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鯨魚向人類的壯烈復仇 | 小歷史

2019-02-20 15:54:44

“海洋對於人類來講,總是未知的,雖然哥倫布從那么早就環遊了地球,但是海洋卻永遠也不會向人類低下頭來……迄今為止,無數的災難已經降臨到了雄心勃勃沖向海洋的人的身上,而且這悲劇還在不斷地上演著。”

——赫爾曼·梅爾維爾《白鯨》

雖然我們之中也有小說里亞哈船長這樣的百折不撓的人,“即使到了地獄,我也不會放過你,我還要接著追你,直到你做了我的槍下之鬼為止”,對海洋化身的白鯨進行著永遠的復仇。

赫爾曼·梅爾維爾

但是拋開一切象徵意味,從現實角度說,在與人類糾纏的歷史中,鯨恐怕才是有權利憤怒的那一方。人類獵捕這種海洋巨獸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至今,人類已經成功的直接或間接消滅了絕大部分的鯨。

在上世紀30年代,據統計,每年大約捕鯨船每年大約殺死50000條鯨,整個20世紀有200萬條鯨死於非命。一些鯨的種群,如世界最大的藍鯨,已經減少到原來數量的1%。如果我是一條鯨,我肯定尋求報復,然而,人們很少聽到有關鯨攻擊人的新聞和訊息。

印尼漁民還在用原始方法捕鯨

歷史上,只有一種鯨不時出現在關於海洋的恐怖故事和傳說中,欠下了人類的血債,那就是抹香鯨。當然,它更有理由惱怒於我們為了安置它的名聲和開發出的用途,給它招致的慘痛的殺戮。抹香鯨在18世紀的數量估計是1百萬,上世紀末僅餘20萬頭。目前它們的確切的數量未知,但針對它們的商業捕鯨已經停止,有望有所回升。

抹香鯨是世界上最大的齒鯨。成年雄性平均20米長,重達50噸,壽命70到80年。它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大腦,能發出比任何動物都巨大的吼聲(230分貝),可以不費力的潛水至3千米以下。而且不要忘了,這種巨獸有牙齒,它不同於那些巨大而溫和的濾食著浮游生物的鬚鯨表親。抹香鯨最喜愛的食物是諸如大王烏賊、巨型魷魚之類的深海怪物,只要它願意,它完全可以咬住你,整個吞下你。歷史上也的確曾經多次發生人類的船隻與抹香鯨衝突而失事的事件。

最早出現在人類有記載的歷史中的惡霸抹香鯨,生活在東羅馬查士丁尼皇帝在位時期(482 -565 AD),被人稱作波菲里烏斯波菲里奧。據說它肆意弄翻游弋中遇到的船隻,禍害了君士坦丁堡的航運業長達半個世紀。拜占庭名將貝利撒留的隨軍書記,歷史學家普羅柯比烏斯在《哥特戰爭史》中記述了波菲里烏斯最終因意外擱淺而被殺死的最終結局:

也是在那個時候,人們捕捉到了被拜占庭人稱之為“波菲里烏斯”的鯨魚。這頭鯨魚一直在給拜占庭和它周邊的城鎮製造麻煩達五十年之久,不過不是一直如此,而是有時消失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它搞沉過許多船,嚇壞了其他許多船上的乘客,因為它迫使這些船離開自己的航道並且把它們帶到很遠的地方去。因此如何捕捉它變成了皇帝查士丁尼所關心的問題,但是他無論用任何辦法都達不到這一目的。

不過馬上我就要說明它是怎樣被捉到的。原來當一片深沉的寂靜籠罩在大海之上的時候,有一大群海豚聚集在黑海入口近旁。突然間海豚看到了鯨魚,於是它們便各自逃到所能去的不管什麼地方去了,但是它們大多數來到了桑伽里烏斯河河口的地方。就在這同時,鯨魚得以捕到一些海豚並且立即把它們吞吃了,而隨後,或是因為還沒有吃飽,或是出於爭強好勝的性格,這頭鯨魚還是像先前一樣的追趕,但最後它自己卻不小心的來到離陸地很近的地方。

在這裡它陷入很深的一片泥沼之中,並且,雖然它極力掙扎以便儘快擺脫困境,但它仍然完全無法逃出這個淺灘,反而在泥里越陷越深。當附近所有的居民都知道了這件事時,他們立刻來到鯨魚這裡,雖然他們從各個方面持續不斷的用斧子砍它,但即使這樣仍然無法把它殺死,於是他們便用一些粗大繩索把它拖上岸。他們把它裝到車上之後,發現它的長度大約有三十腕尺(約14米),寬度約有十腕尺(約4.5米)。在把它分解成若干堆並相應地加以分配之後,有的人立刻吃了它的肉,有的人則決定把他們分到的部分加工保存起來。

愛德華·吉本也在《羅馬帝國衰亡史》中提到了 “波菲里烏斯”:在博斯普魯斯海峽亞洲一側,查士丁尼皇帝和狄奧多拉皇后的夏宮赫拉烏姆苦於這頭鯨的騷擾,它經常把遊船拖走,讓漁民不敢打魚,更時常摧毀船隻,使乘客葬身大海。

從巨大的尺寸和兇猛習性上看,學者們普遍認為波菲里烏斯是一條雄性抹香鯨。雖然抹香鯨在地中海出現相當罕見,但並非沒有記錄。拜占庭人的什麼行為激怒了這條鯨,導致它常年不懈的向船隻發起攻擊如今已經不得而知。普羅柯比烏斯也承認五十年來可能並不止一條鯨在這裡出沒,實施恐怖攻擊,但鑒於成年雄抹香鯨一般都比較孤僻,也有很長的壽命,同一條鯨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當然,最著名的災難製造者還是梅爾維爾筆下那頭叫莫比迪克的白色抹香鯨。文學鑑賞家告訴我們,莫比迪克象徵著無常的、惡魔化的大自然,寄託了人類對自然界對立和恐懼的情緒等等,這誠然沒錯。不過梅爾維爾的確是基於當時在捕鯨人中廣為流傳的著名事故而創作他的故事的。

真實事件的主人公叫“摩卡迪克”。瞧,名字都沒怎么變,是一條在南太平洋智利摩卡島附近海域出沒的70英尺長的抹香鯨。美國記者、探險家傑利米·雷諾茲寫道:“這頭聞名遐邇的怪獸總是能在與人搏鬥的過程中百戰百勝,它是一頭上了年紀的雄鯨,體型巨大,力量驚人。”

從它1810年首次在莫查島被觀察到,直到1838年被捕獲,曾多次在捕鯨船的圍剿下倖存。這期間,摩卡迪克身中19根魚叉,摧毀了14艘小艇,導致三十餘人死亡,並重創三艘捕鯨船,兩艘法國和澳大利亞的商船據說也被它弄沉。那時,在捕鯨者們的大本營麻薩諸塞州的南塔基特島,或是在太平洋上,不同船隻在海上相遇,船員們最常用的問候語竟然是“從摩卡迪克那兒帶了什麼訊息嗎?”

傑利米·雷諾茲的紀實文學《摩卡迪克:太平洋上的白鯨》封面

你可能從摩卡這個名字聯想到這條鯨的顏色是棕色或黑色,但摩卡指的是它經常出沒的那座島。實際上這條鯨得了白化病,通體發白,仿佛披了一層羊毛,頭部罕見的寄生著大量藤壺。正是梅爾維爾筆下描繪的模樣。

摩卡迪克的暴戾多半是人類一手造成的結果,被船追,被魚叉刺,再好脾氣的動物也會變成惡魔。同時代的另幾樁著名的鯨難事件也同樣如此,並給了梅爾維爾描寫裴廓德號沉沒的第一手素材。

1819年11月20日,在加拉帕戈斯群島附近的海域,埃塞克斯號捕鯨船被一條據說足有85英尺長的巨大抹香鯨反覆衝撞而沉沒,倖存的船員在海上漂流了三個多月,僅有5人靠抽籤殺死同伴,並食用他們的肉而活著獲救。在事故發生時,埃塞克斯號並沒有追捕那頭肇事的鯨,而是在處理他們先前捕獲的鯨屍。也許,正是同伴的屍體激怒了巨鯨,使它化身為復仇之神。

2015年12月即將上映的電影《大洋深處》即是以埃塞克斯號沉沒事件為題材

埃塞克斯事件30多年之後的1851年8月20日,也就在梅爾維爾的《白鯨》出版的幾個月前,安-亞歷山大號捕鯨船在南美海域沉沒。當時,安-亞歷山大號正追捕一條巨大的抹香鯨,摧毀了幾艘小艇之後,逃亡中的巨鯨被仍不放棄的船員激怒,掉過頭來以15節的速度撞向捕鯨船,在船體上撞出巨大的洞,最終導致了船的沉沒。

從19世紀初到20世紀上半葉,據說有近百艘捕鯨船和貨船被抹香鯨撞翻、擊碎或沉沒,很多捕鯨者葬身鯨腹,但在歷次可靠的記錄中,抹香鯨主動襲擊各種船隻的行為,只能認為是保護自身和同伴、後代安全的一種本能,更多是在被人類所傷之後,進行的垂死掙扎。這種聰明的動物不應該僅僅成為傳說中海洋的恐怖化身,更不該僅存在於歷史之中。

作者:羅格納

我願撥雲霧而登高,揭開頭巾一睹真實的容貌。歷經現代科學洗禮,精神仍在中世紀的保守主義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