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考上癮 窮困一輩子的他卻寫出千古名著

2019-02-18 10:33:35

文/老x

讓蒲松齡名垂青史的《聊齋志異》,也讓他窮其一生。“書生有志,窮愁著書”,今天老王就來說一說這位,被譽為中國最偉大的短篇小說家,蒲松齡自己的故事。

蒲松齡,字留仙,別號柳泉,明崇禎十三年(公元1640年)出生於淄川(今山東省淄博市)。蒲家祖上曾做過官,到蒲父蒲盤這輩已棄儒經商,家裡富足溫飽無憂,因而蒲松齡從小能去私塾讀書,接受良好的教育。蒲松齡敏而好學,十二三歲就已熟知經書,能詩善文。 當時普通百姓想出人頭地改善生活環境,最便捷的途徑就是科舉考取功名,蒲松齡自然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

蒲松齡一生至少參加了9次科舉,往往復復考了將近四十多年,除19歲第一次中了個秀才,接連考取縣、府、道三個第一之外,其餘全部落榜。倒也不是蒲松齡才學不濟屢考不中,而是他經常文不對題。當時流行的是八股文,通俗說是有一定寫作規範的,而蒲松齡偏偏喜歡用寫小說體的方式應考。所以,除了第一次主考官,當時有名的文學家施閏章,人家格外欣賞蒲松齡的才華,破格給了他個第一名之外,其他考官一律給他差評。蒲松齡“復讀”到50多歲時,妻子曾勸他:算了,別考了,如果你命中注定有功名,連宰相都做上了,何必一定得去考呢?咱們在村里住著,不也挺好嗎?何必一定得像縣官一樣去聽那個打著板子催老百姓繳稅的聲音呢?蒲松齡嘴巴上答應,可背地裡還是照考不誤,且屢戰屢敗,一直到古稀之年72歲的時候,才勉強等到個“挨貢”。貢生相當於舉人的副榜,理論上可以出來做官,後來朝廷發了一個沒有工資和編制的“儒學訓導”(類似於現在的中學副校長),蒲松齡為此沒少上訪打報告申訴。

一個志向遠大且骨子裡又非常自負,面對科場失利的年輕人需要地方發泄,蒲松齡就把目標鎖定在難登大雅之堂的小說編寫上,把小日子也越過越窮。蒲松齡家中排行老三,不光蒲松齡是秀才,上面兩個哥哥也全都中過秀才。本來蒲松齡小日子過得還可以更好,可是兩個嫂子偏偏吵著要分家。蒲父無奈只好拆夥分家產,蒲松齡的老婆恰恰又是出了名的賢惠、淑女,不會吵架耍潑(論娶母夜叉的重要性),蒲松齡只分到農場老屋三間,破得連門都沒有,蒲松齡只好借了門板安上。他分到了二十畝薄田,二百四十斤糧食,只夠吃三個月。這樣一來,蒲松齡一家就只能自謀生路了。

文人附庸風雅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你見過幾個揮汗如雨下地幹活的老農有功夫吟詩作對搞創作的,連名人鄭板橋都窮到幫人《畫春宮圖》、寫字賣畫了,顯然啥都不是的蒲松齡日子就更不好過了。關於《聊齋志異》的創作過程有盛傳,蒲松齡在老家柳泉旁擺茶攤,請過路人講奇異的故事,講完了回家加工,就成了《聊齋志異》。蒲松齡窮到當私塾老師,哪有閒空優哉游哉擺龍門陣?鄉里私塾老師待遇微薄,蒲松齡還要贍養老母(父親在蒲松齡30歲時就過世了)。蒲松齡曾打趣地寫“家徒四壁婦愁貧”,有次地里麥子還沒收上來,家裡已沒有多少糧食,只好煮了鍋稀飯。大兒子搶先把勺子搶到手裡面,到鍋底下找最稠的往自己的碗裡邊放,二兒子不幹了,上去跟哥哥搶。蒲松齡的女兒很可憐地、只能遠遠地站在那兒看著自己的父親。蒲松齡非常心疼,我怎么樣養活我這些可憐的孩子啊!蒲松齡還寫了一篇文章叫《祭窮神文》。他說:“窮神窮神,我和你有什麼親,你怎么整天寸步不離地跟著我,我就是你一個護院的家丁,我就是你護駕的將軍,你也得放我幾天假呀,但是你一步不放鬆,好像是兩個纏熱了的情人?”蒲松齡的生活之苦,故擺茶著書一說基本上不成立。蒲松齡確實收集了不少稀奇的故事,《聊齋志異》中大概有百來篇小說,都是改寫別人的作品,在前人的基礎上加工完善而成。

蒲松齡白天辛勤教書工作,晚上坐在書齋里筆耕不輟,通宵達旦,《聊齋志異》在蒲松齡40歲左右時基本完成。蒲松齡能著書成功,離不開家人的支持。妻子劉氏在家,上養老下育小。住在荒涼的農場老屋裡面,夜裡狐狸都能跑到院裡,她就整夜不睡覺在那紡線。結婚以來,劉氏常年穿舊衣,豐年也常吃康咽菜,如果好吃的、便於咀嚼的食物,就給蒲松齡留著,有時留的時間長了,都壞了。兒媳們雖然能幹,劉氏卻不放心,病中還繼續操勞。正因為有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蒲松齡故事裡的窮書生才會遇到這么多類似的狐狸或者妖怪變成的美女,不要父母之命,不要媒妁之言,不要妻子的名分,也不要書生的金錢,甚至反過來倒找你錢。

在蒲松齡生前,《聊齋》一書凡四百餘篇六十多萬字,都是以手抄本形式流傳於世的,之所以未能印行,主要還是由於他家境貧寒,無力為之。蒲松齡死後又過了半個世紀後,直到乾隆三十一年(1766),才終於有萊陽人趙起杲與鮑廷博攜手編刻出版了首部《聊齋志異》,即“青柯亭刻本”,後來在此版本基礎又出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注評版本風行天下,《聊齋志異》才開始被世人所熟知。

從傳播的角度來看,《聊齋》最有名的篇章,幾乎都是篇幅較長的那些,如《嬰寧》、《聶小倩》、《蓮香》、《青鳳》、《畫皮》、《辛十四娘》等。書中所寄託的“孤憤”也並不只是蒲松齡個人的懷才不遇,窮困潦倒,而是代表了廣大像他一樣人民對黑暗現實的強烈憤恨和對美好生活的熱切嚮往。正如郭沫若先生為蒲氏故居題聯,蒲氏著作“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骨三分”,實至名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