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賞20幅國家禁止出境的傳世古畫

2019-03-12 01:40:46


你知道嗎?在傳世的無數幅中國古代繪畫中,有20幅是中國國家文物局發布通知明令禁止出國(境)展覽的一級文物。這些古畫究竟好在哪裡呢?且聽我們為你一一道來!

jiusiwenhua

你知道嗎?在傳世的無數幅中國古代繪畫中,有20幅是中國國家文物局發布通知明令禁止出國(境)展覽的一級文物。這些古畫究竟好在哪裡呢?且聽我們為你一一道來!

1.隋 展子虔 《遊春圖》

《遊春圖》長卷,絹本,橫80.5厘米,設色 縱43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遊春圖》以抒情而近似紀實的手法展示了中國的美麗河山,和貴族悠閒舒適的生活。該畫以春遊為主題,畫幅不大,場面卻十分開闊。畫面採用俯視法取景,將遠景、近景一同向中景聚攏,使各處景物完整和諧地統一在一幅畫面中,層次分明,具有“咫尺千里”的藝術境界。

《遊春圖》是中國現存最古的一幅山水畫,全圖在設色和用筆上,頗為古意盎然,山石樹木的線條,輕重頓挫,充滿變化。作者運用了濃重的青綠填色,作為全畫的主調。濃重的青綠色調,也正是春天自然景色的特徵。這種色彩的使用,被稱為“青綠法”,開創了中國山水畫一種獨具風格的畫法。

2.唐 韓滉《五牛圖》卷

《五牛圖》卷(局部) 紙本設色,縱20.8厘米,橫139.8厘米。故宮博物院藏。

韓滉《五牛圖》是現存最古的紙本中國畫,堪稱“鎮國之寶”。圖上五牛的姿態各異,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頭,使這些牛也有了性情:活潑的、沉靜的、愛喧鬧的、膽怯乖僻的。韓滉以淳樸的畫風和精湛的藝術技巧,表現了唐代畫牛所達到的最高水平。

畫中的五頭牛從左至右一字排開,各具狀貌,姿態互異。一俯首吃草,一翹首前仰,一回首舐舌,一緩步前行,一在荊棵蹭癢。整幅畫面除最後右側有一小樹除外,別無其它襯景,因此每頭牛可獨立成章。全圖除了一叢荊棘之外,不設任何背景,著重突出牛的既倔強又溫順的性格。

韓用粗壯雄健而富於變化的線描,表現牛的骨骼和筋骨,以赭、黃、青、白等色彩表現五牛毛色的不同,且根據牛體的凹凸施以不同顏色,具有立體感。“點睛”是牽動全局的關鍵,畫家將牛眼適當誇大,著意刻畫,使五牛瞳眸炯炯有神,達到了形神兼備的藝術境界,所以元代大畫家趙孟頫題道:“五牛神氣磊落,希世名筆也。”韓由於畫藝高超,又對牛的生活習性熟悉,才能留下如此神妙絕品。

3.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卷

《簪花仕女圖》卷 絹本設色,縱46厘米,橫180厘米。現藏遼寧省博物館。

《簪花仕女圖》是目前全世界範圍內唯一認定的唐代仕女畫傳世孤本。畫中描寫幾位衣著艷麗的最新貴族婦女春夏之交賞花遊園的情景,向人們展示了這幾位仕女在幽靜而空曠的庭園中,以白鶴、蝴蝶取樂的閒適生活。“雖然她們逗犬、拈花、戲鶴、撲蝶,侍女持扇相從,看上去悠閒自得,但是透過外表神情,可以發現她們的精神生活卻不無寂寞空虛之感。

全圖人物線條簡勁圓渾而有力,設色濃艷富貴而不俗。能以簡潔有力的線條,準確地表現各種不同手勢。對衣紋和衣裙圖案的描繪信筆而成,似規整但又非常流動。至於人物髮髻和鬢絲,精細過於毫毛,筆筆有飛動之勢。敷色雖然複雜,但層次清晰,絲綢間的疊壓關係交待得非常清楚。薄紗輕軟透明、皮膚光潔細潤的質感十分逼真。全圖的構圖採取平鋪列繪的方式,仕女們的紗衣長裙和花髻是當時的盛裝。

4.唐 孫位《高逸圖》卷

《高逸圖》卷 絹本,設色畫。縱45.2厘米,橫168.7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由於年代久遠,這幅《高逸圖》只是殘卷,畫面上只有山濤、王戎、劉伶和阮籍四位人物,而嵇康、向秀、阮鹹三位人物的畫面,在北宋時就已缺佚。
《高逸圖》畫面採用早期橫卷式結構,四位人物分別列坐於華美的地毯上,動作、情態各具神采。在他們旁邊,各有一個侍者在小心地侍候著。畫家在人物之間用芭蕉、菊花、松樹、湖石等相隔,以次要人物襯托主要人物,使畫面統一於和諧的環境之中。

《高逸圖》中的人物、衣服及陪襯的景物、器具,均用淡色或白描,顯得素靜雅潔,象徵“竹林七賢”身置物外的閒適;而花毯及背倚的花墊,不僅畫出許多複雜的圖案,而且敷以重彩濃色,顯得鮮艷奪目,暗示“竹林七賢”名望地位的高貴。

5.五代 王齊翰《勘書圖》卷

《勘書圖》卷 絹本,設色,縱28.4厘米,橫65.7厘米,現收藏於南京大學。

《勘書圖》,一名《挑耳圖》,描繪文士勘書之暇挑耳自娛情景。此圖以橫貫全室的三折山水圍屏為背景,屏風上的青綠著色平遠山水,使室內有限的空間產生曠達悠遠的意蘊。屏風前長几、方案上雜陳書簡文具,描繪了校書著作活動的環境氛圍。一士夫左手自然擱於椅子扶手上,抬起右手挑耳,面部稍稍右傾,左目微微閉成縫狀,一種挑耳獲得的快感躍然素絹之上。他身著白衣敞開胸襟,長須順柔下垂胸前,蹺腿而坐,雙腳赤露搭墊於鞋上,腳姆指上翹,與挑耳相呼應聯繫,一種閒適愜意的感覺被惟妙惟肖地表現出來。畫面簡潔大方,有條不紊,用筆流暢之中有頓挫變化。

6.五代 周文矩《重屏會棋圖》卷

《重屏會棋圖》卷 絹本,設色,縱40.2厘米,橫70.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描繪南唐中主李璟與其弟景遂、景達、景過會棋情景。頭戴高帽,手持盤盒,居中觀棋者為中主李景,對弈者是齊王景達和江王景過,人物容貌寫實,個性迥異。衣紋細勁曲折,略帶頓挫抖動。四人身後屏風上畫白居易“偶眠”詩意,其間又有一扇山水小屏風。故畫名日“重屏”。

這既是一幅反映宮內生活記實性圖卷,又是一幅精美的人物肖像畫。所繪人物容貌寫真,個性迥異。衣紋疏密有致,色調自然。筆法瘦硬,略帶頓挫顫動。剛柔相濟,獨具一格。四人身後屏風上畫白居易“偶眠”詩意,其間又有一扇山水小屏風,因在屏風中又畫屏風的緣故,故曰“重屏圖”。人物形象修長清秀,表情動態刻畫精細,那種“體近周昉,而纖麗過之”的造型特點,反映了周的藝術風格。畫中的兩組屏風,一直一曲,不顯單調,而又體現出畫中有畫的境界,顯示了畫家善於巧思和別出新意的藝術才智。同時,屏風上的人物及周圍的陳設給人一種濃郁的生活氣息和真實感。
作為寫實性的繪畫作品,作者在逼真刻畫人物肖像特徵的同時,也真實地描繪出室內的生活用具,如投壺、屏風、圍棋、榻幾、茶具等,為後人研究五代時期各種生活器具的形制以及中國早期皇室的行樂雅集活動提供了重要的形象資料。

7.五代 胡瓌《卓歇圖》卷

《卓歇圖》卷 絹本,設色,縱33厘米,橫256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

《卓歇圖》描繪了契丹族可汗率部下騎士出獵後歇息飲宴的情景。可汗與其妻關氏盤坐地毯上宴飲,侍從正執壺進酒獻花,前有奏樂起舞者。畫面上有騎士多人或倚馬而立,或席地而坐,馬鞍上馱著鵝雁等獵物。人物面相服飾具有契丹族特徵,背景荒涼寂靜,畫面筆法古健雄勁,線條繁密,體現了當時北方畫派的特色和契丹畫師的獨特畫風。“卓歇”二字不見經傳,從《遼史》中的“卓帳”、“卓槍”之語,知“卓”為“立”之意,“歇”作“休息”解釋,“卓歇”則可理解為立帳歇息的意思。

《卓歇圖》的構圖相當精彩,雖人物、鞍馬眾多、形神各異,但作者處理的起伏有致,有條不紊而又渾然一體。各部分聯接疏密得當,跌宕多姿尤如一曲美妙的鏇律。另外,胡瓌的繪畫技巧也是出色的,線條勻畫準確有力,“雖繁複細巧,而用筆清勁……以狼毫縛筆疏渲之,取其纖健也。”(《圖畫見聞志》)。

8.五代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卷

《韓熙載夜宴圖》卷 絹本,重設色,縱28.7厘米,橫335.5厘米,藏故宮博物院。

《韓熙載夜宴圖》是顧閎中奉南唐後主李煜之命,夜至韓熙載的宅第窺視其夜宴的情景而作的。此圖採用了我國傳統表現連續故事的手法,隨著情節的進展而分段,以屏風為間隔,主要人物韓熙載在每段中出現。通過聽樂、觀舞、歇息、清吹、散宴等情節,敘事詩般描述了夜宴的全部情景。畫家在構圖上作了精心安排,每段一個情節、一個地點、一個人物組合,每段相對獨立,而又統一在一個嚴密的整體布局當中,繁簡相約,虛實相生,富有節奏感,圖中三個屏風絕不雷同的處理方法體現了畫家巧妙的構思。人物的趨向動勢變化豐富,疏密向背有致,神態動靜相宜,全圖之勢蓄於畫卷之內,緊密而富有張力。第三段景物中安置了一枝燭台,紅燭高照,點明了《夜宴圖》特定的時間,而並不精心描繪夜色,這種中國傳統式的意象表現手法與方式共同構成了一種“有意味的形式“。

9.五代 衛賢《高士圖》軸

《高士圖》軸 立軸,絹本,設色,橫52.5厘米,縱134.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又名《梁伯鸞圖》,描繪的是漢代隱士梁鴻和其妻孟光“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故事。整幅以人物活動為中心,下部竹樹相雜,溪水環繞;上部則遠山巨峰,平遠山嶺。畫中梁鴻端坐榻前,正潛心於學問;而孟光則恭敬地雙足跪地,舉著盤盞,遞向案上。作者巧妙構思,將盤盞作黑紅兩色,置於孟光前額和梁鴻桌案之間,十分醒目,恰是道出了“舉案齊眉”的典故。全幅結構繁複,但景物設定都錯落有致,獨具匠心,處處都與表現主題高人逸士有機相聯而渾然一體。

10.五代 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圖》卷

《夏景山口待渡圖》卷 絹本,設色,尺寸:縱49.8,橫329.4厘米。遼寧省博物館藏。

《夏景山口待渡圖》,被認為是董源江南風格的典型作品之一,描繪的是江南夏日山水景色,山勢重疊,緩平綿長。草本豐茂,江水秀潤,雲霧顯晦,在董源之點染皴擦中盡顯,宋人評其畫作時認為“水墨類王維,著色如李思訓”。

此圖中沙灘、山坡、近山、遠山的畫法有別,近樹、遠樹、灌木、柳樹、蘆葦、竹叢的畫法也各不相同,但它們的組合有節奏、有變化,又十分的和諧,真可以稱作一首視覺的“交響曲”。值得重視的是,這些畫法筆墨,都與江南風光的特點很合拍,那么,是江南山水孕育了它們,還是它們創造了山水的江南風格呢?兩者都是。特定的造化自然是賴以創造特定筆墨技巧的客體根源,特定的筆墨技巧又是創造地域風格的基本手段。

11.五代黃筌《寫生珍禽圖》卷

《寫生珍禽圖》卷 絹本,設色,縱41.5厘米,橫70厘米。故宮博物院藏。

《寫生珍禽圖》是黃筌傳世的重要作品。畫家用細密的線條和濃麗的色彩描繪了大自然中的眾多生靈,在尺幅不大的絹素上畫了昆蟲、鳥雀及龜類共24隻,均以細勁的線條畫出輪廓,然後賦以色彩。這些動物造型準確、嚴謹,特徵鮮明。鳥雀或靜立,或展翅,或滑翔,動作各異,生動活潑;昆蟲有大有小,小的雖僅似豆粒,卻刻劃得十分精細,須爪畢現,雙翅呈透明狀,鮮活如生;兩隻烏龜是以側上方俯視的角度進行描繪,前後的透視關係準確精到,顯示了作者嫻熟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筆墨技巧,令人讚嘆不已。

12.王詵《漁村小雪圖》卷

《漁村小雪圖》卷,絹本,設色,縱44.5厘米,橫219.5厘米。故宮博物院藏。

描寫冬季小雪初霽的漁村山林景色。圖中雪山奇松,溪岸漁艇,峰迴路轉,步移景易,整個畫面意境蕭索,籠罩在一片空靈、靜寂的氛圍之中,雖有漁夫艱苦勞作,但反映的卻是文人逸士嚮往山林隱逸生活的雅致情懷。

此圖是王詵師法李成而自成一家的作品。圖中山石勾皴純用側鋒短筆,邊緣輪廓採用“破墨法”,在勾勒之後用清水向內化開,墨色輕淡。寒林長松則用中鋒濃墨,從而突出表現了其凌寒不凋的高貴品格。為了表現積雪,除山巒留白外,作者還在峰頂、樹杈、沙腳施以白粉。為了表現雪後陽光,作者又於樹頭、葦尖略染金粉,在通幅水墨之中吸收了唐以來金碧山水的畫法,是一種創造性的實踐。這幅作品充分體現了北宋時文人畫強調“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創作主旨,以嫻熟的技法寫“詞人墨卿難狀之景”,正是“詩畫一律”的典範作品。

13.梁師閔《蘆汀密雪圖》卷

《蘆汀密雪圖》卷 絹本,設色,縱:26.5厘米,橫:145.6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描繪嚴冬時節的沙渚平川,薄暮悄然降臨,瑞雪覆蓋的淺灘上,黃櫨枯槎在寒風中搖曳,坡石竹枝已盡為白雪覆蓋,乾枯的蘆草在陰沉晦暗的背景下瑟瑟隱現。清寂之中,一池湖水尚未封凍,兩隻鸂鶒在沙洲上相互依偎,一對鴛鴦於寒波中嬉戲,此情景與漫天密雪的景色形成對比,是一幅山水與花鳥融匯的湖天小景佳作,畫家以細膩、凝鍊的筆觸、簡約舒緩的平遠式構圖,真實地再現了隆冬時節荒寒蕭瑟的意境。
本圖境界靜謐清幽。用筆細潤,皴法簡括,水墨為主,略施赭色,大片空白的運用正體現了中國傳統繪畫“於無畫處皆成妙境”的特質,恰到好處地表現出江南的湖山雪景。

14.宋 祁序《江山牧放圖》卷

《江山牧放圖》卷 絹本,設色,縱47.3厘米,橫115.6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為平遠式構圖,取景開闊。圖繪初春時節,牧童們在湖澤坡岸間牧牛的情景,是典型的宋代風俗小品畫。作品表現了各種情態的牛,或低頭飲水,或昂首舉目,或扭身顧盼,或側身前行,皆神態生動,富有情趣,顯示出作者嫻熟的筆墨技法和準確的造型能力。圖中點景的樹木具有宋人李唐刻畫粗簡的遺風,樹幹以粗線條勾勒輪廓,潤墨皴擦,顯現出蒼健之態、虬曲之美;樹葉用筆致細膩的夾葉法表現,中鋒行筆,線條圓潤工整,展現出樹木豐潤華滋之美。堤岸坡石的表現別具匠心,以曲折彎轉的墨線勾邊,再以石綠色暈染坡面,亮麗的色彩不僅豐富了畫面的色調,也為全幅增添了萬物復甦的春之氣息。作者將悠閒愜意的牛與風和日麗的環境有機地融為一體,畫面中洋溢著濃郁的鄉土風情。

15.李公麟《摹韋偃牧放圖》卷

《摹韋偃牧放圖》卷 絹本,墨筆淡設色,縱46.2厘米,橫 429.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系摹繪唐代畫家韋偃《牧放圖》之作。畫高低不平的土坡沙漬間,牧者趕放著群馬。馬匹或覓食,或奔騰,或嬉鬧,或翻滾,各具姿態,生動有趣。牧者有的騎在馬上,有的靠在樹下,有的穿戴較為整齊,有的則赤足敞懷。畫幅前半段擁塞、緊密,後半段疏散、鬆弛,富於節奏感。全圖共畫馬1200多匹,牧者 140餘人。人物和馬匹用墨筆勾勒,線條挺拔有力,墨色較濃重,坡石極少皴擦,略施赭石色渲染,既加強了畫面的氣氛,又保留有唐代繪畫的風貌。

16.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卷

《清明上河圖》卷 橫528.7厘米、縱24.8厘米。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

《清明上河圖》本是進獻給宋徽宗的貢品,流傳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其主題主要是描寫北宋都城東京市民的生活狀況和汴河上店鋪林立、市民熙來攘往的熱鬧場面,描繪了運載東南糧米財貨的漕船通過汴河橋涵緊張繁忙的景象。作品氣勢恢弘,長528.7厘米、寬24.8厘米。畫有587個不同身份的人物,個個形神兼備,並畫有13種動物、9種植物,其態無不惟妙惟肖,各種牲畜共56匹,不同車轎二十餘輛,大小船隻二十餘艘。這件現實主義的傑作,是研究北宋東京城市經濟及社會生活的寶貴歷史資料。

此畫用筆兼工帶寫,設色淡雅,不同一般的界畫,即所謂“別成家數”。構圖採用鳥瞰式全景法,真實而又集中概括地描繪了當時汴京東南城角這一典型的區域。作者用傳統的手卷形式,採取“散點透視法”組織畫面。畫面長而不冗,繁而不亂,嚴密緊湊,如一氣呵成。畫中所攝取的景物,大至寂靜的原野,浩瀚的河流,高聳的城郭;小到舟車裡的人物,攤販上的陳設貨物,市招上的文字,絲毫不失。在多達500餘人物的畫面中,穿插著各種情節,組織得有條不紊,同時又具有情趣。

17.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卷

《千里江山圖》卷 絹本,設色,縱:51.5,橫:1191.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描寫崗巒起伏的群山和煙波浩淼的江湖。依山臨水,布置以漁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長橋,並穿插捕魚、駛船、行路、趕腳、遊玩等人物活動。形像精細,刻畫入微,人物雖細小如豆,而意態栩栩如生,飛鳥雖輕輕一點,卻具翱翔之勢。山石皴法以披麻與斧劈相結合,綜合了南、北兩派的特長。設色繼承了唐以來的青綠畫法,於單純統一的藍綠色調中求變化。用赭色為襯托,使石青,石綠顏色在對比中更加鮮亮奪目。

整個畫面雄渾壯闊,氣勢磅礴,充滿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將自然山水,描繪得如錦似繡,分外秀麗壯美,是一幅既寫實又富理想的山水畫作品,是中國傳統山水畫中少見的巨製。

18.馬和之《後赤壁賦圖》卷

《後赤壁賦圖》卷 絹本,淡設色,縱25.9厘米,橫 143厘米。現藏故宮博物院。

本圖系根據蘇軾文學名篇《後赤壁賦》內容創作,形象地再現了賦文內容。畫面長江浩渺,遠山起伏,江心一舟順流而下,舟中蘇軾與同游諸友據艙而坐正在飲酒。天空明月高懸,一隻仙鶴飛過。對岸赤鼻磯斷岸千尺,磯上雜樹叢生,磯下水落石出。布局簡遠,景致清曠,筆法用蘭葉描,秀逸而流暢,設色淡雅,人物生動,別具一格。

19.趙伯驌《萬松金闕圖》卷

《萬松金闕圖》卷,絹本,青綠,縱27.7厘米,橫136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畫茂樹長松,危樓金闕,取材臨安鳳凰山一帶南宋宮闕之景。一輪旭日,懸於青黛色的祥雲之中,空曠浩渺。向左是萬頃青松林立,金闕隱現;兩隻白鶴,或漫步,或翱翔層林之上。再往左,溪水一灣,朱橋橫臥,白鷺山鵲飛鳴,三株勁松欹斜有致。一派祥和寧靜氣氛。坡腳用青綠色勾染,湖水以流暢用筆勾勒。書法新奇,筆法工細。是趙伯嘯傳世名作。
筆法清細繁複,格調柔麗雅潔,顯示出南宋皇家貴胄新的審美情趣。該圖的出現,標誌著宋代山水畫的表現對象從北方雄渾的山川轉移到江南的青山綠水。

20.宋人摹閻立本《步輦圖》卷

《步輦圖》卷 絹本,設色,橫129.6厘米,縱38.5厘米。現藏故宮博物院。

《步輦圖》以641年唐太宗派文成公主入藏,與吐蕃松贊乾布聯婚的事件為背景,選擇了唐太宗在眾侍女的簇擁下端坐在步輦車上,接見松贊乾布派來的迎親使者的場面加以繪畫,記錄下了這個歷史性的情節。畫家依靠神情舉止、容貌服飾,生動地刻畫了不同人物的身份和精神氣質。唐太宗的威嚴和睦,吐蕃使者的敬畏恭謙、禮儀官的肅穆、宮女們的顧盼,氣氛親切融洽,卻又嚴肅莊重。是一幅成功地描寫古代吐蕃民族地區與中原地區友好交往的歷史畫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