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勵志演講:向前走,是我們獲得幸福和成就的最佳路

2019-03-17 17:36:19

俞敏洪勵志演講:向前走,是我們獲得幸福和成就的最佳路

清華大學的教師同窗們,來自各個高校的教師同窗們,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想闡明一下,我沒帶講稿,由於我是個喜歡自在發揮的人。“自強之星”的來源比擬簡單,由於我覺得人在某一個階段總是需求有人推一把。我以為自強有兩個概念,首先是本人要強,清華大學的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就是闡明本人要強。其次,在自我強大的同時,在關鍵時辰要有人可以協助你,和你一同共同強大,這也是我們拿出5000萬設立團中央“新東方自強基金”的初衷。
大家都曉得,一個人走能夠走得很快,但是不一定走得很遠,由於一個人太孤獨,走到一定水平的時分不願意再往前走,也不一定有人看得到你,所以就容易中止進步。假如是一幫人一同走,有兩個益處,第一會願意走下去,由於他人都往前走,你不走,就落伍了。落伍以後會很孤獨,人是社會群體動物,願意待在一群人中間,這群人都往遠方走,你一個人不走就很難受。第二會遭到鼓舞,由於團隊的作用是當發現有一個人落下來的時分,大家能夠協助你一同往前走。
在新東方有這樣一個活動,但凡新東方的教師和員工,都要參與50公里徒步活動。頭一天下午開端走,不斷走到晚上,舉行篝火晚會住帳篷,第二天繼續走。第一天走得很興奮,第二天走得很辛勞,但是很少有人落伍,除非真的受傷了或者膝蓋出問題走不下去,否則的話一定沒有人落伍。我屬於暴走型的人,走到半路即便腳上走出泡了,也會把泡里的水放出來繼續走。只需是走到終點的人,最後談領會都有兩個感受,第一歷來沒想到本人能走這么遠,由於50公里不是短的間隔,第二歷來沒想到這樣有成就感。
一個人幹活,某種意義上是為了得到威嚴和自尊,威嚴是被他人尊崇,自尊是看得起本人。你本人真的把事情做的很好,就會感遭到一種自尊。但有時你本人覺得好,他人不一定覺得好,你打遊戲第一,他人不一定看好你,依照社會評價規範,社會價值體系,大家都說你做得好才幹博得尊崇。比方陳景潤一輩子待在家裡研討數學,一走出門就撞上電線桿,由於眼睛高度近視,但他得到了全世界的尊重。即使一個人單幹的時分,也要思索做的事情對本人和社會能否有價值,思索社會價值,有的時分是我們做事情的一個規範。
我們一旦選擇做一件事情,準繩上是必需做完的,由於做不完,最後會招致一種失敗失落的心態,一種波折痛苦的心態,以至是一種自卑的心態。當然,我們能夠選擇過一種閒適的生活,沒有人強迫你一定要考清華大學,沒有人強迫你考試考高分,這個世界永遠有選擇。往前走會有痛苦,沒有人不說高考是痛苦的,但痛苦為什麼還要選擇往前走?由於人為了將來某一個點,這個點可能是幸福點,也可能是成就點,願意在如今付出。這就是我們人區別於動物的中央,人願意為了將來在今天愈加的努力。為什麼我們願意忍耐今天的痛苦?就是由於我們曉得假如不付出的話,人生的將來會愈加痛苦。幸福永遠是一個點,而鬥爭和痛苦是一條線,只要走完那一條線才幹抵達那個點。
比方爬山,從山腳往山頂攀爬的過程其實是個痛苦的過程,由於會累,爬到山頂看山下的景色時就會覺得到幸福。當你站在山頂,看到遠處有更高的山,你是飛不過去的,一定要再下山再上山又閱歷一個痛苦的過程。中國兩個喜歡登山的企業家都登上了珠穆朗瑪峰,一是王石,還有一個是我的校友黃怒波。他們每次下山回來,都暗下決計這輩子再也不爬山了。但休息一段時間後,他們一定會再爬,他們降服的不是山頭。人來或者不來,山仍然是一座山,山有本人的威嚴,不需求人去降服。人為什麼要降服山呢?其實降服的不是山,人是在降服本人,只要降服本人才會產生一種生而為人、生而為贏的自信和自豪感。
我經常帶新東方人到周邊沒有人煙的中央去徒步50公里,普通人走到25公里時就不想走了,這時有三個選擇,第一是走回起點,是25公里;第二是坐在那裡不走了,方圓25公里都沒有人煙,不是餓死就是渴死,或者迷茫而死,第三是能夠選擇走向終點,也是25公里,還有香噴噴的烤全羊等著你,所以人生最好的選擇就是走向終點。
人生的25公里呈現在什麼時分?就在你們這個時分。你們這個時分,鬥爭到考進大學,往回走走不回去,在大學不能不進步,獨一的選擇就是往前走。每個人的生命目的不一樣,你的生命目的是什麼,你的生命對你來說是不是付出了努力,是不是得到了肉體享用,是不是得到了心靈滿足,這是十分重要的。關於將來,你能夠是希望掙錢,希望知名,希望做企業,哪怕說想做和尚,都能夠成為本人的志向。真正做成像弘一法師那樣的和尚是很了不起的,前半生享盡世俗生活,後半輩子穿破袈裟吃蔬菜,成為中國宗教界最巨大的人物之一。
其實這也是我們判別自強的一個規範。像金晶這樣腿有殘疾還能把中國的火炬傳到世界,用最英雄的形象展現我們中國人頑強不屈的一面叫自強。人最怕的就是心靈殘廢了,人生才會可怕。比方說我,我身體很安康,但坐在金晶和葉喬波邊上,我覺得很羞愧,跟她們相比我的心靈可能還不如她們健全。當身體安康,卻心靈殘廢、肉體殘廢的時分,才是最悽慘的時分。
關於自強結果的評判,不是將來具有多高的社會位置,多么閒適的生活,而是在一切這些的背後,我們選擇的事業對本人的意義和對社會的意義。本人做的事情是心靈滿足的,對得起社會良知,對得起社會的普世價值規範,這就是屬於心靈的滿足,就是關於本人所存在的意義的肯定。從社會判別規範來說,做一個對社會至少無害,最好有用的人,是最低規範。做持續的英雄式的人物是需求修煉的,我們至少能夠努力做到讓本人變得更好,這應該是每個人能夠做到的。
當我們曾經在社會上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不論是財富上的還是其他方面的,我們就要有願意付出的心態。大家都讀過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億萬富翁到教堂捐一百萬想進天堂,被上帝擋住了,有一個老太太捐了一毛錢就進了天堂。這個億萬富翁十分生氣,我為什麼捐了一百萬不能進天堂,上帝為什麼這么不公平?上帝說,你捐了一百萬是你的百分之一,老太太捐一毛是她的百分之百,所以你進不了天堂,她可以進天堂,當然公平。我想我不會帶著我的財富走進墳墓,我會把這個錢交給社會上最需求的人。當我想進天堂的時分,我希望上帝會說你沒拿出百分之百,但是你拿出了百分之九十,夠了,你進去吧。
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