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友誼小船會翻?咱來看看這兩對“刎頸之交”!

2019-03-07 03:08:58

作者| 我方團隊楊梅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結合到現實生活中,還真是摯交翻臉不計其數。讓人不由想起邱吉爾的名言:“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的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和弱點,一旦友誼觸及到這個底線和弱點,或強人所難,或索求無度,或錙銖必較,那么,終究會突破底線,暴露弱點,從而導致友誼的破裂。但是,友誼的小船能否劈波斬浪、揚帆遠航,成長為厚重穩健的參天巨輪,這與坐在船上的是哪兩種人有直接關係。

管仲和鮑叔牙是春秋時期的齊國人,他倆年輕時就是好朋友。每次合夥做生意時,管仲拿出的本錢很少,分紅時卻多多益善。對此,鮑叔牙毫不介意,因為他知道管仲的家庭負擔重。有好幾次,管仲幫鮑叔牙出主意辦事,反而把事情辦砸了,鮑叔牙不但不生氣,反而還安慰他:“事情辦不成,不是因為你的主意不好,而是因為時機不佳,你別介意。”

管仲參軍,衝鋒上陣時比蝸牛還慢,撤退時卻跑得比兔子還快,別人都笑話他是懦夫,只有鮑叔牙理解他,知道他之所以不敢拚命,是因為家有老母無人照料。管仲被俘投降,有人指責他貪生怕死,鮑叔牙卻明白他是想要為天下做大事,而不羞於小節。管仲感慨地說:“生養我的是父母,但是真正了解我的是鮑叔牙啊!”

後來,管仲和鮑叔牙相繼從政。管仲輔佐在魯國的公子糾,而鮑叔牙則輔佐在莒國的公子小白。不久,齊國發生暴亂,國王被殺,國家沒有了君主。公子糾和公子小白聽到了訊息,都急忙動身趕往齊國,想搶奪王位。兩國隊伍正好在路上相遇,管仲為了讓公子糾登上王位,就向小白射了箭,誰知正好射到小白腰帶的掛鈎上,小白裝死躲過一切。後來小白當上了國王,也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齊桓公。

齊桓公想讓鮑叔牙當宰相,幫助他治理國家。鮑叔牙卻自認為沒有當宰相的能力。他大力舉薦被囚禁在魯國的管仲:“主公若僅僅是想治理好齊國,有高傒和我就夠了。如果您想建樹稱霸天下的不世功業,非用管仲不可!“於是齊桓公拜管仲為相,鮑叔牙卻心甘情願地當起宰相助理。在管鮑二人的合力治理下,齊國崛起成為諸侯國中最強大的國家,齊桓公則成為春秋五霸之首。

管仲病危時,齊桓公向他詢問誰可繼任宰相一職,他問管仲,鮑叔牙是否能勝任。管仲卻一口否定說:“鮑叔牙過於剛正率直,不懂得包容通達,不適合宰相之位。”事後鮑叔牙知道了,不但沒有嫉恨管仲,反而非常高興地感慨:“知我者,管仲也。”

兩位謙謙君子之間的寬容、信任、理解和危難中的不離不棄成就了一艘“管鮑之交”號的友誼巨輪。

秦朝歷史上也曾有過一隻“刎頸之交”號友誼小船。

張耳、陳餘同為秦末大梁人,又皆以賢名聞於當世。兩人因志同道合而結為刎頸之交。秦末陳勝吳廣起義張耳和陳餘看到了希望和前途,立即投身於農民起義,成為智勇雙全的兩員名將。隨後,他們又一起扶持趙歇建立了趙國,開始了割據一方的諸侯霸業。眼看著事業越做越大,就要同時登上輝煌的歷史舞台。然而,命運在這個緊要關頭竟跟他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友誼的小船開始遭受經受風雨的考驗。

秦二世三年,秦朝大將章邯率軍突然進攻河北,將趙國軍隊圍困在巨鹿一帶。張耳自知兵力不足,信都難守,就保著趙歇往東逃走。可巨鹿城中兵少食盡,秦軍又晝夜攻打。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張耳想起他“刎頸之交”的好友陳餘,正擁兵數萬駐紮巨鹿城北,便派人冒著生命危險,去向陳餘求援。

面對張耳一封封十萬火急的求救信,各路諸侯義軍面面相覷,心有恐懼。就連張耳的親生兒子張敖也是徒擁一萬之眾而不敢向巨鹿靠近一步。此時的陳餘也多了一層算計,眼前的利益重於天下大義,自身的安全重於偉大的友誼。陳餘就像是保守者投資一樣,讓張黶、陳釋率領5000人馬先行救援一探究竟。結果這5000人馬進入秦軍陣地就如飛蛾撲火般,全被秦軍剁成了肉醬!

陳餘見勢不妙,再不敢輕易發兵。後來,還是項羽率援趙義軍北渡漳河,與秦軍浴血奮戰,連連破敵,遂解巨鹿之圍。

圍解了,命保住了。可張耳對陳餘卻再無信任。等到見面,張耳怒氣沖沖地責問陳餘為何見死不救,陳餘解釋說:我不是不救你,派遣了5000救兵,全部玩完。張耳問:證人呢?也就是問帶五千救兵的將領呢?陳餘告訴他這兩位將領當時已經戰死。結果任憑陳餘如何解釋,張耳說什麼也聽不進去。於是陳餘一怒之下竟把大印放在了張耳面前:“想不到你竟然這么恨我!難道我是貪圖富貴的人嗎?我現在就把軍隊交給你!”

說完陳餘就氣哼哼地上洗手間去了。張耳沒想到陳餘會來這么一招, 正在驚愕之際,他手下有人不鹹不淡地出了個餿主意:“常言說,天與不取,反受其咎。現在陳餘主動把兵權交出來,您要是不要,以後可別後悔啊!”張耳一聽這話,趕緊將大印攬在懷裡,再也不捨得撒手。陳餘萬沒料到張耳會真要,盛怒之下帶著親信數百人與張耳分道揚鑣。從此二人恩斷義絕,都欲置對方於死地而後快。

後來,張耳被逼無奈,投奔了劉邦,陳餘繼續待在趙國。接下來的背水一戰中,陳餘慘死於韓信之手。

“刎頸之交”號的友誼的小船在利益與生死的驚濤駭浪中,最終折戟沉沙,葬身大海。

晚清名臣曾國藩說:“兩君子無爭,相讓故也;一君子一小人無爭,有容故也;爭者兩小人也有。識者奈何自處於小人?

意思就是說,如果友誼的小船上是兩位謙謙君子,他們襟懷坦蕩,光明磊落,不會因為一己之利而橫眉冷對。因此,友誼的小船絕不會翻。

如果友誼的小船上是一位君子和一位小人,由於君子溫潤如玉,包容謙和,因此,友誼的小船也不會翻。但是如果友誼的小船上是兩位心懷叵測、自私狹隘的小人,他們為滿足各自的利益需求而不惜大動干戈,友誼的小船豈有不翻之理?可是但凡有識之士,又怎么能把自己放在小人的位置上呢?

君子坦蕩湯,小人長戚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