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劇推薦】《房間》心理學愛好者不容錯過的年度大片(下)

2019-02-25 18:23:56

逃離“房間”的母子,開始面對新的世界,而隨之而來的創傷性衝擊才真正的到來!

曾經經歷過巨大的精神創傷的母親在小小的房間內因為這個孩子的降生重燃了對生命的愛,這個天使的降臨使得這個特殊的母親在艱難困頓中煥發出新的生命力。然而當逃跑計畫成功、噩夢結束,母子倆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的時候,母親卻面臨著新的精神危機,她無法面對曾經的過去,沉浸在無邊的悲憤中。她攻擊父親不接納自己的孩子,內心充滿了自己被拒絕的恐懼。她指責自己的母親教給她的友善,覺得正因為友善而讓自己落入了魔窟。她為命運就此改寫扼腕痛惜,深陷追悔和憤怒之中無法自拔。

而孩子在離開“房間”後,面臨的卻是學習與母親在心理上的分離:他們不再時刻都在一個空間;媽媽休息的時候,希望他自己下樓去玩。他甚至想念在“房間”的那些日子,因為媽媽永遠在身邊。

影片的最後,因為母親的巨大的精神創傷,又受到媒體的強烈質疑(接受訪問時,主持人認為:應該在孩子出生送走,還孩子一個更好的環境),精神崩潰的她吞安眠藥自殺未果,離家接受治療。這個階段的傑克開始真正地迅速成長,開始融入外婆的重組家庭,危難之中把象徵著力量的頭髮剪下帶給媽媽,再一次拯救了絕望中的媽媽。

當我們都在感慨母親給予孩子的養育讓孩子如此有力量的同時,母親同時感受到孩子的生命力量而堅強的回歸。

“傑克,你救了我,又一次!”

“我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

“但是你是媽媽!”

......

養育孩子的過程,同時也是父母自我重生的過程!因為孩子的到來,生命意義因為成為父母而不斷放大。與其說是父母養育孩子,還不如說是我們共同完成了一場生命的探索。

小傑克說:我真想回到4歲!因為那樣他就可以不用面對那些他看起來辦不到的事情。然而每個人的成長都伴隨著一種喪失性的哀傷,失去那些熟悉的生命狀態,接受未知的將來。特別是母親變得不再“快樂”,小傑克的哀傷隨之而來,他要“獨自”面對那些時間和空間。

其實人的一生就是不斷經歷喪失的一生。除了外界刺激產生的喪失以外,還有許多成長性的喪失:比如嬰兒在母親溫暖的子宮裡發育成熟,他的降生就是一種被迫的剝奪。再比如青春期時生理與心理的變化,意味著孩子與童年告別。

我們對待這樣喪失哀傷的力量,取決於早年養育過程。因為體驗會喚起人在幼年創傷經歷和衝突,而養育時給予孩子內化的力量,將這樣的“哀傷”化作接受客觀事實的能力。哀傷過後,便有破繭成蝶一般的成長。

最好的愛是分離

來到外面的世界,傑克先是驚奇,第一次看到雲朵、藍天、觸碰到的一切,都足以讓他驚喜不已。但他還是更願意和媽媽呆在一起。媽媽也接納他“不願分離”的反覆,卻沒有再度與孩子在心理上的融合,給了孩子一個在心理上與母親分離的助推。讓孩子不再退縮回至原來的心理“房間”。

很難想像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一個人格十分羸弱的母親身上,她會怎樣?或許會時常摟抱著孩子,獨自淚流滿面,想著此生只能與孩子相依為命,將孩子吞噬在自己的悲傷中!

我們一次次的學習愛與分離,相互之間的愛讓我們有了足夠的安全感去適應分離,分離帶來的獨立體驗又是探索人生新的意義,從而完成彼此更好的成長,祝福,愛。

健康的人格

當我們再次看到一個如此有力量的孩子的時候,不僅會想在逃離“房間”後,母親承受著如此巨大的衝擊,怎么還能做得那么好?其實一個健康的人格,奠定了母親面對這所有一切的“正常”表現。

她感受到父親對孩子的不接納,她會直接的將憤怒投向父親;她因為與母親的交談中情緒失控,而大聲的爭吵。一個人在正常體會到情緒的時候,有能力宣洩,而不是默默的承接後,再投射到孩子或另外的事物上。將孩子“置身事外”,保護了他的心理不會內化成人的衝突,因為衝突在第一時間被解決了。

不是母親“做”得太好,而是母親本來所具備的健康人格,幫助他們真正的走出了“房間”。

最後,救了媽媽兩次的傑克說想回到“房間”去看看,他一一告別房間裡的一切,並跟媽媽說:

Mom, say bye bye to room!

果核心理

微信:guohexinli

用心播下一顆種子,

陪你走一段心理成長的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