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2019-03-01 19:02:54

幸福

八十狼

說起幸福,年輕時一定以為是有好吃的,有花不完的錢,到了年紀大了感覺到其實不然。

我在五、六歲時,家裡已有哥三個了,也是文革期間,父親也被下放到一個叫西塞烏素的小村莊的一個單人班學校教書,學校有一到三年級,里外間的土坯屋,外間辦公室,裡間是教室,共三十來個學生。

我們被安置到隊里一處公有房內作住處,也是土坯房,在樑上,房皮薄,不嚴實,冬天特別冷,這也是村里熱心鄉親告訴我們的。村裡的鄉親們習慣冬天用生產隊分下的麥秸、麥瓤披房頂上,用於冬天取暖。我們來晚了,隊里的麥秸、麥瓤都分完了,沒有東西分給我們披房了,我們冬天面臨著受冷凍,父母親一籌莫展。

天無絕人之路,一些鄉親們告訴父母親,可以拾牛糞披房頂照樣暖和,但是,拾牛糞的付出辛苦,每天天不亮就得走,去離村里七、八里路的狼窩溝拾,哪兒是生產隊牛群常放的地方,哪地方有時真有狼出沒。

父母親聽到這個辦法,很是興奮,急著商量明天怎樣去拾牛糞,準備了筐子、扁擔、糞叉子等,也沒考慮狼的問題。到了第二天,天還沒亮,父親就起床,擔著筐子,拿著糞叉出發了。母親也睡不著了,磨磨蹭蹭的起了床,就著火,開始燒水、做飯,父親不回來,她也做不了心上,一趟一趟的,來回出去朝狼窩溝的方向去望,看父親回來了沒有。。。

天蒙蒙亮的時候父親就回來了,還真拾了一擔牛糞,不過都是濕的,都凍了,太重還不能上房,需要稍乾一幹才能披房,只是難為不大幹重活的父親,挑著這七、八十斤的擔子出了一頭的汗。母親聽見響聲趕緊迎了出去,問詢拾牛糞的情況,父親也一一作答,講述拾牛糞的見聞,說到有趣處兩人呵呵大笑,回來洗漱了,兩人盤算著看數九天來之前能否將兩間土屋頂披一層乾牛糞。這樣,有月亮的時候父親就一早晨拾倆擔牛糞,沒月亮拾一擔。走時,母親總是囑咐,凍牛糞沉,少擔點,別累著了。父親回來,母親總是迎出去有說有笑。有一天,父親走了不大一會兒就回來了,母親問咋回事,父親說,出去碰見飼養員(生產隊飼養牛馬的專職人員)了,說昨天晚上,有狼進了馬圈,勸父親今天別去拾牛糞了。聽完父親的敘說,母親一陣擔心,從此以後,每天早晨母親又多了一層擔憂。

經過近兩月的努力,父親終於將兩間的土屋頂披了一層牛糞,但乾牛糞可以拿下燒火了,牛糞燒火省錢,炕還熱得快,這就還的拾牛糞再補充,只不過不需要那么緊迫了,父親也早起習慣了,到時就想起來出去走一走,拾一擔牛糞。這個習慣一直貫穿了他大半生,後來自己種小菜園,冬天拾牛羊糞做肥料,退休曾經去山西居住過幾年,早晨起來拾炭,反正是坐不住,直到住了樓房才停止,但父母親回想起這段生活,從不說多么的艱苦,而是在臉上蕩漾著幸福,我想這就是生活,雖然條件不好,但父母親卻賦予了這艱苦生活的價值,給自己帶來了歡樂與幸福。其實,生命也並沒有價值,除非你選擇並賦予它價值。沒有哪個地方有幸福,除非你為自己帶來幸福。

回憶起父母親的一段生活,也想起我自己的一段生活,記得剛結了婚,學校分給我們一間半土房,不過這個土房比起父母親的土房高一點,房頂有紅瓦,地面鋪的磚已高低不平,老鼠在下面打了洞,時不時地有老鼠叢磚縫鑽出,經常嚇得妻子大喊大叫。父母親給我們置辦了四鋪四蓋綢緞被褥、滿炕大氈、手錶、腳踏車、家具等大件以及一些家用鍋碗瓢盆,在當時,這算上乘的。成家一年多有了孩子,這時流行錄音機和彩電,都特別貴,記得我一月工資百十來塊,一個大錄音機伍佰多元,十四英寸彩電壹仟肆佰元還的找關係,電子石英鐘近百十來塊。今年添一件,明年添一件,兩三年不但置辦全了還鋪了水磨石地面,老鼠再也不會鑽出來嚇唬妻子了。有時想起,從不想起那時多么艱苦,只記得每一次置辦家當帶來的驚喜。生活就像一本書,一頁看完了,又翻一頁,其實每一頁只要認真閱讀發現都有精彩。在人生中,我們都喜歡月圓的清輝皎潔,可月缺的日子更多,只要自己用心去體會,那彎彎的月牙船更加嫵媚嬌美。歲月,是一首詩,一首蘊含豐富哲理的詩。歲月是一峰駱駝,馱著無數人的夢想,可到後來才知道人這輩子,簡簡單單就是幸福,無病無災就是順利,平平淡淡就是真諦。

一年前,女兒買房,貸了一百多萬,買車又貸了十多萬,我經常為她們的生活發愁而睡不好覺,但孩子們每天樂呵呵的一點也不愁,有時說起還準備換更大的房子。靜下心來想,這也許和父母親拾牛糞披房頂,我和妻子置辦家用電器、鋪水磨石地面一樣,她們在這一個階段不但還貸,還的籌劃裝修款項、還的給孩子買奶粉,等等!但也許是她們最幸福的一段吧。願女兒的生活每天充滿快樂!其實,努力向前,不斷打拚,生活會給我們驚喜的,生活的自然面目就是努力而積極向上,我們的節奏與生活的自然面目合拍,生活中肯定是充滿幸福的!大概這也算是一種理想的人生的吧。

2018年12月3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