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之美丨誰寫江南一段秋

2019-02-26 02:59:45

『閱讀本是尋常事,繁華靜處遇知音』

秋天是浪漫的,是唯美的。她融合了感性的色彩和理性的沉靜,既有成熟的風韻,又有灑脫的禪境。

而江南的秋景自有一番精細之味:枯草斜陽,小橋流水,暖陽裡帶著最後一片綠意,秋風裡吹著泛黃的記憶。一切都柔柔的,靜靜的,清清的,淨淨的,不染一絲塵埃。

江南的秋景里最美的不是賞花,而是看落葉的靜舞。那是一種曼妙的境界,可以欣賞到落葉在風中曼舞的身姿,可以聽到落葉的絮語。

但此景卻不似“枯藤老樹昏鴉”那般蕭條殘敗,而是帶著些許溫柔婉轉,疏離寂寞。

以下我們一起進入詩詞里所描繪的“江南之秋”吧!

I.杜牧 | 寄揚州韓綽判官

寄揚州韓綽判官

唐·杜牧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揚州之盛,唐世艷稱,歷代詩人為它留下了多少膾炙人口的詩篇。這首詩風調悠揚,意境優美,以景懷人,千百年來為人們傳誦不衰。隱隱的青山遠遠的水,秋天逝去,草木依舊綠,月亮也依舊明,可是曾經教我吹簫的你現在卻不止去了何處。

詩人丨杜牧(803-853),唐代詩人。字牧之,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孫。公元828年(太和二年)進士,曾為江西觀察使、宣歙觀察使沈傳師和淮南節度使牛僧孺的幕僚,歷任監察御史,黃州、池州、睦州刺史,後入為司勛員外郎,官終中書舍人。以濟世之才自負。詩文中多指陳時政之作。寫景抒情的小詩,多清麗生動。人謂之小杜,和李商隱合稱“小李杜”,以別於李白與杜甫。有《樊川文集》二十卷傳世。

II.殷恕 | 望江南·秋懷

望江南·秋懷

元·殷恕

秋光好,

爽氣動幽情。

紅蓼白苹江岸闊,

淡煙疏柳月華清。

西風落葉輕。

清淡的煙雨、疏落的楊柳、活潑的紅蓼,幽雅的白萍,大概只有江南的秋色會這么溫婉含蓄,連西風掃落葉,都變得溫柔。

III.李煜 | 望江南

望江南

五代南唐·李煜

閒夢遠,

南國正清秋。

千里江山寒色遠,

蘆花深處泊孤舟。

笛在月明樓。

閒夢幽遠,南唐故國正值秋高氣爽的清秋。遼闊無際的江山籠罩著一片淡淡的秋色,美麗的蘆花深處橫著一葉孤舟,悠揚的笛聲迴蕩在灑滿月光的高樓。這是“南唐後主”李煜降送入京後所做的詞,所以只是夢中所見,可畫面依舊清晰明朗,江山寒色,蘆笛孤舟,越發顯得淒冷孤寂。

詩人丨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鍾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宋軍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因作感懷故國的名詞《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在政治上失敗的李煜,卻在詞壇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稱為“千古詞帝”。

IV.王勃 | 滕王閣序(節選)

滕王閣序(節選)

唐·王勃

雲銷雨霽,彩徹區明。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

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滕王閣位於江右(今為江西),這是寫秋雨之後的雨過天晴。畫面意象十分豐富,落霞、孤鶩、秋水、長天、漁舟、雁陣,可這么多的意象匯聚到一個畫面里卻絲毫不覺得凌亂,反而是一副絕佳的人間美景。

詩人丨王勃(649~676年)唐代詩人。字子安。絳州龍門(今山西河津)人。王勃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以詩文齊名,並稱“王楊盧駱”,亦稱“初唐四傑”。王勃才華早露,未成年即被司刑太常伯劉祥道贊為神童,向朝廷表薦,對策高第,授朝散郎。乾封初(666年)為沛王李賢征為王府侍讀,兩年後因戲為《檄英王雞》文,被高宗怒逐出府。隨即出遊巴蜀。鹹亨三年(672年)補虢州參軍,因擅殺官奴當誅,遇赦除名。其父亦受累貶為交趾令。上元三年(676年),王勃南下探親,渡海溺水,驚悸而死。

V.秦觀 | 滿庭芳

滿庭芳

宋·秦觀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暫停徵棹,聊共引離尊。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會稽山山上,秋季天朗氣清,雲朵淡淡的像是水墨畫中輕抹上去的一半。這是多么絕妙的形容。可是越州城外(紹興),天連衰草,寒鴉流水繞孤村,一片蕭瑟哀傷的景象令人斷腸。

詩人丨秦觀(1049—1100),北宋詞人。字少游,一字太虛,號邗溝居士,學者稱淮海先生。揚州高郵(今屬江蘇)人。曾任秘書省正字、國史院編修官等職。因政治上傾向於舊黨,被目為元祐黨人,紹聖(宋哲宗年號,公元1094—1098年)後貶謫。文辭為蘇軾所賞識,為“蘇門四學士”之一。工詩詞,詞多寫男女情愛,也頗有感傷身世之作,風格委婉含蓄,清麗雅淡。詩風與詞相近。有《淮海集》40卷、《淮海居士長短句》(又名《淮海詞》)。

VI.辛棄疾 |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宋·辛棄疾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

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遊子。

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

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寫景進而抒情,情和景融合無間,將內心的感情寫得既含蓄而又淋漓盡致。千里清秋里的江南遊子,和著這蕭瑟的秋景,愈加凋零。

詩人丨辛棄疾(1140年-1207年),南宋詞人。原字坦夫,因其幼時體弱多病,故改字幼安,中年名所居曰稼軒,因此自號“稼軒居士”。漢族,歷城(今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遙牆鎮四風閘村)人。辛棄疾存詞600多首。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和戰鬥精神是辛詞的基本思想內容。他是我國歷史上偉大的豪放派詞人、愛國者、軍事家和政治家。

VII.王國維 | 蝶戀花

蝶戀花

清·王國維

誰道江南秋已盡,衰柳毿毿,尚弄鵝黃影。

落日疏林光炯炯,不辭立盡西樓暝。

萬點棲鴉渾未定,瀲灩金波,又冪青松頂。

何處江南無此景,只愁沒個閒人領。

江南秋未盡,依舊鵝黃影。也是落日疏林,寒鴉萬點,樓頭獨立。靜安先生卻絲毫沒有悽苦的感受,反而是一副“沒得心事心頭掛”的怡然自得的恬淡。

詩人丨王國維(1877—1927),初名國禎,字靜安,又字伯隅,號觀堂,又號永觀,浙江海寧人。近現代史上在文學、美學、史學、哲學、古文字學、考古學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學術巨子。光緒二十七年(1901)曾赴日本學物理,因病回國後,開始研究康德、叔本華等哲學,並致力於文學,又研究甲骨、金文及漢簡。後在清華大學任教。中華民國十六年(1927年)投昆明湖而死。其詞集名《苕華詞》,又名《人間詞》。

VIII.張繼 | 楓橋夜泊

楓橋夜泊

唐·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夜宿姑蘇城,本應是一片美好的景色,卻為作者羈旅他鄉的思鄉之情所影響。連這月色和清霜,都變成了空靈曠遠的孤寂。

詩人丨張繼(約715—約779),字懿孫,唐代詩人,襄州(州治在今湖北省襄陽市)人。生平不甚可知。天寶十二年(公元753年)進士,曾擔任過軍事幕僚,後來又做過鹽鐵判官,也屬於幕僚職務。唐代宗大曆年間擔任檢校祠部郎中(另外有史料記載為“員外郎”),祠部負責祠廟祭祀、天文方面的事。《唐才子傳》中說他“博覽有識,好談論,知治體”,提到他是一位重視氣節,有抱負有理想的人,不僅有詩名,品格也受人敬重。他的詩爽朗激越,不事雕琢,比興幽深,事理雙切,對後世頗有影響。流傳下來的不到五十首。

—FIN—

詩詞| 《唐宋詩詞十七講》

詩評| 德維(Dakwaih)

排版 | 甌南(O'lan)

編輯 | Hienwey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