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神差習草書

2019-03-15 07:02:10

(2010-3-28)

吾學習草書,可以用鬼使神差四字表明。因為當初認為學習草書,對於自己,高不可測,難於見效;對於自己所從事的教育工作來說,草書不易辨認,同仁和學子皆不識草書,不利於普及與推廣,為此自定規矩一般不習草書。

誰知近年來由習啟體,再而《啟功草書千字文》,進而智永《千字文》,上追孫過庭《書譜》、王羲之《十七帖》,亦對王鐸、傅山、蘇黃米蔡、顛張狂素一路都有臨習涉獵,豈知一發而不可收拾,也不知在何人的“忽悠”下,迷入此途。起初只是想探求一些字的不同寫法,進而對書法之淵源略知一二,現在越來越感到所謂今草源於羲獻之說,並非罔言,實在是一條清晰可見的書法之大江大河,再上溯章草、漢隸、秦篆、金文、甲骨,方知學習書法,不能就書法學書法,更不可就楷書學楷書、就行書學行書等等,否則,終身為井內之蛙,不知天地之大也。

當下不少書者,只是敢於書寫,不怕髒別人之壁,可謂有勇氣也。豈不知不學古人,必入狂怪俗途。吾當數十年以古為師了。尤其是古人字型之結構、書作之章法。

近來吾與此中,不僅要在臨習中識草,還一邊臨習,一邊集字組詞造句,以當創作的單兵種練習。經常面對法帖,仔細把玩、品味,審其五官,觀其身段,察其氣質,漸漸地略知一二;不但理解其用筆結體之來由,亦悟其章法布局之構想。甚至於大膽更改其不適己處,只求其為我所用,不去全盤照搬。還敢於對各種雜誌刊登發表的書作,哪怕是當下頗有名聲的書家的作品,圈點評論一番,似乎自己儼然為眾人之師長。間或輔之以創作,上牆自審。如此多法,整合練習,似乎大有長進,喜不自勝。然亦感練習量不夠、交流不足,雖然開始重視,差距仍然很多。尚需加以時日,專心致志,進迷途而不返不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