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call簡史

2019-03-25 17:44:39

來源:咋整(ID:howtozheng)

打call,是一種常見於飯圈的冬粉文化。哪怕偶像在台上忘情尬舞假唱,冬粉也要在台下忘我互動應援。

日韓飯圈流行追星打call,中國古人講究見賢思齊。縱觀中國歷史,完全可以總結為一部充斥著各種花式吹捧、變相安利的打call史。

打call是因為愛,但愛卻能讓人盲目。

戰國時期的齊國美男子鄒忌,人送綽號“山東彭于晏”,每次照鏡子時都被自己帥到無法自拔(當然不排除銅鏡質量太差,自帶柔光美顏影樓風效果)。

然而正如李冰冰之於范冰冰,時代總喜歡打造雙子星。城北有位徐公,在顏值上似乎還要更勝一籌,人送綽號“齊魯吳彥祖”。

為給自家人造勢,鄒忌的老婆們組成了後援團,打出“君美甚!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鄒忌諷齊王納諫》)的應援口號,用現代飯圈的話來說就是:“盛世美顏我老公!顏值吊打眾小生!”

妻妾後援團本是個嚴密組織,開始只吸納和偶像有法定夫妻關係的女性,後來範圍逐漸擴大,發條朋友圈宣示下主權,微博留個言喊句老公,就算領了證,成了親了。等到偶像一公布戀情,又是哀嚎一片,甚是可憐……

打call本是為了造勢,但組織不當也會鬧出笑話。

公元前227年,燕國007荊軻,奉太子丹之命深入虎穴,行刺秦王。臨行前,在易水邊的歡送會上,冬粉身著白色應援服,含淚聽完荊軻的最後一曲“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荊軻刺秦王》),live現場,前排女友粉捶胸頓足,後排親媽粉哭天搶地,場面一度十分混亂。

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現場鋪天蓋地的白色應援橫幅、花圈竟讓不少圍觀路人誤以為這是出殯送葬的隊伍!無獨有偶,兩千多年以後的飯圈,這種錯誤還在上演。2010年快男武藝全國巡演,冬粉為應援造勢,全體白服白旗白傘黑字,遊街打call, “十里長街送武藝”,嚇倒路人。

唐宋時期,文化興盛,打call文化亦在此時迎來其發展的第一個高峰。

不像現今娛樂圈,明星買熱搜,出通稿,花樣自誇還死不承認,我國古代名人聖賢敢夸敢認、敢作敢當,若是擺到現在,那個個都是耿直人設。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別兒童入京》),詩仙李白深諳炒作之道,漫天通稿,親自下場為自己打call;“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過零丁洋》),生命不息,打call不止,南宋flop將領文天祥更是用打call留下千古絕唱。

“知章騎馬似乘船!銜杯樂聖稱世賢!宗之瀟灑美少年!李白斗酒詩百篇!張旭三杯草聖傳!焦遂五斗方卓然!”(《飲中八仙歌》)“四字形容詞 名稱、代號”,詩聖杜甫抓住了為團體打call的精髓,將賣醉天團、酒中八仙的特點一一突顯,誰是外貌擔當,誰是舞蹈擔當一清二楚,押韻串聯。

打call本是為集中表達對正主的喜愛,然而有些冬粉卻做不到專注自家,偏偏喜歡暗戳戳地diss別家,引戰互噴。

“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蓮花後援團團長周敦頤在其打call作品《愛蓮說》中,暗諷菊花家人氣慘澹,牡丹家腦殘粉多。

正如鹿晗冬粉每次宣傳偶像清純人設時,總喜歡拿吳亦凡約炮來說事,這種踩他人偶像,捧自家愛豆的做法實為飯圈大忌,十分不厚道!

打call起源於民間,隨著朝代更迭,不斷發展,日益規整,逐漸得到了官方的認可。

“萬歲萬歲萬萬歲”,可謂宮中最常見的打call口號。漢代起,“三稱萬歲”的打call模式便成為各大典禮的開場必備環節。“皇帝舉酒,上下舞蹈,三稱萬歲”(《隋書》卷九),好不威風。

表面上看,打call的核心在於朗朗上口的應援語,其實不然,從古至今,無言的打call其實無處不在。

清朝時,京城黑泡圈有一位擅長BBox的rapper,他的live現場,場場爆滿,一票難求,冬粉生怕影響視聽效果,全程豎耳傾聽,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伸頸,側目,微笑,默嘆,以為妙絕。”(《口技》)一套打call程式,便在無聲中進行著。

無聲的打call要求冬粉的高度自律,較難實踐。然而無言的打call廣為流傳,尤其是在職場,領導說話,我鼓掌,帶動台下一片響,為領導打call的規則深入人心。

民國時期,演藝圈內打call之風漸起。

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京城四大名旦人氣堪比今日歸國四子(吳亦凡、鹿晗、黃子韜、張藝興)……各家冬粉組團應援,互不相讓。論打call表現,更是訓練有素,這個“好”怎么喊、哪個根節喊,大有講究。

冬粉深知打call打得好不僅能調動現場氣氛,關鍵時刻還能化解愛豆的演出危機。

一次,當紅小生譚富英在演《四郎探母》時,有一句調門兒死活吊不上去,失敗數次,冬粉急了,“這下又要被黑子噴唱功了!” “他都那么努力了,你們好意思責怪他嗎?”,說時遲那時快,訓練有素的後援團愣是用打call把後面的那個高音給蓋住了!巧妙挽救了一次車禍現場。

隨著時代的發展,打call的口號也在與時俱進。國足即是最好的例證。

從90年代“橫下一條心,一定要出線”的豪言壯語;到千禧年伊始“誓進世界盃,相會在日韓;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雄心壯志;再到現如今“國足虐我千萬遍,我待國足如初戀”的扎心表白……

不變的是死忠球迷的無悔追隨,還有國足那不堪入目的戰績……

05年超女騰空出世,掀起國內娛樂圈新一輪打call風潮。

“春春放心飛,玉米永相隨!”“筆暢筆暢,實力唱將!”“ 何潔便當,一生相伴!”然而,打call行為真正從冬粉群體走向大眾,還是源於“春哥的變身”。得益於500萬魔獸世界玩家在網上的灌水,“信春哥不掛科,信春哥得永生”的打call口號席捲全網。一時間讓人難以分辨是黑還是吹。

長江後浪推前浪,承襲魔獸世界的衰落,帝吧扛起引領大眾打call風潮的大旗。

在去年的Facebook表情包大戰中,帝吧以黃子韜作為主帥,跨平台聯合,遠征fb。“誰能橫刀立馬,唯有wuli(韓語우리音譯,意為“我們的”)滔滔!”繼春哥後,表情包王者黃子韜成為享受全網打call第二人!

時至今日,打call一詞走出飯圈,成為大眾表達支持讚賞的一種方式。從給你點讚,到雙擊666,再到為你打call,網路詞語更新換代迅速,誰知道打call一詞又能撐多久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