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什麼奉獻給你 ——父親的孫子

2019-02-12 15:50:22

梁少金

三十年前,我和父親準備了出集的蘿蔔,黎明時分,父親催促我快起床,我揉揉眼一看,還不到四點,不情不願起來,開門:鵝毛大雪撲面而來,父親知道我要說什麼,給我說“越下雪,蘿蔔越好賣”。大有“心憂炭賤願天寒”之意。果真,還沒到集市,就被販子全買下了。我服了,父親料事如神。

父親為了獎賞我,花了三毛錢,父子倆一人一碗包面。其實,父親是想給我再加任務,快過年了,家家炒炒米,炸豆腐,棉梗柴火太旺,燒茅草最合適,剛才挑蘿蔔來賣,再就要挑茅草回去了,一擔蘿蔔來,一擔茅草歸,這,不成問題。一元八角一大擔一小擔成交了。父親掏出5元錢,賣主卻找不開,父親叫我等著,他去農行換開。

父親高興拿著一疊5角付給了賣主,卻慌忙慌張地又跑向農行。

“爸,你在慌忙什麼?”

“20張5角是10元,人家多給了10張,我當然要退給人家”。

父親有三個兒子。我是老大,那年,我考上了師範,父親特感榮耀,要求老二老三向哥哥學習,要考大學。就在老二要聯考,老三要中考那時,我所在的寢室遭劫,錢、飯票都沒了,我只好寫信找父親要錢。

父親的來信我拆開一看,先落地的是一刁金燦燦的麥穗,信紙上寫道“麥已成熟,問題會大嗎?要有信心”我的眼淚正好滴在這麥穗上,我遇到一位老鄉,在觸媒廠,我每天下晚自習到他那兒推斗車,乾一小時活,既解決我的生活費,也有結餘,農忙放假,我帶了20多個皮蛋給父母,父親深情看著皮蛋上的松花,問我像什麼?我怎么也答不上。

“像麥芒”

我省悟了——“喔,像麥芒”!

轉眼,父親早已離我而去。

轉眼,我的兒子已到了當年的我。

無論如何,我跟兒子講你爺爺怎樣怎樣,你爸爸怎樣,兒子聽嗎?信嗎?且只是聽,且只是信,他反過來要問“爸,你給了我什麼,又能給我什麼?”

的確,在物流橫際的時代,在高鐵、微信歲月里,月薪萬元有誰談“角”?電磁爐、天然氣,有誰還談“茅草”?反思我作為一個父親,的確,不能給兒子什麼,對不起我父親的孫子,唉,我拿什麼奉獻給你——父親的孫子,我的兒子?——就這兩個故事罷。

僅此而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