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經驗主義導致迷信

2019-02-16 18:53:53

宗教產生於蒙昧時代,但是在科學昌明的當今世界依然有為數眾多的人信教,甚至一些受過良好教育的科學家仍然信仰宗教,為什麼?這個問題曾經困惑著許多飽學的知識分子。要回答這個問題,既要著眼於社會基本矛盾,揭示其深刻的客觀根源,同時也要從認識論上去進一步分析主觀原因。

首先,這是由知識的無限性和人類個體認知能力的有限性這對矛盾決定的。人類要生存發展就必須認識世界。從可能性上說,人的認識能力是無限的,但是,人類個體生命是有限的,而且人的認識能力總是與現實條件相聯繫的,受一定時代的現實條件所制約。從這個意義上說,相對於客觀世界的無限性,人類的現實認識能力又總是有限的。人類的認識能力既是無限的又是有限的,是有限性與無限性的矛盾統一。在人類現實的認識能力所不能達到的地方,猜想、想像,甚至臆想、幻想就有了用武之地,這就給宗教知識留下了發揮的餘地,宗教提供的答案可以填補一些人對於未知世界的渴求。

其次,科學是求真的知識,不能回答人類生活的意義問題,無法為人類生活提供價值根據。科學能夠告訴人類怎么做,卻不告訴人類為什麼要這么做,能夠回答“如何”的問題,卻不回答“為何”的問題。更何況,科學技術是雙刃劍,它既極大地提高了人類生存能力和生活水平,也加劇了戰爭的毀滅性,帶來了生態環境的惡化。而科學的負面影響往往是科學自身難以徹底消除的。

宗教精英將注意力集中到價值觀上,致力於給現代人類提供生活意義,以此來復興宗教信仰。在西方的傳統中,良知、價值幾乎是與宗教合二而一的,近代人本主義思潮雖然也提供了良心自由的思想選項,但對民間社會缺乏教會那樣組織化的滲透力。這種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尋求導向,正是部分科學家信仰宗教的直接原因。

最後,科學知識只是關於世界的局部的具體知識,並不回答世界總體的一般性問題,後者是世界觀,是哲學的任務。擁有豐富的科學知識,並不能保證必然得出科學的世界觀結論。如果兩者的中間環節發生了偏差,或受到誤導產生誤區,就有可能導向宗教神學。一些誤區則與宗教信仰直接相關。

由科學知識至科學世界觀的推演過程,需要科學精神為導向。科學精神,作為科學活動和人類進步的精神動力,其內涵十分豐富,實事求是是科學精神的核心與實質,突出地表現為實驗驗證的求實精神和批判創新的進取精神。在科學精神面前沒有不容置疑和批判的理論和權威。恩格斯曾深刻地指出:“在這裡,問題只在於思維的正確或不正確,而輕視理論顯然是自然主義地進行思維,因而是錯誤地進行思維的最可靠的道路。但是,根據一個自古就為人們所熟知的辯證法規律,錯誤的思維貫徹到底,必然走向原出發點的反面。所以,經驗主義者蔑視辯證法便受到懲罰:連某些最清醒的經驗主義者也陷入最荒唐的迷信中,陷入現代唯靈論中去了。”

當今時代,宗教神學為自己辯護的基本方法不外乎唯心主義和形上學。而相對主義和經驗主義是唯心主義和形上學的兩個重要表現形式:相對主義否定客觀真理,為宗教神學留出地盤;經驗主義蔑視辯證法和理性思維,經常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