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住院看我的戰略轉變

2019-03-15 07:34:04
“我今年72歲,身高170厘米。體重83千克。1987年時,我去醫院體檢,總膽固醇嚴重超標,醫生說:“你的血脂太高了,必須重視。否則,易患高血壓,糖尿病,同時要減肥。老話說:‘褲帶長,壽命短’啊!”但我當時沒有不適的感覺,身體又棒,所以並沒有因醫生的勸告而收斂,依舊過著酒飯照樣吃、香菸照樣抽的生活。”
無知——有病不住院
1992年,我化驗空腹血糖為10.0mmol/L,總膽固醇和甘油三酯也都超標。去看內科,醫生交待要控制飯量,如果不夠飽,可吃些蛋、瘦肉充飢。當時也沒有吃降糖藥,只吃調血脂藥,夜裡經常流冷汗。
再去醫院時,醫生要求我住院治療。由於我的糖尿病基本知識空白,沒有遵醫囑住院治療,錯過了治療的關鍵時刻。就如專家所說:“這樣的糖尿病患者不是死於疾病,而是死於無知。”我的厄運從此開始。
因併發症——被迫住院
在我患糖尿病10年後,併發症紛紛出現。1997年8月我因四肢麻木、頭暈、站立不穩,不適6小時後由120急救車送入醫院。1999年6月,突發持續性胸痛、肩胛背脹入院,住進神經心血管內科。2000年1月我又出現頭暈、噁心、嘔吐、胸痛等症狀,再次住進神經心血管內科。
1997年-2000年這短短4年間,我住了3次院,併發症不斷出現,發病時間越來越密,感覺自己隨時隨地有可能“報銷”。這3次住院,我終於得出一條教訓:如果不把血糖控制好,就阻止不了併發症的不斷出現。針對這一情況,我把怎樣控制好血糖,怎樣阻止糖尿病併發症提到日程上。圍繞、弄清自己的病情,找準自己的問題,抓住有利時機,對症下藥,爭取治療達到最好效果。
控制併發症——主動住院
出院後,我除了日服二甲雙胍、優降糖各6片外,又增加降餐後血糖的拜唐苹每日3片,但無濟於事,控制不了血糖。這時,有位病友送了我一本《糖尿病患者自我教育手冊》,又讓我訂閱了《糖尿病之友》雜誌。通過學習,我知道了當藥物控制不了病情時,還需要飲食控制並適當運動,才能達到控制血糖的目的。2002年9月,我主動住進內分泌科做全面檢查治療,弄清自己具體病情,找出最佳治療方案,並改藥物治療為胰島素治療。
在這之後,我不但經常閱讀糖尿病書刊,同時參加糖尿病知識講座,更豐富了有關糖尿病的基本知識。懂得了糖尿病的飲食需要控制每日的總熱量,主、副食可按食物交換份調配,水果、牛奶均可吃,但不能超過每日的總熱量;開始進行有氧運動,改掉了從前的不良生活方式。為了更好地自我監測,2002年我購買了血糖儀,堅持監測,防止低血糖的發生。
盤點過去18年來的經驗教訓,並剖析自己當下身體情況:空腹血糖7.0mmol/L以內、餐後血糖10.0mmol/L以內、血壓138/78毫米汞柱、總膽固醇4.7mmol/L、甘油三酯1.3mmol/L;手能寫字,腳能跳舞;結合從開始不住院到被迫住院、主動住院的轉變,使我領悟到:治療糖尿病必須要加強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監測,做到主動出擊,才能立於不敗之地。現在我每年做一次全面檢查,並接受與重點治療相結合的科學護理,以延緩病情,終身控制糖尿病。
編輯鍾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