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是婚姻的照妖鏡

2019-02-10 05:32:30

(本文由國館原創,點擊上方關注)

文丨 國館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同睡一張床,你有多少錢,卻怕被我知道。

——國館君

馮嫣娜在廣告公司上班,工作人煩事多錢又少,

她老公慫恿她辭職:別幹了,我養你。

馮嫣娜一辭職,當月老公就把工資卡給她。

有次逛街,小馮一看這個爽膚水不錯,

那個水乳也要了,粉底液也拿上,

夏天防曬霜也重要,全拿齊了,

當即一刷2000多的流水賬單到了老公那兒。

小馮還在滴滴上,老公就微信質問她,

好說歹說解釋了自己歷來用這些牌子,

這錢實在沒法節省,才過關。

再有一次,小馮叫了一份酸菜魚外賣,

老公對著100元的外賣單大喊大叫:

“太奢侈了!真的養不起了!”

老公說,你以前挺節儉的,現在怎么這么敗家?

小馮特委屈,是你說養我的,養不起又怪我太能花。

當即整頓自己,準備重返職場。

談戀愛時羞羞答答,覺得談錢傷感情。

但婚姻里,談錢無可避免,

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是現實和人性問題。

白富美黎儷向來不恥男人說“我養你”,

她信奉:麵包我自己有,你給我愛情就好。

選伴侶,黎儷不挑富二代或者有錢人,

就選了一個有感覺的金融潛力股。

黎儷跟老公共同承擔家用,

平日也從不伸手跟老公要錢,

但每逢假節日,作為一個女人,

總是期待一點小驚喜。

黎儷跟老公暗示明示想要哪種花,

害怕直男不懂這些花名,

還特意情人節前一天發花店連結給他。

情人節當天,黎儷一收到花就炸了,

老公竟然買了捷運口那種10塊錢一枝的。

黎儷問原因,老公說:反正都是花嘛,

幾千塊的跟幾塊的有什麼不一樣?

黎儷當即眼淚就下來了,

她什麼都不要,就要愛情和驚喜,

結果人家把她當垃圾隨便打發了。

平時出去吃飯,老公也從來不理她喜歡吃什麼,

直接就美團,一律性價比至上。

很多像黎儷這樣的女生,

給自己買個兩萬塊的包包是家常便飯,

但心愛的人識趣送上一隻200塊的YSL,

還是會高興很久。

就像張愛玲說的,

再厲害的女人也想花心愛的男人的錢,

花自己的錢是成就感,花男人的錢是幸福感。

很多經濟獨立的女人不計較另一半掙得不多,

花男人錢是因為在意他,給男人面子和存在感。

最怕女人只要一點點,男人還不能給滿心意。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因為錢鬧不愉快的夫妻大把。

王總原來不知道那天是母親節,

可是公司的員工都在曬給老媽的禮物,

他回家就問妻子,今天你給咱媽什麼買禮物了?

妻子說忘了。

王總覺得不對勁,昨天看妻子下單了禮物。

結果,妻子只給岳母買了禮物。

王總沖妻子咆哮:你真是太不像話了!我媽不是你媽呀。

沒想到妻子說:那上個星期你爸生日,你包了5000塊。

上個月,你丈母娘生日你不是主張包1000就可以嘛?

懟得王總啞口無言,再多的氣只能和血吞。

床上說著,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你的。

床下清醒,我媽就是你媽,你媽還是你媽。

夫妻因為錢的較量,誰都門兒倍清。

夫妻沒一碗水端平,讓雙方都心寒。

這樣類似的事情太多了:

“你偷家裡的錢給你弟花。”

“你說別那么難聽,家裡的錢也有我掙的,這怎么是偷呢?”

“你不跟我商量,就拿走,不是偷是什麼?”

“好傢夥,你背著我藏小金庫?”

“你每個月只給我1000塊活動經費,讓我怎么活?”

“你這是財務不忠,一次不忠百次不忠,誰知道你還背著我幹了什麼?”

“咱家什麼時候給寶兒上了保險?”

“去年上的。”

“現在這個供房的節骨眼,你以為我是馬雲嗎?不是你掙的錢花起來就不用大腦!”

“新房子什麼時候添上我名字?”

“我們人在一起,你就是這房子的女主人,難道你還計較這個名分嗎?”

“我也是要個保障。”

“除非你早有二心。”

調查顯示,夫妻因錢傷感情往往會帶來較嚴重的後果,

為錢吵架後,11.9%的男性和29.2%的女性曾考慮離婚。

17.2%的人認為夫妻間產生矛盾的首要原因是“生活費糾紛”;

其次是“購買貴重物品”,占9.1%;

“對方太浪費”排第三位,占8.9%;

為“零花錢金額”吵架排第四,占5.3%;

“向朋友借錢被發覺”排第五,占3.4%。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照出人性的自私。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映出男人的不忠。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照出女人的貪心。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映出彼此的猜疑。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照出雙方的算計。

在錢面前現出原形的婚姻,不只是經濟上出了問題,其他地方一定也有毛病。

--不夠愛

岩妮嘴上老罵老公“窩囊廢”,

十年前年薪10萬,現在年薪還是10萬,

但也就過過嘴癮,心裡很清楚:沒辦法,

老公是事業單位的,收入也就這樣了。

直到岩妮有天瞄到老公的支付寶轉賬記錄,

發現貓膩,原來老公多年來一直有情人,

每月給家裡8000,

給情人呢,有時3萬,有時5萬,

升職加薪炒股,樣樣都瞞著岩妮。

岩妮這下算是明白了:

不愛你,才天天跟你說搵工不易。

真愛你,恨不得掏空自己全給你。

男人,心在哪裡,錢包就在哪裡。

——不信任

淑荔跟她老公談戀愛時,兩人就你請一頓我請一頓,

感覺也很融洽,也不好意思開誠布公地談錢。

兩人情到深處,不顧淑荔家人反對就裸婚。

淑荔一直體諒老公單親家庭出身,

這么年輕沒房沒車很正常。

直到有一天,

老公突然花幾十萬買回一輛進藏的跑車,

淑荔很震驚,問老公,“你哪來的錢?”

老公說:“這是我的私事,你別管。”

淑荔一下子就炸了:“我是你老婆,都跟你裸婚了。

你有錢怎么不早點拿出來,

我們也不至於像私奔一樣……”

老公說:“我的錢愛怎么花就怎么花,

我從小就自己管錢,結了婚錢也不會給你管。

這是我的隱私。”

原來,她老公從小見父母吵架、背叛、離婚,

對親密關係非常沒有安全感,

覺得與其信任關係不如信任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是我們同睡一張床,你有多少錢,卻怕被我知道。

——以自我為中心,不能換位思考

娜依是個少奶奶,專心在家相夫教子。

跟老公拿錢,起初是快樂的事情,

後來,就開始要忍受老公的嘲諷。

“你除了花錢還會幹什麼?”

“每天就知道買買買,我掙錢多辛苦你懂嗎?”

“我真是不懂你們這些女人,這個月要買口紅,下個月還要買口紅,能當飯吃嗎?”

“不高興,你也得受著,離了我,哪個男人像我一樣要多少給多少?”

“你他媽的就把我當個無限量提款機,不用還錢的花唄。”

娜依每天穿金戴銀的,可是有時聽這些話,

也想跳樓自殺,明明當年我也好好工作的,

是你說你愛我,你養我,家裡需要女主人,

現在好了,孩子大了,家裡輕鬆了,

你就覺得我花錢花多了,礙著你了。

掙錢養家的人總是理直氣壯、頤指氣使,

他沒幹過家務活,不知道全年無休地管好一個家,

沒有工資,沒有年綜獎,沒有五險一金,沒人感激,

有多絕望。

全職太太本來就是一項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日本的全職太太幾乎成一種職業,

丈夫要支付給太太大量的報酬,

太太還可以在丈夫喪失勞動力時甩了他。

而中國丈夫卻還覺得全職太太花點錢很敗家,

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控制欲過盛,不給對方自由感

易芹跟我說過她爸媽的故事:

爸爸年輕時特別帥,媽媽長相平凡,

就特別沒有安全感,成天懷疑哪個小姑娘勾搭他。

更要命的是,爸爸中年做生意發了橫財,

媽媽平時管錢就嚴,這下更堅信:

男人有錢就變壞。

想盡各種辦法把爸爸的財務狀態調查得清清楚楚,

偷偷把大部分的錢拿去買樓,

其他的全攬在自己賬戶下。

爸爸掙多少錢,每月都只給那幾千塊零花錢。

老舍說:錢是人的膽。

爸爸後來月入十萬,還被勒得這么緊,

出去請客吃飯,還要回家匯報上交發票,

連年抗議無效,實在太憋屈,沒有尊嚴,

就開始不回家,把錢移到別的地方去。

媽媽呢?直到離婚,還堅信是自己管錢出了紕漏,

還不依不繞,要查出哪個狐狸精來破壞她的家庭。

破壞婚姻中的小三,不是別的妖艷賤貨,

而是你和他對錢的不同態度。

錢能讓婚姻顯出醜陋面目,不外乎因為人們:

太以自我為中心,

太高估感情的作用,

把對方想得太美,

把掙錢想得太容易。

三毛說:“愛情,如果不落實到穿衣、吃飯、數錢、睡覺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長地久的。”

天長地久的婚姻,大多在錢問題上沒有大分歧。對錢有大分歧的婚姻不僅不幸福,還會因為錢而滋生更多問題,影響下一代。

——互相猜忌

好朋友coco疑心很重,常常懷疑她男朋友背著她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其實是因為她生長在一個互相猜忌的家庭里,

爸爸和媽媽常年對彼此隱瞞真實的財務狀況,

誰都算計著怎樣可以少給點家用,

實際上爸爸很有錢,在外面炒股賣樓瞞著媽媽,

媽媽有幾十萬的基金和存款,卻每天裝窮喊窮,

而且,爸爸和媽媽都向coco坦誠經濟實力,

又希望通過女兒來了解對方的存款。

長久以來,coco習慣性地變得“腹黑”,

不僅對錢的問題三緘其口,對越親密的人越是諸多疑慮。

——吵架頻繁

我小的時候,父母常常邊吃飯邊吵架。

母親說:“豬肉一斤28,青菜一斤5塊,雞蛋一盒10塊,東西越來越貴……”

父親說:“貴就貴,貴也要吃飯。“

母親說:“你倒是給錢啊,我這個月又貼了3千。”

父親一聽到錢,掄起菜盤,砸向母親:“你眼裡就只有錢……”

母親身體一閃,躲過菜盤:“我愛錢,這些菜不要錢啊……”

母親:“我想買個微波爐。”

父親:“連飯都吃不飽,學什麼有錢人買微波爐……”

母親:“我們隔壁老王也買了呀。”

父親:“也不撒泡尿照照,老王他老婆每天起早貪黑上班,你呢?你每天掙多少錢?”

母親:“我不會掙錢,你倒是厲害啊,你這個月菜錢什麼時候給我?”

……

因為怕他們為錢吵架,我最常吃的飯就是眼淚拌飯。

因為怕他們為錢吵架,我總是告訴自己:要乖,不能跟爸媽要錢,不能給家裡添堵。

因為怕他們為錢吵架,我常常壓抑自己的需求,喜歡的東西太貴,就騙自己不喜歡。

以至於後來的男朋友一直覺得我是難搞的“隨便”小姐。

“今晚吃什麼?”“隨便。”

“你喜歡什麼花?”“隨便。”

“你要什麼禮物?”“隨便。”

直到我經濟獨立,喜歡的東西自己買,行動影響思維,才慢慢正視自己的需求,敢跟別人提要求。

——直接分了

燦忠是一個高校老師,有車有房,

長得像胡歌,辯論很厲害,辯論時超像胡漸彪。

是無數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但他至今35歲了,不僅未婚,還從未戀愛。

有個女生向他示好半年,燦忠也覺得她很特別,

決心跟她試試,不過戀愛前跟她約法三章:

第一,不管我們以後怎樣,房子是不會寫你的名字。

第二,不管我們以後怎樣,車子是不會寫你的名字。

第三,如果我們真在一起,我要求做婚前財產鑑定。

女生沒想到“男神”原來是這樣子的,

八字還沒一撇呢,就開始擔心別人謀財。

覺得跟他再聊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

燦忠卻不明白為何自己情路坎坷,

他只記得那年他八歲,

爸爸媽媽的公司倒閉了,爸爸懷疑媽媽私吞公款,

兩人分贓不均最後兩人打了兩場官司,

一場解決財務問題,一場解決婚姻問題。

爸爸媽媽撕得魚死網破,完全忽略從頭哭到尾的燦忠。

從此,燦忠對親密關係沒有信任感,反而對錢充滿信賴。

錢不僅是婚姻的照妖鏡,還是望遠鏡。

在錢這個問題上有過劇烈爭執的家庭,

孩子的成長或多或少都會受到侵蝕。

父母因錢互相猜忌,孩子以後容易妄想被害。

父母因錢大吵大鬧,孩子以後容易壓抑自我。

父母因錢分道揚鑣,孩子以後容易親密恐懼。

錢是個敏感的問題,但越是敏感,越值得每一對想天長地久的夫妻好好探討。

第一,婚前制定財產方案。夫婦雙方共同承擔家庭哪些支出,共同參與哪些理財項目,彼此親戚朋友禮尚往來的標準,等等。

第二,分享彼此的理財目標。依據彼此的薪資收入,要消費水平,制定五年、十年乃至長久的理財目標。

第三,探討家庭消費大方向。比如先買房還是先買車,專注股票投資還是信任基金買賣,每年大致可活動的資金有多少,等等。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尊重彼此的消費觀,留存“私房錢”。調查研究顯示,享有共同財庫又留有私人財庫的夫妻因錢吵架的機率最低。

建議要給彼此留有私人支配金錢的自由,如果他用這部分錢去買你覺得特沒用的跑步機,或者她每月都進貢幾千塊在你看來就是垃圾的化妝品,只要ta量力而行,請睜一眼閉一眼。求同存異,才是家庭和諧的秘密武器。

本期編輯:林飽飽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微信搜尋關註:國館文化(ID:guoguanwenhua)微博@國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