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國 往 事——華盛頓人生中的三次告別(一)

2019-02-21 15:23:55

軍人夢

1755年5月,布雷多克將軍率領兩個團的英國軍隊,準備向法國人占領的迪凱拉堡進軍。

(喬治·華盛頓 1732—1799)

​ 一年前,華盛頓曾經奉維吉尼亞總督之命,前往這個地區與法國人交涉,稱這個地方屬於大英帝國的殖民地,法國人無權占領。交涉中,雙方爆發了數次小規模的戰鬥,由此引發了一場歷時七年的法印戰爭。華盛頓也在這場戰鬥中成了法國人的俘虜,被迫投降。簽署了投降協定後,法國人又將華盛頓一行人放了回來。

雖然華盛頓對自己的戰敗感到很羞愧,請求處分。但總督認為華盛頓的表現很英勇,不過,維吉尼亞議會不願意為華盛頓的這支民兵隊伍再支付對法軍作戰的費用了。他手下的這支隊伍,只能化成一支支小部隊,這樣,華盛頓的軍銜就必然要降低。華盛頓認為這對他是一種侮辱,他不能接受。一氣之下,他就打道回府了。

(華盛頓的第一份職業是做土地測量員,這培養了他吃苦耐勞,敢於冒險的精神。那年他十九歲。)

布雷多克將軍的來到,給華盛頓提供了一個洗雪羞恥的機會。他積極要求加入這支隊伍,並當上了布雷多克將軍的副官。這讓華盛頓非常興奮。在英國軍隊中當一名軍官,是華盛頓長期以來的一個追求。在英國人的眼中,殖民地的一個民兵指揮官一錢不值。他覺得,能在布雷多克手下做一名副官,簡直是命運對他的垂青。他可以在布雷多克的關照下,在英國的軍隊里平步青雲,甚至可能獲得一個爵士頭銜。他相信以自己已有的戰鬥經歷,他會得到布雷多克將軍的重用的。

布雷多克將軍十分自負,認為拿下凱迪拉堡如同探囊取物。他率領的那支浩浩蕩蕩的部隊、輜重,還有女人,綿延十餘里長,根本不適合在深林密布、荊棘叢生的北美殖民地作戰。但布雷多克不以為然,全然不知死亡就在他的身邊。

7月8日,當這支部隊準備渡過莫農格西拉河時,災難發生了。一千多人的先頭部隊,遭遇到了法國人和印第安人組成的聯合部隊的阻擊。英國人還是按照正規的訓練,排成密集的隊伍,向前衝鋒。結果,他們就像牛羊一樣被法國人成批屠殺。華盛頓帶領的的民兵倒是比較機警,連忙躲進周圍的樹林中,但被昏頭昏腦的英國人的子彈打死了不少。

那天,華盛頓因為患了瘧疾,跟在部隊的後面。等他衝到前方的時候,他目睹的已經是一片屍橫遍野的墳場了。布雷多克將軍也身負重傷。華盛頓連忙組織緊急撤退。

(華盛頓在莫農格西拉戰役中。)

第三天,在撤退的途中,布雷多克終因傷重死亡了。華盛頓不能讓印第安人得到將軍的屍體,否則,他們會把他的頭皮給扒下來。這是印第安人的野蠻習俗,將戰敗者殺死後,還要把他的頭皮扒下來,以此炫耀,特別是軍官的頭皮。華盛頓將布雷多克掩埋了起來,還讓車轍在埋他的地方來來回回碾壓了一番。

這次失敗是英軍的一次奇恥大辱,當然,布雷多克將軍要負主要責任。華盛頓在死亡的邊緣,還能將一支失敗的隊伍拉回來,實在是一種了不起的英雄壯舉。雖然華盛頓對這次慘重的失敗,感到非常內疚和痛苦,但維吉尼亞人還是把他當作了英雄。

不過失敗也的確鍛鍊了華盛頓,不僅使他更堅強,也使他更自信了。那些自視甚高的英國皇家軍,打起仗來真沒有什麼了不起。華盛頓決心自己要訓練一支隊伍,既能打運動戰,又能打游擊戰,無論是英國人,還是法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就是華盛頓的軍人夢!

心 血

在與法國人的戰爭中,英國人出師不利,各殖民地看到這個情況,都抓緊建立自己的武裝,在必要時能夠自衛。1755年8月,維吉尼亞決定建立一個團的地方武裝,任命華盛頓為司令官,軍銜為上校。這一年,華盛頓才二十三歲。

(歷時七年的法印戰爭,導火索卻是由年輕的華盛頓無意點燃。)

華盛頓積極地開始招募士兵,訓練隊伍,很快的,他就組建起了一支上千人的部隊。當時,由於和法國人的戰爭主要發生在加拿大一帶,華盛頓的這支隊伍派不上用場,只能作為一支後備軍。華盛頓就利用這段時間,把這支隊伍打造成一支既要有英國正規軍的整齊威嚴,又要比他們靈活機動,能適應北美叢林戰需要的精英部隊。

華盛頓的這支隊伍被稱為“藍衫軍”,無論是軍官還是士兵,服裝都是以藍色為基調。服裝的樣式是華盛頓親自設計的,在當時北美的各殖民地,這已經是一支相當華麗的部隊了。

華盛頓對這支部隊治理非常嚴格,特別是在細節上要求非常明確。他相信,在戰場上,細節往往決定成敗。這些細節都是他以命令的形式下達的。例如:

我命令:修建圍欄時,必須要將步槍射程之內的灌木清除乾淨。

士兵在執行任務時遇襲身亡,必須多發二十八天的津貼作為喪葬費,特此命令。

我命令,在空曠的地方遭遇襲擊時,要趁敵人裝彈藥時,迎著子彈飛來的方向,快速衝進附近的樹林,等等。

對部隊的紀律,華盛頓的要求是近乎嚴苛。酗酒或嫖妓的士兵,要被鞭撻一千下;開小差的士兵,被抓住一律處死。華盛頓甚至在營地內,樹立起一根高高的絞刑架,誰要想當逃兵,那就看看這個絞刑架吧。

經過這樣一番嚴格的訓練,華盛頓認為自己的這支隊伍已經是北美殖民地最優秀的軍隊了。為此,他還去了趟波士頓,向駐紮在那裡的英軍司令部匯報自己的部隊情況,希望能接受更重要的戰鬥任務,爭取成為英國皇家正規軍的一部分。可是英國人並沒有接受他的意見,依然將他的這支隊伍看成是殖民地的民兵組織。

(法印戰爭中的戰場情形。)

這讓華盛頓感到非常憤怒,他堅定地認為,自己的這支部隊,在北美的戰場上,比任何一支英國的正規軍都要更優秀。

“可是為什麼我們就不能享受正規軍待遇呢?難道就因為我們是北美人,就要比英國臣民低一等嗎?”華盛頓向維吉尼亞總督抱怨道。

不過,抱怨歸抱怨,華盛頓對部隊的管理和訓練一刻也沒有放鬆。他知道,一支優秀的隊伍不能有片刻的鬆懈。

1758年4月,華盛頓得知英軍老將約翰·福布斯將奉命奪取迪凱拉堡,又一次燃起了華盛頓建功立業的雄心。

比起三年前,華盛頓經歷了多次戰鬥的磨練已經更加成熟了,而且,他率領的維吉尼亞部隊,也是一支有規模有實力的部隊了,正可以在這次戰役中大顯身手。

(1759年9月13日,英軍將領沃爾夫在進攻魁北克的戰鬥中,身中三彈,不下戰場,臨終前說,:“上帝啊,我終於可以瞑目了。”第二天,英軍占領了魁北克,奠定了英軍的勝利,1760年法國投降,法印戰爭結束。)

他自信地向福布斯說,他的部隊是北美最優秀的部隊,作為一名指揮官,他也是殖民地最優秀的指揮官。他完全可以在福布斯將軍的帶領下,順利地奪取迪凱拉堡。華盛頓還向福布斯提供了一條進攻迪凱拉堡的進軍路線。這條路線就是三年前布雷多克的進軍路線。華盛頓非常熟悉這條路線,在荒無人煙的森林地帶,沒有他的指引,福布斯很難到達目的地。

福布斯雖然很讚賞華盛頓,並讓他作為自己的先頭部隊,但是,卻沒有採納他提出的進攻路線。他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險,但卻近了許多的路線。華盛頓得知後,心裡很不高興,認為所謂鼎鼎有名的老將軍可能又是第二個布雷多克,奪取迪凱拉堡的行動也許又會挫敗。

然而,出乎華盛頓預料,進軍迪凱拉堡的行動一路順利。到達目的地,福布斯命令華盛頓首先向迪凱拉堡發起進攻。華盛頓帶著部隊,小心翼翼向前挺進,但占領古堡時,他才發現迪凱拉堡空無一人。法國人得知自己的力量與英國人不能匹敵,已經早早撤離了。

華盛頓贏得了一場沒有對手的勝利。

做一個紳士也挺好

華盛頓此刻的內心充滿了失望,這場勝利對他沒有任何意義。沒有驚心動魄的生死搏鬥,自然也沒有建功立業的光榮時刻。英國人始終沒有注意到維吉尼亞的這位年輕軍官。雖然後來,華盛頓因為法印戰爭中的貢獻,他得到了英國人給與他的俄亥俄地區的大面積封地,但卻始終沒有讓他成為一名英國軍官。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即使今後華盛頓貴為美國總統,他的主要財產,竟然還是英國人封給他的這一片領地。這是他為英國人效力的報酬。

不過,華盛頓當時最在意的並不是這片荒無人煙的土地,而是英國正規軍的軍銜。當上了一名英國軍官,就有可能成為一名英國爵士。比起他認識的許多英國軍官,華盛頓覺得自己要優秀多了,可是,就是因為他是殖民地的人,英國人便不把他放在眼裡。華盛頓心裡很憤怒,看來在英國人的治下,殖民地人永遠只能低人一等了。

(瑪莎·卡斯蒂斯 1732—1802)

他不指望在英國人的手下,實現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了!

1758年12月,華盛頓向維吉尼亞總督遞交了辭呈,辭去了他在維吉尼亞部隊司令官的職務,告別了他一手創建起來的這支部隊。儘管華盛頓非常留戀自己的軍旅生活,對自己親手創建的部隊一往情深,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向這些告別了。

這次告別,也就意味著,華盛頓從此就站在了英國殖民者的對立面。但華盛頓當時還沒有這樣清晰的認識,既然不可能成為一名英國皇家軍的正規軍官,他可以去追求另外一種生活,去當一名優雅的美國紳士。

此時,華盛頓正在向一位富有的遺孀瑪莎·卡斯蒂斯求婚。一旦這樁婚事成功,華盛頓就將成為弗吉利亞最富有的人。當然,瑪莎·卡斯蒂斯對這位高大英俊、聲名遠播的年輕軍官也是非常鍾情。第二年,也就是1759年,華盛頓和瑪莎·卡斯蒂斯成婚。

(婚後的華盛頓一心料理自己的莊園。)

婚後,華盛頓以他的經歷、聲望、地位和財富,成為了維吉尼亞的一名有影響的紳士,不久就被選入維吉尼亞議會。曾經的軍人身份,對華盛頓依然十分醒目,但意涵已經完全不同了。過去,他曾是大英帝國屬下殖民地的一名軍官,未來他將是一名反抗大英帝國殖民統治的軍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