不堅持走完,都對不起我這因為坐飛機而難受的兩條腿。

2、

一個人吃飯。

對於那個時候的我簡直是折磨。

在那之前,吃飯對我來說是一種絕對的享受,既能和小夥伴聊天,還能填飽肚子,偶爾還能看看身邊經過的妹子。對於吃貨來說,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

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適應一個人吃飯。交朋友對我來說不難,也有幾個好朋友,但大家各有各的課各有各的事情,時刻表都不同,飯點也不一樣,不能天天聚在一起吃飯。特別是我的課都被我選在了飯點前,下課後餓到半死,這時候等我的基友出門我大概會餓死在學校。

媽的,我還這么年輕,怎么可以餓死。

所以我就開始習慣一個人吃飯。那時候覺得一個人吃飯特慘,那時候覺得一個人做任何事情都特慘,但後來我習慣也就發現沒什麼了。世界運轉那么快,沒那么多人在意你,在意你的只有你自己。你自己覺得沒什麼,那就是真的沒什麼。

然後我就告別了墨爾本和一眾基友,到了坎培拉。

3、

孤獨分兩種,一種是一段時間內你因為某些原因一個人獨處,一個人做事一個人生活;另一種是你置身喧鬧,身邊人來人往但格格不入,沒有歸屬感。如果說我在墨爾本的時候,感受到的是第二種,那我來了坎培拉之後,我感受到了第一種。

這也是我頻繁搬家的開始。

剛開始一個人生活,生活簡直一團糟。隨處亂放的衣服,看完就堆在桌子上的書,弄壞的檯燈,心血來潮買的就再也沒用過的東西,有天我走進自己房間,突然覺得:我是怎么把這么小的地方弄得這么亂的?

做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簡直是一個不能完成的任務,做飯切到手,切番茄能切出各種不規則的形狀,一勺鹽究竟是多少,是大勺子還是小勺子?忙到手忙腳亂然後嫌棄自己。好就好在做出來反正也是給自己吃,將就將就還是能吃完的。

這些都是小事,像我這樣的一個吃貨怎么可能餓著自己?做飯到後來也慢慢地駕輕就熟。

難熬的是怎么面對孤獨。

老實說我到現在都沒能找到面對孤獨的好辦法,但多少學會了怎么與它相處。一個人生活的最大好處,就是你有足夠的時間獨處,慢慢地你就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節奏。你想躺著就躺著想趴著就趴著不用有所顧忌,而當你能把自己的生活整理的很好時,那你就能適應各種環境了。

習慣它,把它當成你的一部分。當沒人搭理你的時候,就自己搭理自己。我們都需要找到一個同類,但即使世界再大,你也要明白你的同類也可能只有那么幾個。很多時候你以為自己找到同類了,簡直相見恨晚,但很快你又發現你們很快就失聯,到頭來在身邊的還是那幾個。

這幾個就是你一輩子的好友,而其他時間,就要學會自己拉自己一把。

4、

好像過去了很久,但好像又沒過去很久,回頭看能像看到昨天的自己,但醒醒神就能發現自己的改變。想說說自己的經歷,卻又發現沒經歷什麼。當然也有自然而然地談起戀愛,兩段都是異地戀,都同樣的沒有迎來最好的結局。

沒有怨恨,多少有些可惜,但都真誠的希望對方都好,畢竟當初做出承諾的時候,誰都沒有騙誰。都真心付出過,也都用力維繫過,沒有結果,但好在真心付出過,也能坦然接受,不會想著“如果當初做的再好一點”之類的話。

每個人都在比過去成長一點,不管他是否意識到,不管這樣的改變是否他願意。於是我們牽起了誰的手,於是我們學會付出學會去愛,於是我們開始遭受打擊,明白什麼是難過和傷心。

我真正佩服的不是那些到後來學會武裝自己把自己包裹得好好的人,而是那些經歷過痛苦經歷過失望的,還能夠讓自己再去相信的人。

最怕的不是傷害本身,而是你不再相信了,當後來有天有人捧著一顆真心給你看的時候,你說這都是假的我才不信呢。然後就此錯過。

5、

扯遠了。

幾年一個人的生活,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雖然一個人生活總是不那么盡如人意,但還是有很多的好處。

其實孤獨不是一件那么難受的事情,在你年輕的時候,你想要融進一個世界裡,然後你發現那比你想像的更難,然後你開始覺得孤獨。你越想擠進去一個世界,就越被排擠,那不如乾脆不要擠進去。

在你年輕的時候,能有段時間和自己獨處終究還是幸運的,這並不意味著你沒有朋友,相反正是因為這樣你才會有真正屬於你的朋友。因為你有時間想想自己要什麼,你身邊沒那么多熙熙攘攘的聲音,你可以聽到自己,你可以問問你自己到底要什麼,到底不要什麼。

改變自己不容易,即使是你明知道不好的毛病。說要改,但沒行動力,久而久之成了慣性,說過的話變成了說說而已。羨慕只有配上行動力才有意義,想遇到想像中的人,就得讓自己接近想像中的自己;想擁有不曾有過的生活,就得做以前不曾做過的事;想過上讓自己滿意的日子,就得付出與之相符的努力。

就像我常說的:“每個人的人生是一個過程:你從不會做飯到後來的得心應手;從一開始一個人生活的不知所措到現在的井井有條;從根本不能習慣離別到最後的平靜;從曾經愛的過度瘋癲到現在的小心翼翼。在這個不可逆的過程里,我們只能沉澱,只能向前,變成另外一個人,這個人也許成熟也許掙扎,只願你能變成一個你不討厭的自己。”

只願你不要太辜負當時的自己,這樣來日和老友相聚,才能拿這些年的回憶下酒。

6、

10年,我剛看完演唱會,在日記里寫:“人生有多少個青春可以揮霍,又有多少個三年可以浪費。總是麻木太多受傷太多,也許只有這樣我們才會發現,原來幸福只是一件可貴的小事。看著五月天演唱會的時候,我還是會想,什麼時候也能有三萬人,聽著我說話的三萬人。把自己旅程帶給你們,把自己的感悟帶給你們,把自己的倔強帶給你們。然後天亮以後,我們各自離開,各自開始自己的生活。”

13年,我人生第一場簽售,在下午但我早上六點就起來了,坐在床頭一邊聽歌一邊對自己說不要擔心,一定會順利的一定會順利的。然後好友Tity發來微信說,我一早特地去小廟為你祈福了,不要擔心,一定會一切順利的。這些人都是三年來看著你走過來的人,不用擔心,把他們當朋友就好了,你得對自己有信心。

然後那天晚上,簽售完我一個人回酒店,看著大家給我的禮物,發獃了很久,差點就像個傻逼一樣哭出來。

我想從某種程度上,我沒有太辜負當時的我自己。

很多人都問我,在迷茫中要怎么做,在孤獨中能怎么做,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們。因為我是這么的笨拙,導致我至今都沒有找到什麼訣竅。我只是習慣它,接受它,面對它,然後接著把身邊的每件事情做好。

所以今天我寫下了這些,只是想讓你看到我就是這樣過來的,我依舊在摸索依舊莫名其妙的跌倒,但多多少少比過去好了一些。我不知道明天的自己是否會改變自己的心態,但是至少我在今天都做到了用力往前走。

我能做到的,你們可以做的比我更好。

每個人都在用力活著,用他自己的方式。或許你很羨慕他的生活狀態,又或許你看不到他努力的方式。你不需去弄懂他全部的故事,也不要去妄加猜測和指責。在讓自己甘心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那就走下去。

與其指望遇到一個誰,不如指望你自己能吸引那樣的人;與其指望每次失落的時候會有正能量出現溫暖你,不如指望你自己變成一個正能量的人;與其擔心未來,還不如現在好好努力。有時候即使有再多的安慰和指點也沒用,能說服和鼓勵自己的,還是只有自己。而我能做的,只是告訴你我們都一樣,不要怕。

這世上所有任性的資格,都是留給那些展現出決心的人的。(文/盧思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