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非常愛你的老公是種什麼體驗?

2019-03-13 08:23:33

第一次收到這個問題的邀請時,其實我是拒絕的。
本姑娘慈悲為懷,不想因為本人大功率的被愛體驗,虐得眾狗渾身顫抖隨時受不了。

俗話說,被愛不是你的錯,拿出來說就是你的不對了。
因此,所以,於是,一直笑而不語,高深莫測,沉默地消化著源源不斷的幸福,將內斂風、淡泊范、低調style貫徹到底。
然而,事實證明,痛苦不能忍,快樂同樣不受控,這不,被憋了九九八十一天之後,它開始發酵、膨脹、耀武揚威,終於在公元2015年底一個燦爛的夜晚爆發了,boom,shakalaka,勢如驚雷,山崩地裂,哎呀呀。
此處應該有彈幕:

前方高能預警,單身狗速速迴避。
珍愛生命,遠離下文。
警察叔叔,這裡有人在殘忍地虐狗,快把她抓起來......

我老公,有大胸,一無所通,唯善包容,面對我這么個龜毛潑皮的作主,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準確地說,我對你,不是愛,而是寵。

他可以在和我吵得魂飛魄散後,嘆一聲,我出去走走,然後離開,留我一個人在家狂煉咒夫術。正當我神功將成,正待將他挫骨揚灰,剝皮抽筋時,他提著我最愛的蒜蓉冬粉蒸圓貝站在門口。

“想著你還沒有吃晚飯,所以去了趟洛溪食街……”

愛融化在生活里,無非一餐一飯,一言一語。他關心我的飲食,怕我不好好照顧自己,怕我很早就死掉。說要請保姆,被我拒絕了。於是一有時間,就折回來,陪我去吃飯。

有一回中午,他抽空回家,車子開到樓下,給我電話,說,我到樓下了,出來吧,我帶你去吃海鮮。
我猶豫了一下。
他說,要我上來接你啊?
我說嗯。
他自然而然地說,好吧,那你等我。
然後乘了電梯上來,到家裡,牽著我的手,陪我一起下去。
這是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細節。然而之於旁人,卻覺得有著新鮮的過分,比如他的司機,就在一旁匿笑。
大概是覺得,這也太寵了吧。
然而他我行我素,完全不在意。
他說,你配得上這樣的寵愛,別人怎么看,是別人的事情,我們快樂才重要。

他是我的生命里,唯一不用懷疑“愛不愛我”的男人。所有的日子,都是源遠流長的證明。

一切都是篤定的。
一切都是清晰而確鑿的。
一切都是自由的。
一切都是好好好,行行行,OKOKOK。
——老公,我想要天上的星星。
——好,我去搬梯子。

於是,本作主就像得到了如來佛祖豁免權的孫悟空,花樣折騰,七十二般撒歡,任性得天地無光,人神共憤。
有一回,內心悒鬱。
他正在北京,原本還要去天津與青島。得知我哭了,急得不行,馬上訂了廣州飛青島的機票。
說,我馬上也要去青島,你飛過來,我們一起去參加啤酒節,散散心,好不好?
我沒去。
他在起飛前半小時裡,把機票退了。然後飛回廣州。
——為什麼回來呀?
——因為我覺得,我現在應該在你身邊。

此處應該有採訪:

記者:某先生,作為2015年愛妻超男總冠軍,中國寵妻達人秀年度擂主,你有什麼想說的?
某先生:我老婆,我不疼誰疼。記者:為什麼要對老婆那么好?某先生:不需要原因,這已經成為潛意識。
記者:周某沖,作為新生代人妻,資深被愛族,你有什麼感想?
周某沖:感覺能做個永遠的小公舉。

就在敲下這些文字之前,我們從外面回來,他坐在桌子對面,傻呵呵地看著我,笑。
——笑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有種身心俱醉的感覺。
哎呀媽呀,簡直簡直了。

像一場陰謀——把我寵得不要不要的,誰都受不了,只能和他在一起了。

有一回,他在北京出差,我在廣州家裡,晚上例行視頻通話。
我說,我要發脾氣了。
——為什麼要發脾氣呀?
——因為………………(莫須有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人給我買包包,我就原諒他。
他噗地一下笑出來。
然後,一下買了倆。
所有我想要的東西,他都可以一擲千金。
所有能做到的事,他都可以竭盡全力。
所有矛盾發生時,他都會一退再退,退無可退依然退,直到我怒氣平息。
(你妹,我自己都快要寫哭了……)

此處“情侶去死團”應該集體出動,開始示威遊行:

西奈西奈,情侶西奈。

幸福的人都是無恥的,曬幸福的人就是無恥中的戰鬥恥。

單身無罪,右手萬歲!

好吧,我錯了。既然這樣,那乾脆錯到底吧。

他說,很愛一個人,就是想把她含在嘴裡,像一顆永遠化不掉的糖。
他說,很愛一個人,就像地心引力。
他說,很愛一個人,就是她明明在你身邊,你還是在相思。

這些話,在我的婚後生活里,出鏡率非常高,高到和“吃飯了嗎”、“我想喝杯水”一樣平常。

他在早上起床後,下樓為我買早餐,放在客廳的飯桌上,回來喚我起床。
“老婆,我上班去了,你早些起床,粥趁熱喝。”
我把頭倚在他的腿上,嘟噥一聲,老公,白白。他颳了刮我鼻子,幫我掖好被角,輕輕關上門。
晨光如謎。
塵世像一個巨大的祝福。
而我,正生活在我的理想中——很多錢,很多愛,免於受辱,自由自在,還有一個人,寵我永遠如嬰孩。
他當然不是十全十美的人,瑕疵紪漏處處是,然而,我知道,再沒有一個人,能像他一樣低到塵埃。
那天從香港回廣州,他得知我回來,本來在長沙出差,先折回廣州,與我會合。
晚上在家說私房話。
我說,你就像我的祖國,渾身毛病,然而,我就是這裡的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