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是中國人的四面鏡子

2019-03-11 01:13:51

明代書商首提“四大奇書”。最近幾十年流行起來“四大名著”。中國古代小說能稱得上名著的何止這四部?《儒林外史》、《聊齋志異》、《孽海花》……哪個不算?區別就在這“大”——偉大。四大名著代表著中國傳統文化在小說方面的最高成就,是中國古今各階層人士最熟悉、最喜歡的藝術巨著,像四面鏡子,映照出中國人的某些文化、心理特質。

《紅樓夢》映照出中國人的雅趣

《紅樓夢》把中國人最文雅的表達方式——詩、詞、曲、賦全吸納進來,把中國古典文化的方方面面——建築、美食、園林、繪畫全利用起來,充滿了一般小說達不到的雅趣。因此,這書不只是文人必看,毛主席還讓大將許世友有空也看看。

外國人怎么看這本書?紅樓夢學會第一任會長吳組緗給一個捷克留學生一對一地講了一年《紅樓夢》。學生學完後問:“吳先生,《紅樓夢》所有的問題我都弄明白了,只有一個問題沒弄明白。大觀園裡有那么多的珍寶,賈寶玉和林黛玉為什麼不捲包而逃呢?”

無獨有偶,山東大學教授馬瑞芳也曾給一個日本學生講《紅樓夢》,她講到“意綿綿靜日玉生香”,該生大惑不解,問:“老師,您總是說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是沒有結果的,是個大悲劇,它有什麼悲劇可言呢?您看這一段賈寶玉和林黛玉他們兩個不是已經上床了嗎?”

為什麼留學生會產生如此離奇古怪的問題?歸根到底,他們沒有看懂寶黛愛情是怎么回事,看不懂的關鍵是他們從俗世人的角度來觀照高雅的人生態度。《紅樓夢》中的愛情雅到了無塵無土,像它的文字一樣美到極致。

怪不得紅學家蔣和森說,中國可以沒有萬里長城,卻不能沒有《紅樓夢》。

《水滸傳》映照出中國人的俠義

義者,宜也。在中國人眼裡,行義,就是做應該做的事。

這在《水滸傳》的前半部中可以深刻感受到,尤其是魯智深那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扶貧濟危救人救徹。

唐君毅在《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中說:“俠義之精神,則由宅心公平,欲抱不平,以顯正直,而歸平順”,並“伸展人間之委曲,使千里之外,聞風慕悅。”中國人對義舉的讚美不遺餘力,對義士的期盼古今同一。

義的一大敵人是錢。武松赤手空拳打死了老虎,這是勇,義是體現在他對待金錢的態度。

當時,知縣決定把懸賞的1000貫給武松。宋朝文官最高的宰相,武官最高的樞密使,每月工資300貫。武松不是有錢人,可他聽說一些獵戶由於沒有按期完成打死老虎的任務,挨了好多板子,於是武松就把1000貫全都分給那些獵戶。

同樣,宋江、柴進、晁蓋都是不拿錢當回事,仗義疏財。人有求,我幫;人無求,應幫,我也幫。

義的又一大敵人是色。《水滸傳》里美色的作用就是誘惑、威脅,好漢們也乾脆,殺。

這固然跟作者的價值觀脫不開干係,但中國傳統文化主流中,俠義跟女色基本是絕緣的。

《西遊記》映照出中國人的信仰

《西遊記》不尊重佛教。

玄奘到大雷音寺求經,佛祖兩個助理——阿難和迦葉跟師徒幾個要人事。沒有?對不起,只能取無字經。師徒找如來評理。如來說:前兩天我們這邊有人下去給人家做法事,收了三斗三升米粒黃金,你們來取經也應該給點東西吧。

把佛教的最高領袖描寫成了一個市儈之徒。

《西遊記》也不尊重道教。

很多妖怪都是以道士的面目出現的,有的還是“國師”、“國丈”,飛揚跋扈,濫用邪術,危害百姓。

兩大宗教在《西遊記》中被貶抑,這反映了漢族的傳統國民性裡面,沒有固定的信仰。

復旦大學教授錢文忠說,漢人對信仰缺乏敬畏之心,只信能給自身帶來好處的東西。

從唐僧仨徒弟的人物設定可以看出漢人期望的理想狀態。

沙和尚什麼重活都乾,什麼好處最後才能撈上,但這個老實人在唐僧眼裡基本沒有地位。孫悟空有能力,但是不馴服,可西行求法,要靠他消災。不好管怎么辦?緊箍咒。豬八戒最舒服,擔子主要是沙和尚挑,打架主要是孫悟空去。

唐僧永遠非常體諒豬八戒,他說什麼,唐僧一般都信。這么一個好吃懶做、投機取巧的人,卻很受上峰的喜愛。

這說明漢民族內心非常羨慕這樣一種生活狀態:不負責任,利益均沾。

《三國演義》映照出中國人的天下觀

梁山好漢充滿了英雄氣概,而三國人物更多地體現出一種“國事情懷”。《三國演義》不太關注日常生活、家庭關係、倫理道德,比如曹操有幾位夫人,家是哪裡的,關羽的媳婦兒叫什麼,有沒有姐妹……羅貫中都沒有交代,因為他關心的是天下大事、社稷蒼生。這個關心與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與民眾的愛憎褒貶血肉相連。

《大學》八條目,最高就是平天下。《三國演義》體現了中華民族追求國家統一、嚮往安定太平的天下觀。

在世界上的幾個文明古國當中,中國文明從未曾中斷。為什麼?《三國演義》說,這是因為中華民族很早就形成了嚮往統一、嚮往安定的民族心理。這種心理是如此強烈,成為中國最大的聚合力。

幾千年來,中華民族不止一次被分開,但是每一次分裂,中國人總是以堅忍的毅力、巨大的犧牲去實現新的統一。

《三國演義》寫天下大亂、群雄並起,曹、劉、孫脫穎而出。儘管小說對這三家的態度有區別,尊劉,對曹操有褒有貶,對孫權有所議。但小說充分肯定了三家的一個共同點,就是眼觀天下、志在統一。鼎立以後,誰都沒有滿足,大家都要繼續追求國家的全部統一。統一是中國人的共識,早就印烙在骨子裡、流淌在血液中,千載而下,永無改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