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伯倫:論美

2019-03-17 02:43:42

於是一個詩人說:請給我們談美。

他回答說:你們到哪裡追求美,除了她自己作了你的道路,引導著你之外,你如何能找著她呢?

除了她做了你的言語的編造者之外,你如何能談論她呢?

冤抑的、受傷的人說:“美是仁愛的,和柔的,

如同一位年輕的母親,在她自己的光榮中半含著羞澀,在我們中間行走。”

熱情的人說:“不,美是一種全能的可畏的東西。

暴風似地,撼搖了上天下地。”

疲乏的、憂苦的人說:“美是溫柔的微語,在我們心靈中說話。

她的聲音傳達到我們的寂靜中,如同微暈的光,在陰影的恐懼中顫動。”

煩躁的人卻說:“我們聽見她在萬山中叫號。

與她的呼聲俱來的,有獸蹄之聲、振翼之音與獅子之吼。”

在夜裡守城的人說:“美要與曉暾從東方一齊升起。”

在日中的時候,工人和旅客說:“我們曾看見她憑倚在落日的窗戶上俯視大地。”

在冬日,阻雪的人說:“她要和春天一同來臨,跳躍于山峰之上。”

在夏日的炎熱里,刈者說:“我們曾看見她與秋葉一同跳舞,我們也看見她的發中有一堆白雪。”

這些都是他們關於美的談說。

實際上,你卻不是談她,只是談著你那未曾滿足的需要。

美不是一種需要,只是一種歡樂。

她不是乾渴的口,也不是伸出的空虛的手,

卻是發焰的心,陶醉的靈魂。

她不是那你能看見的形象,能聽到的歌聲,

卻是你雖閉目時也能看見的形象,雖掩耳時也能聽見的歌聲。

她不是犁痕下樹皮中的液汁,也不是結系在獸爪間的禽鳥。

她是一座永遠開花的花園,一群永遠飛翔的天使。

阿法利斯的民眾呵,在生命揭露聖潔的面容的時候的美,就是生命。但你就是生命,你也是面紗。

美是永生攬鏡自照。

你就是永生,你也是鏡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