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逆子”的“另類”教育法

2019-02-19 03:31:15

從孩子呱呱墜地起,就盼著孩子能快點兒長大,可隨著孩子一年年地長大,卻平添了許多煩心事。因為進入青春期後,以前聽話的“乖乖女”“乖乖兒”不知怎么就變得像頭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的犟驢了。教育處在青春期叛逆狀態的孩子是件很棘手的事,打罵不行,因為打罵只能增加孩子的對抗情緒和叛逆心理,說教又被孩子當作了“耳邊風”;放任不管更是不行,因為孩子們那並不成熟的個性和主見,如果不加約束的話,難保他們不會出現行為偏差甚至滑向歧途。“家有‘逆子’怎么辦?”這成了困擾孩子開始步入青春期的父母們的難題。當父母們發現,許多傳統的教育方式已不能見效,這時不妨換一種心態,變化一下方法,試試“另類教育法”。

與孩子建立“夥伴關係”

如果弄不清青春叛逆期的孩子為什麼要“叛逆”,想“叛逆”什麼?就很難對症下藥地管教孩子。但想弄清叛逆的原因,絕不是件輕鬆的事。對處於叛逆期的孩子來說,父母總是被他們視為“對立面”,是需要反抗的對象,拒絕向父母袒露心聲,便成了很多叛逆孩子的共同做法。徐武就遇到過這樣的困惑。兒子彬彬進入國中後,變得越來越不聽話了,你不讓他做什麼他偏做什麼,似乎事事跟老爸擰著乾。徐武加大了“專政”力度,一發現彬彬有什麼不對就劈頭蓋腦一頓訓斥。訓斥的結果是彬彬一見徐武就躲,還經常在外頭瘋玩。徐武覺得這樣下去不對勁,便改變了策略,和顏悅色地找彬彬談心,想摸清兒子的心思。彬彬卻軟硬不吃,什麼也不說。一個周末,彬彬向老爸請假外出踢足球。由於擔心兒子在外交上了“損友”,徐武便提出與彬彬一同去踢球。彬彬當時有些猶豫,徐武趕緊說自己在大學裡可是校隊的前鋒,彬彬這才同意。

徐武寶刀未老,幫助彬彬的球隊贏了那場比賽。彬彬興奮地抱著徐武,竟沒大沒小地嚷:“哥們兒,你還真行啊。”這以後,彬彬經常邀請老爸去踢球,平時也肯在一起聊足球了。一次踢完球,彬彬對徐武說:“爸爸你球踢得真棒,要其他地方也像這么棒就好了。”徐武趁熱打鐵地追問,這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跟自己擰著幹了。原來,彬彬覺得在爸爸面前他一無是處,毫無尊嚴。他不聽徐武的,只是想證明他長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這以後,徐武改變了語言習慣,跟彬彬說話時特別注意少用“你應該”“你必須”等強制性口氣了,讓彬彬做事也試著用商量、徵詢的語氣。在生活中,也注意徵求孩子的意見,像買鞋時,他也會問彬彬對顏色的要求。碰到彬彬講述所做的特別得意的事情時,徐武學會了誇獎和鼓勵。徐武的改變減輕了彬彬的抗拒心理,因為老爸在彬彬看來還是球隊的“隊友”,有些意見是很有道理的。改變居高臨下的俯視式的教育方式,與孩子建立一種更為平等民主的方式,試著成為孩子的“夥伴”是一種可貴的努力。因為叛逆期的孩子同樣需要理解,他們喜歡在同伴那裡尋找理解和共鳴。如果父母能放下家長的專制面孔,把自己當作孩子的夥伴、朋友,與孩子建立一種“夥伴關係”,當孩子把父母視作“一條戰線”的“哥們兒弟兄”,接受教育引導時的逆反心理會輕得多。

讓“刺”自個“瓜熟蒂落”

叛逆心理往往使孩子像渾身長滿刺的刺蝟,許多地方越來越讓父母看不慣了。可如果父母急於“拔刺助長”,非但“刺”拔不了,還會讓兩代人之間劍拔弩張。

早知道女兒小蓓喜歡標新立異,可阿潔還是沒料到放暑假的第一天,小蓓就會在手臂上用文身紙印上個那么誇張的文身圖案。“你這哪裡像箇中學生,簡直就是墮落!”阿潔怒不可遏地打了小蓓一巴掌,命令她馬上洗掉。小蓓哭著不肯,說這文身彩挺漂亮,她有個人的自由,做媽媽的也不能隨意侮辱人。阿潔要硬拉小蓓去洗,小蓓居然掙脫跑出了家門。好不容易把小蓓從同學家裡找回來後,阿潔跟丈夫商量,丈夫卻責怪阿潔小題大做。愛養盆景的丈夫把阿潔帶到一盆盆景前,指著還沒萌芽蜷成刺狀的葉子說:“你看這個刺,很醜陋吧,可過幾天你再看。”過了幾天,阿潔看到那些刺果然都舒展成了一片片美麗的綠葉。

“女兒只是在追求個性,表達方式有點兒偏差只是因為她的幼稚。就像那些刺狀的葉子展開需要時間和養分一樣,等孩子慢慢成熟,她的刺也就會瓜熟蒂落地落掉。”丈夫又說:“想想我們也是這樣年輕過來的,可不能拔掉了‘刺’,也扼殺了孩子個性的成長。”

丈夫的話點醒了阿潔。對那個視為眼中釘的文身,阿潔沒有著急,她找了些資料看過後,就心平氣和地跟女兒探討起文身藝術。當告訴女兒劣質文身紙對健康有害、易損皮膚時,阿潔看到了她眼中閃過將信將疑的神色。

阿潔還故意帶小蓓去表妹家玩。表妹的女兒向來很喜歡小蓓,可看到小蓓的文身,小女孩兒卻疏遠了小蓓,還說“小蓓姐姐手上的東西好恐怖喔。”回來後,小蓓主動把文身給洗掉了,說是弄得皮膚怪痒痒的。

從此以後,碰到女兒身上讓自己看不慣的地方,阿潔也不再急著去拔“刺”了。特別生氣的時候,她會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換位思考,弄清小蓓為什麼會這樣。多了幾分理解和寬容,阿潔慢慢覺得活潑好奇的女兒身上的那些“刺”也有幾分可愛了。

叛逆期的孩子身上的讓父母看不慣的“刺”大多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在生活、學習中養成的不良的習氣;另一種則是孩子形成獨立人格以及用自己的視角去探究、解讀社會現象並嘗試適應所表現出來的個性。對於前一種“刺”,高明的做法是多溝通,少訓斥,在充分啟發孩子自覺的基礎上,讓孩子逐漸意識到身上的“刺”對他人對自己都是有害的,然後主動接受父母的約束,水到渠成地改掉毛病。對後一種“刺”,父母則更應慎重,不必過分束縛孩子的手腳,應給他們自由發展的空間,允許他們成長中的錯誤,引導孩子步入成熟,“刺”也就瓜熟蒂落地沒了。無論哪一種“刺”,父母的榜樣作用都不可小覷,父母要時時處處做孩子的榜樣,叛逆期的孩子模仿能力強,父母的良好言行能給他們潛移默化的影響。

與孩子們共同成長

兩代人之間存在衝突與代溝,父母是要負很大責任的。如果父母思維守舊、所掌握的知識落伍於時代,卻在孩子面前擺出一副“我走過的路比你走過的橋還多”的“導師”架子,與孩子的對話肯定會激化孩子的對抗心理。

看到兒子濤濤嘴裡整天冒出些諸如“暴走族”“線上視頻”之類的“新名詞”,吳昊如臨大敵起來。他擔心兒子誤入歧途。可他發現自己的教育根本不管用了,自以為得意的說教在濤濤聽來全是陳詞濫調。“老爸,現在時代發展了,不是說年紀大就有資格教育人的。”兒子甚至明目張胆地挑戰他的“家長權威”。一個雙休日,濤濤約了幾個同學去攀一座很原始的山,弄得頭破血流,回來還得意地說他們成功地挑戰了自我。吳昊氣不打一處來,罵他:“以後想找死的話,就痛快些!”濤濤不屑,說老爸雖說穿上了西裝,可仍是個“土包子”,連極限運動都不知道。

“什麼極限運動,那都是吃飽撐得慌的人才玩的。你是學生,要以讀書為主。”吳昊權威的發言,卻只招來了兒子一句“你太膚淺了。”

吳昊怕兒子再去冒什麼險,一到節假日就盯著他,自己要外出就把門反鎖上。可還是沒能守住濤濤,一次他趁父親外出,竟從視窗攀下水管溜了出去。把吳昊驚出一身冷汗,要知道他們可是住在四樓……

吳昊狠揍了兒子一頓,然後問他還敢不敢再溜出去冒險。兒子說不敢了,可吳昊分明從他眼中讀到了不服氣。

吳昊弄不懂“極限運動”怎么就有這么大的魅力,讓兒子連死都不怕了。自己的教育對牛彈琴,恐怕還是教育得不到位,吳昊便開始了解這方面的知識,這才發現,自己確實太膚淺了。

吳昊向兒子道歉後,表示對“極限運動”也很感興趣,還讓兒子當他的教練。吳昊答應帶著濤濤一起去攀岩。在攀岩場,吳昊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時代,濤濤向他傳授了許多攀岩知識。從攀岩場回來後,吳昊有些理解兒子要做個“職業探險家”的理想了。

“以後有什麼好玩的新鮮事,可別拉下老爸啊。”回家的路上,吳昊跟兒子擊掌約定。

吳昊從此後不再在兒子面前不懂裝懂了,他覺得死要面子地在孩子面前維護全知全能的父親形象,還不如去學點兒新知識,體驗些新生事物。

吳昊養成了與孩子一起探討學習新知識、新文化的習慣,沒事就與濤濤講他當初的成長經歷、體驗和經驗教訓。濤濤好像不那么排斥他了,因為當吳昊告訴兒子外出探險要注意安全時,他看到兒子眼中露出的不再是不屑而是感動的神情。

許多家庭在教育孩子方面,往往局限於如何培養孩子,很少考慮施教者也是需要培養提高的。如果父母的素質不高,卻又自以為是地對孩子指手劃腳,只會加重孩子的叛逆心理。作為父母,努力提高自身的素質,及時矯正自己不正確的家教思想和方法,是迫在眉睫的事。父母如何提高自身素質?有一個很實用的辦法,那就是甭把自己當成“老師”,把自己也當成一個成長中的“學生”,與孩子共同成長,共同提高,跟他們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接受新知識和新鮮事物,這樣才能同孩子有共同語言,在溝通中才能贏得孩子的尊重而非抗拒。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